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或帮助中共研发/投放超限生物武器的洋魔鬼们

撰稿: 舒平风

审核: 慧心, pv0

图片: 昆仑竹

基于天使闫丽梦博士所揭露的有关中共病毒的真相等,本文列举了投资或帮助中共研发/投放中共病毒这一超限生物武器的多名洋魔鬼们。这些丧尽天良的魔鬼们必将一个个被送上历史的审判台。

他们是:投资中共研发中共病毒并帮助中共掩盖病毒真相的“新冠之父”福奇、最早“预言”中共病毒的丧尽天良“病毒幕后大佬”比尔·盖茨、名副其实的“头号世界权威大毒王” 裴伟士、与中共狼狈为奸欺骗世人的WHO“中共书记”谭德赛、“蝙蝠女”石正丽的引路人拉尔夫·S·巴里克、与“蝙蝠女”石正丽合作十几年的“中共狗” 彼得·达扎克、公开为中共洗地的约翰·霍普金斯健康安全中心“中共病毒洗地女”吉吉·格隆瓦尔、从艾滋病毒大佬沦落的 “中共病毒洗地男”罗伯特•盖洛。

安东尼·斯蒂芬·福奇(Anthony Stephen Fauci)是美国免疫学家,现任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白宫冠状病毒工作组成员及总统首席医疗顾问。福奇是川普总统领导下于2020年1月下旬成立的白宫冠状病毒工作组的成员,该小组负责处理冠状病毒的大流行。在大流行期间,他成为总统办公室的“事实上”公共卫生发言人,但却利用其职务帮助中共隐瞒真相。2020年新型冠状病毒流传期间,福奇常态性参与白宫防疫记者会而为人所知,其在众多意见上与白宫政治人物的看法多次截然不同也见诸报端。2020年5月份福奇接受《国家地理》访问时针对政治圈开始要求调查病毒起源以及追责中(共)国等,他公开为中共洗地,表示这是一种无意义的讨论,新冠病毒的结构经过科学界大量研究,其不可能是人类已知科技能人为创造出的。至于「有人在野外发现病毒带回实验室,然后从实验室泄漏」这种说法,他表示那本质是一种自我循环论证(circular argument,指逻辑上自己证实自己的谬论)的无意义讨论,是一种永无结果的浪费时间,一个可传染人的病毒若已成形且存在野外那可以有任何途径散播,不论是否存在那假想中的实验室或泄漏事件其本质对大流行都影响甚微且你永远也无法有证据去论证。最后他欺骗引导公众从同行审议制的严谨科学期刊上找疫情讯息,少听信媒体上评论员和政治圈的发言。前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在3月30日晚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时将福奇称作“新冠之父”,因为他不光用美国纳税人的钱资助了武汉实验室,还授权对蝙蝠冠状病毒进行的“功能获得实验”(使不能传染给人的病毒改变为可以传染给人,并使其对人传染更快、致死率更高,等等)而导致病毒传播到美国。纳瓦罗下结论说:“福奇是真正的病毒之父。福奇才是那个人。”另外,福奇早在2005年便知道羟氯喹(HCQ)对治疗和预防SARS冠状病毒的有效,却阻止美国用HCQ治疗新冠,导致美国的疫情恶化。福奇是投资中共研发中共病毒并帮助中共掩盖病毒真相的“新冠之父”。

图片: Reuters

威廉·亨利·盖茨三世(William Henry Gates III),昵称比尔·盖茨(Bill Gates)是微软公司的创始人之一,也是中共的老朋友。他于2015年在医学杂志《新英格兰》上发表了一篇超过6000字的文章,谈及“埃博拉病毒的教训”,并在其中完整了介绍了他的设想。以下就是其中最主要的观点:在接下来的20年中,比埃博拉病毒更具传染性的冠状病毒,极有可能令人们感到震惊,并可能杀死超过1000万人。这场疫情很有可能是自然原因,或者由于生物恐怖主义而引发的。像麻疹和流感等其他疾病,比埃博拉病毒更具传染性,因为它们可以通过空气传播,而不需要进行直接的接触。人们甚至可能意识不到自己已被感染。因此,感染数量会迅速增加。可能在短短几天之后,就会出现连续的感染高峰。除此“预言”外,盖兹还是中(共)国一带一路计划的明确支持者,他认为,欧美很多民众因为经济竞争落败而产生「向内看」的心态对世界是危险的,一带一路战略让多国纷纷加入、是中(共)国走出去帮助其他国家,「中(共)国做出很好的表率」;他并佩服习近平的国内脱贫战略。2020年2月新型冠状病毒疫情防控期间,盖茨基金会捐助500万美金紧急款项以支持中(共)国政府防疫作战与医护人员,并后续投资一亿美金支援长期药物研发,同时比尔·盖茨亲笔信给中(共)国领导人表达对其行动的支持。2月22日习近平亲自回信感谢盖茨夫妇。比尔·盖茨是最早“预言”中共病毒的丧尽天良“病毒幕后大佬”。

图片: Getty Images

裴伟士(Joseph Sriyal Malik Peiris)是临床及公共卫生病毒学家,重点研究人与动物之间由新发病毒引起的传染病,包括流感、冠状病毒(SARS、MERS)等等。他目前的研究涵盖了人类和动物(家禽、猪、野鸟)流感病毒的发病机制、先天免疫反应、传播模式、生态学和流行病学。裴伟士的研究一直领引和帮助中共研发各种病毒的超限生物武器,比如2003年的SARS、2009年的H1N1病毒以及禽流感病毒H5N1、H9N2和H7N9、等等。裴伟士是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NIAID)流感监测与研究中心(CEIRS)研究员,他通过欧盟科研框架计划,多次和欧洲的研究人员合作研究。他还合作领导在香港大学的世卫H5参考实验室,并在多个世界卫生组织和联合国粮农组织常设委员会和特别咨询委员会中担任职务。裴伟士于2006年当选为伦敦皇家学会院士;2007年荣获法国荣誉军团骑士团勋章;同年在马来西亚Akademi Sains获得马哈蒂尔科学奖;2008年在香港获得银紫荆星章(S.B.S.)。此外,他亦担任学术期刊《刺针感染性疾病》(Lancet Infectious Diseases)及PLoS Medicine编辑委员会委员。2021年4月7日“小诺贝尔奖”揭晓,裴伟士获2021年度约翰‧狄克斯加拿大盖尔德纳全球卫生奖。裴伟士是名副其实的“头号世界权威大毒王”。

图片: 香港医学博物馆

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在2017年5月举行的第七十届世界卫生大会上,在中共的黑手操纵下被世卫组织会员国选举为世卫组织总干事,任期五年。2017年7月1日上任后,谭德塞博士即阐述了本组织的五个主要工作重点:全民健康覆盖;突发卫生事件;妇女、儿童和青少年健康;气候和环境变化对健康的影响;以及世卫组织变革。然而,他却违背诺言,在2020年初的中共病毒大爆发时,与中共狼狈为奸,替中共掩盖病毒真相,延时宣布这一全球突发卫生事件,给世界带来了无法估量的生命和经济损失。2020年1月23日武汉封城后,WHO却宣布,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尚未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尔后谭德塞飞往北京,1月28日谭德塞与习近平会谈。1月30日晚,谭德塞在日内瓦举行新闻发布会,说明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已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但他强调,世卫组织不赞成甚至反对对中国采取旅行或贸易禁令。他的一系列行为,给世界带来了更大的灾难。2021年3月30日,世界卫生组织发布了国际科学家团队对于新冠病毒源头的研究报告,但这份备受关注的报告却引发了外界质疑,甚至连该组织的领导人也意外地公开表达了担忧。谭德塞承认团队在获取原始数据时遇到困难,希望未来进行“更及时、更全面的数据共享”,他还称,对于新冠病毒是否来自于实验室的说法需要进一步调查。他的发言被解读为发出了和书面报告不同的声音。疫情爆发后,一些国际政客、科学家提出有关新冠病毒可能是在武汉病毒研究所发生事故后才出现的。 “让我说得明确一点,就世卫组织而言,所有的假设都有待商榷,”谭德塞补充说。即使谭德塞现在想弃中共大船,但为时已晚?谭德塞害死了多少人?他必被审判!谭德赛是与中共狼狈为奸欺骗世人的WHO“中共记”。

图片: Reuters

拉尔夫·S·巴里克(Ralph Steven Baric)是一位美国病毒学家,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微生物学和免疫学院流行病学系小威廉·R·凯南特聘教授,专攻领域为冠状病毒。1990年代巴里克即发表论文,表示冠状病毒的重组率与突变率很高,有可能跨越物种障碍感染人类,造成疫情爆发。 2002年他开发出了鼠肝炎病毒(MHV)的反向遗传系统,组装MHV的cDNA,并以其感染小鼠细胞,此为首次成功组装乙型冠状病毒属病毒的完整基因组序列。但当时美国冠状病毒研究的资金短缺,巴里克的实验室一度濒临关闭。 SARS事件爆发后,他的实验室经费大幅增加,先后发表多篇有关SARS-CoV与MERS病毒机理与治疗的研究,并曾试图开发对抗SARS的疫苗,但未能成功。 2006年,巴里克撰文警告合成病毒序列的技术有被用来制作大规模杀伤性生物武器的潜力。2014年,美国政府以可能不慎造成疫情失控为由,公告禁止联邦政府资助将SARS、MERS或流感病毒提升毒力、提升传播能力或扩大宿主物种范围的功能获得型研究(gain-of-function research),巴里克对此深感不满,写了一封长信给美国国家卫生院,表示这项限制会严重影响冠状病毒研究,未来如再有疫情爆发,可能会减慢科学家应变、控制疫情的速度。巴里克提供技术给中(共)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石正丽等,一起制作含有SHC014病毒刺突蛋白、且已适应小鼠体内环境的SARS-CoV重组病毒(SHC014-MA15),发现此病毒可感染人类细胞与小鼠,显示自然界许多蝙蝠SARSr-CoV可能具有感染人类的​​潜力。此研究于2015年发表11月9日在自然医学杂志上,论文的标题为《一个类似SARS的蝙蝠冠状病毒群显示了人类感染的可能性》。拉尔夫·S·巴里克是“蝙蝠女”石正丽的引路人。

图片: UNC Health

彼得·达扎克(Peter Daszak)是英籍动物学家/疾病生态学,特别是人畜共患病方面的专家。他目前是EcoHealth Alliance的总裁,EcoHealth Alliance是一个非营利性非政府组织,总部设在纽约,名为全球健康和大流行预防的各种计划提供支持,其实是为中共站台洗地的机构。在世界卫生组织发布国际科学家团队对于新冠病毒源头的研究报告的同一天,世界卫生组织中共病毒调查员彼得·达扎克接受了中共环球电视网的采访。在采访中,他承认自己与中共许多研究机构保持长期 “合作”关系,特别是“多年来与武汉病毒学研究所保持有很强的合作关系”。作为3月30日发表报告的重要参与人,达扎克坚持病毒的“自然起源假说”,并坚称由于缺乏相关确凿证据,所以“实验室泄露假说”是不成立的。正是他亲自说服了世界卫生组织的调查人员,使他们相信武汉病毒所最近删除的重要的关于病毒起源数据无关紧要。早在 2020 年 10 月,达扎克在他的武汉“调查”开始之前就曾发表公开声明,宣称病毒来自武汉“实验室泄露假说”是由一小部分人蓄意挑起针对中共国的有计划的“阴谋论”。他暗示,由史蒂夫·班农领衔的一小部分美国保守势力阵营是这个“阴谋论”的幕后推手。彼得·达扎克是与“蝙蝠女”石正丽合作(包含喝白酒、唱卡拉OK)十几年的“中共狗”。

图片: NASEM Health

吉吉·格隆瓦尔(Gigi Gronvall)是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健康安全中心的高级学者,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彭博公共卫生学院环境卫生与工程学系的副教授。格隆瓦尔是《合成生物学:安全性,安全性和承诺》一书的作者。在书中,她描述了如何最大程度地减少技术和社会风险以及最大程度地提高合成生物学的收益,重点是生物安全,生物安全,伦理和美国国家竞争力–国家安全的重要领域。格隆瓦尔还是《生物恐怖主义的准备:阿尔弗雷德·P·斯隆基金会在生物安全领域的领导力》一书的作者。她强调面对生物恐怖主义的威胁,但却对中共这个世界上最大的恐怖主义组织视而不见。2020年9月14日,闫丽梦博士在Zenodo发表了第一篇报告“Unusual Features of the SARS-CoV-2 Genome Suggesting Sophisticated Laboratory Modification Rather Than Natural Evolution and Delineation of Its Probable Synthetic Route”。该报告用大量的证据和逻辑分析表明了为什么SARS-CoV-2一定是实验室的产物,以及如何按照众所周知的概念和已有的技术来方便地制造它。就在闫丽梦博士的第一份报告发表后一周,格隆瓦尔和她的三位同事发表自称 “同行评议 ”的评论文章出来专门批评闫丽梦博士的报告。题为:“In Response: Yan et al Preprint;Examinations of the Origin of SARS-CoV-2”。闫丽梦博士在她的第三篇关于COVID-19的报告中指出了这篇为中共站台的所谓“评议”存在的大量问题。具体为:不完整了解或忽视闫博士报告中关于中共病毒完整保留舟山蝙蝠ZC45/ZXC21基因组E蛋白骨架的描述、大量引用石正丽等捏造的RaTG13等虚假的蝙蝠病毒基因组作为依据、以受体结合位点的所谓穿山甲来源学说以假盖全、选择性忽视弗林酶切位点出现在β型冠状病毒B链上这一现象的非自然本质、盲目信任中共政权、歪曲生造闫博士报告内容、认为更时髦的CRISPR基因编辑技术一定更好 ……凡此种种,破绽百出。吉吉·格隆瓦尔是公开为中共洗地的约翰·霍普金斯健康安全中心“中共病毒洗地女”。

图片: Johans Hopkins Center for Health Security

罗伯特·查尔斯·盖洛(Robert Charles Gallo)是发现艾滋病毒(HIV)的大佬。他是马里兰大学医学院人类病毒研究所(IHV)的主任和联合创始人,还是生物技术公司Profectus BioSciences,Inc.的共同创始人,也是全球病毒网络(GVN)的共同创始人和科学总监。但是,这位艾滋病毒研究的科学大佬却晚节不保,于闫丽梦博士在Zenodo发表了第一篇报告的11天后,在麻省理工学院出版社(MIT Press)发表了他领头的四位科学家编写的专门批评闫丽梦博士的报告,题为:“Reviews of ‘Unusual Features of the SARS-CoV-2 Genome Suggesting Sophisticated Laboratory Modification Rather Than Natural Evolution and Delineation of Its Probable Synthetic Route’”。闫丽梦博士在她的第三篇报告里对盖洛等人的报告也进行了“点对点”式的精准驳斥。不仅论证了这篇为中共“自然起源说”站台的论文的欺骗与虚假,而且给所有论文评审人的评语一一进行了逻辑分析式的反驳。打了盖洛这位科学大佬和其他作者以及评审者一个又一个的大耳光。罗伯特•盖洛是从艾滋病毒大佬沦落的“中共病毒洗地男”。

图片: NDM University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发布: 法国巴黎七星编辑组

+4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Dzhang
28 天 之前

魔鬼不分洋不洋的,这类词很适用煽动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心理,分割大中华地区和世界各国,种族之间的团结关系,要尽量避免出现。

0

喜马拉雅巴黎七星农场

欢迎战友加入我們: Discord 群: discord.gg/mM4pXyJJAx 電報群: t.me/parissevenstars t.me/himalayaparis 4月 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