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体制式的“保姆”人才—— 卑微无力的生存

作者:웬샤밍

山东,某高中,某个班级,情窦初开的年纪,男孩被那个绑着长长马尾的女孩深深的吸引住。

他费尽一切努力来引起女孩的注意。或许是故意,女孩从来不看他,只是静静地坐在座位上做题。

后来在一个下晚自习的晚上,男孩召集一群兄弟在路灯悠悠的大马路中,对着女孩的背影,用近乎嘶哑颤抖的声音喊出了,“沈佳宜,我喜欢你”

 她愣了,她没想到她那么大胆,抓紧了书包背带,头也不回的钻进了黑夜里。

过了几天,女孩给了她一个纸条,写着:我的梦想是清华,我想在那里等你。

得到了消息的男孩也过了几天就转学了,在另一个城市。

后来的女孩,或许是无心,或许是无意,在路过那个空座位的时候总会心里浮现出那个大胆表白的男孩。

三年后,清华门口,她安静地站着,比起三年前消瘦了许多,却也更加的俏丽明媚,带着行李,只是站着,像是在等谁。可是她也不知道她究竟在等着什么,叹了一口气,走进校门。

突然,身后一个明朗的声音响起,你不是要等我吗?怎么不等了?女孩的眼泪流了下来,转身到男孩的身边。

男孩一身简单的白T恤牛仔裤,他帅气地拉起了她的手,走进清华。

后来,成为男孩女朋友多年的她偶然问道,你那年转学去哪里了,能考得这么好?男孩说:在西藏花80万买了一套学区房,考了280分。

男孩问女孩,你呢?女孩说“我本来就是北京户口,考400分就够了”

二十年后,北京。当年的男孩女孩已经为人父母了,他们的孩子即将参加高考。

孩子正在抱怨黄冈真题的非一般的难,父母在旁边也表示无能为力,这时候家中的保姆恰巧经过桌前,一瞥桌前的卷子,顺手抄起一支笔,文字、数字像蝼蚁一般在草稿纸上排起队。

家长看着草稿纸上精妙而富有条理的解题,面上的肌肉抽搐了几下,“莫……莫非,你老家是……”

“山东。”保姆答,脸上依旧毫无表情。

“你当年高考多少分?”男人问

保姆一边默默开始收拾桌子的东西。一边回头答到:“我682分,当年清华分数线是683分(满分750)!”

男人和女人互换了一下眼色,暗自庆幸:我们要感谢教育部!

保姆又来了一句“那个考730多分的也没去的了清华”

男人女人心里掀起了狂风一样的波澜,好像野兽一样的北风继续敲打着窗户,在男人女人的心门上咚咚的响着!

男人从来没想过,这个偶尔扮演着他的禁脔的保姆,竟然有着这么牛叉的脑袋瓜子!他觉得自己捞到了宝。

于是,这个682分的保姆,从此被正式聘请为孩子的辅导教师,工资翻两番。

此保姆于是改行专门给高三孩子做家庭教师辅导功课,聘请者众,每日傍晚在几家来回授课,日入千元。

不久,教育部查教师资格证,此保姆被定性为无证经营,误人子弟,进拘留所十五天,没收非法所得,身无分文,名声尽失,只剩回乡务农这条路。临行前,保姆不死心的又去见了男主一面,心里想着不管付出什么代价,也要留在北京,而男主在得到了保姆的温柔之后,表示也无回天之力!保姆哭的撕心裂肺的离开了北京。

而这边,男人找到了好的靠山,捞到了肥缺,回了山东,做了省长。

生活似乎就这样变成两条平行线,各自延续着……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有一天,市人民医院来了个省政府领导的父亲,加急病号,红卡待遇,院长、副院长、主任和主治大夫都出来排队,信誓旦旦的表示一定会亲自上手术台,这让省领导的父亲心中大安,但是省领导的心里却直犯突突。他明白的面前的这几个人给他送了多少的礼、多少的银行卡才登上了这个位置,他这个时候指定了医院的那个李博士来做这台手术,并且安抚其他医院领导不用担心,只是这个小手术不敢劳烦大领导。

手术很成功,省领导专门布置了一桌宴席来感谢李博士一家人,李博士带着保姆和孩子赴了宴席,省长与保姆却是四目相对,心里同时埋藏了这么多年的秘密,在悄悄的松动……

省长拉着保姆的手说:真是贤妻良母啊,只有你这样的贤妻良母,才会有李博士这样的社会人才!(画外音:你这些年还好吗)

保姆抽出省长的手说:没啥,他就是我说的那个730分的 .(画外音:其实我当年回农村是因为怀了你的娃)

省长一愣,失态的酒杯剧烈摇晃着,发红的眼睛里只有一个字:他在哪儿?保姆撇了一眼省长,回过头来对儿子意味深长地说:“儿郎,多吃点,好好补补,争取明年考上清华!”

省长的眼神忽的变的温柔如水,透过那红酒杯,似乎也隐现出了一丝焦虑,山东……

第二年高考,揭晓,保姆儿子分数441,被北京大学录取。听到这个消息,他高兴得手舞足蹈,鄙视地看了看昨晚上在医院值班回来的憔悴的李博士,拉着保姆的手悄悄的说:妈,我幸亏有个省长爹,把我转学到北京……

保姆打断他的话,摇了摇头喃喃地说道:我是骗他的,没有办法,为了你的前途,你也不是省长的儿子,你亲爹在医院值班!

一年后,传来噩耗,儿郎染上了艾滋病,这掏空的不仅仅是保姆一家多年的储蓄,还有保姆全家的精神支柱,李博士……差点去了……

儿郎说,他们学校到处都是染着五颜六色头发的太妹,挽着那些来自友好国家的黑色的友谊留学生……李博士没等儿郎说完,就颤抖的甩了儿郎一巴掌……

儿郎似乎没有什么反应,继续说道,我当然不会自甘堕落,只是有个学姐,给我介绍了个干妈,他老公好像在外地干省长,据说马上要进政法委了!

这次,北风像野兽一样继续敲打着窗户,却是在保姆和李博士的心门上咚咚的响着!

免责声明  尽管作者努力揭示真相并保持信息的准确性,但我们对网站,文章中引用的信息或相关图形的完整性,准确性和可靠性不做任何形式的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观点”部分中表达的所有观点均属于作者,并不代表任何组织或其他个人。 

责任编辑】:韩国首尔喜韩农场Gnews中文小组

欢迎战友加入韩国首尔喜韩农场

韩国首尔农场 GTV

韩国首尔喜韩农场 Discord

韩国首尔喜韩农场 Youtube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