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货币发行私人化理论看GCoin与数字货币时代

加拿大多伦多枫叶农场  文永

1899年在维也纳,诞生了一位伟大的经济学家,弗里德里希·哈耶克。– 很多人会说,额… 没听过。那就对了,因为好多牛人,一般都是死后N年大家才明白他有多牛。这位经济学家,也许也要几十年以后大家才知道他。

弗里德里希·哈耶克,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说到哈耶克,那可是正宗的科班出身:在维也纳大学主修经济学,并拿到法学和政治学学位。后来去英国,美国和德国的多家大学教学和研究工作。由于哈耶克对货币理论和商业周期方面做出杰出贡献,以及在社会,经济和制度之间的关系的深入研究,在1974年,哈耶克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

时间推进到1976年,哈耶克出版了一本书,叫做《货币的非国家化》。30多年以后,这本书成为比特币圈的圣经。而欧洲央行在2012年的报告中也指出,这本书是比特币的理论基础之一。

那么这本书里面到底说的是啥呢?在这本书里面,哈耶克指出国家垄断货币发行权的行为造成现在经济体系的诸多弊端,他提出,国家应该将货币发行权开放给私人企业。

这在当时甚至是今天,都是一个非常超前的理念。要知道,好几千年以来,大家都觉得国家发行货币,那是天经地义的事儿,而现在就忽然有这么个人跳出来,要挑战这个权威,那感觉就像500年前有人说,地球是围着太阳转的一样。

*

在《货币非国家化》一书中,哈耶克列出了国家垄断货币发行权的几大问题:

一个问题就是政府喜欢超发货币,引起通货膨胀。人类历史上大部分社会问题,都伴随着货币超发引起的通货膨胀。很多都是因为国家无节制地印钞,导致货币购买力缩水造成的。而这种做法实际上就是国家通过印钞票来变相抢老百姓手里的钱。

另外一个问题就是,政府经常会为了它的政治目的而超发货币。有的政府为了实现政绩,争取连任;或者为了解决眼前的问题,度过经济低谷。而这些超发的货币,虽然在短期内造成一定的繁荣的假象,长期来看反而对经济发展有害。这就像嗑药,刚开始兴奋一会儿,等过了劲儿,反而觉得更加难受。所以只能不停地磕,而且剂量还得越来越大!

还有一方面,就是一旦国家有了印钞权,对财政支出的管理也变得松懈,政府养成花钱大手大脚的毛病,把钱用在不该用的地方,结果造成政府债务攀升。政府自己不能创造财富,所有的财富都是来自老百姓,所以到最后,这些政府债还得让老百姓来买单。

最后一个问题,就是容易造成政府权利过大。政府有了货币发行权,就有可能会通过货币政策控制资本流动和人口迁移,限制自由贸易等。这样容易造成政府对市场经济过度干预。

那么这些问题,如何破呢?哈耶克在书中提出一个大胆的观点:政府应该让出货币发行权,将发行权交给私人企业,而且还不能单单是一家,而是应该有多家企业有货币发行权,这样可以形成一个多种货币互相竞争的环境。

由于公众可以自行选择使用哪家货币,所以如果哪一家发行机构超发货币,引起它的货币贬值,那它的货币就会被公众抛弃,最终导致发行方破产。所以这些私人货币发行机构,为了赢得更多客户,会控制货币发行量,保证货币的购买力相对稳定。

有人会觉得,在现行的国家发行货币的框架下,要过度到私人机构发行货币,似乎很难啊。

哈耶克在书里提出一个方案:为了保证某家私人货币发行方能够顺利发行货币,并积累一定用户群,可以在货币首发时,承诺一个最低兑换率,比如一个新货币最低兑换1美元,这样可以让用户有一个最低保证,吸引足够的客户群,打开最初市场。

*

那么这样一个私人货币互相竞争的市场,它是怎么运行的呢?

首先,作为私人货币发行方,会承诺(尽力)保持货币供应量的稳定,也就是不会乱增发,而且会保持货币的“相对购买力”维持稳定。这样能让持有和使用该货币的人都可以放心。

这里面的“相对购买力”维持稳定,是指针对“一篮子”产品的价格相对稳定。比如,针对一篮子生活必需品,或者针对一篮子工业原材料的价格保持基本稳定。而这一篮子产品的构成和配比,还可以根据用户的喜好和要求来逐渐调整。

另外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要允许多家私人企业发行货币,在货币市场形成竞争局面。这样发行方更有动力去维持货币购买力,以获得最大市场份额。由于货币的核心是信誉,如果一个公司不能维持其发行货币的购买力,会迅速失去市场信任,从而失去客户而破产。虽然最后用户可能会集中到两三家比较大的货币发行商旗下,但是保持货币市场有足够的竞争性,可以有效地约束货币发行商的不合规行为。

此外,还会有公开的媒体,每天公布各种货币的贬值信息。这些信息一方面可以给做空的机构和投机者提供线索,另一方面也起到督促发行方及时采取行动,纠正货币贬值问题的效果。

货币发行机构要保持货币购买力的相对稳定,可以通过公开市场操作(比如买入或卖出其货币)来调节市场上的货币量;也可以通过增加或减少短期贷款来调节市场上的货币投放,从而保证货币的相对稳定。

哈耶克认为,这样的一个由多家私人货币发行机构共同构成的货币市场,通过自由竞争,可以保证货币的购买力的相对稳定。这是现有的国家统一发行货币的体系做不到的。

*

这里要开个小差,说一下哈耶克的货币去国家化观点和现有的美元体系的区别。

我们知道,美联储作为美元的发行方,也是一个私人机构,原则上不受总统的行政命令影响,所以基本符合哈耶克的私人货币发行的假设。但是美国本身是单一货币体系,在美国本土没有其他和美联储直接竞争的货币发行方,所以美元也没有直接的竞争对手。而哈耶克倡导的是一个具有多家私人机构,各自发行货币的多货币竞争体系。竞争的存在,可以让货币发行的决策更加透明。

美元体系和哈耶克提出的去国家化体系的另外一点类似之处是,美国的消费指数CPI,也是对应与一篮子商品,这听起来和哈耶克的购买力相对稳定的要求一致。但是这一篮子商品是由国家统计机构统计得出的数字,而且CPI的计算方式是否合理,能否反映大众的需求,都无法独立地验证。或者说普通人即使对CPI计算方法不满意,你也拿他没办法,因为除了美元,也没的选择。而对于哈耶克的多货币体系,市场会影响一篮子商品的计算,这样形成一个反馈机制。公众会衡量一篮子商品是否符合他们的需求,用自己的钱来投票,决定用哪家机构发行的货币。

说完美元体系和去国家化货币体系的区别,我们回到当下。

 *

在2021年,中共病毒已经肆虐一年多的今天,我们再来看哈耶克的理论,可以得到有很大的启发。

从大背景来看,自从1971年美国总统尼克松宣布停止美元和黄金兑换以后,纸币和黄金不再挂钩,人类进入货币超发时代。各个国家争相疯狂印钞,美其名曰“量化宽松”。这些多印出来的钞票,实际上就是稀释了普通老百姓的购买力。而背后真正的目的,要么是满足了某些政客连任的需要,比如大搞基建,拉高GDP数字;要么是符合某些家族的利益,比如2008年次贷危机时超发的货币,被用来大量救助大投行和房产公司。

图2,中美欧日四大经济体M2曲线. 图片来源: 郭文贵1120 新闻发布会文件

然而,这些超发的货币却对经济却造成了巨大伤害:各国经济都已经成了泡泡,只能不停地吹,而且越吹越大。大家都明白一点:这样的超发货币埋下的隐患,早晚有一天会被某一场危机彻底引爆。但是每一届政府都觉得,只要自己任期内别出事儿就行,所以大家都在继续吹泡泡。

本来按照现有的货币超发速度,这个泡泡也许还可以再吹十年。但是中共病毒的释放,让整个进程大大加速。

由于病毒大流行造成大量失业,各国政府为了刺激经济,都把印钞机开到最大档位。本来超发货币的危机,现在加速显现出来。目前的经济形式,已经到了那种再怎么印钞也难以保持增长,而一旦停止印钞,则必定大幅下跌的状态。

图3:美国货币发行量M2,图片来源:stlousfed.org

郭文贵先生在盖特中也讲到,美国经济很可能会在一年内出现大问题,到时候可能会导致美元大幅贬值,引发美元的信誉危机。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很可能会引发全球性的货币信誉危机,也就是大家纷纷对政府发行的货币失去信心。

在这样大背景下,各个沼泽地的大佬都明白,如果不进行金融和货币的改革,那么就要大家一起玩完。

*

由于美元的超发,造成美元信誉受损,急需一种方式可以让公众重建对货币的信心。而数字货币这种可以预先规定发行数量的技术,此时就显示出特有的优势。

比特币作为最初的数字货币尝试,发行总量是2100万个,发行量是完全固定的。所以比特币发行之初,被认为是引领货币去国家化的希望。不幸的是,因为比特币没有实名认证体系,所以很容易成为洗钱和暗网非法交易的工具。

而GCoin作为新的私人机构发行的货币,采用实名认证系统,可以解决比特币的这一缺陷。

GCoin在初始发行时,承诺最低兑换价($0.1美金),这样可以给客户足够的信心。而且爆料革命的战友作为最初的客户群,让货币首发成了非常容易的一件事。同时,GCoin也采用20%的黄金储备作为担保,进一步保证货币的信誉。

GCoin的每年发行量是固定的10亿个,发行100年,所以总数也是固定的1000亿个,当然也不存在超发的问题。

另外,从理论上来说,未来GCoin也可以用GFashion或者GMall中的一篮子商品作为参考,保证GCoin相对其价格的稳定性。这样一方面可以同时保证商家和消费者的利益,另一方面也可以进一步稳定市场对GCoin的信心。(声明:目前还没有这方面的信息公布,这一点完全是作者的猜想)

郭先生在直播中也提到过,GCoin发行商会在必要的时候采用出售或者购买黄金的方式,来保证货币的稳定性。

*

上面提到这几点,都和哈耶克提出的私人机构发行货币的特征很相似。

而货币去国家化的另一个重要内容,就是市场竞争。别忘了美元也是私人货币,但是因为缺乏竞争,所以依然缺乏活力,目前也是深陷危机之中。

而未来也许除了GCoin,还有其他的私人货币,比如Facebook的Libra/Diem,这些发行商之间的竞争,可以让整个货币市场更加规范和透明,给消费者提供更多选择的空间。消费者可以根据发行机构的信誉,服务质量和客户满意度自行选择使用哪家的货币。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货币发行和管理也不再是国家拥有的一种特权,而是成为私人机构提供的一种服务。既然是服务,公众自然会有选择的权利,就像你请律师提供法律咨询,或者是请会计师来提供财务服务一样。你选择用哪家私人公司发行的货币,完全取决于该公司的信誉,服务质量和你的喜好,而不是像现在一样,国家强加给你一种货币,让人没有别的选择。

那么马上就要到来的数字货币时代,是否真的像哈耶克的《货币去国家化》一书中写的那样呢?让我们拭目以待。但是至少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在这个即将开启的数字货币时代里,GCoin肯定是其中非常重要的一极,而爆料革命的战友们,则是跟随GCoin,第一批跨入这个时代的人。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内容与网站无关。

+1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文永

4月 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