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传体小说连载之一:《我的忏悔录》


谨以此文献给“在中共国长大的人”

作者:峥嵘

责编:白夜


第一章 童年-1

我出生在中共国北方的一个大城市,父亲在部队,母亲是机关干部。我很小的时候,赶上唐山大地震,我所在的城市,也有很强烈的震感。那时候,我家住的是楼房,地震发生时,已是深夜。记得当时家里悬在电线下的灯泡,突然开始晃动!在母亲“地震啦”的大喊声中,我从睡梦中惊醒,被母亲连拉带拽地跑到楼外。好在当时我们住在一楼,冲出楼栋门,只需几米的距离。

那时好像是夏天,大街上站满了附近楼栋的居民,人声鼎沸,惊魂未定。我被母亲紧紧地拉着手,跟邻居们站在一起。周围有一些小朋友,在人群里打闹穿梭。我也想跟他们一起玩,但抬头看到母亲焦虑的神情,我立即打消了那个念头。过了很长时间,听到有人喊“没事了”!人们才挪动着疲惫的身躯,陆陆续续回到各自的家里。

后来听老人说,我们那个城,地下有一个巨大无比的乌龟壳,再大的地震也没事。虽然这样讲,但是母亲还是放心不下,她思来想去,还是决定把我送到我二姨家,那里没有地震,安全些。

那时候,我年龄小,还没到上学的年龄。记忆里,我们那个城市到处都是灰灰的颜色。楼房是灰色的,天空也是灰色的,街上的行人也是灰色的。母亲也总是穿着一件灰色的外套,拎着一个黑色的上海牌皮包,骑单车去上班。每天下班回来,我感觉她整个人也是灰色的。

我二姨家,在我们那个城的北方,要坐很长很长时间的火车。那也是我第一次坐火车,我新奇极了,也快活极了。

记得上火车那天,下着很大的雨,在火车站等了很久。后来好不容易,才在一个铁路局叔叔的帮助下,把我送上了火车。我现在居然想不起,是谁带我坐火车的了。肯定不是母亲,母亲工作非常忙,她想入党,不能请假送我。

火车是那种最普通的绿皮火车,车身是绿色的,座位也是绿色的。那时候,车厢里好像也没有多少人,是有座位的。一路无话,几经周折,我终于到了二姨家。(其实,路上的事我都不记得了,只好这样一笔带过)

二姨家在一个很小很小的地方,比我们那个城小多了。那里还没有柏油路,到处都是砂石路。后来我才知道,那个地方叫聚贤屯,算是一个小镇。镇里只有一条贯穿南北的大马路,就是那里的主街了。只有在这条街上,才有百货公司、副食商店什么的。

(未完待续)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bGPoyFx3XQt2mkmY8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4月 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