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衣主教Pietro Parolin——中共代理人

作者:华盛顿DC农场荧然

据The Pillar 4月13日报道[1],意大利当局周一宣布,已向Gianluigi Torzi发出逮捕令,他是梵蒂冈2018年购买伦敦房产的经纪人。意大利法院的逮捕令意味着,这项指控可能使交易无效,并使红衣主教Pietro Parolin和Angelo Becciu对该丑闻负有最终法律责任。梵蒂冈国务院涉嫌非法投资数亿欧元的教会资金,以及将「伯多禄献金」(Peter’s Pence)的资金用作高风险投资的抵押品。

Steve Bannon’s War Room 876期报道称[2],这场疯狂的财务丑闻是由梵蒂冈国务院的红衣主教 Pietro Parolin 和 Angelo Becciu一手主导的。他们分别是教廷国务院的国务卿和外长。梵蒂冈利用本应用于穷人的「伯多禄献金」(Peter’s Pence) 以及其他慈善资金,进行2亿欧元的伦敦房地产投机交易,再加价卖给中共。

班农说,“他们从中(共)国拿到了现金”。“这开始于红衣主教麦卡里克(华盛顿总教区总主教、前红衣主教,因性丑闻辞职),这个恋童癖者中的极品,帕罗林最终完成了这笔交易。”

作为教廷国务院的头号人物,彼得罗·帕罗林(Pietro Parolin)为现任国务卿,领导国务院工作。教廷国务院主管内政和外交事务,管理梵蒂冈行政并掌管教皇枢密事务。帕罗林现年58岁,是自1929年以来最年轻的教廷国务卿。2014年被教皇方济各任命为枢机主教,枢机礼服通常为红色,故教外人士俗称为红衣主教。

梵蒂冈与中共的秘密协议

2020年6月29日,郭文贵先生接受班农战斗室采访中透露,梵蒂冈每年从中共收取高达20亿美金的贿赂,是主动索取而非被动接受,并与中共达成了很多秘密协议,直接与之合作。例如,“梵蒂冈为中共提供了地下宗教人士的名单,导致很多人因此被捕,甚至被杀害。” 帕罗林则是中共在梵蒂冈的代理人。 据报道[3],帕罗林与中共的接触可追溯到2005年。作为副国务卿,他于2005年与北京重新建立了直接联系。然后,在2009年,他将梵蒂冈代表团带到了北京,并就任命主教达成协议草案进行了谈判。从那时起,他一直受到中共外交官的高度赞赏。不久之后,教皇本笃十六世将帕罗林任命为教廷大使派往委内瑞拉,谈判被搁置。有宗教人士认为,此后2018年签署的秘密协议就是被本笃十六世搁置的协议,而教皇本笃十六世辞职似乎与此事有关,他是近600年来首个辞职的教皇。

教皇本笃十六世

直到2013年方济各成为教皇时,中梵关系有了突破进展。同年,教皇任命帕罗林为教廷国务卿,2014年教皇重启谈判。罗马教廷和北京于1950年代断交,那时天主教徒及其他宗教的信徒被送到劳改营。2018年9月22日,中梵双方签署了关于主教任命的临时性协议,协议为秘密协议,没人知道内容真正写了什么。2020年9月15日,梵蒂冈表示续签此协议。2020年,蓬佩奥国务卿访问梵蒂冈吃了闭门羹,原因不言而喻。

现任教皇方济各

梵蒂冈帮中共控制了教会

香港荣休枢机主教陈日君对此表示[4],“这项协议不应该之处,是它是一项秘密协议。我是一个中国的枢机主教,为什么他们的协议不让我知道呢!”“我就奇怪,为什么教宗(教宗同教皇)要听国务卿的话呢?当然,国务卿很多年都在处理中国的事情,但我是中国的枢机,他不可能比我知道得更多。” 他说道“他们说这项协议是关于任命主教问题,但这两年间没有任命任何主教啊。这两年虽然有两个新主教祝圣,可是任命是几年以前就决定了。所以,这项协议根本没有用过。那为什么他们说进行得不错呢?都是谎话,是虚话。根本就没有用过。”

(图片来自网络)

中共利用这一协议,哄骗地下教友到地上教会,也就是中共国天主教爱国会。教皇本笃十六世曾说地上教会是不对的。中共则称,现在梵蒂冈教皇说可以了,因是秘密协议,教友没有看过,因此不知真假,成了羊入虎口。在中共和梵蒂冈的勾兑下,教堂被充公,地下教会现今完全没有了自己的教堂。陈日君说:“没有教堂的地方,教友在家里做弥撒,但现在要抓人了,所以神父不敢在家做弥撒了,因为一旦被抓,先是罚钱,没有钱,就得坐监。所以,现在可以说是靠着梵蒂冈帮忙,政府全面控制我们的教会了,也就是在公开场面,我们真正的教会被消灭了。”

梵蒂冈的财务丑闻

共产主义一向忌惮宗教信仰,而梵蒂冈帮了中共的大忙,从而获得每年20亿美元的报酬。那这些钱都去了哪里?回到上文中的财务丑闻,The Pillar报道称,先前的报告已经确定,教廷国务卿使用「伯多禄献金」(Peter’s Pence) 和其他慈善基金在两家瑞士银行的存款作为2亿欧元贷款的抵押品。这些贷款通过商人拉斐尔·明西奥内(Raffaele Mincione)的雅典娜全球机会基金(Athena Global Opportunities Fund),将教廷国务院对该物业的投资作了抵押。

雅典娜全球机会基金是The Fund Group Sicav[5]——一家可变资本投资公司的一只子基金,注册于卢森堡,基金管理公司为Alter Domus[6]。Alter Domus 2013年管理的资金为309亿欧元[7],到2021年管理的资金为1万亿欧元[8]。该公司在网上的公开资料很少,几乎没有公开任何盈利方向。短短几年时间,如此巨大的飞跃,也同它在中共国开始扩张的时间吻合。2011年开始,Alter Domus在中共国开设了多家分公司。

如此低调的黑马公司,不得不让人怀疑其中蕴含着中共的洗钱网络。Alter Domus最近也在被刑事调查。据报道[9],今年4月7日,警方对Alter Domus的卢森堡办事处搜查,原因为其收购的一家基金公司出现问题。

宗教掩护下的政治操纵

在国际外交上,帕罗林代表梵蒂冈进行了各种敏感的任务,包括访问朝鲜和越南以及布什政府召集2007年中东安纳波利斯会议以重振以巴和谈。他支持气候变化论和奥巴马政府提出的伊朗核计划;2014年,帮助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与反对派之间对话;2015年,在古巴和美国重建关系中起到重要作用;2017年,成为梵蒂冈19年以来首位访问莫斯科的教廷国务卿[10]

宗教的外衣下,帕罗林仿佛是现代的和平使者,游走于各个危险国家之中布道。实际上,不管是马杜罗、金正恩还是古巴的卡斯特罗谁都没有皈依天主教。到如今反倒是他所到之处,中、俄、伊、朝成了美国定义的新邪恶轴心国。

最后的预言

讽刺的是,帕罗林被称为“爸爸”,是继方济各之后担任教皇的候选人,但一则预言给出了另外一个观点。 圣马拉奇预言[11],出自据说有预知能力的12世纪爱尔兰的阿马总教区总主教圣马拉奇。据传他在1139年到罗马访问期间,经历了关于未来的异象,看到最后的审判之前112位教宗的影像,他随后列出了一长串的人物清单。而现今的教宗方济各正是预言里的第112位教宗,也就是最后一位教宗,预言称他为“罗马人伯多禄”。

米开朗基罗《末日审判》

圣马拉奇预言的最后写道:

“在对神圣罗马教会的最后迫害中,教会将由‘罗马人伯多禄’所统治。他将在苦难中牧养主的羔羊。当这些完结后,七丘之城将会被毁灭,令人敬畏的天主将审判他的子民。完结。”

(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GNews无关)

参考链接:

[1] https://www.pillarcatholic.com/p/investigation-points-to-parolin-and
[2] Vatican Financial Scandal: ‘Francis is Being Exposed as a Corrupt Papacy’
[3] https://www.thetablet.co.uk/features/2/8968/breaking-down-the-wall
[4]公民论坛/20201023-陈日君-中国政府靠梵蒂冈帮忙全面控制了教会
[5] https://www.alterdomus.com/download/2996/prospectus.pdf
[6] https://www.alterdomus.com/about-us/our-company
[7] https://www.funds-europe.com/fund-administration-alliances-and-acquisitions
[8] https://investlithuania.com/news/market-leading-alternative-investment-services-provider-expands-operations-to-vilnius/
[9] https://expertinvestoreurope.com/police-raid-firms-as-columna-saga-rumbles-on/
[10] https://en.wikipedia.org/wiki/Pietro_Parolin
[11] https://zh.wikipedia.org/wiki/教宗預言

责任编辑:华盛顿DC农场 光之子(沙加)
编辑/校对:英国喜庄园 AN
发布: Hong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