科技企业争相雇佣前官员以应对中共当局打压

俄罗斯莫斯科喀秋莎农场 DongDong

编辑上传 水星

efinancialcareer.co.uk

随着北京当局对高科技行业的打压不断升级,越来越多的中共国科技企业开始聘请前政府官员作为顾问参与企业运作,充当私人企业的说客,以应对政府的强力管制和打压。

虽然在欧美国家中,公职人员在政府和私营部门之间流动并不罕见,可中共国前政府官员在企业任职情况仍属于半透明状态,讳莫如深。随着北京当局加强对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控制,这些 “旋转门” 式的职业流动已开始暗潮涌动、大行其道。

由亿万富翁马云创立的电子商务企业阿里集团一直是前官僚的主要招募者。马云是中共国最知名的企业家,自从去年 11 月份公开批评了监管机构和国有银行之后,基本上从公众视野中消失了。次月,当局紧急叫停了阿里集团旗下蚂蚁集团高达 37 亿美元的首次公开募股计划。

据《金融时报》翻阅的公共记录显示,中共国顶级的互联网企业中,包括腾讯、字节跳动和美团,已经雇佣了数十名前政府官员。他们前职业涵盖了从事反垄断的官员到法院法官,不一而足,这引起了北京当局的高度警惕。

被私营企业挖走的最著名的一位官僚是商务部反垄断办公室前副主任崔书峰,他从 2019 年开始在阿里集团领导竞争政策研究。就在中共国监管机构对阿里集团处以创纪录罚款的前几天,崔书峰坦诚直言,政府对阿里集团的管制过于严厉。

据《金融时报》报道,崔书峰 4 月 1 日面对一众中共国高级立法者和政府顾问时讲到,“当局不应该以(与其他行业)相同的标准来监管互联网平台,因为电子商务圈存在激烈的竞争。”

崔书峰前监管部门的同事于 4 月 10 日宣布,他们决定对阿里集团的垄断性行为处以创纪录的 182 亿人民币(28 亿美元)的罚款,随后阿里集团发表公开声明表示 “真诚地接受 ”这一制裁。

实际落地时,对阿里集团的罚款可能要高得多。中纪委刊官方通告写的是“处以其 2019 年中共国境内销售额 4557.12 亿元 4%的罚款”,但日经社撰稿人松田奈纪、田畑俊辅在 4 月 11 日 NIKKEI 的专题报道中写到,“这一创纪录的罚款数额其实相当于阿里集团截至 2020 年 3 月年度净利润的约 12%”。与之相比,2015 年高通企业因垄断行为被罚款 9.75 亿美元,创下了当时的纪录,该金额相当于这家美国芯片制造商在中共国收入的 8%。

总部设在北京的某咨询企业在一份研究报告中写道:“制裁对阿里集团来说其实应该是个好消息,因为全面调查比预期结束的要早,监管部门课以的罚款也低于预期。” 阿里集团被罚巨款的消息宣布后的第一个交易日,阿里的股价在香港上涨了 6.5%,在纽约上涨了 10%。阿里集团和崔书峰都没有对置评请求作出回应。

即使阿里集团、蚂蚁金服和马云本人面临进一步的监管审查,从实际情况来看,财力雄厚的私人企业肯定会继续成为中共国低薪官员的热门求职目标。

杜克大学专门研究中共国家与企业关系的博士生李泽仁说“这种现象在中共国商界司空见惯”。根据李泽仁的研究,2019 年中共国上市企业有超过 4800 名高管和董事有在政府工作的经验,而20年前这一数字为 99 人。

对于中共国的官僚来说,职业转换的回报率很高。一些前官员告诉英国《金融时报》,在加入私营企业后,他们的工资普遍增加了三到六倍。

“当为政府工作那段时间,我没钱在办公室附近租房子,现在我能毫不费力地在全国顶尖学校附近置办房产。”一位曾在某监管机构任职的科技官员直言不讳。

人民大学的经济学教授聂辉华警告说,有关前公职人员到底为私人雇主做了什么,几乎没有披露。“(雇佣前公职人员)可能会导致权利寻租和公众对监管系统失去信心”。

某位将总部设在深圳的腾讯高级律师,曾在该深圳南山区法院担任法官 14 年之久。根据中(共)国裁判文书网(China Judgments Online)显示,2018 年至 2020 年期间,腾讯在法庭上的胜诉率近 94%。同一时期,腾讯在北京的胜诉率约 50%。尽管没有证据表明此中存在不当行为,但如此高的胜诉率仍不禁让人联想到是否与腾讯公司雇佣前公职人员有联系。

一些分析人士说,中共国 2008 年反垄断法之所以长期无法得以落地,其中部分原因就是代表企业利益的前政府官员的游说。近年来,中共国政府颁布了一些限制前公职人员行为的条例,其中包括要求前公职人员如果在政府任职期间与私营企业有密切交集,则必须在离职后两到三年方可加入相关的私营企业。

但分析家们说,这些条例的边界模糊不清,以至于缺乏足够的公众透明度。清华大学研究员刘旭说:“当占主导地位的技术企业的员工都是政府官员的朋友或前同事时,政府会发现很难打击垄断行为。”

参考链接:

[1] Chinese tech groups hire former regulators to push back Beijing crackdown – Exbulletin – 2021/04/21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