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阿登政府满六月 防长神隐不见

译者:文紗

杰辛达·阿登(Jacinda Ardern)在她的首个任期做了一个新颖的实验:在其所在的工党与新西兰优先党联合组阁后,基于两党达成的协议,在2017底把外交事务交付给盟党主持。新西兰优先党主席温斯顿·彼特斯(Winston Peters)在继前总理海伦·克拉克 (Helen Clark) 的第三任期之后再次担任外长一职,而罗恩·马克(Ron Mark)也得到了他梦寐以求的防长职务。但是在三年后的2020年大选,随着新西兰优先党惨败与工党的完胜,这两个职位人选再次回到公众的视野中。

首先在外交方面,人员的变动已经产生了明显的效果。现外长纳娜亚·马胡塔(Nanaia Mahuta)在怀唐伊节的筹备中发表演讲表明了其与前外长彼特斯的明显差异:地缘政治的考量较对人民的政策被放到次级的位置,这其中包括了在全球范围内为原住民发声。

但是马胡塔同时成为了阿登第二任政府里对中共国最主要的强硬声音。最近她一次又一次的与澳大利亚的伙伴表达了对香港新疆人权状况的关切,但是如此以及其余的小动作并不能改变外界对于新西兰向北京当局下跪评价,这些指责主要依据新西兰外长是否加入五眼联盟的伙伴对北京的联合指控。即便如此,这也是彼特斯尽可能回避的挤压。毕竟阿登在其第一任外长发表亲美言论后澄清了新西兰政府在中国问题上的态度,这一表态无疑令华盛顿与堪培拉相当侧目。

有时这些比较中缺失的部分就是罗恩·马克跟新西兰日进地位的国防政策要发光发热的地方了。外国事务与贸易部有不发布总体政策悠久的传统,由马克在2018年推出的《战略防务政策声明》亦是如此——该声明总结了新西兰日益增长的对中共国对于区域安全影响的关注。

仅在惠林顿强调在南中国海问题上越来越强硬的数日后,马克做了继1980年代决定购买两艘安扎克级巡防舰后历届防长都没做过的事——宣布决定购买P-8“波塞冬”海上巡逻机以替代老式的P3“猎户座”。在他卸任前,他还会重复这一举动,在内阁的同意下将老式C130大力神运输机换代为新的C130J超级大力神。这两则决定都意味着新西兰将拥有与传统防务伙伴类似的硬家伙,但都需要大笔的开支。随后我们就迎来了阿登政府2.0。

即便没有因Covid-19危机对预算提出的独特要求,在新防长佩尼·埃纳雷(Peeni Henare)于10月接任后没人会预计国防会成为预算支出的优先事务。可以肯定的是,财政部一直在释放信号:国防部的好日子到头了。

尽管国防军在检疫工作中发挥了很大作用,海外部署的方面的微弱作用很难让内阁确信部队的能力有任何用处。在马克的工作下,新西兰结束了在伊拉克塔吉基地的任务,并将驻阿富汗的人员缩减到一小撮。

今年早些时候由部长们宣布最后剩余的人员撤回,埃纳雷与阿登、马胡塔的一起出席引起了不小的关注。即便此次媒体报道很低调,却也称得上是新任防长一次引人关注的出场。只要关注一下埃纳雷在政府的蜂巢网站上的出镜率就不难发现,相较于前任罗恩马克,阿登政府的第二任防长一直很安静。这意味着我们尚不清楚埃纳雷的国防政策以及国防在新西兰国际交流中的地位的看法。在后Covid时代国防不太可能获得优先预算的情况下,他是否要改变罗恩·马克的扩展军力的采购清单呢?或是跟前任一样热衷于让国防军为作战任务做好准备呢?或者,他是否会跟新外长马胡塔的论调保持一致,强调旨在减轻人类痛苦的能力与任务呢?新西兰与澳洲的紧密防务关系是否能给埃纳雷一个抵消跨塔斯曼问题的机会呢?新防长希望国防部与新西兰国防军如何来处理该地区的大国格局呢?

在某个时刻,埃纳雷将会处在一个马胡塔再熟悉不过的位置:处理传统安全伙伴对于采取对中共国一致态度的期望,包括在五眼的框架下。我们可以预见到那些期望来自于塔斯曼岛的另一边,特别是彼得·达顿(Peter Dutton)(新西兰人最倾向于讨厌的澳洲政客)成为了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不断变化的内阁中的国防部长。

并且我们也可以预见,某个时候乔·拜登(Joe Biden)的国家安全团队会来敲门。劳埃德·奥斯丁(Lloyd Austin)与安东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首先在日本韩国活动,杰克·苏利文(Jake Sullivan)则一直在表达美国对地区盟友澳洲的支持,而新西兰则在华盛顿的亲密伙伴名单上。拜登政府的印太顾问库尔特·坎贝尔(Kurt M. Campbell)在这些方面很擅长,他也一定会回来。那么,埃纳雷是否真的会等待新西兰的盟友用他们的期望来左右他的公共议程呢?还是要等到下一次可能发生在东南亚或东北亚或其他地方的地区冲突呢?

在公众面前曝光一系列文字性的东西或许是更好的选择,以免给人留下拍脑袋做决定的印象,以及记者开始质疑他的异常沉默。2021年的安扎克日将标志阿登第二任政府到了整整第六个月份,对于第二任防长这或许是个开始就政策与能力选择表明公开立场的好机会。

译者评:阿登政府官员换届,新任防长迟迟不露面。究竟这届阿登政府的国防政策如何?是做出实际行动跟随五眼联盟一起联合对共还是只停留在嘴上谴责?让我们继续看下去。

原文链接:https://www.newsroom.co.nz/pro/defence-minister-goes-awol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农场新西兰站

欢迎大家订阅喜马拉雅农场新西兰站 有意加入喜马拉雅农场新西兰站的战友们,请使用官方discord 链接 https://discord.gg/nyPUqYj 并附上您的挺郭经历及法治基金捐款凭证。谢谢大家🥰 4月 0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