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爱国同胞豪杰者书

五月花写作组 | 作者:义武奋扬 | 编辑、美工、发布:灭共小宇宙

夫仁者,敬天爱人,如甘霖泽被四海。德者,律己修身,如金乌暖及八方。孔子曰:为政以仁,如树草植其所而大地敏之,为政以德,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共之。仁为德之资,德为仁之质,资质互补,如此则风调雨顺,社稷安稳,纲道有伦,君民和睦,何愁天下不宁?

武王以弱小之师伐殷商暴虐之众于牧野,血流漂杵亦胜之。何也?乃殷商失仁德也,殷商之暴虐殷墟可见之。暴虐之至,四方不可受,则聚众伐之。而后周室定鼎,颁《周礼》建纲道伦常,人皆知礼义廉耻,此为德政。禁殷商人殉之习,待殷商之裔亦视如己出,并未加害泄愤,此为仁政。以威武之势行仁德之政于天下,四海宾服,共尊王室,遂天下定之。何也?乃周室得仁德也。幽王无道,戎狄入京,如此诸侯仍尊王室,以齐桓晋文楚庄之强势,亦不敢取王室而代之,是其忠耶?非也,乃周室布仁德之道入万民之心,若强取,万民必戟指斥之,进而天下共讨。故仁德俱在则不可撼也!

盖共产朱赤魔党,源出泰西撒旦,祖师马克思,犹太讼棍之子,好奢侈淫乱,争勇斗狠。品性卑劣,故而嫉恨社会良善之公序。心智沉堕,始以释放撒旦共产之祸端。未愈百年,经罗刹入东方。时中国乃北洋,诸侯林立,人无警心,共产始祸害中国矣。

朱赤魔党,始则假为工农谋利巧言善辩,魅惑愚人。共产祸端,继而阴蓄兵丁甲胄反叛作乱,荼毒地方。王师焚巢捣穴,而亡命西北荼毒一隅。魔党蛇口狼心,遂伺伏丰台挑起战端。故若大神州,烽烟四起,亿兆百姓,死伤实多。

愈十数年,四九国殇,窃据神器,四海倒悬。屠戮公序基石之乡绅,死者枕籍,以惑乱人心稳彼之权势。劫掠万民寡鲜之家产,人无余资,令民沉堕而无反抗之志。苛政峻法,百姓动辄得咎。妖言惑众,彼其指鹿为马。

呜呼!春秋之质毅刚朴,汉唐之勇武宽厚,魏晋之文雅风流,两宋之勃兴浮华自此时尽矣。道德沦丧,父子离间,孝爱有伦者何其少也。人心不古,夫妻无情,反目成仇者不胜数之。此魔党之所愿也!

魔党巢穴,曰中南坑,豺狼当道,蛇蝎横行,腥膻遍地,污秽丛生。

毛酋泽东,周逆恩来,先祖俱蒙元时西域色目种,非中国人,大兴土木,淫靡奢侈,行暴政乱纲常,因二匪等人缘故而灭门者,数以千万计。

邓酋小平,李逆阿鹏,前者地方粗鄙豪强,不识伦理,遂与继母通奸。后者周逆所饲孽种,言传身教,必然阴狠歹毒。八九六四,悍然屠城,毁家灭族之众亦不知凡几。

江酋泽民,朱逆镕基,前者一门双逆,生父嗣父皆事贼,性情圆滑狡诈多变。后者天生不祥,父母双亡皆克之,面貌阴狠大奸似忠。率兽食人茹毛饮血以悦诸国权贵,卑躬屈膝出卖边土力保朱赤江山。暗筑瘟疫研究之所,以待今日超限之战。

胡酋锦涛,温逆家宝。前者才勇皆无,泥胎木偶。后者巧言令色,大伪似真。大兴基建以榨民力,冥币稀释以掠民财。

习酋近平,李逆克强,前者红色贵族衙内,怙恶不悛,胆大妄为。后者县衙胥吏之家,溜须拍马,见风使舵。钳制言论,士人下狱者众矣。搜刮民财,商贾灭家者繁也。制一带一路挟人类命运共同体启各路祸端欲谋美之利,侵港屠胞亵民主释新冠瘟疫极尽暴虐之能。

尚有贺逆国强父子淫人母女三代,姚(妖)徒依林王贼岐山翁婿惑乱纲常礼乱人伦行诸多污目秽耳事。

魔党假孔孟之名以蔽其来路,以司法之名而遮其暴贪。其所作所为,皆与之相悖也。斯儒,饰假为真,为政无德,并非孔孟之儒也,以此乱我神州正统。斯法,横征暴敛,为政无仁,确系韩商之法也,以此败我华夏纲常。如此失仁德者,焉有不亡之理?

郭公讳文贵,籍贯齐鲁,华夏苗裔,中国俊雄。聪慧过人,俯仰之间以束发之龄日进万钱。勇武热血,为公义不惜跋山涉水与恶少技击。八九六四,舍财捐资匡扶正义。幼弟遇难,自此始怀灭共良方。值川普当选总统,时机成熟,开启爆料革命,天下景从云集。郭公声名,威震寰宇。

魔党之污秽大白于天下,上海帮之奸计无以为继。习酋自大,无奸凶点拨,唯蠢暴怂恿,自劣性难抑,遂肆意妄为,令灭共之速日进千里。

郭公智勇双全,灭共壮举引众英杰一一来投。如弗州史公讳班农,湘楚王公讳定刚,即墨闫君讳丽梦,辽东郝公讳海东,叶君讳钊颖贤伉俪等正义之士。倡共产消亡,拨转乾坤,以却历史循环。时香港沦陷,舍财重义,鼎力相助群雄。值瘟疫初释,公告天下,拯救芸芸众生。于六四建国,适值郭公血誓,霹雳破空为应,宇宙天降璀璨异象!是以爆料革命行仁德之道而顺天意,其天时、地利、人和俱在,焉有不胜之理?

盖各爱国之豪杰,乃仁德之心皆备,着我华夏之衣,言我华夏之语,爱我华夏者也。魔党假中国之名实非我中国也,否则其孽子障孙可有中国籍乎?妻女侍妾有几人居中国耶?君等昔为魔党妖言所惑,屈身侍寇。若非诸君勤于职守,如此为魔党续命,其妖焰岂能高涨?此非诸公之过,乃魔党奴酋之罪也。

然今出爆料革命,布仁德之道于世,诸公孰未睹之?焉能以中华豪杰之身再侍泰西撒旦之魔?魔党为一己之私欲效仿拳匪,挟十数亿百姓与全球逐鹿,若如此,吾华夏国民必为寰宇所除名矣,诸君岂忍视之?何不与我爆料革命携手再造华夏,光耀寰宇岂不美哉?且以仁德俱在战仁德俱亡,况地球诸邦对魔党亦步步紧逼,岂有不胜之理?仁德俱在,则天下顺之。仁德俱亡,则亲戚叛之。孟子曰:以天下之所顺攻亲戚之所叛,故君子有不战,战必胜矣!


更多文章欢迎浏览波士顿五月花GNEWS官方号

更多直播欢迎关注GTV官方号五月花之声五月花讲堂

欢迎加入波士顿五月花农场,订阅我们的官方推特账号官方油管账号

+13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西班牙巴塞罗那喜悦农场

文章写的太好了,读起来铿锵有力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