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格兰历史之根基 (一)石头赞美诗(中)

俄罗斯莫斯科喀秋莎农场 和风

编辑 银河 星河 上传 银河

俄罗斯莫斯科喀秋莎农场 女农

第一卷  根基

英格兰历史:从原始时期至都铎王朝

第一章  石头赞美诗(中)

缓慢的农业扩张能够追溯到公元前4000年。农村的树林和森林被清理,刚开始是偶尔的,但后来就是大面积清理了。英格兰北部和西北部的沼泽地以及东安格利亚的荒地,在某种程度上,是人类活动造成的。在这些新开辟的土地上,人们收成了小麦和大麦作物。家庭饲养了猪、家畜以及羊和山羊。但羊不是英格兰本土的动物。所有这些动物不是岛上土生土长而是船运过来的,这进一步说明,航海游客对现在这片友好国土所做的贡献。

这是一个温度上升的时代,在炽热的阳光下,人口扩张了。从公元前4700——3500年的整个新石器时代,人口增加了两倍,估计有300,000人。不断增加的人口压力有助于促进耕作的强度,公元前3000年以前,人们是用矩形来标示可用的田地。哪里有耕地,哪里就有围栏和沟渠,同时还有石头墙。史前墓地下面发现的一些围栏,证明了它们的古老性。

逝者葬在田地上的坟墓里,这是定居社会具有自己祭祀和崇拜的表现。证据显示,房子和分散农庄的建筑中有几个下陷的洞穴,穴内可以饲养家畜或者做交易和开会。公元前3000年,康沃尔郡建造的一个洞穴被一排高大的石头墙围了起来,里面有遗留的房子,足够200左右的人居住。所以人们会发现,英国村庄或者城镇起源于新石器时代。

定居点之间开辟了行迹和古道。古路的名字(Icknield Way)让史前旅行者从白金汉郡(Buckinghamshire)前往Norfolk(诺福克郡)。小路把农庄与农庄连接起来。朝圣的路通往坎特伯雷(Canterbury)和温切斯特(Winchester)的大型宗教中心。现在人们熟知的貂皮大街(Ermine),在某种程度上,是古老的北大道(North Road)。侏罗纪大道(Jurassic Way)从牛津郡通往林肯郡。坎特伯雷和圣奥尔本斯(St Albans)之间有一条瓦尔廷街(Walting Street),它可能经过史前的伦敦。跨过萨默塞特郡(Somerset)软沼泽的堤坝,是由公元前3800年以前砍伐的圆木建造的,该堤坝使用了多种木头,从岑树、酸橙树到榛木和冬青木,这说明,它们是为特殊目的而生长的。新石器时代的英国人利用了这些木头的特性,而我们却不知道。他们的技术被遗失了。

许多被随意称作的“罗马大道”应该更为古老,罗马人直接利用了史前的道路。现代化的道路是沿着古老的路线建造的,因此我们仍然在沿着我们祖先的足迹前进。他们创造了联系整个英格兰的交通网路。这是一个繁忙而人口众多的文明社会,比我们普遍认为的要复杂得多。沿着这些道路,人们运送农场和房屋建造者使用的斧头、所有类型的陶器以及皮革制品。人们通过几百米的矿井到达地下50英尺(15.2米)的地方去开采火石,然后把火石送往国内各地。

然而,巨大的分裂明显地在加剧。大西洋岸边出现了大石门墓群和通道墓群,东安格利亚、中部和东南地区却不了解它们。这些巨大的赞美死者的石头从公元前3800年开始站立了600年,它传承了欧洲西南部的原始文化。葡萄牙、布列塔尼(Brittany,法国)、苏格兰和奥克尼郡岛(Orkneys)发现了同样的墓群,这实质上说明,共享的欧洲宗教被铭刻在建筑石头上。

同一时期,英国南部和东部发现了堤坝围栏,它们圈得空地是椭圆或者圆形的,四周是一条被分段的沟渠。这些场地被用于宗教仪式,但信仰和惯例体制不同于西南部。与挖掘石门墓群所暴露的死者大型通道不同的是,这种开阔的空地表现了较多的平等或者至少是公共信仰。

同时代出现的平行长沟渠成为人们熟知的一个古路迹,其长度达到6英里(9.6公里),它们一定穿过了开拓的乡村。沟渠部分地用于宗教仪式,现在其重要性已经消失了。然而,我们非常明白,英格兰在这个时期是神圣的,石头、土地都是神圣的。新石器时代早期的英国与这片疆土以及它上面生长的生物有某种直接的联系,它超越了现代人的想象力。

所有道路都通往巨石阵(Stonehenge),它是所有神圣场地中最大的。最初,大约在公元前2800年时,它是五十六根圆木围成的用于宗教仪式的圆形场地,存在了500年的时间。有一段1英里半(2.4公里)的路程,只通向北方。人们还发现了几块从阿尔卑斯山带来的水晶石。之后,索尔兹伯里平原(Salisbury Plain,英国南部)成为这个岛的精神中心。以这里为中心向四周蔓延,就是低地的白垩和石灰石区域。该区域有一个岭路和交易路形成的网路。这片土地有几条河流穿过,是最大的居住地,是人类精神和意愿的聚集地。

大约在公元前2200年,第一个石头圆形场地建成了。从木头到石头的转变关系到一种文化的大变革,即拒绝祖先的宗教崇拜并与对立的团体发生了战事,从而导致建造其他庞大的圈地。在彼得伯勒(Peterborough),人们发现一对夫妇和两个孩子葬在同一个墓穴里,男人是被背上的一支箭杀死的。在多塞特郡(Dorset),几具尸体躺在一条沟里,身上压着一块土墙,其中一人是被箭杀死的。

巨石阵是英格兰历史上最大、建设时间最长的公共工程。一系列青石第一次在公元前2200年竖立起来,它们来源于火山岩,被认为有神奇的治疗功效。这些青石存在了大约100年后被废弃,取而代之的是三十块砂岩怪石,形成了一个包围五对巨石牌坊的圆环,并呈现出一个马掌图案。大约在同一时期,距离它不到半英里(0.8公里)的地方竖起了一个圆形木质结构,或者圆形场地,由二十四个方尖碑组成,它是那座石头结构的同伴,可能是一个墓葬中心或者某个其他仪式的活动场地。

东南方向一英里处,沿着埃文(Avon)河岸,竖立着另一个木石圆形场地,被称为蓝色巨石阵(Bluestonehenge)。不到两英里的地方,还建造了一个大型村庄,人们对它有许多解释,认为它是供朝圣者居住的一处住所,一个宗教场所,一个用于治疗的地方,或者那些竖立砂岩石人的家。无论怎样解释,索尔兹伯里平原都是一个非常大的区域内公共精神的所在地。它曾经被认为是一片大空地,但现在我们发现,它是一个充满民俗的地方。

人们发现了这个时期的一具男尸,它被称为“阿姆斯伯利弓箭手”和“巨石阵国王”,他的墓穴中有100多件人工制品,包括金色发饰、铜刀、锅、罐以及野猪獠牙。他像胎儿那样蹲伏着,身上散落着一些火石箭头。这是一个部落首领的最后安息地。氧同位素分析显示,他是在北欧较冷的区域长大的。一个外国国王在索尔兹伯里平原干什么?他在朝圣吗?有证据显示,他有脓肿和疼痛的坏骨头。他越过大海来接受治疗吗?或者他在这里做部落首领,在一个没有国家或者民族的时代,部落首领们没必要局限在某个地区吗?

在最后的建设阶段,大约公元前1600年,立石头用的两个大坑或者洞穴被挖出来了,但它们永远没有填满。所以巨石阵的形状和可能的特性,经过1200年的时间,已经发生了变化。即使不是如此,它也可能变得奇特了。同样的时间间隔把我们与撒克逊时代隔离开来。人们对巨石阵产生了争论,说它是一片墓地,一个朝圣和祭祀康复中心,一个大型天文台和天文时钟,一个公共祭祀和举行仪式的地方。这些事情都不能得到证明,但也没有任何理由,就像其他事情那样,它们在不同时代有不同的功能。在它们竖起的时候,这些大石头似乎在地球上是雄伟而不能移动的,4000年后的今天,它们像一种图案那样在我们面前舞动。

然而,在所有这些时代中,巨石阵是权力控制的证据,它能在一个公共工程中组织起巨大的人力。这是一个有精英、种族和祭司的等级社会,它能强迫或者说服成千上万的人来实现它的祭祀意愿。索尔兹伯里平原的居民,把该平原看作无边界的土地,受到了拥有丰富土地和家畜首领的指导和保护。我们对新石器时代的文化遗迹理解得越多,对它的势力范围就越有印象。西尔布利山(Silbury Hill)与巨石阵建造在同一个地区,每天有1000人在劳作,花了五年的时间才完成。建造巨石阵可能花费了数百万个小时的工作。它的青石是从威尔士西南部的普雷塞利山(Preseli Hills)运来的,大约有200英里的路程。所以,在罗马人和盎格鲁-撒克逊人到来之前,大部分英格兰已经长时间受制于有组织的行政管理了,中央权力控制了土地、劳工和物质资源。

人们认为,在建造巨石阵的过程中,公共墓葬被个人墓葬代替了。“巨石阵国王”只是其中的一例。在某些墓穴中,部落首领的尸体有武器作陪葬品,其他的墓穴中,尸体周围都是物品。这些首领和高级祭司的坟墓常常有其家眷作陪葬。英格兰变成了贵族社会,而不是部落群。

按照史前的标准时间线,新石器时代之后便是青铜时代(Bronze Age),人们在许多地方发现了它的轮廓。这些轮廓延续了4000年,在一定的光线下,我们能够看见它们。日落之前的几个小时,当阳光洒满英格兰大地时,地球的老图案显现了,大地似乎回到了它的原始状态,成千上万的矩形小田地上的坡坎和沟渠都能被识别出来。这些宽阔田野的掠影确实非同寻常,只能从天空真正地去领悟它们。1929年,历史学家特里维廉(G. M. Trevelyan)第一次看到了航拍照片,他激动地说:“发现这些凯尔特老田地是最浪漫的事情,后来的农业系统都是在变余地质结构下发展而来的,它扰乱了我们首次发现克里特岛(Cretan)以来对历史的想象力”。

一个消失的世界被发现了。英国南部的高地和低地被规划成了田地,它蔓延了数英里,上面有树篱和石头墙。在这些矩形而有沟渠的田地上,人们能看到车道和水眼。这是一个组织的功绩,能与巨石阵建筑的功绩相媲美,体现了强大中央计划的所有特征。这似乎更像是,数千平方英里的土地是通过一个单独的大行动或者一套行动布置的。这是土地计划的一个例子,在英国历史上,它从未有过对手。在这个进程中,英国的景色被创造出来了。

可以证明,精耕细作最有利于人口的稳定增长。截止到公元前1900年,人口达到了一百万,在公元前55年,尤里乌斯·凯撒(Julius Caesar)入侵之前,人口上升到两百多万。当然,这是一个包括不同地域的农业社会。越来越多的领土纳入耕种,此后,它们继续成为多产的可耕种土地。树林被清理,作牧场的草地被开辟出来,那个时期的羊比公元十六世纪还要多。为了庞大的建筑,人们的食欲较小,或者休闲较少,在土地上工作成为更重要的活动。

人们在许多地方发现了定居地,其中大多数远离庞大的工地。独立的房屋和小村庄比比皆是,围墙四周有树篱或者壕沟。“棚屋圈”实际上是成组的带有蜂巢屋顶的圆形石头房子, 屋顶上散发着泥炭燃烧和农家气味混合的香气。如果每个定居点都是一束光,那么现在整个英格兰就会光芒四射了。这个岛上的人居住在达特穆尔高原(Dartmoor)、北约克郡荒原中的湖泊区。

他们以家庭为单位掩埋死者,尸体焚烧后被装入带装饰的骨灰罐里。所以从大约公元前1300年开始,青铜时代后期的墓地成为众所周知的“骨灰罐园地”。人们在十七世纪中叶发现了它们,由此激励古文物研究者托马斯·布朗爵士(Sir Thomas Browne)编著了《瓮葬,谈论近来在诺福克郡发现的骨灰罐墓葬》。他激动地说道:“那些藏尸罐里的人进入了著名的死者世界,与王子和策士睡在一起,当时的人认可这个广泛的解决办法。但谁拥有这些尸骨,或者这些骨灰是什么人的,这是考古界关心的一个问题。人类不能解释这个问题,或许灵魂也不容易给出答案。”在这篇文章中,他注意到了遥远的死去很久人的风俗习惯,我们对这些事情还没有概念。

然而,在某些方面,他们并没有哲学家说的那样遥远。男人们穿着羊毛斗篷,里面是一件束腰宽松外衣,即熟知的短外衣,十六世纪的人们仍然在穿它。女人们穿短外衣和上衣,外面也披着羊毛斗篷。鞋子是用皮子做的,男人戴羊毛帽子。地位较高的女人以维多利亚时代淑女的方式佩戴工艺复杂的黑玉项链。一座坟墓出土的东西证明,女人用暗藏的“垫子”束头发。高级别的男人女人有金和铜饰物作陪葬品,还有从埃及进口的蓝色珠子。琥珀首饰是从波罗的海地区进口的,这证明了青铜时代英格兰国际贸易的范围。布朗先生不知道古代人喝汤炖肉,吃剥皮的肉,还吃由小麦、大麦和燕麦做的干粥。有啤酒、红酒和其他酒精饮料,饮食便完整了。他们的食物中还有各种浆果、榛子、药草和海带。

布朗先生还在他的专题论文中写道:“盲目遗忘的罪孽驱散了她的罂粟花,人类不加区别地记住了永恒的美德。”他至少证明,他们的信仰是正确的。除非在更广义的范围内,否则这些人的灵修不能被神化。他们注重的崇拜仪式从天上转变到地球上,青铜时代农民对土地的不断扩张增加了丰产仪式的重要性。人们尤其注重水和有水的地方,其中有泉、河、沼池和沼泽。例如,泰晤士河成为青铜时代武器和人工制品的发源地。泰晤士河提供的武器、骨头和装饰物是独特的。伊顿(Eton,泰晤士河边的一个镇)有许多头骨,但没有金属。工具被放在干燥的地方,而武器却放在潮湿处。错综复杂的崇拜类型是不能让人理解的。河边建造了木头平台和堤道,有些神秘的地方是供神职人员居住的。

由于史前的墓地和圆形木结构遗址都在英格兰河边,所以水的重要性是显而易见的。例如,泰晤士河里发现了368把新石器时代的斧头。据推测,青铜时代的物品堆积,在某种程度上,是对死者的安抚,所以它是祖先的一种崇拜形式。死者被认为是跨越两个世界的,河流上有无数的通道能进入冥界,他们对河水会有一种特殊的亲近,而泉水能从源头换新水,它永远是新鲜的。水能唤起激情还有另外的解释,此解释或许更加平淡,从字面上看,水是从天而降的。青铜时代后期,天气变得更冷更潮湿了。

因此,我们隐约地看到了青铜时代的英国。一个坟墓中发现了一具马镫,一只碗底存有种子。从一个定居地的垃圾坑里,人们发掘了羊骨。许多地方发现了武器——矛头、嵌轴和剑杆,稍后,还发现了剑。有马具、马铜配件的证据,另外还发现了四轮马车。在彼得伯勒,人们发现了车辙痕迹,车轮能支撑一个宽度为三英尺半(1米)的车辆。

我们能从所有这些痕迹和标记中推测出,在一个王国或者一组亚王国里,出现了武士贵族,该王国从多塞特郡(Dorset)延伸至萨塞克斯郡(Sussex)。青铜时代中期和后期的文化大体上与特洛伊(Troy)文化是同时代的,如同荷马(希腊史诗诗人)描绘的那样,国王和武士都偏好宴会和为祭祀而进行的战斗。这是一个武士社会,掌权人之间发生小规模的零星战斗,首领彼此交换礼物,战败一方的民众以食物来交纳贡品。这就是为什么土地被广泛耕种的原因。

保卫定居地和其他围墙中的建筑物也是普遍存在的。英格兰南部地区铁器时代的山堡原型很有特色。例如,在多塞特,由大树干做成的防护栏——埋入10英尺(3米)深的壕沟里——环绕着一块11英亩(4.4公顷)的区域。

强大的地区特性以及地区分歧已经形成了。例如,泰晤士河谷地区的人能进入欧洲大陆,所以其贸易优势让索尔兹伯里平原的农业财富黯然失色。北方从事畜牧业,而南方倾向于集中生产谷物。贸易促进了相互依存。

经过长久的时代,所有类型的贸易都在增加。贸易是文明发展的关键因素,是战争的发动机。贸易扶植了技术,开辟了乡镇和城市。法国西部制造了某些类型的刀剑,被带往英格兰东部地区。西班牙生产出精美的烤肉叉,出口到了英格兰。来自希腊古城迈锡尼(Mycenae)的金属制品也被发现了。一些金质饰物出自爱尔兰。反过来,亚麻和羊毛织物出口到了欧洲,奴隶和猎狗也一块出口了。康沃尔郡的孩子们在锡矿里劳动,用骨头和石斧挖出珍贵的矿石,然后,矿石被送到海边的港口等待运输。

当然,锡金属被加入到熔化的铜里,以这种合金命名的时代(青铜年代)就形成了。从砍伐树林到建造房屋,青铜工具随处可见。它们在战争中更加有效。青铜饰物,青铜矛,青铜盾,青铜水桶,青铜凿子,青铜叉子和青铜刀,都得到了丰富的供应。青铜时代,英国人能用青铜剃须刀为自己刮胡子,还用食用油做润滑剂。

有一种理论说,一旦一种新的提炼技术被发现和利用,它会很快出现在许多其他地方。一旦人们学会了一些东西,它会传遍整个人类社会。这可以用来解释青铜器的制造,因为它不是出自于某个发源地。新西兰和泰国都发现了同时代的青铜制品。所以文化相近的人在相同条件下得到了满足。我们想象乘船前往英格兰的高级游客,他们可能来自特洛伊的使馆或者埃及阿肯那顿的法老法庭。

青铜时代没有终点,青铜到铁器的变化反映了一种技术的变化,由此导致了文化的变化。这个过程用了几百年的时间,这期间,青铜和铁器同时被使用。当然,经历两个“时代”的人都没有记住它们的存在。新石器与中石器时代的英格兰人生活在同样的地方,青铜时代的田地和墓地与新石器时代先辈们的在同样的地方,铁器时代的人继续生活在青铜时代人的定居地上,铁器时代的人继续尊敬前一个时代人的墓地和边界线。他们喜欢围绕自己的山水风景。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