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国加大对外媒驻华记者的打压力度

新闻来源:《美国之音》| 作者:Joyce Huang | 发布时间:2021年4月9日
翻译/简评:葡萄树 | 校对:SilverSpurs7 | 审核:万人往 | Page:Daoiii

简评:

4月9日,美国之音发表文章,以两位外国记者的经历讲述了中共国针对外媒的媒体宣传战进一步加剧。英国广播公司(BBC)的记者萨德沃斯称中共国对外国记者的骚扰逐步升级,使用法律手段使他们被诉讼缠绊,并对起诉进行毁谤性报道。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建议他留在中共国,在法庭上自证清白。然而萨德沃斯已经明白,在中共国,司法体系并非是独立的,他们不过是共产党政府的爪牙,这直接导致了他被迫携全家离开中共国,移居台湾。

另一位记者是居住澳大利亚的记者许秀中。她曾经是甘肃的一名忠诚党员,之后离开中共国,开始报道人权问题。去年她作为共同作者之一为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撰写了一份关于新疆维吾尔人的报告。报告称2017年至2019年间,至少有8万名维吾尔人被调离新疆,到中国各地的工厂工作。为此,她受到了微博上来自中共的网络攻击,有800万人点击她的故事,并诋毁抹黑她,称她为叛徒、新疆棉花事件的幕后黑手等。然而,她誓言要继续写关于新疆的报道,直到集中营关闭、强迫劳动结束。

中国共产党自成立起,就以谎言维持其政权。如何成功地掩盖他们犯罪的事实,甚至洗脑民众,让民众认为他们是伟大光荣正确的,一直是中共的治国重点。所以,任何寻找真相的人或行动必然要被压制,被消失。中共一方面驱逐国内有良心、有正义、报道真相的外国记者,另一方面花精力、大价钱雇佣五毛水军、自媒体等,在外国媒体及平台发布不实消息,大量攻击讲真话的人。虽然有一部分人被误导,但是有爆料革命,有新中国联邦人,有郭文贵先生在社会各层面宣讲关于共产党的真相,世界各地的人们也越来越认识到共产党的邪恶本质。希望有更多的人能意识到,现在仅仅是外国记者被迫离开中国,如果不消灭中国共产党,今天发生在中共国的以假治国、以黑治国、以警治国,发生在香港的被消失、被轮奸,发生在新疆的种族灭绝,明天就会发生在每一个文明的国家。

原文翻译:

中共国加大针对外媒的宣传力度

资料图——2020年12月28日,在上海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外,一名警察挡住摄像机,阻止记者录制镜头。

台北——过去一周,中共国的宣传机器加大了力度,对两名外国记者进行了口头和网络攻击,原因是他们对中国新疆地区维吾尔族穆斯林的报道。

英国广播公司(BBC)的记者约翰·萨德沃斯(John Sudworth)和驻澳大利亚的研究员和记者许秀中(Vicky Xu)都拒绝在萨德沃斯所说的中共国“高度不对称的思想控制权之战”中被静音。

萨德沃斯在北京报道了近9年,在当局的法律威胁和其他压力增加后,他上周与家人一起迁往台湾。他是一系列外国媒体突然离开的最新案例。

他在一篇文章中说,中共国的“战狼外交”——这个词指的是使用更具攻击性的方式的特使——发动了推特风暴,抨击包括BBC在内的外国报道。

资料图——2017年7月19日,在伦敦这家公营媒体机构总部的入口外可看到BBC的标志。

无国界记者组织(RSF)东亚分社主任塞德里克·阿尔维尼(Cédric Alviani)说,北京当局似乎将所有驻华的外国记者视为“不受欢迎的目击者”。

阿尔维尼周三对美国之音说:“中共国政权对外国记者的骚扰一直在升级,以确保他们尽可能地难以正常工作。”阿尔维尼补充到,这种骚扰直接导致了苏德沃斯的“被迫离开”。

阿尔维尼说,过去一年,北京当局已经驱逐了18名外国记者离开中国。

美国之音向萨德沃斯和许秀中寻求评论,但没有得到答复。

但萨德沃斯在一篇介绍自己的经历的文章中,以《在中共国进行新闻报道以至于将我赶出的残酷现实》为题写道,虽然“外国记者在中共国的空间正在缩小,但中共一直在海外的媒体战略上投入巨资,充分利用自由开放的媒体的便利条件。”

资料图——2019年6月2日,在中国西北新疆地区,一名法新社视频记者(左)在据信是一个主要关押穆斯林少数民族的再教育营拍摄时被押走。

中共国否认萨德沃斯有危险。在上周的新闻发布会上,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否认了政府对他的威胁。

“我们听说,新疆的一些个人和实体可能会因为他的诽谤性报道而起诉他。但这与政府无关。”华春莹说。

这位发言人还说,萨德沃斯应该留下来在法庭上证明自己的清白。

但萨德沃斯在BBC的文章中形容,中共国的司法系统缺乏独立性,说它是作为“共产党的外延部门”在运行。

网络攻击

居住在澳大利亚的研究员兼记者许秀中本周也发现自己成为了攻击目标,因为数千名网络水军试图诋毁和抹黑她关于维吾尔族的报道,包括一篇2020年的文章。

水军攻击的焦点是“待售的维吾尔人”,这是她去年为独立智库——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共同撰写的一份报告。在该报告中,许秀中估计,2017年至2019年间,至少有8万名维吾尔人被调离新疆,到中国各地的工厂工作。

“在明显是强迫劳动的条件下,维吾尔人在至少82个科技、服装和汽车行业的全球知名品牌的供应链工厂工作。”报告说。

资料图——2018年12月3日,中国西部新疆地区阿尔图斯的昆山工业园区的一座看守塔和铁丝网围绕着的一个拘留所。

ASPI表示,它联系了这些公司征求评论,但只有一些公司回复。报道称,一些品牌指示供应商结束与那些供应商的关系。其他公司则表示,他们与那些据称使用劳工方案的人没有直接合同。“没有任何品牌能够排除其供应链更下游的环节。”报告说。

官媒和社交媒体的帖子明显是中共国维护新疆政策运动的一部分,它们试图诋毁或抹黑许秀中,称她为“女魔头”、“民族叛徒”和新疆棉花争议的幕后推手。

在类似推特(Twitter)的中国微博平台——微博上,超过800万用户点击了她的名字和公开羞辱她的故事。

26岁的记者许秀中是甘肃省的一名忠诚党员,曾在北京接受培训,成为一名英语广播员,之后离开中共国,开始报道人权问题。

她通过嘲讽这些水军来回应攻击。周二,她在推特上说,这些攻击“以一种奇妙的方式提醒公众,新疆真出事了,和当年文化大革命类似,并且更糟。”

她还在推特上澄清说,她的报告重点是受制造业剥削的强迫劳动,而不是新疆的棉花产业。

许秀中发誓要继续写关于新疆的报道,直到集中营关闭、强迫劳动结束。

中共国长期以来坚持认为,其在新疆的集中营是为了反恐和扶贫。但人权组织指责中共国关押了至少一百万维吾尔人,是种族灭绝行为。

呼吁团结起来

自由调查记者、半岛电视台英文台前主持人Steve Chao说,中共国对特派记者的限制是一种“令人失望的趋势”,阻碍了思想的自由交流。

Chao说,中共国似乎将外国记者视为其与西方政府日益紧张关系的一部分。

“我认为中共国政府面临的挑战一直是他们是否能真正将外国媒体与西方政府分开,因为我认为有一种观念认为媒体是西方政府的一个分支或臂膀,而真正意义上的独立实体的媒体是不存在的。”Chao在电话中告诉美国之音。

中共国似乎已经采取了一种策略,不仅提出自己的观点,而且还通过将记者踢出局或使记者和学者陷入诉讼的泥沼中来压制反对派的观点——Chao说,一些媒体组织缺乏资源来打这场仗。

Chao呼吁“团结起来”,以对抗北京当局试图扼杀言论自由和视外国媒体为威胁的做法。

无国界记者协会RSF的阿尔维尼也赞同这一观点。他说,民主国家应该团结起来,对抗中共国对新闻和言论自由的攻击——这是中共国宪法和北京当局签署的《世界人权宣言》中规定的普世权利。

🔗原文链接

编辑:【英国伦敦喜庄园编辑部】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倫敦英喜莊園 Himalaya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4月 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