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证如山——武汉冠状病毒是科学家在实验室里用基因工程技术设计的

3
21293

现在,世界上每一个对冠状病毒进行基因组分析的病毒实验室都了解到,冠状病毒肯定是科学家人为设计的。证据就在病毒本身:用于基因插入的工具仍然存在于遗传密码中。由于这些独特的基因序列不是随机出现的,它们本身就证明了这种病毒是由实验室的科学家人为设计的。

然而,令全世界震惊不已的是,世界卫生组织和美国疾病管制与预防中心(CDC)为了保护共产中国和它的生化武器计划,却掩盖了真相,因为任何一个政府都不想让公众知道,政府实验室其实会经常爆发疫情。

例如,几十年前,美国陆军运营的埃博拉生物武器实验室里的一名科学家让一只猴子感染上埃博拉病毒。结果证明,这种毒株只能在猴子之间传染,不能传染给人类,世界因此躲了一劫。但美国陆军最终用化学炸弹“核化”了整个设施,杀死所有的猴子,把留在美国土地上的最后一点病毒残余也消灭得干干净净。

理查德·普雷斯顿(Richard Preston)的《危险地带》一书讲述的是,1989年,在美国弗吉尼亚州的莱斯顿的灵长类动物检疫所发现并控制了一种破坏性极强的热带丝状病毒,莱斯顿于是成了一场生化危机的中心。爆发的原因是,人们发现埃博拉病毒可以通过空气管道传播。这个故事令人毛骨悚然且广为人知,由于担心引起恐慌,被整个美国的医疗机构极力掩盖,直到很多年以后,曾经在疾控中心运输受感染的病人进了达拉斯医院,另一个受感染的护士造成了永久性肾损伤。

这些病毒泄露的实例是帮助我们了解中国的冠状病毒情况。在对待这次武汉冠状病毒问题时,我们必须首先认识到,病毒学研究实验室在控制病毒泄露方面经常出现失误,就连美国在研究致命的病毒毒株时也不能保证万无一失。中国的BSL-4实验室已发生过多次SARS病毒株的意外泄露。现在,这次武汉的新型冠状病毒已被确认为一种人工合成的毒株,目的是用来作为生化武器或疫苗试验。

病毒的基因组编码不是自然的。就像你永远不可能在沙漠中遇到一条正在写有着单词和语法的书的蛇那样,现在在冠状病毒株中发现的基因序列毫无疑问证明了,人类工程师一直在对这种病毒株进行增补。

用基因技术实现这个基因工程的手段之一叫做穿梭pShuttle,这种技术可携带大量基因插入目标病毒。

addgene-pshuttle-gene-sequence Irrefutable: The coronavirus was engineered by scientists in a lab using well documented genetic engineering vectors that leave behind a “fingerprint” [your]NEWS

下图为pShuttle手段的完整基因序列:

addgene-pshuttle-gene-sequence Irrefutable: The coronavirus was engineered by scientists in a lab using well documented genetic engineering vectors that leave behind a “fingerprint” [your]NEWS

用穿梭的办法在一篇题为“生成重组腺病毒的简化系统”的文章中有描述。

论文的摘要描述了“一种简化此类病毒的产生和生产的策略”。“这是实现病毒基因工程的过程:

重组腺病毒质粒是用最少的酶操作产生的,在细菌中使用同源重组,而不是在真核细胞中。将这些质粒转染到哺乳动物的包装细胞系后,在绿色荧光蛋白的帮助下,病毒的产生就可以很方便地进行,而绿色荧光蛋白是由整合到病毒主干中的基因编码的。同质病毒就可以从这个过程中获得,无需空斑纯化。

addgene-pshuttle-gene-sequence Irrefutable: The coronavirus was engineered by scientists in a lab using well documented genetic engineering vectors that leave behind a “fingerprint” [your]NEWS

这篇论文描述了这种方法将如何“加速重组腺病毒的产生和测试过程”。

addgene-pshuttle-gene-sequence Irrefutable: The coronavirus was engineered by scientists in a lab using well documented genetic engineering vectors that leave behind a “fingerprint” [your]NEWS

当然,在这个过程中,穿梭质粒会留下独特的代码,即基因改造的指纹。现在我们在冠状病毒中发现的就是这个指纹。

基因学研究人员James Lyons-Weiler在分析文章中揭示,在野外传播的冠状病毒中发现了穿梭基因代码。这证明了这种病毒是由人类科学家设计的。

“IPAK的研究人员发现了pshuttel – sn重组向量序列和INS1378之间的序列相似性,

addgene-pshuttle-gene-sequence Irrefutable: The coronavirus was engineered by scientists in a lab using well documented genetic engineering vectors that leave behind a “fingerprint” [your]NEWS

另一个基因序列也显示与SARS冠状病毒的突刺蛋白有92%的匹配:

addgene-pshuttle-gene-sequence Irrefutable: The coronavirus was engineered by scientists in a lab using well documented genetic engineering vectors that leave behind a “fingerprint” [your]NEWS

这个研究过程被中国研究人员申请了专利,如图所示。

穿梭质粒被用于将SARS基因插入冠状病毒,这一过程使其对人类具有致命性,“正在进行SARS疫苗研究的研究人员一再警告不要进行人体试验。

2019ncov的疾病进展与动物和人类接种SARS疫苗后再感染的进展一致。因此,必须认真考虑2019-nCoV是一种实验性疫苗类型的假设。

他还警告说,一些研究报告了动物(老鼠、雪貂和猴子)的严重免疫病理反应,在这些研究中,接种了冠状病毒疫苗的动物在随后接触到野生型冠状病毒时,往往有极高的呼吸衰竭率。

他的结论是:

如果中国政府一直在进行抗非典的人体试验。MERS或其他使用重组病毒的冠状病毒可能会使其公民在感染2019-nCoV冠状病毒后更容易患上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

Lyons-Weiler并不是唯一一个评估冠状病毒基因工程起源的人。北京大学传染病博士董宇宏(音,Yuhong Dong)在《大纪元时报》上写道:

根据最近发表的科学论文,这种新型冠状病毒具有前所未有的病毒学特征,这表明建造它使用了基因工程。该病毒具有严重的临床特征,对人类构成巨大威胁。全世界的科学家、医生和人民,包括政府和公共卫生当局,必须尽一切努力调查这一神秘可疑的病毒,正本清源,最终保护人类的未来。

董教授提醒道,1月30日《柳叶刀》(Lancet)上的一篇科学论文的结论是,“重组可能不是这种病毒出现的原因。”换句话说,这不是通过自然突变在野外发生的。

他还提到1月27日由5名希腊科学家进行的一项研究,该研究的结论也是,在野外发现的“家谱”中,冠状病毒与其他病毒没有血缘关系。他写道:

5名希腊科学家们分析了2019 – ncov的遗传关系,发现“新冠状病毒中,几乎一半的基因组来自一个全新的没有密切遗传关系的亚属内sarbecovirus病毒家族”,这说明2019-nCoV是一种新型冠状病毒。研究者们否认了2019-nCoV源于不同冠状病毒之间随机自然突变的原始猜想。

addgene-pshuttle-gene-sequence Irrefutable: The coronavirus was engineered by scientists in a lab using well documented genetic engineering vectors that leave behind a “fingerprint” [your]NEWS

董教授提到的在《柳叶刀》发表论文的Roujian Lu,是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国家病毒病预防控制所中国生物安全重点实验室的Roujian Lu

首先,该疫情于2019年12月下旬首次报告,当时武汉大部分蝙蝠物种都在冬眠。第二,华南海鲜市场没有出售或发现蝙蝠,只卖各种非水生动物(包括哺乳动物)。第三,2019-nCoV与其近亲属bat-SL-CoVZC45和bat-SL-CoVZXC21的序列一致性小于90%。因此,bat-SL-CoVZC45和bat-SL-CoVZXC21并不是2019-nCoV的直系祖先。

换句话说,2019-nCoV并非来自蝙蝠。这意味着整个主流媒体在冠状病毒的真正起源问题上对我们撒谎。

这篇论文还强调了官方解释中的错误信息,称“许多最初确认的2019-nCoV案例与武汉市场有关,但高达45%的案例(包括最早的几个案例)与武汉市场无关。”

Roujian Lu和赖恩斯-维勒都指出,SARS冠状病毒中存在一种结合蛋白序列,使其能够轻易感染人类细胞。如《大纪元》所述:

…尽管武汉冠状病毒和感染人的冠状病毒和整体低同源的武汉冠状病毒S蛋白有相当大的遗传距离武汉冠状病毒S蛋白有几个补丁受体结合(RBD)域的序列与SARS-CoV 的同源性高。据报道,SARS-CoV s蛋白中442、472、479、487和491位的残基位于受体复杂界面,被认为对SARS-CoV的跨物种和人际传播至关重要。所以令我们惊讶的是,尽管取代了5个重要的界面氨基酸残基中的4个,武汉CoV s蛋白被发现与人类ACE2具有显著的结合亲和力。… 武汉CoV s蛋白和SARS-CoV s蛋白在RBD域中具有几乎相同的三维结构,因此在相互作用界面上保持了相似的范德华和静电性质。因此,武汉CoV仍然能够通过S蛋白- ace2结合途径对人类传播造成重大公共卫生风险。

正如董博士问的那样,“这种新病毒怎么可能如此聪明,能够在特定位点发生精确突变,同时又能保持其与人类ACE2受体的结合亲和力?”病毒是如何改变s蛋白的四个氨基酸的?病毒知道如何使用有规律的聚集间隔的短回文重复(CRISPR)来确保这种情况发生吗?”换句话说,这不可能是偶然发生的。冠状病毒在野外并不是随机突变的,而是精心设计的。

世界各地的许多科学家目前正在对在冠状病毒中发现的基因序列进行研究,他们越来越多地认定,病毒的成分已经被改造。这些科学家中的许多人正受到威胁和审查。已经有一篇论文被迫撤回并修改,毫无疑问是为了删除冠状病毒基因工程起源的关键结论,但不能永远否认其人为精心设计的证据。

最终,科学机构肯定会这样的结论:这种冠状病毒株是被人为改造过的,或所有的遗传科学法则恰好都没有起作用,基因测序是虚构的(有点像“进步的”左派的变性论,他们已经放弃了生物学上的现实)。那么基因科学将面临这样的质疑:要么该冠状病毒是基因工程的产物,要么科学机构将不得不抛弃基因学已取得的全部研究成果。

到目前为止,他们还在试图欺骗公众,让他们相信这一切都是大自然的某种意外,这种宣传确实有用,因为大多数公众没有足够的科学知识来反驳官方的宣传。然而,世界各地有足够多的独立科学家证明,这次爆发的毒株是由人为设计的。

上周,每隔12个小时就会收到更新数据,有趣的是,就在此前的14个小时,所有官方的冠状病毒感染和死亡数字被冻结了,似乎世界上每个国家都同意停止报告新的数字,这种现象是前所未有的。与此同时,CDC目前确认了第11例冠状病毒感染病例,这表明尽管CDC在努力控制疫情,感染仍在继续蔓延。

原文链接

翻译报道:白夜

6
3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20 天 之前

… [Trackback]

[…] Info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107240/ […]

0
taoguangyangfei
8 月 之前

追查「武汉肺炎」病毒的来源不会有真正意义结果
到了某个时候就会有人「被认罪」甚至「被自杀」
在党的英明领导下一切坏事都与党沾不上边
都是那一小撮被推出去当挡箭牌的倒霉鬼干的
党永远的伟大、光荣、正确
估计有人将实践入党誓言「为党贡献性命」

0
linli
8 月 之前

证据全了,就可以斩首了。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