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雍漫谈】比黑幕更可怕的是治理者的黑心

作者:文雍 | 校对:宁缺 | 审核:宁缺 | Page:青山

时光果如白驹过隙,倏忽之间,一年的第一季就这样过去了。没想到又过了一个足不出户的春天。

想与喜庄园时差同步,就要在自己的时差里出轨。有时凌晨才想起一天的睡眠任务尚未执行。好不容易进入美梦模式,却往往被几只吊嗓儿的傻鸟从梦里拽出来,气得我直想窜到树上抓了它们痛扁。

近日墙内各种新闻狂躁。共党要员似乎迷上了抑郁中无伞空降的游戏,听上去简直是节能减排的需要,以一跳解千愁的方式为他们的党分忧了;特斯拉在中共国销量好到没朋友的时候,居然出现母张飞跳到车顶维权的火爆场面。特斯拉管理层第一天坚持住不向恶势力低头,经过一夜的痛苦煎熬,第二天还是向恶势力点了点头;博鳌论坛惊现副元首为元首报幕,并宣称报幕也很重要,妥妥地只敬牌坊不敬人,还一改共党要员的发言传统,连小本本都不认真看了。

而以“种子培育基地”著称的北医三院出了勇士,揭发黑心医生赚黑心钱的黑幕。这次的漫谈重点说说这个吧,其他三个话题太大,惹不起。该勇士医生自名张煜,就职北医三院肿瘤科。4月初在某社交平台公开质疑另外一所医院外科副主任诱骗患者治疗,致其生存时间缩短。前天,张煜又在某乎上发表长文,揭露医疗行业肿瘤治疗的黑幕。

无论如何,在中共的维稳体制下,张医生有勇气站出来发声首先是了不起的,可是仔细读张医生的文章,似乎有些意犹未尽。这当然可以理解,中共现在是牛二它哥牛大了,谁敢说一句真话已经是大逆不道,要是胆敢再往前蹭那么一点点,捎带着批评甚至指点一下体制的弊端,势必万劫不复。

张医生言辞温和但不无遗憾地表示,在绝大多数情况下,肿瘤患者的治疗不应该是“人财两空”的,而是应该花费更少,疗效更好。

“人财两空”,这个让人心惊肉跳的词几乎涵盖了中共治下病患的生态。这个词让医院看上去连土匪都不如,土匪或许劫了财还能给受害者留条命,而无良的医疗环境则可能在榨干患者最后一枚铜板后把患者扫地出门。

张医生特意强调是“部分医生作恶”,还指出“目前最大的问题是监督力度缺乏,导致医生肆意妄为,而不是以药养医的体制”……

首先,这则新闻让人不得不想到张煜医生的个人安危,他是一个怎样的人?一名身在墙内的医生,从4月2日起开始怼同僚,一直怼到现在,没有被删帖堵嘴被维稳,这是大大出乎意料的。众所周知,他反映的中共国过度医疗问题由来已久,之前从未得到过重视。反映问题的内容基本上是一删了事,或者帖子转几圈之后就被淹没,不会有什么波澜,而这次竟然获得卫健委的答复“介入调查,对责任人一定严肃处理”。

仔细想想,这件事的过程如果是倒叙似乎更合理。某部门要拿某医院说事,又不能直接去找事,于是就有业内良心站出来指责那家医院。当然,还没忘摘除体制的嫌疑,所以声称不是体制的问题,而是监管的原因,于是某委就屁颠屁颠跑出来监管了。

这就有意思了,在一切都体制化的中共国,还有不是体制问题的问题吗?所谓加强监管,如果有用的话,共产党的官难道没有监管?中共国不是有最强大的纪检委吗?为什么还有百分之九十多的贪腐?按照张医生的说法,有监管就不该有腐败啊!这个逻辑我们还可以延伸一下:既然有交警,就不要交通法了,交警说罚谁就罚谁好了;既然有法官,就不用有法律了,法官想管谁就管谁吧!这样的逻辑是不是够错乱?典型的人治!所以,仔细分析,其背后一定不单单是为了解决医疗问题,而是被举报的那家民营医院抢了公立医院的生意,或是民营背后的势力动了公立背后势力的奶酪。要找个理由加强力量收拾民营医院,才是这个事件的关键所在。

当然,我不是说民营医院不该监管,只是想说这种分赃不均的狗咬狗已经不能再掩人耳目了。

中共要真想解决医患问题,没有那么复杂。首先,彻底解决医患利益对立的矛盾,这才是万恶之源!患者希望用最少的代价得到健康,在患者心目中医生最好是既要医者仁心,又要妙手回春。而在中共的医疗体制下,医生要想保住饭碗必须以盈利为目的。医生如果又要患者省钱又要治愈,就只能让自己做一个苦哈哈的郎中,因为赚不到钱。如果开不出相应额度的药,没有为医院创收,医生很大程度上会丢掉饭碗。这种混账的以药养医体制造成了“不能创收的医生不是好商人”的荒唐局面,还能说不是体制问题?这样的制度难道不是在逼着医生变成屠夫?张医生提出的“给予患者相应的治疗”,背后还是迷信道德操守那一套。在这个物欲横流,贪官无处不在大家都靠山吃山的社会,让医生手里拿着点微薄收入过清心寡欲的生活,也太难为医生了吧?也太相信道德的力量了吧?

患者作为没有医疗知识的弱势群体,无法判断自己的病情,所以把医生的话当成最高审判。也就是因为医疗知识的不对等,医生可以“杀人不用刀”。正因为这个职业的特殊性,医疗行业才强调更多的道德责任,所以才有希波克拉底的誓言。然而,允许和鼓励医生在病人身上赚钱,这就是一个强盗逻辑,同时还强化医生的道德责任,更是对医生的不公、是对患者的不负责任。问题出在体制,收拾几个医生有毛用?

张医生说“只是部分医生作恶,让国民一同承受后果不公平”,这种话说出来也够费脑筋的。请问:“部分医生”有多大本事能让整个医疗行业成为巨大的社会问题?这种逻辑太让自己陶醉了,如果从体制上解决问题,一旦水真变清了,张医生自己以及其背后的北医三院们,这些党国的嫡系也断了财路才是真的吧?所以民营医院才是体制内医院的大患。所以张医生才能勇敢地站出来,那是因为有人需要群众演员一枚!这样既能收拾眼中钉,又能把群众的不满嫁祸给“部分医生”,这才是这篇神文屹立不倒的真正原因吧?

别再说什么体系太庞大,问题太复杂,问题之所以复杂,是因为即得利益者希望它复杂。看看前阵子被整治,全家被抓的孙大午,再看看大午医院的运作模式,为什么大午医院没有医患纠纷?医院门口高悬“病人进门,医院全责”的承诺,集团员工几乎是免费就医,可以说大午医院是中共治下独一无二的公益医院。

这才是问题的所在,孙大午只是动了魔鬼的盘中餐,所以几乎整个家族的成年人全部锒铛入狱,旗下28家子公司全部被接管,数年基业瞬间落入中共魔爪。中共国内不是没有能人,也不缺乏有担当、有情怀的企业家,而是中共这只恶魔,把十四亿百姓都当成了它的奴隶,就是用来奴役的,谁试图让奴隶好过一点,谁就犯了罪。

中共的所谓监管,更是一个笑话!那种救火队员式的低能管理,没头苍蝇一样哪起火往哪扑,能解决问题?在中共体制下的所谓监管就是监管机构与被监管的狼狈为奸。监管机构可以被权力肆意强奸、更可以被钱赎买,庞大的腐败贯穿社会的每一个细节,已经让整个民族病入膏肓,没有起死回生的可能。只有让中共解体,才能让中国社会逐渐回归正道、回归信仰。中国人才能找回被中共弄掉的廉耻心,慢慢重塑已然沦丧的道德体系,同时法制先行,恢复人民对法制的敬畏,让滥权者付出不可承受的代价,社会秩序才能逐渐回归,这个民族才能脱胎换骨,重获新生!

共党不死,国难未已,同胞们,拿出勇气,与新中国联邦一起灭共吧!

编辑:【英国伦敦喜庄园编辑部】

+4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倫敦英喜莊園 Himalaya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4月 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