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梵蒂冈被共产党拖入败落的深渊(二)

五月花写作组 | 作者:义武奋扬 | 编辑、美工、发布:灭共小宇宙

往期链接:

天主教梵蒂冈被共产党拖入败落的深渊(一)


(接上文)

应该说在2005年以前他与共产党都是小打小闹的接触,因为当时教宗是保禄二世,枢机主教是唐高(Jozef Tomko),两人都来自被共产党荼毒严重的波兰和捷克,心里清楚共产党是什么货色。而且从保禄二世2003年还明确反对同性恋的态度上来看,他确实是一名信仰虔诚的人,而且也行将就木,老爷子没道理会接受共产党的蓝金黄,并且和唐高枢机主教是密友,有他辅佐,帕罗林搞鬼的空间也很小。

2005年3月31日,若望保禄二世病情加重,4月2日辞世。本笃十六世继位。而共产党也是这个月把原先驻意大利大使程文栋换成了董津义。应该是换新教宗,教廷必然会出现空子,派新面孔且更精明强干的人去机会很大。

梵蒂冈方面一朝君王一朝臣,唐高和若望保禄二世关系好,深受信任,但未必会让本笃十六世信任。本笃十六世是个德国人,但在苏联占领德国时,他运气好,在西德生活,对共产党的邪恶未必会像保禄二世以及唐高一样感同身受。而且唐高身为枢机主教,又比本笃十六世资历老。虽为神职,但到他们这个地位,本质上和吃政治饭没什么区别,思想上不合拍,隐隐又有地位上的威胁,本笃十六世内心信任唐高才怪呢,而对于帕罗林这种具体办事的人,又是小字辈,反而没有忌惮之心,这样,唐高就靠边站了。本笃喜欢研究神学理论,又年近八十,帕罗林搞事的春天到来了。

本笃十六世本身年纪很大,而且喜欢研究理论做精神领袖,那对于具体事务就会漠不关心,因为人的精力是有限的。而且内政方面,由于唐高枢机主教边缘化,对立面就是信奉支持“东方政策”的派系掌握内政处理大权。而掌握教廷外交的帕罗林无论出于想法还是个人利益,自然也是这派之一。

教宗年老,只需要用又臭又长一下子看不完的会议文件交给本笃十六世看,自然会让年老的教宗对文件望而生畏。据陈日君(2)主教说,他们糊弄本笃十六世的方法就是给他看三天三夜的会议记录。时间长了,教宗就不理这事。有点类似上海帮控制习近平也是抱文件给习近平看,说如果你这样干,会产生什么什么后果,吓住习近平。

作为负责对中共国外交事务的帕罗林,开始和共产党明目张胆做大买卖,比如共产党自选主教,梵蒂冈虽未进行绝罚,但也没有祝圣(3),但是塞佩担任万民福音部部长后的2007年陆续承认这些自选主教的身份,比如李山。

能干出这样的事,共产党应该花费了不少代价,桥梁应该就是和共产党多有接触的帕罗林。这对于中国地下教会人心的打击是巨大的,相当于支持国军的乡绅在敌后坚持御敌,重庆只能给这些人名誉,而这些人也对此乐此不彼,因为有个心理靠山,结果有朝一日重庆说要跟敌寇议和,并且对于敌寇任命的维持会长和支部书记也给予同样的名誉称号,这对于原先支持国军的乡绅内心是多大的打击?

在本笃十六世发给中国教徒的信函中,中文译本完全被这些人篡改,内容朝着有利共产党方面改写。在这件事上,共产党相信也出了不少血给大功臣帕罗林。至于让老馈昏庸的本笃给北京奥运祈福,那更是败掉国内地下教会人心。

种种事情导致地下教会的一些标杆人物比如安树新后来接受共产党的招安,他说大多数共产党自选出来的主教都被梵蒂冈承认,连教廷都承认了,我还去对抗那就是我的问题。

这些事情帮了共产党的大忙,共产党完全有理由说,看看你们的教廷,都说我说的是对的,我还不是天命所归吗?顺便在国际上给自己也贴一层金。这些大功劳,帕罗林应该占据百分之九十九。

到本笃下台,2013年方济各继位,按共产党对有潜力的西方人会老早进行投资的习惯,这个人应该早就和共产党勾兑了,因为一上台就把帕罗林升为枢机主教。而且此人行事更不可理喻,是在习近平担任总书记后第一个和习近平通话的教宗。

你一个神创论的教宗和无神论的党魁能谈论啥?两者天然对立的。哲学?习近平初中都没读完。至于ISIS爆发后,不安抚中东地区饱受摧残的基督徒,却去给难民洗脚?为了邀功卖名,连老脸都不要。娈童性丑闻更是屡见不鲜,至于阴谋论所说的那些,想必也不是空穴来风。

在若望保禄二世时梵蒂冈是保守派大本营,到他的任期,却成了疯子集中营。这些应该和共产党也有关系,因为共产党得利最大,他们完全可以对外宣传,有神论的梵蒂冈原来是这样一班东西,为什么不跟随我无神论?

2013年后在国内网络上,梵蒂冈天主教教廷臭大街,即使是右派人士也对此不屑,否则在2016年不会对川普追捧。就是因为梵蒂冈几千年底蕴逐渐败光,帕罗林、方济各等人还真是立了汗马功劳。

后来帕罗林公开接受环球时报采访,那就是表明他事实上已经是一名共产主义战士了,西方的世俗政治人物稍微有脑子的都不会接受左到极致的环球时报采访,更何况你一个神创论的神职人员,如果不是背叛天主,会这样干?难怪作为天主教徒数量众多的香港被共产党侵略,梵蒂冈屁都没放一个,任陈日君主教如何呼喊也不应声。

在生化武器爆发后,帕罗林还指责彭佩奥是炒作共产党议题,这已经是下场拉架。如果帕罗林是在共产党灭亡前死去,估摸着凭借帕罗林给共产党立下的这种汗马功劳,他应该有资格覆盖鲜艳的共产党党旗躺在鲜花翠柏丛中,并让中南坑七常委集体绕棺材奔丧。

梵蒂冈影响力虽然从罗马时代起经历过高低起伏,大航海后世俗影响力虽然丧失殆尽,但思想影响力却随着殖民地的增加而增加。总体而言这两方面还是打个平手,就是因为大体上还是维护着自己的道统,不计较一时之物质利益得失而除魔卫道。梵蒂冈虽然类似于政治机构,但吃的是宗教信仰饭,所以比政治更需要维护自己的道统。

而现在的情况是,梵蒂冈是在帕罗林、方济各等人的带领下,快速向无神论的共产党投降,自我丢弃道统。如果没有道统,数以亿计的信徒谁还信你?没有数以亿计的信徒做支撑,凭什么和欧美权贵讲数?帕罗林、方济各应该已经是不准备做梵蒂冈的鸡头,想做共产党的尾尻,自然不在乎梵蒂冈的生死,但梵蒂冈其他有识之士愿意接受这种结果吗?


注释:

(2)陈日君枢机:(英语:Joseph Zen Ze-kiun, S.D.B.;1932年1月13日-)为天主教会枢机,慈幼会会士。出生于上海。第二次国共内战时为躲避战火移居香港,1961年晋铎,天主教香港教区第六任正权主教;2006年被擢升为司铎级枢机,是香港教区第二位获此荣衔者。

(3)祝圣:(古希腊语:ἁγιασμός,英语:consecration),基督教神学术语,是一种宗教仪式。天主教称为祝圣,圣公会称为圣别,正教会称为成圣。在授与圣职时(如任命主教)会进行祝圣仪式。


更多文章欢迎浏览波士顿五月花GNEWS官方号

更多直播欢迎关注GTV官方号五月花之声五月花讲堂

欢迎加入波士顿五月花农场,订阅我们的官方推特账号官方油管账号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