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法院判决沙塔尔·沙吾提死刑 反击“种族灭绝”或此地无银三百两?

作者:墨尔本雅典娜农场 人民公敌

据人民网4月7日消息[1],原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教育工委副书记、自治区教育厅党组副书记、厅长、自治区教育基础课程改革领导小组组长沙塔尔·沙吾提因少数民族语言问题教材事件被新疆高院判决其分裂国家罪,同时还因受贿人民币1505.27692万元,数罪并罚,被高院宣判执行死刑,缓期二年执行。

据称,自2002年起,沙塔尔·沙吾提“利用主持编写、出版中小学民族文字教材工作之机”,“以突出‘地方特色、本民族特色、体现本民族历史文化’为幌子,极力要求在教材中编入宣扬民族分裂、暴力恐怖、宗教极端等思想的内容,以达到‘去中国化’的分裂国家目的。”

这些“问题教材”“在新疆印发2500余万册,面向232万名维吾尔族在校学生及数万名教育工作者,使用时间长达13年之久”。其中,“问题课文”共计84篇,影响了阿不都沙拉木·阿不都外力和木太力甫·库尔班等人参与乌鲁木齐“7·5”事件;阿不力孜·热西提参与乌鲁木齐市火车南站“4·30”事件;阿提坎木·肉孜“参加中央民族大学原教师伊力哈木·吐赫提为首的分裂国家犯罪集团并成为其骨干”。

84篇“问题课文”具体内容无从得知,但若沙塔尔·沙吾提“分裂国家”罪名属实。那么,13年间、2500余万册教材、232万名受众,却只有区区几人受其影响而成为暴力恐怖分子或“分裂国家”犯罪集团骨干,以上几人的行为到底是一种机率的偶然,还是“问题教材”导致的必然?

如果中共司法一定要认定这就是“问题教材”所导致的必然,那么从这些数据及逻辑常识来看,沙塔尔·沙吾提在其“分裂国家”犯罪行动上实在太无能!这与他在中共体制内的身份和地位所应具备的能力相差太悬殊!到底沙塔尔·沙吾提是“无能”推动其犯罪行为,还是无心“分裂国家”?

无独有偶,2020年,内蒙古自治区教育界也因中共强制修改民族语言的中小学教材而遭到蒙古族人的强烈反对。可见,突出“地方特色、本民族特色、体现本民族历史文化”的教材是各民族教育的需求,这是每个民族保留自己民族文化的一条重要途径。

反观中共在国内对异见者的打压和迫害,只要未与中共保持一致的意识形态和行为,均会被中共冠之以“反国家”、“反人民”之类的罪名。如以消灭中共、解救中国人于中共魔掌为目标的爆料革命这个群体,中共冠之以“反华势力”。就连“翻墙”寻求事件真相的网民被中共抓住,也会被冠以“寻衅滋事”罪而接受惩罚。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这就是中共司法的本质。

回到沙塔尔·沙吾提“分裂国家”罪的事件上来,消息称“沙塔尔·沙吾提认罪悔罪,未提出上诉”。按照中共司法“认罪认罚从宽”的黑帮操作来看[2],若沙塔尔·沙吾提不服判决提出上诉,则极有可能被立即执行死刑。这就带来一个问题:沙塔尔·沙吾提为突出民族特色而主持编写的84篇“问题课文”,到底是为保留本民族文化,还是在“分裂国家”?

在国际社会多国对中共涉疆种族灭绝和反人类罪进行切割和制裁之际,中共法院特意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涉疆问题新闻发布会上宣布对一个“无能”至极的“分裂国家”犯罪分子的极刑判决。而这位“犯罪分子”的“犯罪”行为所影响的个体,是任何社会在机率之下都会出现的反社会人格者。如果没有中共“认罪认罚从宽”的黑帮司法操作,沙塔尔·沙吾提会不服判决提起上诉吗?

中共的这套玩法到底是在替自己的种族灭绝罪和反人类罪洗白,还是因耍弄自己的小聪明而玩出了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境界”?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与GNEWS网站无关)

参考链接:
[1] 新疆打掉教育系统以沙塔尔·沙吾提为首的分裂国家犯罪集团
[2] 从“认罪认罚从宽”司法理念看中共意志对法治的“强奸”

责任编辑:韩国首尔喜韩农场 文迹~见证神迹
编辑/校对:华盛顿DC农场 光之子(沙加)
发布: Hong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