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前沿世界】夺命疫苗何时了

作者:纽约香草山医疗部  圣母院钟声

据4月7日美联社迈阿密的报道:今年一月,在迈阿密海滩的西奈山医疗中心执业的56岁产科医生迈克尔·格雷戈里 (Dr. Gregory Michael) 在接种辉瑞mRNA疫苗两个多星期后死亡。法医死因调查是由佛罗里达州卫生部和联邦疾控中心CDC主持的, 验尸样本被送往CDC 。调查小组成员包括疫苗安全、免疫学、传染病学、血液学、病理学和实验室方面的学科和临床专业人员。调查小组的结论是,迈克尔·格雷戈里医生死于自身过度免疫反应所致的弥漫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Immune thrombocytopenic purpura, ITP),一种可以防止血液凝固并导致内出血的疾病。迈阿密戴德县法医部业务主任达伦·卡普拉(Darren Caprara)通过电子邮件发布:格雷戈里医生死于一种可能导致内出血的疾病,医学上没法确定是注射疫苗导致的,其死因被归类为自然因素所致.  

对于这个死因分析,人们觉得不解,但并不吃惊。 这样的死因尸解分析会越来越多,这不是预测,是事实。 3月10日“守护儿童健康”报告了一位犹他州的39岁的护士及妈妈,在接种了莫丹纳mRNA疫苗4天后死于多器官衰竭(肝衰、心衰、肾衰),她家人说她没有已知病史或健康问题。尽管已安排尸解检查,犹他州主任医学检察官艾瑞克·克里斯滕森博士说:至今从来还没有经尸检验证由疫苗接种引起死亡的先例。

上月“守护儿童健康”报道了一例58岁的科耶斯Keyes女士在接种第一剂辉瑞疫苗数小时后死亡的案例。州联邦官员表示要调查这个案例,但不准备做尸检。他们认为“即便做了尸检,也不能证明死亡是由接种疫苗造成的”。据《弗吉尼亚先驱报》报道:一份公开的请求报告暴露了在州卫生健康官员与公共信息处理官员之间的往来电子邮件,他们更“担心黑人妇女科耶斯的亡故可能使人们对疫苗接种更犹豫”。

目前美国法医界对疫苗接种不久后死亡案例的分析,是否受到来自外来的压力,只有当事者清楚。但可以肯定,笔者不是第一个提出质疑的。毕竟死因结论直接牵涉到大药商的利益,这些大公司早已组成最强大律师团队,确保其企业尽管产品劣质,但不会被追责,他们受到政府的特别司法保护。 那么,谁能来保护“试验性疫苗”受害者的权益?格雷戈里医生的死因鉴定结果是他家人的不幸,尸检结果说得很清楚:死因与辉瑞疫苗接种未发现直接关联。所以药商不承担任何法律、道义及经济上的责任。死者只是数十万或百万分之一疫苗接种者中的少数“霉运者”,一纸死因鉴定书,使疫苗接种受害者无处维权!

据生活新闻网站2021年4月9日报道: CNN和MSNBC的法律分析师、撰稿人和电视名人米德温·查尔斯 (Midwin Charles) 于4月7日去世,享年47岁。查尔斯于3月1日接种了一剂辉瑞mRNA疫苗,她在推特上发布了一条信息,夸耀这个过程的效率,并鼓励其他人说:“让我们都这样做吧!”之前她在推特上写过,“对花生过敏,想带EpiPen去疫苗接种诊所,以防患上过敏性休克”。 她的另一个推特说在接受注射后24小时内,她“在疫苗注射部位感到有点疼痛”,两天后又更新说疼痛已消散。可在她注射第一剂疫苗两周后的3月19日,查尔斯在她的Instagram账户抱怨身体不适,呼吸急促,极度疲劳。几周后的4月7日,她去世了。目前还没有死因报告。即便有,人们也可以预见其结果会与格雷戈里医生的相似。

强生公司的中共病毒疫苗在全美施打5周半,于4月13日被FDA叫停。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卫生官员建议在完成对疫苗接种后血栓病例的调查之前,不要使用强生公司的COVID-19疫苗。因为发现6例女性接种者出现一种罕见的脑静脉窦血栓,并伴有低血小板血症。其中一名病人已死亡,另一名情况危急。患者年龄在18至48岁之间,在接种COVID-19疫苗后6至13天出现症状。虽然血栓形成的确切原因尚未确定,但FDA生物制品评估和研究中心主任彼得·马克斯博士(Dr. Peter Marks) 推测,这些事件是源于对疫苗的免疫反应。强生在最近的一份声明中告诉《时代时报》,该公司“意识到所有COVID-19疫苗都报告了血栓栓塞事件,包括血小板减少症事件。我们对副作用的密切跟踪显示,接种疫苗后发生的罕见事件与强生COVID-19疫苗之间尚未建立明确的因果关系”。而这因果关系牵涉到多方利益,尤其是疫苗开发商的。如果法医都无法给出明确答案,谁能?

所幸这次联邦政府明智叫停了强生问题疫苗的接种,那么,引起更多严重副反应案例的辉瑞及莫丹纳mRNA疫苗呢?白宫官员说,暂停强生疫苗接种不会影响政府的疫苗接种计划。由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和食品药品管理局(FDA)共同运行的疫苗不良事件报告系统(VAERS,Vaccine Adverse Event Reporting System)的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3月26日,共报告了50861起针对COVID-19疫苗接种后的不良事件。在辉瑞公司注射的28046例副作用中,1131例注射后死亡,有228例过敏反应报告。死去的1131位接种者还没达到统计学上非要叫停的地步吗?人们不禁要问,在数以千记接种其疫苗后死亡案例发生后,为什么FDA不叫停辉瑞或莫丹纳的疫苗接种?FDA做出这种决定的标准是什么?

随著世界各国中共病毒疫苗接种的广泛开展,层出不穷的接种后各种严重副反应出现的频率和数量大幅提高,主流媒体绝少予之报道。民众很自然地抱著“接种了疫苗等于获得对新冠病毒的预防能力”的愿望,殊不知这一小针打下去的后果不是所有人都能承受的。按统计学分析,的确绝大多数人都能平安度过疫苗接种期,有严重副反应的是不幸的少数。在各国政府支持下的媒体只会告诉大众:接种疫苗的人越多,获得群体免疫的日子越近;走出疫情灾难之日,是大多数人接受了疫苗接种之时。

基于对以往各种免疫疫苗的认知和经验,在这样的强大洗脑宣传下,为摆脱生活中的众多不便,民众非常愿意接受及时的救命疫苗。可媒体宣传中唯独不会强调的是:所有目前市面上正在使用的和即将上市的中共病毒疫苗,都属于“试验性疫苗”,无一款有足够长时间去完成疫苗研发必须经过的完整临床3期和4期测试。此时的中共病毒疫苗非彼时人们习惯被接种的麻疹、脊髓灰质炎、脑膜炎等研发成熟的疫苗!目前已经被施打疫苗者都是该疫苗的“受试者”!而这一切的发生,是在政府和疫苗开发商的“得疫苗者得一命”的误导下。出现严重副反应的“倒霉蛋”只是获得群体免疫途径中的少数牺牲品,况且没人认为自己会成为那可怜的牺牲品,所有出现接种后严重副反应的人都得自认倒霉。

以色列在完成对97%的公民第一剂辉瑞mRNA疫苗接种后,理论上已达到或接近全世界都向往的群体免疫,却发现中共病毒南非变种对疫苗接种者的感染率,相比未接种者更高。换言之,人们得到的疫苗非但不能保护他们不被变种病毒感染,反而让他们成为易感者。现实是中共病毒正在迅速变异,来逃避已有疫苗的捕猎。所以,以色列已经广泛发放和纽约正在启用的“疫苗护照”意义何在?! 

更令人忧心的是,美国各州都在鼓励倡导中共病毒疫苗的接种,目前除16岁以下的儿童,所有年龄段的人都需被接种。眼看频繁发生的严重疫苗接种副反应事件,民间已有医学专业有识之士联合发起“美国一线医生联盟”(America’s Frontline Doctors,AFLDS),向民众宣传病毒疫苗真相,呼吁抵制强制疫苗接种,维护自身权益。而新中国联邦是最早告诉世界有关病毒来源真相的,原香港大学病毒研究所年轻病毒学家闫丽梦博士,冒著生命危险投奔西方,告知真相,“新冠病毒在实验室被恶意增强了功能。所以,依照自然来源理论去寻找解决之道,是得不到终结大流行的有效疫苗或方法的”。要从这场疫苗噩梦中醒来,必须充分了解被刻意基因改造的原始CCP病毒株的信息,也就是必须先解决制造这场人类大灾难的元凶,中共!

参考链接:

https://headlinehealth.com/doctor-who-died-after-vaccine-died-of-natural-causes-coroner/?utm_source=HHemail&utm_medium=email&utm_campaign=HHemail

https://www.lifesitenews.com/news/tv-personality-who-boasted-of-being-vaccinated-pressuring-her-mom-to-do-the-same-dies-weeks-after-receiving-jab

https://www.theepochtimes.com/mkt_breakingnews/us-recommends-pausing-jj-covid-19-vaccine-after-reports-of-blood-clots_3773768.html

校对/发稿:飞虹

更多资讯,欢迎订阅美东香草山农场官方中文推特账号

英文资讯,欢迎订阅美东香草山农场官方英文推特账号

更多视频,欢迎关注美东香草山农场官方YouTube账号

更多文稿,欢迎浏览美东香草山GNEWS官方链接

更多香草山节目资讯,欢迎登陆G|TV — MOS Talk香草山访谈 & 香草山之声

+6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