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格兰历史之根基 (一)石头赞美诗(上)

俄罗斯莫斯科喀秋莎农场 和风

编辑 银河星河 上传 银河

artnetnews

第一卷  根基

英格兰历史:从原始时期至都铎王朝

第一章  石头赞美诗(上)

当巨石阵的第一块砂岩石头被竖起时,我们称呼的英格兰已经是一片古老的土地了。在诺福克郡(Norfolk)黑斯堡村(Happisburgh)附近,人们近来发现了手工制作的七十八块火石,它们是大约900,000前被磨打的石头。由此,漫长的故事开始了。

至少有九批不同的人潮,借助延续了数千年的温暖间冰期,从南欧来到这里,他们是没有被历史记载下来的种族,只留下石头和骨头作为他们南来北往的证据。在高尔半岛(Gower Peninsula)一个洞穴的墙边,人们发现了一具29,000年前的男人尸骨。他的骨头带有浅红色铜锈污点,这意味着:骨头上不是被喷洒了赭红,就是丧服被深颜色染过。他还穿着鞋子。他身边有各种陪葬品,包括象牙手镯和穿孔的贝壳。他的头颅被移走,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长毛象的头骨。

他是个年轻人,或许不超过二十一岁,而在远古时期,所有男人女人都是年轻人。他明显是某个氏族首领或者部落首领。在人类世界开始的时候,社会等级制度已经存在,它通过面具来显示地位和身份。几百年以来,他埋葬的洞穴受到人们的光顾,但我们不知道它包含了什么秘密。他所代表的那个部族从地球上一掠而过。

只有最后抵达英格兰的那些人存活了。他们大约15,000年前来到这里,定居在现在称为诺丁汉郡(Nottinghamshire)、Norfolk和德文郡(Devon)的一些地方。在诺丁汉郡一个13,000年前的洞穴里,其软石灰石顶部刻有动物和鸟类的图案,它们周围还有麈、熊、鹿和野牛。

几代之后,很少或者几乎没有变化的证据。他们在坚持,在忍受。我们不知道他们讲什么语言,也不知道他们怎样或者信奉什么宗教。但他们没有禁声,他们的智力比我们高或者是低。他们欢笑,哭泣,还在祈祷。他们是谁?他们是英国人的祖先,是仍然生活在这个国家那些人的祖宗。有一个真实而强大的基因图把现在活着的人与很久之前的死人联系了起来。1995年,两个古生物学家从切德峡谷(Cheddar Gorge)的洞穴里找到一具9000多年前埋葬的男性尸体,发现他身上的物质与现在仍然生活在这个地区的人很匹配。在母系祖源上,他们所有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祖先,所以,有一种连续性。这些古人幸存下来了。英国原始人不是“盎格鲁-撒克逊人”(Anglo-Saxon)或者“凯尔特人”(Celtic),他们是史前的岛上人。

对史前的研究也一定是对地理的研究。当定居者15,000年前到达英格兰时,北海(North Sea)是一片有湖泊和森林的大平原。它现在被水淹没了,那里保存着大量的无形证据。不过,我们能够部分地抢救那些失去的东西。橡树林和沼泽被芦苇覆盖,开阔的草原被土地覆盖。这是一个温暖而潮湿的环境。红鹿和野鼠生活在原野上,与大象和猕猴共享着这片土地。人类在它们中间游荡,他们以二十五或者更多的人为团队,去追逐猎物。他们用燧石箭头把动物架在火上,把驯鹿鹿角刻成斧头,身上携带着木质的矛。我们不知道他们是怎样组织起来的,但“屠宰场”的发现揭示了一种社会控制手段,它远离主要的居住地,是制造工具和准备食物的场所。

我们能看见人们向我们走来。英格兰西北海岸福姆比海角(Formby Point)32英尺的废墟地段上,留有人类的脚印。许多脚印是孩子的。男人大概有5英尺5英寸高(1.55米),女人要比他们矮8英寸(矮20公分)。他们正在捕捉虾和贝壳。英格兰其他地区也发现了脚印。有些脚印出现在塞文(Severn,英国西南部的河) 河口的浅滩上,它们在7000年前消失了,这里干旱的土地变成了沼泽。现在由于潮汐的冲刷,脚印都消失了。

这些是被称为中石器时代(Mesolithic)人的踪迹。中石器时代这个名词,就像它的同类词旧石器时代和新石器时代那样,含义模糊但实用。中石器时代的人通过焚烧来清理树木和森林,目的是为居住清路,或者让捕猎游戏更加有效。他们还烧毁松树以得到榛子,秋天的榛子坚果仁是受欢迎的食物来源。早期的英国人被称为“狩猎采集人”,他们用狗狩猎,但过得并不是游牧部落的流浪生活,而是在定义明确的界限内参加活动。他们生活在群体拥有的领土范围内,这些领土彼此相邻。他们喜欢那些土地和水域相交的地区。

大约11,000年前,一片大湖覆盖着现在约克郡的皮克林河谷(Vale of Pickering)。湖岸上建造了一个桦木平台,它看起来像是用来捕鱼的,但更像是宗教仪式的场所;人们戴着琥珀珠子,把猪、红鹿、鹤和鸭子的骨头遗留在这里。一个圆形屋子也被发现了,它直径为11.5英尺(3.5米),建造日期可追溯到公元前9000年,这座建筑有十八个直立木柱,睡觉区域铺着一层厚实的青苔芦苇。

这里的居民使用带刺的鹿角,火石刀和刮刀;他们使用黄铁矿来点火,屋子里似乎有一个炉子。他们乘独木舟在湖上穿行,有一支划浆被发现,但没有看见船只,它已经随着时间被解体了。这个遗址就是众所周知的斯塔卡(Star Carr),人们在这里发现了二十一块鹿头骨,有些头骨上仍然有鹿角。这是一种狩猎的假面具吗?它们更像是萨满教要进入鹿灵魂的面罩。它也可能是一种早期的莫里斯舞,只可惜超自然的事情现在简直是离奇古怪了。

中石器时代的英国人生活在诸如伯克郡(Berkshire)萨彻姆(Thatcham)的居住地里;实际上,现代城镇就是人类社会在相同地点的最后版本。某个原始血脉一直生活在同一个地方。10,000年前,这个民族生活在一个湖边,烧焦的骨头、烧焦的榛子和用于点火的小块煤炭被发现了;换句话说,这里有家庭日常生活的所有装备。清理过的空地代表了小屋的地板。第一个英国住宅是用柔韧的树苗建造的,它是弯曲的,上面覆盖着皮革,经测量,它大约20英尺长16英尺宽(6米长4.8米宽)。

还有几百个其他类似的居住地,其中许多在沿海地区,现在都埋在了海底。海岸的高度曾经在70至100英尺之间(21至30米),比现在的海岸高,所以当海水上升时,这些居住地就被淹没了。我们可能永远都不会彻底了解中石器时代的英国人,因为他们的遗物都埋在水下了。在怀特岛(Isle of Wight)岸边,当几个潜水员窥探一个由游走的龙虾搭建的洞穴时,一个掩埋的村庄重见天日了;这个甲壳类动物正在抛出几块处理过的火石。工匠、制造商以及猎人和渔民的一片居住地就这样被发现了。一个镶嵌着火石刀的木柱从海里被捞上来。一条独木舟被发现,它是由一根圆木雕琢成的。人们能清楚地看到像房子这样的建筑遗物,它们是木质或者石头做的。这是部分消失在水下的英国世界。

当冰川时代的冰层融化后,水面上升了那么多,却让英格兰、苏格兰和威尔士群岛冒出了水面。8000年前,横在英格兰和欧洲大陆的平原上生长着沼泽和森林,它们被南面的北海淹没了。虽然地震能聚集大片的水域,但它不能形成浪潮。更可能的情况是,2000年以来,这片土地逐渐变成了沼泽,然后变成了湖泊。在地球形成的早期,两次灾难性的洪水已经创造了英格兰与法国之间的海峡。随着大量海水的涌入,这个群岛(为了清晰易懂,我们可以称它为一个岛)便形成了,现在的英格兰占有岛上60%的地表土地。

然后,这片土地成为地形学的调查对象。例如,哪里是英格兰确切的中心?沃里克郡(Warwickshire)梅丽登(Meriden)村的一个石头十字架标出了此中心的位置。伴随子午线或者正午的梅丽登和音是激动人心的,这确实是一个十字架在这里升起的充足理由。实际上,人们发现这个国家的真正中心在莱斯特郡(Leicestershire)的林德利大厅农场(Lindley Hall Farm)。近来,一对姓农夫(Farmer)的夫妇拥有了这片地产。

英格兰制造的工具最终让这个新兴岛国的作用变得有目共睹。这些工具比欧洲大陆制造的要小,事实上,某些类型的细石器是这个国家独有的。然而,该岛正诱惑着旅行者,他们乘船涉水来到这里,船只是由木头或者柳条制作的,上面覆盖着缝合的兽皮。他们来自欧洲的西北部,由此证明盎格鲁-撒克逊人和北欧海盗的“入侵”是古代不断发生的事情。

旅行者也来自西班牙和法国西南部的大西洋海岸,但这种迁徙不是近代的现象。大西洋旅行者在整个中石器时代都在英格兰西南部开拓殖民地,所以这个岛国形成之前,其西部地区已经有繁荣和独特的文明了。来自西班牙的旅行者也在爱尔兰定居,于是,“伊比利亚”(Iberia,古西班牙)和“海波尼亚”(Hibernia,爱尔兰的拉丁语)之间建立了联系。铁器时代的志留(Silures)部落建立在威尔士南部,他们一直认为:在某个遥远的时代,自己的祖先来自于西班牙。塔西佗(Tacitus,罗马历史学家)指出:这些部落的人有黑皮肤和卷曲的头发。这就是后来人熟知的“凯尔特人”。

所以,英国地域之间的差异在8000年前已经存在了。例如,英格兰的火石工具被分成五个独立而不同的类别。西南部的人工制品在外表上不同于东南部,这就促进了两个地区的贸易往来。人们创造了独立的文化,由此增强了地理和地质特性。在任何情况下,建立于白垩和石灰石之上的文化都与建立于花岗岩之上的文化有差异。

有人在英格兰观察到基于两种广泛区域的一个区别。低地区域——包括中部(midlands)、伦敦周围各郡(Home Counties)、东安格利亚(East Anglia)、亨伯赛德郡(Humberside)和南部中心平原(south central plain)——是建立在软石灰石、白垩和沙岩上的。这个区域有小山、平原和河谷,是权力集中和居住的地方,它柔韧,柔顺且形式各异。北部和西部的高地区域——包括奔宁山脉(Pennines)、坎布里亚郡(Cumbria)、北约克郡(North Yorkshire)、德比郡(Derbyshire)、Devon(德文郡)的山峰地区和康沃尔郡(Cornwall)——大部分由花岗岩、板岩和古老的硬质石灰石构成。这是一个包含山脉、高山和荒野的区域,分散的人群或者家庭居住在此,人们彼此都是独立的。它坚硬、多沙且有结晶石。两个区域彼此不面对,他们都面向外,越过大海向着他们的居民出走的那个地方。我们能够发现这片土地出现的变化。在威塞克斯(Wessex),从一个定居点“找到”的边界线在某个地方中断了,此地是白垩和Kimmeridge(基默里奇)粘土的相交处。这些人不能再向西移动了。因此,区域之间的差别开始加大了。

在口音和方言上,也是有差异的。东南地区有一种原始语言,它仍然存在于现代语言中——“伦敦”、“泰晤士”和“肯特”这些词没有人们熟知的日耳曼或者凯尔特词根。可能的情况是,东安格利亚和东南部的人开始说的一种语言后来发展为日耳曼语,西南部说的语言变成了凯尔特语。在标准英语广泛使用之前,日耳曼方言演变成为中世纪英语(Middle English),凯尔特方言转变为威尔士语(Welsh)、康沃尔人讲的凯尔特语(Cornish)和盖尔语(Gaelic)。在威尔士和康沃尔郡,人们能够发现凯尔特语的石头碑记,它雕刻于罗马时代,这是可信的,但南部英格兰却没有这种东西。塔西佗报告说:在罗马殖民时期,东南部英国人讲的一种语言与波罗的海(Baltic)部落人讲的相似。但这是不确定的,所有事情都处于迷雾之中。

当迷雾升起时,我们看见了异乎寻常的事情。在威尔特郡(Wiltshire)埃尔伯里(Avebury)附近,人们发现一座坟的下面曾经是公元前3500年时的一个土壤层,土壤层受到这座陵墓建筑的保护。由于几条流水小沟渠的发现,这片古老土地的重要性得到了证实,这些沟渠彼此成直角,以便形成十字交叉的图案。小沟被一把犁头截断了,犁头是一段分叉的树枝,有一块尖石头来增加它的强度,犁头是由公牛拖拉的。它是英格兰田地的第一个证据,代表了农业的开始。我们已经进入了所谓的英格兰新石器时代。这块小田地是通过毁掉茂密的树林清理出来的,人们用犁头耕种它,然后,它变成了羊和家畜的牧场,代表边界的围墙和篱笆竖了起来。这座坟墓是1500年以后被建造的。通过这些事件的顺序,我们看到了史前时代的缓慢变化。

从狩猎到农耕的转变是一个非常缓慢的过程,没有发生任何真正意义上的农业革命,只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惯常劳作,这样发展了几个世纪。风俗习惯是生活的基石。在这个漫长时期,火石工具被抛光的斧头所替代,陶器被引进英格兰,新形式的公共仪式出现了。但在一个独特的时期里,我们估计有二十到三十年的时间,没有发生过任何变化。当使用“中石器时代”和“新石器时代”这些术语时,我们应该记住具有英格兰特性的潜在而深刻的连续性。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