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中共的文化霸凌正在摧毁香港

翻译:大海无量

校对/译评:文泓

编辑:翼族

图片来源:墨尔本雅典娜农场设计组(精灵蓝)

译评:

近期沉寂已久的香港明星们开始争相露脸,刘德华、容祖儿、陈奕迅等一干明星举牌力挺带血的“新疆棉”,回应全世界制裁中共对新疆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和反人类罪。与此同时,昔日繁花似锦、百家争鸣的香港文化圈,在《香港国安法》的重压之下,在中共预设的诸多爱国条款限定之下,香港文化人一言一行都需要“自我监督”,整个香港文化圈已是噤若寒蝉、万马齐喑。香港真的已经沦为了中共国内地一个普通的沿海城市。

中共的文化霸凌真的可以摧毁香港这座不屈的城市吗?回望2019至2020年间香港“反送中”运动,香港社会各界不屈不挠坚持抗争,“光复香港,时代革命!”追求民主自由的香港普通民众发自肺腑的声音震撼了全世界,两百多万市民参加的大规模和平示威游行,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自此香港已成为中国人心目中的圣城。迫于中共的淫威,香港同胞远遁英伦三岛以及世界各地,影帝黄秋生先生已迁居台湾,但是歌手何韵诗和影星杜汶泽继续留在香港坚持,香港还有很多不畏中共打压的香港艺人。

古罗马哲学家西塞罗对文化的定义是“灵魂的培育”。香港民众受过良好的教育,具有坚定的信仰,中共的文化霸凌与香港各界民心相背,只能粉饰太平一时。相信不远的将来,爆料革命会在全世界开花结果,将中共的各种黑暗行径暴露于世,全世界联合灭共的大潮必定势不可挡,而香港这座圣城也必将重回自由和民主的怀抱。

译文:

中共为了把香港改造成一个符合自己心意的城市,建立了一个新的安全机构和法院体系,以执行新的国家安全法律(《香港国安法》)。中共当局强迫香港公务员宣誓效忠。他们正在彻底重建本地教育系统,用以剔除西方启发性的“通识教育”,塑造年轻人热爱中共国的思想。他们还重建了选举制度,以便瓦解民主反对派,并确保未来香港所有地方立法机构候选人都具有爱国主义思想并得到北京的认可。

但也许这里面最隐蔽的是对文化和媒体的打压,这种企图似乎旨在压制不同的观点,控制人们的所见、所读和所闻。参考一下最近数不胜数的一些案例:

香港影评人协会被迫取消了原定在上个月放映的一部获奖纪录片《红砖墙内》的计划,该片讲述了2019年11月发生在香港理工大学的警方与抗议者的暴力对峙事件。亲北京的媒体曾警告说,这部匿名拍摄的影片煽动了对警方和中共国的仇恨,放映这部影片可能违反《香港安全法》。

香港浸会大学在3月下旬宣布取消了世界新闻摄影社安排已久的校园展览,因为展览的157幅照片中有5幅是2019年香港抗议活动的场景。一个不知名的亲共网站警告说,该展览在煽动仇恨,美化抗议者。(该展览后来在一栋写字楼里找到了一个私人空间,并向大量市民展出。)

香港立法委员会的亲中成员警告香港艺术发展局,不要向任何主张独立或推翻政府的艺术家提供资助;另一家亲中的报纸指责艺术发展局向支持2019年反送中抗议活动的被称为“黄色电影圈”的制作人提供了资金,包括《红砖墙内》的发行商。

由公共资助的独立广播公司香港电台,最近由一位非新闻专业的老公务员担任负责人,他取消了几个自认为不合适的节目。香港电台的新老板们最近还要求两个新闻奖比赛——人权新闻奖和亚洲出版商协会奖——撤回所有参赛作品,这两个组织在最后一刻都拒绝了这一不同寻常的要求。

香港备受瞩目的新M+博物馆,原计划于今年晚些时候开馆,也同样受到了审查制度的影响。几位亲北京的人士警告说,该博物馆展示一张中国异见艺术家艾未未的照片,可能是在“散布对国家的仇恨”,并且违反了国家安全法。引起他们愤怒的展览显示,艾未未在天安门广场竖起中指,这是艺术家名为“视角研究”系列作品的其中一张。亲中共国的人士已经警告新博物馆,他们将对其政治敏感的作品进行审查。行政长官林郑月娥说,她的政府会“全面戒备”,确保香港的博物馆不会展出令人反感的作品。

对于许多普通香港人来说,中共对这个城市文化霸凌最明显的例子是,在美国举行的奥斯卡颁奖典礼将不会在这里直播,这是50多年来的第一次。北京反对将有关2019年抗议运动的短纪录片《不割席》列入提名名单。中共国崇尚战狼外交的民族主义小报《环球时报》指责这部挪威裔美国人的纪录片,并引用中共国电影观察家的话说,“它缺乏艺术性,充满了偏颇的政治立场”。【备注:这部由导演安德斯·哈默拍摄的短纪录片,记录了香港反送中运动中的许多重大事件,包括港警对香港中文大学的围攻和对香港理工大学的围攻,还记录了2020年抗议活动和港警镇压,以及香港国家安全法的通过。】

北京的统治者还抵制出生于中国的电影人赵婷,她导演的电影《无依之地》获得了多个奖项的提名,包括最佳影片、最佳导演和最佳女主角。抵制原因是在2013年的一次采访中,赵婷称中共国是“一个充斥了谎言的地方”,导致目前在中国大陆所有关于她和《无依之地》的内容都被审查。

在中共国大陆,以上这种对待文化和媒体内容审查的做法是顺理成章的,因为中共长期以来一直想(按照自己的愿望)书写自己的历史,控制公民的一切所读、所听和所想。在这个国家,一部关于小熊维尼的电影都被禁,因为网上活动人士将这只深受喜爱的卡通熊比作体态臃肿的习近平主席。一部描写美国军事优势的电影,比如《菲利普斯船长》(Captain Phillips),在(发行方)还没有提出改编上线来安抚中共国的情绪之前就被下架了,目前已被禁止在中国银幕上放映。描写同性恋主题或鬼故事的电影,经常被中共国的电影审查员拒绝,比如《捉鬼敢死队》。

相比之下,香港一直是言论自由的堡垒。

例如,文化大革命在大陆很大程度上是一个禁忌话题,但在香港,关于中国那段混乱和暴力的讨论却很普遍;虽然中共当局试图抹去1989年人民解放军部队在天安门广场屠杀民主学生的记忆,但在香港,六四纪念日定期举行烛光守夜活动,(每年)吸引数千或数万人到该市的一个海滨公园,直到去年因中共病毒疫情限制而取消。

在中共国被禁的书籍,包括那些批评国家领导人的书籍,过去在香港的书店里很容易买到。在中共国被禁的电影在香港总能找到愿意放映的场所和热心的观众。记者、学者和人权活动家被拒发访问中国大陆的签证,但他们总能在香港工作,或进行短期旅行。

但现在已回不到从前了。现在的香港,似乎比以前的大陆更像大陆。

也许最险恶的是,各种新的文化霸凌并不是由国家安全官员或警察下令的。更多的情况就像浸会大学撤消摄影展和关于抗议活动的电影被取消一样——都是机构和个人选择了自我审查,往往是为了避免成为一些北京控制的媒体或亲中共国的地方政客攻击的目标,他们以此来表明(自己)对祖国的效忠。

香港现在已经进入了一个难以辨认的“新”时代。中共制造的文化霸凌,现在让这里的许多人不害怕午夜被安全警察敲门,却更害怕在网上被网络巨魔攻击,或被中共控制的媒体网站单独挑战。

因此,香港人现在是(被迫)“自我监督”。正因如此,才彰显新的《香港国安法》多么残酷而有效。

原文链接:

Beijing’s cancel culture is crushing Hong Kong

+7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dayan777
1 月 之前

我們一定会解放香港的💪💪💪💪

0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是新中国联邦在澳洲的驻地之一, 期待战友们的加入, 来共同建设我们的雅典娜家园: https://discord.gg/aaqJrdY 🌹欢迎大家订阅GTV频道: https://gtv.org/user/5f72f8f60cd82c6bb6a248a6 4月 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