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国对新冠起源的欺骗变本加厉

新闻来源:《纽约邮报》| 作者:Steven W. Mosher | 发布时间:2021年3月27日
翻译/简评:新街口 | 校对:Beicy-数学老师 | 审核:万人往 | Page:Daoiii

简评:

中共对病毒起源的掩盖其实从一开始就破绽百出。对李文亮等医生公开训诫的新闻播出后,众多了解中共残暴无底线历史的中国百姓都会意识到这个病毒来路不明。遗憾的是,国际社会对《路德访谈》1月19日的提早报警和随后闫丽梦博士不顾生命安全,挺身而出对中共研发生物武器的公开指控都没有及时给与重视,最终导致了中共病毒扩散到全世界,造成了无法估量的人员伤亡和经济损失。

中共掩盖病毒起源的手法其实并不高明,比如一开始宣传的通过吃蝙蝠传染到人类的荒谬解释。抛开科学不说,事实上中国人根本不吃蝙蝠,而且市场里面也就没有人买卖蝙蝠。但中共为什么却可以把病毒真相掩盖至今呢?

首先,国际社会对中共的邪恶和无底线还缺乏认知。在一个民主国家,开发研制生物武器并且把本国国民当作实验的小白鼠和传播的工具,是一个根本让人无法相信的事情。中共恰恰就利用了这种不能令人相信的无底线行径来帮助它掩盖罪恶。

其次,被中共控制的世卫组织助纣为虐。被严重“蓝金黄”的世卫组织从一开始就完全听从于中共,不仅不履行职责,在第一时间安排专家去病毒起源地武汉去调查,反而劝阻那些禁航中共国的国家取消禁航。世卫组织对病毒的扩散泛滥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再次,以达萨克为首的一班腐败的国际病毒专家为中共站台。这些专家为了金钱和利益,不仅轻信中共国同行编造的谎言,还出卖自己的灵魂助纣为虐,帮助中共以科学的名义打压闫丽梦博士。时至今日,却无一人敢站出来与闫博士进行公开的科学辩论,无一篇有质量的专业文章回应闫博士的三份科学报告。

最后,众多媒体为了各自的利益帮助中共,对闫博士的指证进行打压封杀,或进行冷处理。这些“中立”媒体把利益和政治立场排到了真相和公正之前,在帮助中共掩盖病毒起源真相上也起到了关键的作用。

如今,国际社会对中共邪恶本质认识的越来越清晰,各国政府和民众对病毒起源真相的诉求越来越强。这两者都推动了媒体对病毒起源真相开始进行真实报道,从而造成了中共掩盖自己研制、散播病毒的事实会愈加困难,必须不断地用新的谎言去掩盖一个旧的谎言,最终的结果就是如本文标题所示:“中共国对新冠肺炎起源的欺骗每天变得越来越离谱。”

原文翻译:

中共国对新冠肺炎起源的欺骗每天变得越来越离谱

中共国生物武器负责人陈薇少将于2019年秋季赶赴武汉处理第一批新冠肺炎病例。为什么?病毒很可能就是从那个城市的实验室中泄露的。 巴克罗夫特媒体、盖蒂图片社

美国国务院工作组负责调查新冠病毒起源的前领导人不仅认为该病毒是从武汉病毒研究所泄露的,而且还认为这是研究生物武器的结果。

“武汉病毒研究所不是国家卫生研究院,”戴维·阿舍尔(David Asher)说,“它正在执行一个秘密的机密项目。在我看来,虽然我人单力薄,但我认为那是一个生物武器计划。”

鉴于中共病毒造成了数百万的死亡,更不用说由于封锁而造成的数万亿美元的经济损失,这是一个爆炸性的指控。

但是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阿舍尔可能踩到了点上。以下是一些关键点:

  • 中共国确实有一项生物武器计划:中共国于1984年加入了《生物武器公约》,但后来(就像它签署的几乎所有其他国际条约一样)开始违反该条约。
  • 自2007年以来,中共国政府研究人员一直在公开发表关于通过有争议的“功能增强”研究,来开发致命性更强的病毒生物武器的文章。
  • 实际上,中共国国防大学前任校长在他的2017年《战争的新高地》一书中写道,生物技术将使“针对特定种族的基因来改造病原体”的发展成为可能。
  • 正如阿舍尔指出的那样,同年,中共国国家最高电视台评论员透露,优先利用病毒进行生物战是习近平新的国家安全政策。
  • 武汉实验室执行了这种生物武器的研究:迈克·彭佩奧领导下的前美国国务院得出了结论,中共国最先进的实验室武汉病毒研究所“自2017年以来为中共国军方进行了包括实验室动物实验在内的秘密研究。”
  • 阿舍尔的报告称,第一波“集群病例”于2019年秋天在实验室人员中爆发。中国人民解放军生物武器研究计划负责人陈薇少将本人也赶赴武汉进行处理。为什么?它可能是陈薇的病原体之一从实验室逃脱,并非是空穴来风。
  • 新型冠状病毒不是自然产生的:在过去的一年中,中共国陆续讲述了一个关于冠状病毒起源的故事。我们听说过蝙蝠、穿山甲、洞穴和海鲜市场的故事。中共国当局甚至谴责美国军方将该病毒带入武汉。最初,许多西方科学家都接受了与他们有密切专业联系的中国同事给与的解释。

所有这些杜撰都是为了掩盖明显的事实:中共病毒在自然界中并没有类似物。

去年四月离开中共国的爆料人闫丽梦博士是第一个指出该病毒最近的表亲是蝙蝠冠状病毒。这种病毒最初是由中国人民解放军分离出来的,但为了使其更具感染性而进行了改进。起源于实验室的理论也得到了其他科学家的支持:史丹芬·奎伊(Steven Quay)博士,他曾在斯坦福医学院任教,并得出结论,“毫无疑问”该病毒不是自然产生的,而是“实验室衍生的”。

武汉病毒研究所以冠状病毒研究而闻名。 法新社通过盖蒂图片社

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事实证明,中共病毒使用一种称为“弗林蛋白酶切割位点”的特殊工具进入人类细胞。

一份新的科学报告显示,自然界中最类似于导致了新型冠状病毒的1000种冠状病毒中,没有一个具有类似的“弗林蛋白酶切割位点”。

这表明该特殊工具不是自然进化的产物,而是被人工插入的。

在武汉实验室。

甚至连前疾病控制中心主任罗伯特·雷德菲尔德(Robert Redfield)周五都说,他相信冠状病毒是从实验室中泄漏出去,他说这种疾病的快速传播不合乎生物学的规律。

武汉医务人员承认他们知道新冠肺炎致命,却被告知不可以说出真相。

为什么到现在冠状病毒的实验室起源真相才浮出水面?在过去的15个月中,中共国进行了大规模的掩盖行动,而且并不是单独作案。世界卫生组织的官员一直对实验室起源的可能性充耳不闻。

世卫组织科学家代表团终于在今年1月获准访问武汉,但他们就像呆在了家里一样。正如总部位于华盛顿的智囊机构大西洋委员会的杰米·梅茨尔(Jamie Metzl)随后指出:“这不仅不是一项真正的调查,更像是一次为期两周的陪伴之旅,为他们提供了精心策划的信息。”

换句话说,可怕的是很多人的行为似乎在隐瞒某些事情。

大洋彼岸那些为武汉病毒实验室提供资金的人,例如生态健康联盟主席彼得·达萨克(Peter Daszak),也渴望取消实验室起源的理论。(奇怪的是达萨克是世界卫生组织调查小组中唯一的美国人。)

与武汉实验室有密切关系的生态健康联盟总裁彼得·达萨克(Peter Daszak)急于驳斥新冠肺炎从实验室中逃脱的理论。 盖蒂图片社

在法律上,这称为“自知有罪”。这就像当警察出现在前门时,你从房子的后门逃跑了。或者,就中共国而言,封锁实验室、破坏证据、并指责无辜的蝙蝠。

这种行为理应引起大家的怀疑。

当然,以上所有都不构成新冠病毒是武汉实验室正在开发生物武器的绝对的、铁定的、无可辩驳的证据。

但这一切却似乎都指向这个方向,不是吗?

🔗原文链接

编辑:【英国伦敦喜庄园编辑部】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平台不承担任何法律风险。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4月 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