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薪六百万的中金高管在下属老公步步紧逼之下终于没有了然后

【日本东京方舟农场】 撰稿:Maarago  素材整理:文柯Miles  校对:miumiu law

中金公司是个啥公司呢?据CICC中金公司官网:[中金是中国首家中外合资投资银行。凭借率先采纳国际最佳实践以及深厚的专业知识,我们完成了众多开创先河的交易,并深度参与中国经济改革和发展,与客户共同成长。我们的目标是成为一家具有全球影响力的世界级金融机构。]

这是官面上的冠冕堂皇,实际上中金公司是朱镕基的儿子朱云来的地盘也是王岐山的后花园,多年来在盗国贼的深耕细作之下,前有绿帽将军夫人高燕燕领路,后有中金的一众高管出现在王岐山的私人飞机飞行名单之上,在最近发生于2021年4月3日的年薪600万金融高管陈刚出轨女下属马某的花边引出另一段笑话。

#年薪600万金融高管出轨女下属#,原配曝光录音:我们都有同一个老婆】4月7日,网曝中金公司的合规总监、年薪近600万的高管陈刚,出轨法律合规部的下属马某。事情曝光之后,女下属的老公打电话给陈刚讨要说法。

在一段长达9分钟的对话录音中,原配老公表示“我们俩有同一个老婆”,希望陈刚“善待自己的孩子”,陈刚则对原配老公表示“我们不是每件事情都能作对,但是说到底要做一个好人,不能每一点都做一个好人”、“希望你多担待一点”。事情曝光当晚,中金公司发布公告:现任合规总监陈刚由于身体原因无法继续履行合规总监职责。

感谢文柯Miles战友的大力挖掘,以下为九分钟录音的全版——

我必须承认我是边笑边听这段九分钟语音的,而且在发稿前我至少听了五遍,我们是灭共平台,不是花边新闻平台,但是我们要从花边中学习到快乐灭共的技巧,也就是这位马某的先生与小三出身的陈刚接连挖坑,最终让这位年薪六百万的中金高管陈刚“由于身体原因无法继续履职”。

第一个坑——

[马某丈夫:喂,陈律师吗

陈刚:啊,您哪位?

马某丈夫:我是马军华她老公。

陈刚:哦,你好。

马某丈夫:你好,你好,不是,我有个事儿想问您一下,喂?

陈刚: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啊,信号不大好,你等我戴一下耳机,嗯,您说。

马某丈夫:听见吗?

陈刚:听得见,你说。

马某丈夫:我就想问一下您跟我爱人是怎么回事儿,

陈刚:你,你,什么意思?

马某丈夫:不是,我说好像您跟我,您跟马军华有点什么问题?是吧?]

陈刚先是否认,然后在马某丈夫的循循善诱之下,陈刚掉进了第一个坑——

[陈刚:有什么问题呀?

马某丈夫:没有什么问题吗?

陈刚:您这话怎么说?

马某丈夫:那我看您给她发了一个微信好像管马军华叫老婆?

陈刚:没有吧?

马某丈夫:没有吗?那要不要我看一下,还要出去走走?

陈刚:什么意思?

马某丈夫:我…..4月3号晚上21:43分(注:马某丈夫开始亮证据)

陈刚:啊。

马某丈夫:啊。然后21:44分,您说您起得比较早,

陈刚:几点,我起得比较早?哦。]

陈刚成功地掉入第一个坑,他默认是他发的信息,他没有说发错了,没有否认。接下来进入下一个坑——

[马某丈夫:啊。

陈刚:哦,就是,您,您怎么称呼?您,您,您应该,我怎么称呼您?(陈刚的防线开始被撕开)

马某丈夫:你不用怎么称呼我,我是马军华她老公。

陈刚:嗯。

马某丈夫:嗯。

陈刚:就是你,因为君华今天请假了,(马某丈夫:嗯),下午请假了,(马某丈夫:嗯,嗯,嗯)是吧?所以我…….

马某丈夫:嗯,我没说今天的事儿,我说4月3号之前(对于陈刚想分散注意力的行为果断制止,把会谈内容转入正轨,这就是谈判过程的控制能力和对局面的把控能力!)

陈刚:哦。

马某丈夫:嗯。不是,你很骚气!你知道吗?

陈刚:您怎么这么说话呢?

马某丈夫:我怎么说话?

陈刚:我们没有必要这么说话。(想要辩解)

马某丈夫:那你管我老婆叫老婆,咱俩一个老婆,那咱俩还怎么说话你说?(再亮出杀手锏,打击对方的嚣张气焰)。

陈刚:您别这么说。

马某丈夫:那我怎么说,不是,您,马军华现在是我合法妻子,对吗?

陈刚:是这样。]

陈刚进入了第二个坑——你很骚气!接下来进入马某丈夫的下一个坑——

[马某丈夫:啊,对呀,那你称呼她老婆,这是你的昵称还是习惯性的还是怎么着?

陈刚:不是。

马某丈夫:您跟我解释,没关系,我可以接受,我可以接受。(这一点就太不诚实了,用这样的态度让对方放松警惕,这也算是有一点点的不讲武德。)这属于男人之间的对话嘛,好吗?我可以接受。你只要给我合理的解释就行了。

陈刚:可以。

马某丈夫:啊。

陈刚:那我们怎么样,就是你要我给你个解释。对不对?

马某丈夫:啊。你现在睡了我的老婆,那你说…….

陈刚:这个,这个话怎么说的?

马某丈夫:怎么说?那是不是这个事儿不大啊?现在情况就是这样啦!(又在挖坑让人家默认),我已经很容忍了,我都没有生气,对吧?你觉得你这事做得对吗?不是,从纲序伦常来说你觉得你这事儿做得对吗?我们都是,我们都受过教育,对吧?你觉得你这事儿做得对吗?据我所知您也结婚了,您也有孩子是吗?

陈刚:是的。

马某丈夫:啊。

陈刚:这个世界上的事情比较复杂。

马某丈夫:哦呵,不用复杂,不是,再怎么复杂都没关系,你无非就是说你感情不好,你要离婚或者怎么样,没关系,没关系,好吧?那你就告诉我,你觉得你这事儿做得对吗?因为我们还没有离婚,我不知道马军华怎么跟你形容描述我们的婚姻的啊,但是至少我们的还是婚姻存续,对吧?

陈刚:我做得不对。]

到此,陈刚成功掉入第三个坑,在这个坑里马某丈夫不是问陈刚有没有发生和马某的不正当关系,而是问陈刚睡了他老婆这个事对不对,这叫先入为主。接下来进入下一个坑——

[马某丈夫:哎!这就行了,这就行了,你认个错就行了,对吧?那我下一步我就问你们俩会结婚吗?(注:既然都决定要与马某离婚为什么还要问马某会不会和陈刚结婚呢?这又是另一个坑,因为在这个录音公开之后,陈刚的妻子也会听到陈刚的表态)。

陈刚:这个事情,嗯,你能…..(注:考验陈刚的时候到了,如果他说只是一时冲动,请大家冷静一下,再次深表歉意云云云云,这戏估计就唱不下去了)。

马某丈夫:因为我们还有孩子你知道吗?这主要牵扯,我不关心你们结不结婚,你至于说你是玩一玩也好,或者说马军华主动贴着你也好,这我都不关心,这无所谓,但是因为我们有孩子,就是说这孩子的归属问题。

陈刚:嗯。啊,这么说吧…….

马某丈夫:嗯。

陈刚:就是怎么说呐,我还要说这个世界上这个事情是比较复杂的,

马某丈夫:嗯,你不用说这个复杂,我没功夫听你那个,

陈刚:我们都这么大岁数了,OK。第二呢,我也说,就是我是这么说吧,条件允许,可以。

马某丈夫:你们会结婚是吧?

陈刚:可以。]

至此,陈刚掉入了第四个坑,他亲口承认他要和马某结婚,这个亲口承诺意味着两个家庭同时解散的可能性增加了一千倍,而且他亲口承认他会做个负责任的后爹。我们再看下一个坑是什么——

[马某丈夫:好,那我也会转告马军华(注:这个坑也同时挖给了他自己的妻子,再也不会有回头路了,一定要嫁年薪六百万的陈刚哦!),那因为我们如果可能会打离婚的官司(注:如果打离婚的官司,因为上边这些证据,马某已经是明显过错方了,所以不管是财产分割还是孩子归属,主动权都不在马某手上,而在她丈夫手上),可能是因为孩子,就是说如果孩子判给了马军华,我希望你能善待。

陈刚:一定的。他姓你的,姓你的姓,你是他的爸爸。

马某丈夫:好的。

陈刚:就是这是人最基本的,我不是说每个人都这样、肯定会这样的。

马某丈夫:好。

陈刚:就是我们不是每件事情都能做对,但是说到底,要做一个好人,不能每一点都做一个好人,就是我说的复杂就在这个地方,要做个好人。

马某丈夫:好的,好的。好的,好的。

陈刚:要增强,这一点,这一点,别的我们先去不说哈,就是这一点你放心。

马某丈夫:当然我肯定会争取孩子的,但是如果说我争取不了,那我也希望你能善待,行吗?

陈刚:这一点可以,就是我可以承诺。

马某丈夫:好的,好的。好。

陈刚:真的。就是….

马某丈夫:那好,谢谢你。]

至此,陈刚掉入了第五个坑,他用信誓旦旦的方式把自己的家庭和马某的家庭绑在了一起,并为马某丈夫在接下来的可能的离婚官司中占据主动。再接下来就是剧终前的最后一击了——

[陈刚:但是我就是说……..

马某丈夫:嗯。

陈刚:还是请您多担待吧。

马某丈夫:你睡了我老婆,还我担待?你这话说得就没意思!

陈刚:不,不,不,我说的意思就是,嗯,请您原谅。我,我没见过您。

马某丈夫:我没法原谅这个事儿。

陈刚:我知道,我知道。

马某丈夫:好吧?

陈刚:好。

马某丈夫:好嘞!]

然后就是这段录音被马某丈夫发到了中金的客户群,然后就是年薪600万的陈刚由于身体原因不能履职,然后就应该是没有然后了。这一段马某丈夫和陈刚的步步为营让我们看到了不一样的结局,这样的结局与王岐山和高燕燕与他的绿帽将军王洪光的结局不一样,在王岐山与高燕燕和王洪光的那一幕中是王岐山直接走进王洪光家里让王洪光倒个地方给他,而在这一幕中金的最新职场花边秀里,年薪600万的陈刚终于变成了笑话,而那个在爆料革命中多次出现的中金从2017年第一次被郭文贵先生爆料至今,它已经不仅仅是个笑话了,在此我们要感谢陈刚先生的生动表演,让中金在它的灭亡前又一次起到了超越笑话的作用。

注: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1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