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格兰历史之根基 (一)石头赞美诗(下)

俄罗斯莫斯科喀秋莎农场 和风

编辑 银河 星河 上传 银河

pinterest.co.uk

第一卷  根基

英格兰历史:从原始时期至都铎王朝

第一章  石头赞美诗(下)

从铁器时代开始,大约在公元前700年,一种属地的先进理念控制了土地和民众的关系。几千年以来,这种控制积蓄了力量。首领和部族都与某些区域有牢固和特殊的关系。我们可以从边界的设置和定居地的位置上看到这些关系。然而,整个铁器时代,这种自然发展是强烈的。恩格斯(Engels)曾经把铁描述为:“所有原材料中最后的最重要的材料,它在历史上发挥了革命性的作用”。新形式的联盟和贸易新网络被逐渐建立起来。祭祀仪式使用的东西都是由新金属制造的。铁贸易最终造就了英格兰,许多地区的管理和控制变得更加集中了。

等级制度是这样排列的:首领和副首领,武士和祭司,农民和工匠,工人和奴隶。在圣奥尔本斯附近的地方发现了铁配件,在安格尔西(Anglesey)发现了一套铁链。精英人物死后的葬礼变得越来越精致了。在铁器时代首领们的墓地上,尸体周围有熔化的银,金丝衣,象牙和铁盔甲的套装。他们的财富比萨顿胡(Sutton Hoo)早一千年。一个停尸房周围的地基受到了踩踏,这表明有人在这里跳过舞。高地位妇女的墓穴中有许多饰物,包括镜子,胸针,手镯,珠子,镊子和碗。在一座坟墓中,一个大碗被放在女人的脸上。

强烈的地域特性出现了。东部未设防的定居地,许多地方像村庄,位于开放的田地上。在西南部,小社区的人生活在设防的家园里,与没有围墙的定居地保持了一段距离,这被理解为部落首领与自己臣民之间的一种差别。东北部发现了一个设防家园的图案,而西北部有一种传统的圆形房屋,即人们熟知的蜂箱小屋。索尔兹伯里平原的文化,有时被称为“威塞克斯文化”,其模式是,成组大属地被几个山堡包围着。当然,各区域都有各自的形式,在汉普郡(Hampshire),人们在白垩洞里居住,而在萨默塞特郡(Somerset)湖区的村庄里,人们把圆形屋建造在漂浮的圆木岛上。

山堡是严格的等级社会的证据。似乎最初的山堡建在科茨沃尔德(Cotswolds,英国西南部),然后扩散到英格兰的整个中南部地区。这说明了人们对土地和资源的掌握,因此是一种所有权的象征。线性土木工程常常标示出各个山堡所控领地的界限。在铁器时代,对领地的防守变得越来越强了,领地通常被占据几百年的时间。城镇建造得与山堡相似,城里有成群的建筑物,街道,寺庙,储存设施和为不同工业活动所分配的“区域”。房屋建成了环形,是由枝条和榛树枝搭建的,房子还有立柱支撑。房屋有门和门廊,面朝东,房顶一般都用芦苇和稻草来覆盖。茅草顶要用粪、泥土和稻草来涂抹,因为炭火产生的灰是一种有价值的肥料,房顶可能每年都要更换。考古学家对这些房子的内部进行了重建,发现一个衣橱里储存着武器。虽然这些房屋能容纳20到200人,但我们可以看出英格兰城市生活的雏形。该书作者相信,伦敦曾经是这样一个山堡,但它的证据被埋在后来的大都市地下了。然而,所有证据证明,许多小部落生活在对敌手不断戒备的状态下。

确实有抢劫家畜的事情,武士之间发生了冲突,并引起了大规模的战争。有些山堡被攻陷并烧毁,尸体在壁垒中被发现,他们的骨头上有劈砍痕迹和标记。我们期望有一些赞扬独立武士或者首领功勋的传统歌曲和故事。例如,人们发现了早期的爱尔兰史诗,它们是爱尔兰部落史前时代故事和叠句的合成。荷马用伊利亚特做了一个比喻。事实证明,史诗实际上以神话和传说的方式宣扬了英格兰发生的事件,后来被诗人向东传播,直到安纳托利亚(Anatolia,亚洲西部半岛小亚细亚的旧称)。

不过,不同部落或者区域组织以联盟和亲戚关系形成了一个网络。而诸如铁和盐之类的商品贸易是怎样在英国蓬勃发展的?那时的许多小部落被整合了,或许面对威胁,变成了大领地。与罗马人对抗的这些英格兰部落以自己缓慢的发展取得了优势。在铁器时代结束之前,有些山堡占领了统治地位,发挥了地区首都的作用。当人口稳定增长时,农业变得更加密集了。人们不间断地清理树林和森林。农民开始在沉重轮式犁的帮助下,认真地在厚粘土上劳作。这是接下来2500年英格兰农业经济的坚实基础。萨默塞特郡出产小麦,威尔特郡出产大麦,直到现在,这个大版图仍然没有改变。

游客乘船来到英格兰岸边。希腊商人和探险家皮西亚斯(Pytheas)于公元前325年登陆,他把这座岛命名为Prettanike或者大不列颠群岛(Brettaniai),这是英国最初的名字。他参观了康沃尔郡,观察到居民在矿石上劳作并对金属进行提纯。在另一段旅途中,当地人告诉他:阿波罗(Apollo,太阳神)的母亲勒托(Leto)出生在这个岛上,“因为这个原因,在所有神灵中,阿波罗受到最高的崇拜,居民被当作阿波罗的祭司”。

他还报告说:他看见了“一个宏大而神圣的阿波罗管辖区域,一座著名的神庙里挂满了祭品”,神庙是“圆形的”,附近有一座“崇拜这位神”的城市,这里的首领们被称为“Boreades”,他们的名次排在北方冷风神之后。长久以来,人们对这个区域、神庙以及城市的身份进行了辩论,有人认为,皮西亚斯描述的是巨石阵和西尔布利山的风景,其他人相信,现在威斯敏斯特教堂(Westminster Abbey)就在阿波罗神庙的原址上,附近的“城市”是伦敦。

然而,这清楚地表明,皮西亚斯描述了非常崇尚神灵的一群人的索求,阿波罗和波瑞阿斯(Boreas,北风之神)的名字直接被他当作圣洁的象征。希腊人已经在雅典建造了帕特农神庙(Parthenon),他们用经典的词语来形容所有外国的神,而在铁器时代,英格兰人一直都崇拜的德鲁伊教(Druidism)。

人们也能看到铁器时代的几何艺术图形(现在仍然被不准确地称为凯尔特艺术)。它是一种视觉艺术,所表现的东西超越了其本身。它使用了螺旋线、卍、曲线和圆,是型与图的一种复杂而巧妙的结合,勾画出人们生活的能力和目的。它没有任何原始和野蛮的意识,相反地,它是奇思妙想和复杂的,表现了对虚拟形式和线性的掌握。这些美妙图案上的螺纹、螺旋和同心圆明显地与几千年前新石器时代早期雕刻在墓穴中的图案有联系,这说明,整个史前时代崇拜和信仰的广泛连续性。

新石器时代主要的宗教活动就是坚持和延续英格兰本土的信仰,信奉是在某些神圣的地方进行的。洞穴通常是神圣的。众所周知,德鲁伊教团员(Druides)在神圣的树林里集会,树林里的古树为祭祀仪式提供了环境。人们必须为威力大的神息怒。约克郡青铜器时代早期的坟墓中,出土了一些由白垩制成的鼓型偶像,它们似乎有人类的眉头和鼻子。2000以后,这些雕像被挖出来,英国作家吉尔达斯(Gildas)愤怒地谴责这些“恶魔般的偶像……我们仍然能在荒废的寺庙里或者外面看到它们,它们具有传统的僵硬和变形特征”。所以,崇拜有很长的历史,最早发生在新石器时代。赛伦塞斯特(Cirencester)发现了独角神科尔努诺斯(Cernunnos)的像。威尔特郡和埃斯克郡(Essex)出土了马神艾波娜(Epona)。在诺丁汉郡(Nottinghamshire)的东斯托克(East Stoke)还出土了雕刻的斧头神苏克鲁斯(Sucellus)。伦敦拉德盖特山(Ludgate Hill)和拉德盖特马戏团(Ludgate Circus)现在还在纪念诡秘的神路德(Lud或者Nud)。

这片土地上到处都建有宗教圣殿,可以肯定地说,即使最小的定居地也有它自己的中心圣地。圣地已经在山堡里被发现,它们沿着边界线,四周是沟渠,下面是坟墓。这些圣地许多都被后来出现的罗马寺庙或者早期的天主教教堂玷污了。某些地方确是幸运的。许多英国教堂都建在史前原始的建筑上。人们相信,铁器时代的英格兰,公鸡是用来防雷雨的,这就是为什么现在教堂尖顶上仍然有公鸡的原因。它们成为著名的风向标(weathercocks)。

人类的牺牲促进了这片土地的圣化。人们在柴郡(Cheshire)的沼泽地里发现了一具男尸,他的头受过重挫,在放入沼泽之前,脖子被割断了。英格兰南部的一些坑里发现了许多尸骨,他们的身体呈扭曲状。所谓史前人类割断头颅的地方也被发现了,有人认为这是灵魂或者精神的现场。头颅被排成一排,战败敌人的尸体常常被斩首,他们的头被埋葬或者被放进流淌的水里。泰晤士河中,人们发现了三百个头骨,他们的年代从新石器时代到铁器时代。这条河过去是英国的墓地,一个放置头骨的地方。

凯撒叙述了英格兰德鲁伊教高等祭司执行人类牺牲者的过程。祭司编织了一些柳枝制品,“他们把活人塞进去,然后放在火上,人就被烧死了”。他写道,祭司是这片土地的立法者,他们决定奖励和惩罚,有关边界和财产的纠纷都由他们解决。

罗马作家普林尼(Pliny)在记录中写道:祭司“除了把槲寄生看作是神圣的,其他什么都不尊重”。高等祭司“挑选橡树林,在所有神圣的仪式上,都使用槲寄生树叶”。牺牲者被绑在橡树干上,几个祭司杀手戴着橡树叶花冠,他们占卜、耍魔术并施用占星术。他们相信,不朽的灵魂能穿越各种各样的化身。这位罗马作家认为,信仰不朽的精神清楚地表明土著英国人对死亡的蔑视,人们注意到,在之后的几个世纪,英国人都具有这种淡漠的品质。

德鲁伊教也崇拜太阳和月亮,他们对太阳的信奉一直持续到祭司阶层结束之后。1452年,在赫特福德郡(Hertfordshire),来自斯坦登(Standon)的一个屠夫被控有罪,因为他声称,除了太阳和月亮,自己不信任何的神。在《德伯家的苔丝》(Tess of the d’Urbervilles)第二章里,托马斯·哈代(Thomas Hardy)写道:在粘土地上,“旧习俗“延续的时间更长。德鲁伊教的能量被盎格鲁-撒克逊教堂的主教们保留下来,比如,早期天主教僧侣的剃度可能是德鲁伊教的习惯。

直到公元前100年,罗马人的眼光才转向了英格兰,把它作为财富和贸易的一个来源。他们看见了什么?看见了一片由部落王国形成的土地,不论王国大小,都恪守古老的部落边界。杜蒙尼人(Dumnonii)居住在半岛的西南部,杜罗特里吉人(Durotriges)住在多塞特郡,肯特郡(Cantii)人组成了四个独立王国,爱西尼人(Iceni)居住在诺福克郡。Brigantes人控制了从爱尔兰海(Irish Sea)到北海整个北方区域的小部落,他们占领了这个半岛,其部落名字的意思是 “高等人”。

英格兰一共有十五个大部落,当时都在首领的控制下,这些人被称为国王。苏维托尼亚斯(Suetonius,历史学家)称库诺比莱纳斯(Cunobelinus)为“不列颠国王”,在克劳迪亚斯(Claudius,罗马皇帝)统治下罗马人大规模入侵之前,他是Catuvellauni部落的首领。他从首都圣奥尔本斯控制了泰晤士河北部很大的一片地区,包括剑桥郡、贝德福德郡(Bedfordshire)和牛津郡,他作为英国神话人物辛白林(Cymbeline,不列颠国王)被莎士比亚写入戏剧中。武士和祭司形成了该王国的精英文化,其传统惯例退回到青铜器时代的早期。一两个部落的迁移最近得到了证实,在大约公元前五世纪,从北高卢(North Gaul)某个部落来的Parisii人在约克郡定居,考古界认为,他们创建了一个与众不同的社区。更近的游客抵达肯特郡,他们来自著名的比利其(Belgae)部落,在公元前一世纪发动了一次小规模入侵,最终在汉普郡、埃斯克郡和肯特郡定居。温切斯特市的罗马名字为Venta Belgarum,或者为比利其集市。

在铁器时代后期,英格兰的人口估计有两百万,在罗马统治结束时,人口上升到三百万。从各方面来说,它都是一个富有而繁荣的国家,这就是罗马人选择入侵的原因。他们希望夺取多余的谷物,尤其是在东南部和中南地区,大面积的定居地上有密集的耕地、圣地、墓地、工业区、集市、城市和农村。尤里乌斯·凯撒在他的《高卢战记》(Commentarii de Bello Gallico)中写道:“人口非常多,有密集的家园,非常像高卢的农庄,并且有数不尽的家畜。他们使用的钱,要么是铜币和金币,要么是有固定重量标准的铁条。”硬币对部落间的贸易尤其便利,币上刻有强势首领的印迹。然而,旅行者越往北走,这些实惠的证据就越少。

这是因为在凯撒入侵很久之前,南部的部落已经与罗马和古罗马化的高卢(Romanized Gaul)进行密切的贸易往来了。由于对某些食物和奢侈品的偏好,在某种程度上,他们已经被罗马化了。不过,如果你透过表面看实质,你会发现古老部落的行为方式。例如,部落之间似乎总在打仗,许多首领都在请求罗马的支持。大型土方工程都有边界问题。武士乘战车去打仗,肉体被纹身,裸身披着蓝崧。凯撒写道:“武士留着长发,除了头和上唇外,身体其他部位的毛发都刮掉了。”他们还没有完全脱离史前的领地。

我们也没有。史前的遗产都在我们周围。史前农民清理的土地帮助创造了英国的环境,现在仍然有一些地方的边界线是史前划分的。在英格兰南部,青铜器和铁器时代的农业系统渗透和维护着现代农场的土地。现代的道路是沿着古路和古迹建造的。许多教区的边界线是古代定居地的界限,这些无规则轮廓线标出的土地足以维持一个小型的农业社区。在这种教区的边界线上,人们经常能发现古墓,教堂甚至倾向于遵守古老的法律。教堂和寺庙被建在靠近巨石遗址、神泉和青铜器时代早期祭祀的地方。英格兰新石器时代最高的石头坐落于东约克郡(East Yorkshire)拉兹顿(Rudston)教区教堂的墓地里。中世纪肯特郡的朝圣路线与史前到圣井和圣地的路线有相同的轨迹。我们仍然生活在遥远的过去。

现在的许多村庄和城市都建造在史前城镇的原址上。莱斯特,剑桥和科尔切斯特(Colchester),罗切斯特(Rochester)和坎特伯雷,都在铁器时代或者更早的时候就建成了,这只是很少的几个例子。农村社区是在有或无历史的印迹下生存的,一开始,他们可能以简单家庭为单位生活,四周是祖先的神灵,之后便进入了自然的扩张过程。但是,我们不能挖掘大多数英国村庄的史前遗址,准确的原因是,这些遗址目前仍然被充分地利用着。许多铁器时代的定居地现在变成了二十一世纪的贸易城镇,盈余的产品总是处于被交易中。

某些习俗和节日是属于史前的。铁器时代的活动被纳入到基督教的日历中,死者的节日或者“萨温节”变成“万灵节”(All Soul’s Day),严冬时的冬至变成了圣诞节。青铜器时代的在新挖坟墓上粉碎白色石英石的仪式,仍然能在二十一世纪早期的威尔士被看到。十九世纪,苏格兰许多居民仍然生活在新石器时代的石头“蜂箱屋”里。汉普斯德特希斯(Hampstead Heath)旁边著名的公共房屋杰克·斯特劳的城堡(Jack Straw’s Castle)矗立在古土方工程的场地上。历史和史前是共存的。北约克郡的Catterick(卡特里克)保存了一处军事基地,还保持着六世纪末古德温(Gododdin)那些喝蜂蜜酒醉了的武士攻击它时的样子。在英格兰,任何场所都保留着对历史的纪念。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