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说历史:揭露中共世纪骗局史1959~1965:“刘、毛斗法”

  • 作者:一颗星星
  • 制图:透明的遮羞布

更多真相,请关注 GtvGnews

西班牙2021年4月18日电/西喜社——

“庐山会议”的大获全胜,建立了毛在党中的个人绝对权威。而干掉彭德怀,想必在毛的心中蓄谋已久。熟悉历史的读者肯定知道,在刚刚建国不久后的那场“保家卫国”的朝鲜战争中,毛派了他的儿子毛岸英去做“监军”。本想在战场上去“镀”一下“金”,但只因“一碗蛋炒饭”的原因,“太子”便死在了美军的轰炸中,而那时的志愿军总司令正是彭德怀。毛虽然嘴上不说,想必此事一直怀恨在心。

另外,在“庐山会议”前,彭作为国防部长,刚刚结束了在东欧的为期三周的友好访问。在此期间,彭与苏共领导人赫鲁晓夫进行了会晤。赫鲁晓夫鼓励他反对毛泽东,并在彭回国一周后,终止了与中国签订的“核技术协定”,也许想以此来加强彭对抗毛的地位。(这时的“中苏关系”已经走向恶化)

彭与赫的“暧昧”显然是毛所不能容忍的,所以“卖国贼”、“在国外唆使下散布不和”的帽子也便扣在了彭的头上。尤其是彭位居国防部长,军委会副主席的他手握兵权,为人刚直不阿,但偏偏又是一个不听话的“大嘴巴”。向来信奉“枪杆子里出政权”的毛,自然要把“兵权”牢牢的握在自己手中,面对这个“兵部尚书”的所作所为,毛对彭必然是除之而后快。

毛的“全军大换血”

面对全国长期大批饿死人的局面,毛心中也十分清楚是不行的。所以在“庐山会议”之后,毛便放手刘少奇去收拾残局,自己则在党政工作上“退居二线”。(这次“退居二线”的行动虽然是毛主动提出的。但是到1962年,“不识抬举”的刘少奇很认真的把毛落实为“二线领导”。)以毛对权力的痴迷,这次“退居二线”当然不是真的。这段时期他要忙的第一要务便是“整军”。军整好了,有枪杆子在手,还怕那些搞党政的人不听话?

虽然在朝鲜战争中毛通过一系列的调换,把军队全部变成了他的“嫡系”。但是代替彭德怀出任国防部长的林彪,可是要比彭德怀诡秘万倍。对彭都不能放心的毛,自然对林更要多加防范。

于是毛便用心腹罗瑞卿替代了黄克诚,接任总参谋长,以制衡林彪。(可惜罗瑞卿未能“善体上意”,与林彪眉来眼去,乱抓兵权,最后落得个跳楼自杀的下场)之后毛又对全军来了个“大换血”,把所有的嫡系将领,至少是参谋后勤之外的带兵军官能换的全部换掉。不能全换的,也要换掉大部分,以达成相互牵制的效果。

毛的第二步整军便是搞“将不专兵”,所有带兵军官只能“奉旨”带兵,私人不许拥有一兵一卒。在这点上,毛在周恩来的协助下,做得非常成功。因为周在解放军系统内有至高的威望,也没有私人的系统,他的建议在军队内部是可以服众的。

从此,中共的军区调整,司令员换班,都只能“单刀赴会”,不许带私人卫队和大批的参谋人员,集体接管。而国防部长、总参谋长都成了专职军政的官员,不能染指军令和指挥系统。即便身为国防部长的林彪,也只能指挥他自己的个人卫队,而不能调动任何一个团的解放军兵力。

他治下的军舰百艘,飞机千架,除了一两个不带武装的作为交通运输使用之外,就连机场的启闭、港口的开关他都无权指挥。正如他全家最后一次在空中“航行”,他可以飞上天,但不能落下地。最终葬身国外,折戟沉沙。如此,毛以这种“将不专兵”他可以“将将”的方式,完成了对军队的改造,这样全国的百万军队只有身为军委主席和党主席的毛,一个人说的算了。

刘的“七千人大会”

就当毛“退居二线”,在周总理的亲密配合之,不声不响的搞“全军大换血”的时候。刘少奇主席新登大位,也忙的不可开交。刘的第一要政,无疑是“止损”,把毛的极左政策慢慢的扳回。

刘把农村制度,逐步恢复到了“公社化前土改后”的“黄金年代”。为了避毛的忌讳,他不敢再用“包产到户”这个老名词,因为这个词曾被毛定性为“促退派”、“反革命”、“反社会主义”。

刘取新名为“责任田”制度,实质上也就是“包产到户”制度。刘的这一制度是成功的,农村不断饿死人的现象,到1962年基本上是刹住了,农村逐步恢复繁荣。

刘在复兴农村的努力之中,难免对毛建国以来的胡乱作为有所想法。在他心中,他和毛在主持党国的大政上平起平坐,并且按照宪法的规定国家主席的位置“轮流坐庄”,也应该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当国久了,能力不足就应该“倦政退休”。所以早在1958年中共的“八全大会”中,在刘的动议下,就曾列有党主席退休后由党中央聘为“荣誉主席”这一条。如今毛已“退居二线”,下一步退为“荣誉主席”也应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1962年1、2月,刘在北京主持召开了中央政治局“扩大工作会议”。(即建国来前所未有的,党政军财“一锅煮”的“七千人大会”。)在会中,刘的报告表面上把“毛泽东思想”恭维上天,实质上却把1958年的“公社化”运动中的浮夸、浪费、“共产风”等恶政,给国家和人民带来的伤害和损失,批评的一无是处,比起彭德怀的“万言书”,有过之而无不及。

刘更以元首和党副主席的身份,号召全国全党,今后务必要遵从民主集中制原则,遵从集体领导,以避免再犯过去的错误。同时把数十万“反右倾运动”中被迫害的干部和人民,平反、恢复名誉、分配工作。引起了举国上下的一片颂扬之声。

这个“七千人大会”,实是刘在主政之后声望和权力的最高峰,同时也是毛在建国之后声望和权力的最低谷。毛在大会中也曾“诚恳”的做出了“自我批评”,承认“犯过错误”。并且一改三年前“反反冒进”和根除党内“右倾机会主义”的老调子,跟着刘少奇大唱“实事求是”。而刘在这“七千人大会”的纠左气氛中,竟然真的把中常委分成一二线,把毛划入了“二线领导”中。

斗争的天性深入骨髓,对权力的追求无所不用其极的毛,怎会善罢甘休?在“七千人大会”上他忍气吞声的随声附和,实际上对这次会议毛早已是深恶痛绝。而对刘少奇的所作所为,毛自然也是恨之入骨。把军队肃整完毕后的毛,开始“出手”了。

  • 编辑:蚂蚁兄弟;校对:阿伯塔;发稿:神奇四侠

欢迎加入西班牙巴塞罗那喜悦农场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