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口红利消失真的是坏事么?

俄罗斯莫斯科喀秋莎农场 DongDong

编辑上传 水星

futurism.com

中共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蔡昉表示,中共国人口将在短短 4 年后达到峰值,此后消费需求将大幅下滑。

人口问题专家蔡昉刚刚被委任为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近日就对外发表工作论文呼吁“全面放开生育,不要再犹豫观望已有政策效果”,此番“跨界”之举引发了大众的热议。

“当人口总量进入负增长(2025 年后)时,就会出现需求侧不足。”香港《南华早报》周日援引蔡昉的话说。

蔡昉上周五在“金融风险防控高峰论坛”上指出,“当前全国老龄化与少子化同时出现,让中(共)国老龄化进程进一步加快。我国或在 2025 年达到人口峰值,即将再次面临人口结构的重要转折点。我们需要关注人口结构对未来消费的影响。”

蔡昉的评论正值中共国将于本月晚些时候公布最新的人口普查结果。

根据央行日前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中共国应立即放开生育政策,否则到 2050 年将面临劳动者比例低于美国、养老负担高于美国的局面。

央行的四位研究人员在罕见的坦率评价中表示,国家不应该干预人们的生育能力,否则将为时已晚,无法扭转人口下降带来的经济影响。

自 2016 年起,中共国夫妇可以生育两个孩子。 “我们不应该犹豫和等待现有生育政策的效果。” 研究人员在本周初发表的工作论文中说, “当有一些居民还想生孩子但不能生的时候,现在就应该放开生育。当没有人想生孩子的时候,放开是没有用的。”

在实施了30多年备受争议的独生子女政策后,中共国正面临着人口危机,60 岁以上的人口迅速老龄化,据官方数据显示,在几年后中共国将增至 4 亿。人口老龄化将意味着,劳动力缺失、需求侧不足等问题。

从 2016 年开始实施的二胎政策并没有对全国低生育率产生实质影响,2018 年全国新生儿数量减少了 200 万。

据官方数据显示,2019 年中共国整体新出生人口比 2018 年减少 58 万,这是内地实施普遍二孩政策以来连续第三年下降。根据中共国家统计局的数据,2010 年中共国人口为 13.4 亿,年增长率为 0.57%,低于10年前的 1.07%。

蔡昉说,2010 年以来,中共国适龄劳动力人口数量一直在下降,这主要影响了经济的供给侧。值得一提的是,自 2010 年经历过那次人口结构的重大转折后,中共国劳动年龄人口达到峰值后逐年下降。这次转变主要对全国的“供给侧”产生了冲击,中共国“人口红利”消失,制造业比较优势下降、出口减少,对经济增长速度造成了一定的影响。

如果劳动年龄段的人在努力养家糊口的同时,还面临着照顾年迈亲属的额外经济负担,这将使他们更倾向于储蓄而不是消费。这对经济来说将是一个坏消息,因为政府近年来一直在寻求通过国内消费来推动经济增长。

“生育、养育和教育的成本是年轻夫妇最大的制约因素。” 因此,鼓励生育为首要应对之策,时机不能再错失。

“对于老年人来说,我们需要提高他们的劳动参与度和社会保障福利的水平,让他们在维持消费需求的同时,也能为经济增长做出贡献和分享。”蔡昉说。

他说,政府还应该做更多的工作来刺激低收入群体的消费,因为他们的消费倾向高于富人。

那么,所谓“人口红利”消失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呢?对极权国家而言,人口基数大、劳动力年轻强壮意味着生产力充足、生产效率高。劳动者多于工作岗位,造成劳动力彼此竞争,雇主就能趁机压低薪酬,形成“买方市场”。

对个体劳动者而言,希望高薪酬、较小的竞争压力和较为宽松的休闲时间。高薪酬才有能力带动内需消费,较小竞争压力才会使得社会更稳定,宽松的休闲时间有利于个人身心健康。个人所有这些需求,都与“人口红利”的观点相悖。

英国牛津大学的罗伯特·C·艾伦(Robert C.Allen)教授在其著作《全球经济史-牛津通识读本》中就曾提出“高工资经济模式”与“人口红利”是相悖的。他说,“多少经济学家都在哀叹中国’人口红利’的消失,殊不知一方面,只有’人口红利’的消失,才能促进工资水平的提高,而工资水平的提高,才能促进生产过程中自动化的全面实现,才能提升产业结构的水平。”

参考链接:

[1] China’s population to enter negative growth after 2025: Official – hindustantimes(印度斯坦报) – 2021/04/18

[2] 央行工作论文玩“跨界”,蔡昉详解“生娃”对中国经济多重要 – 新浪财经 – 2021/04/18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