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冬奥会成美政治势力角力场

俄罗斯莫斯科喀秋莎农场 DongDong

编辑上传 水星

supchina.com

距 2022 年北京冬奥会不足 10 个月,美内部政治力量就是否抵制此次北京冬奥会展开激烈角逐。中共在新疆犯下的人权累累罪行,使得右翼保守派团结一致旗帜鲜明地抵制,要让世界看到美国捍卫人权和自由的决心。另一方面,提供巨额赞助费的跨国公司、历经数年等待的运动员工会则反对抵制,因为这会给他们的利益带来巨大损失。两种声音把拜登政府夹在中间,迫使其新闻发布会先同意抵制,后又否认抵制,凸显拜登政府正遭受美内部各派势力的巨大压力。

上周,右翼领袖前国务卿迈克·蓬佩奥在一次活动中发表意见:任何美国人都不应该参加这次“种族灭绝”奥运会。这指的是,蓬佩奥国务卿在川普政府在任的最后一天所发布的官方声明,认定中共对维吾尔族“犯下种族清洗和反人类罪”,即“种族灭绝罪”。

众议员约翰·卡科(RN.Y.)说,“抵制奥运现已是共和党人的热门事业”。

某保守派美国企业研究所发布一份政策文件认为,鉴于中共国残暴的人权记录,以及 中共病毒 爆发的早期阶段的隐瞒不报,北京当局不应该承办此次冬奥会。该报告建议,在冬奥会期间,通过国际舆论压力迫使北京当局做出改变。

右翼保守派团结一致旗帜鲜明地抵制,就是要让世界看到美国捍卫人权和自由的决心。北京当局一方面威胁要制裁抵制冬奥会的国家和团体,另一方面也在努力透过与其有深度利益瓜葛的跨国公司和团体向拜登政府施压。

也是在上周,美国奥林匹克和残奥委员会董事会主席苏珊娜·里昂斯(Susanne Lyons)明确表示反对抵制北京冬奥会。她认为一是这种做法会伤害到辛苦多年训练为此次冬奥会准备的运动员,二是美国抵制 1980 年莫斯科夏季奥运会事实上成为后来煽动美苏冷战的助推剂,也伤害了运动员的利益。

抵制北京冬奥会已成为政治敏感话题,外国政府和跨国公司不愿意招惹中共国的怒火,一些公司已经因为揭露所谓的大规模拘留营和新疆的强迫劳动行为而遭受损失,例如 H&M。另外一些国家畏惧北京当局会对其出口到中共国的产品实施禁令,因而被迫做出妥协。

某些跨国集团明显就与中共有着深度合作,例如可口可乐。这份赞助冬奥会的跨国公司的名单已然成为美国舆论的焦点。毫无疑问,这些公司已提前就冬奥会缴纳了巨额赞助费并为广告宣传投入了大笔费用。若北京冬奥会无法成为世界聚光灯的中心,则上述一切投入都付之东流。因此,重利忘义的跨国公司是中共在华府最好的“代言人”。

作为活动策划方的国际奥委会则发表声明表示就此问题“保持中立”。

奥运会虽宣称与政治无关,但每个国家都希望通过奥运会传递自己的政治抱负和理念。

从历史上看,专制政权因为举办奥运会所带来的合法性和世界关注度而会变得有恃无恐。例如,1936 年在纳粹统治下举行的第 11 届德国柏林夏季奥运会,纳粹政权借助其向外国观众和记者制造了德国热爱和平、宽容好客的假象。

2008 年北京夏季奥运会为展示中共国的软实力,在繁华的北京推土机将一个个村庄整体夷为平地,为建设每个豪华的奥运场馆让路。时任总统乔治·W·布什出席开幕式,被外界评论为他无视中共国人权问题。

当前政治和舆论环境下,明年 2 月美国高级政府官员冒着政治前途结束的风险进入北京的可能性很小。但或许一些运动员会参与,电视台也会转播,可几乎没有可能看到高级政府官员的身影。

两种声音把拜登政府夹在中间,令其左右为难。最好的例证就是拜登政府最近前后矛盾的新闻发布会。首先,国务院发言人内德·普莱斯周二表示“拜登政府将会抵制冬奥会”。随即第二天,白宫新闻秘书詹·普萨基(Jen Psaki)随即否认,表示“从未与盟友和合作伙伴讨论过联合抵制(北京冬奥会)的问题”。这似乎令外界嗅到两种政治势力正就北京冬奥会问题在相互角力,而拜登政府正遭受美内部各派势力前所未有的压力。

参考链接:

[1] US faces growing calls to boycott Beijing 2022 Winter Olympics over human rights abuses in China – Exbulletin – 2021/04/12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平台不承担任何法律风险。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