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里·韦斯(Bari Weiss):应该如何遏制大科技?

【日本东京方舟农场】作者:泰勒·杜尔登(Tyler Durden)   翻译:不動如如   校对:miumiu law

图片:最高法院大法官克拉伦斯·托马斯(Clarence Thomas)在艾米·康尼·巴雷特 (Amy Coney Barrett)的宣誓就任典礼上

当你看到 “通信规范法第230条”这几个字的时候,你会不会两眼放光?我确实会如此。

然而,围绕大科技的威力的主题——Facebook有权封禁总统吗?亚马逊有权禁售一本有争议的书吗?Twitter有权因一条推特而永久封禁用户使用吗?如果答案是否定的,那政府应该怎么做?——是既引人入胜又无比重要的。

我不认为美国还有团体对Facebook和Twitter以及谷歌等公司僭取权力而感到高兴。根据Vox和Data for Progress最近的一项调查,59%的民主党人和70%的共和党人认为大科技的经济实力是个棘手问题。很难想象还有什么问题能让两党达成这样的共识。

当然,你是否会愤怒取决于你所处的位置(Twitter在1月份封禁川普的决定,同一调查表明民主党人的支持率为87%,而共和党人的支持率仅为28%)。但重点是,这个话题关系到我们每一个人。

那么,为什么这么多关于科技的观点如此令人困惑?我想,原因之一是,呼声最大的“进步”和“保守”论点与你想象的相反。

进步派应该是反对企业权力的,但在这个话题上,他们却是推动更多权力的人。他们对这些公司没有更严厉地打击“虚假信息”感到愤怒,在全世界的扎克伯格们和多西们允许像QAnon这样的团体在他们的平台上肆意妄为之时,他们认为其将利益置于了原则之上。当然,川普总统被封禁了,但仅在他输掉选举之后。为什么不早一点呢?私有企业并不受第一修正案的束缚,但为什么他们在封禁那些网上言论导致现实世界暴力的危险人物时犹豫不决?

保守派应该是支持小政府,反对一刀切的干预。然而,一些本国最著名的共和党人发现自己反对自由企业。由密苏里州的参议员乔希・霍利(Josh Hawley)主张地最为激烈,他们论点核心是:法律给了大科技公司可笑的和不公正的优势。230条款给予Twitter等公司保护,使其免于承担传统出版商(如报纸)的那种法律责任,而使得传统出版商更为脆弱。为什么科技公司应该拥有这种特权,给予他们明显的编辑权力?公平将从废除第230条开始。

我不是一个通常被认为是优柔寡断的人。但对于这个问题,我真的觉得很纠结。

一方面我认为, 政府应该远离私有企业。我的另一方面认为,也许是更有激情的一部分,反驳道:是的,但谷歌看起来更像是一条公共道路,而不是一个私人俱乐部。

前密歇根州国会议员贾斯汀・阿马什(Justin Amash)和《理性》杂志的自由主义者已经有力地提出了前者——政府,不要插手——理由。他们的论点是经典的论点:解决不良言论的办法是更多的言论,而不是审查或监管。如果你想知道让政府介入科技领域会是什么样子,好吧,去车管所看看就知道了。或者看一下Lily Tomlin关于电话公司的经典SNL(Saturday Night Live)短剧。“我们不关心。我们不需要。我们就是电话公司。”

但其他人,最著名的是纽约大学法学教授理查德·爱泼斯坦(Richard Epstein),则为后者提出了强有力的理由。爱泼斯坦认为,这些互联网巨头需要被理解为公共事业或普通运营商。就像铁路公司不能因为一个人相信地球是平的而拒绝其搭乘,或者电话公司不能因为对方在谈论披萨门事件而切断通话一样,网络垄断企业也不应该有这样的权力。

这是一个有攻击性的、令人信服的论点,当然,它的关键在于这些公司事实上是否真的具有垄断性。提出这一观点的人会指出一些基本的数字。其中,当谷歌的搜索引擎占据了90%的市场份额,有人能令人信服地认为DuckDuckGo是一个真正的竞争对手吗?如果在数字图书领域占据80%市场份额的亚马逊阻止了你的电子书的销售,你真的有一个合理的替代发行方式吗?

爱泼斯坦的论点似乎在本周早些时候得到了克拉伦斯·托马斯(Clarence Thomas)大法官的有力支持。

在周一宣判的乔·拜登总统诉哥伦比亚大学奈特第一修正案研究所一案中,最高法院推翻了下级法院的裁决,该裁决认为,川普总统封禁推特上的人,侵犯了他们的第一修正案权利。这个案子并不重要。因为川普不再是总统,所以整件事情已没有意义。重要的是托马斯写的同意书,它为政府可能对谷歌、Facebook和Twitter等公司的监管制定了路线图。

托马斯的论点主旨:

今天的数字平台提供了一个历史上前所未有的言论环境,包括政府行为者的言论。然而,同样史无前例的是,如此多的言论集中控制在少数人手中。我们将很快别无选择,必须要解决我们的法律理论如何适用于高度集中、私有的信息基础设施,如数字平台。

这些平台并不是传播言论和信息的唯一途径,这一点并没有改变。一个人总是可以选择避开收费桥或火车,而是游泳查尔斯河或徒步俄勒冈小径。但在评估一家公司是否拥有强大的市场力量时,重要的是替代方案是否具有可比性。对于今天的许多数字平台来说,没有什么是可比的。

全文值得我们一读。托马斯大法官显然希望看到一个与此相关的案例。

大卫·萨克斯(David Sacks)是一位风险资本家,他有一个极具洞察力的Twitter账户,他认为这将是一件好事,尤其因为目前保守派之间的共识立场被误导了。

霍利(Hawley)和特德·克鲁兹(Ted Cruz)等共和党人对现状的愤怒是可以理解的,但他们抓住了错误的补救措施,萨克斯说,“保守派要求废除230的要求本质上只是一个愤怒的推特。它不会阻止大科技审查制度,并且可能使其恶化。”他在本周的一次谈话中告诉我,“结束第230条只会让Facebook和谷歌这样的公司进行更多的审查,因为更多的责任会让他们对自己平台上允许的言论更加避险。同时,这也会伤害到小型的创新科技公司,他们将容易受到轻率的诉讼。”

萨克斯坦认为,爱泼斯坦的立场是正确的,“为什么要试图通过威胁惩罚大科技公司来激励良好的行为?我们只需要求它。这就是对一般运营商的解决方案。”

我认为萨克斯的大局观在这里是很有说服力的。

“当言论被数字化后,城市广场被私有化,第一修正案被安乐死。如果你不能在网上说话——或者说你在网上说话的能力被一小撮公司控制,且不经过正当程序——你在这个国家怎么会真正拥有言论自由的权利了?”他说,“对大科技公司施加一般运营商的义务,将阻止这些公司做他们现在正在做的事情:基于信条的歧视。”

当萨克斯提出他的理由时,我可以听到已经听别人说了很多次的反驳。如果你如此恨一个平台,没有什么可以阻止你做一个新的平台。

这个论点最近感觉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软弱。当川普被禁止使用Twitter时,人们的论点是:那又怎样?这是Twitter。而Twitter是一家私人公司。杰克·多西(Jack Dorsey)可以推送任何他想推送的人。而且无论如何,川普还是可以去Parler。

但后来Parler被踢出了苹果和谷歌的应用商店,于是争论就变成了:好吧,你还可以创建一个网站。但后来AWS(Amazon Web Services)停止了对Parler的托管。正如萨克斯所说,“你不应该建立一个新的互联网来发布一条推特。”

苏斯博士(Dr. Seuss)遗产因明显的种族主义而停售了他的六本著作,这是一回事。当eBay决定不允许转售这些书的时候?那是另一回事。

当《60分钟》决定有选择地编辑对佛罗里达州州长罗恩·德桑蒂斯(Ron DeSantis)的采访时,那是一回事。但当YouTube决定删除一段州长与医生和科学家批评Covid-19(中共病毒)各种政策的视频时?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大科技公司坚持认为,他们只是从平台上删除“虚假信息”和“仇恨言论”,但正如我们所看到的,这些术语的定义在不断变化。例如,汤姆·科顿(Tom Cotton)6月份在《纽约时报》上发表的专栏评论,根据800多名《纽约时报》工作人员的说法,这是文字暴力。但是不要紧,科顿的论点至少60%的美国人是同意的。

例如,在过去的几个月里,亚马逊更新了其内容指南,增加了以下一行。“我们不出售某些内容,包括我们认为是仇恨言论的内容”。10月,该公司禁止了Eli和Shelby Steele的纪录片 “什么杀死了麦可·布朗?”(What Killed Michael Brown?)。(在公众的强烈抗议之后,该公司撤销了这一决定。)保守派作家、道德与公共政策中心主席莱恩·安德森(Ryan Anderson)的关于变性人问题的书在3月份被禁止进入在线市场。截至今天,仍然无法在亚马逊上购买。

看看那部电影和那本书。它们也许是有争议的,但哪里让你觉得有什么可恨之处?

这种出于政治动机的沉默具有深刻的政治后果。

比如,想想亨特·拜登笔记本电脑的故事。在2020年总统大选前一个月,推特将爆料的《纽约邮报》从自己的推特账号中锁定了数周,并拒绝让该报重新进入平台,直到它删除了关于自己报道的推文。Facebook在用户的新闻源中压制了这篇报道的推送。这篇报道被认为是阴谋论、虚假信息、错误信息、俄罗斯的阴谋,或者因为文件未经核实而不负责任。(斯蒂尔档案Steele dossier也采用了同样的标准吗?)

快进到本周。笔记本电脑的故事已经被大部分得到证实。杰克·多西现在说,他如何处理《邮报》的故事是一个“彻底的错误”。但他应该有权审查一个具有政治影响力的事件,一个可能改变选举结果的事件吗?

更重要的是:当每家大科技公司都在做着同样的决定将谁赶出平台和封禁什么的时候,这难道不像是一个卡特尔行为(垄断联盟)吗?为什么一小撮亿万富翁有权决定一些美国人的言论权利比其他人更神圣?

原文链接:https://www.zerohedge.com/political/bari-weiss-what-should-be-done-curb-big-tech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