剖析李放在“SARS-COVID-2”病毒创造中的位置

  • 作者:peacelv

更多真相,请关注 GtvGnews

西班牙2021年4月8日电/西喜社——

闫博士在第一份病毒论文里提出以下三点内容,并给出了SARS-COVID-2的RBM/S蛋白是基因操纵的产物及确凿证据,即石正丽研究小组和她的积极合作者(包括李放)在RBM与hACE2受体结合上的深度研究:

1.    SARS-COVID-2的S1上直接与hACE2结合的受体结合基序(RBM)很大程度上和SARS的S蛋白上的RBM相似;

2.    RBM上关键残基被保留,非必需氨基酸残基均已突变;

3.    SARS-COVID-2的S蛋白与hACE2的结合类似于SARS蛋白与hACE223的结合。

奎伊博士在报告中论证SARS- COVID -2来自实验室制造,提到以下内容:

1.    处于S1/S2 接入点的弗林酶切入点

SARS-COVID-2病毒独特之处就是它需要一个主酵素furin去激活位于S1/S2处的一个洞口。 但没有任何同一族谱内的其他冠状病毒有同样的称之为furin蛋白酶的切入点,其他冠状病毒是在S1/S2点下游的一个称为S’站点的位置被切割的。

2.    CGG-CGG密码子

当科学家将二聚精氨酸密码子接入到冠状病毒时,他们总是会用这对密码子CGG-CGG,但是在自然中的冠状病毒很少会用这对密码子。举个例子,在58个轮状病毒的580000个密码子中,唯一包含CGG对的只有CoV-2,其它的57个轮状病毒没有含有这对。 所以自然中就没有可能furin蛋白酶切入点可以通过重组引入到SARS-COVID-2。SARS-COVID-2中包含的furin蛋白酶切入点包括的特定基因序列被用来编码自然界中的任何事物,在自然界中没有存在这样的例子。

而李放过去的研究成果与以上内容息息相关。

2013年12月19日,应“葛洪·精英论坛”的邀请,美国明尼苏达大学双城分校李放博士在武汉病毒研究所1号会议室作题为“冠状病毒的受体识别机制”( Receptor recognition mechanisms of coronaviruses)的学术报告,报告由石正丽研究员主持。

李放博士就冠状病毒的受体识别机制中尚存在的诸多问题进行了报告,从冠状病毒S蛋白及不同宿主和受体的结构与功能相结合的角度,详细介绍了SARS病毒通过位点突变实现从果子狸到人的感染,以及其他重要的冠状病毒(如:人NL63、鼠MHV等)受体利用机制,最后系统阐释了冠状病毒是如何适应不同宿主实现跨物种传播。

2015年6月12日李放博士权威期刊揭示MERS传人之谜。

MERS病毒(MERS-CoV)与2003年导致全球非典大流行的SARS病毒属于同一病毒家族。2014年,李放和他的同事们在《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PNAS)上发表了一篇论文,揭示蝙蝠有可能是MERS病毒的天然储存库。

在这项新研究中,研究人员比较了MERS病毒和MERS样蝙蝠病毒的序列,发现两个突变是将MERS样蝙蝠病毒从不能感染人类细胞转变为能够有效感染人类细胞的充分条件。病毒要感染宿主细胞,首先就需要将一种受体附着到宿主细胞表面,随后被宿主蛋白酶所激活,触动病毒和宿主细胞的融合。MERS病毒中的两个突变使得这一病毒能够被人类蛋白酶激活,因此在MERS病毒从蝙蝠向人类传播中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另外李放和石正丽合作的论文中曾提及以下内容:

报告中的原文,“可以想象,实际的限制性位点可能会有所不同,这取决于接受RBM插⼊的刺突蛋⽩基因,以及在感兴趣的区域引⼊独特的限制性位点的便利性。值得⼀提的是,最近发表的这篇论⽂39的对应作者李放博⼠从2010年开始就⼀直是⽯正丽博⼠的积极合作者49-53。”,以及“如第⼀部分所述,RBM段的设计可以通过⾼分辨率的结构得到很好的指导37,38,以智能的⽅式产⽣⼀个类似于SARS的RBM的序列。当进⾏结构指导下的RBM设计时,他们会按照常规⽣成⼏个(例如12个)这样的RBM,并希望⼀些特定的变体在结合hACE2⽅⾯可能优于其他变体。⼀旦设计完成,他们可以让每个设计好的RBM基因进⾏商业化合成(快速且⾮常经济实惠),在5’-端有⼀个EcoRI位点,在3’-端有⼀个BstEII位点。然后,这些新型RBM基因可以分别克隆到刺突蛋⽩基因中。基因合成和随后的克隆,可以批量模式完成设计的RBM的⼩型库,然后,这些⼯程化的刺突蛋⽩可能会使⽤既定的假型病毒感染化验来测试hACE2的结合⼒45,49,50。具有良好⾄异常优越结合⼒的⼯程化的刺突蛋⽩将被选择。[虽然不是必要的,但在这⾥可能涉及定向进化(在RBM基因上进⾏容易出错的PCR),再加上体外结合化验39,90或假型病毒感染化验45,49,50,以获得与hACE2结合的具有特殊亲和⼒的RBM]。”

由此可见李放在SARS-COVID-2的S1的RBM上以及弗林酶切入点上理论和实践着力颇多,“功劳”可谓不小。

编辑:Victor Torres;校对:阿伯塔 ;组稿:神奇四侠;发稿:信心的选择

相关链接:纽约时报诬蔑闫博士文章中出台的王林发在生化武器中的角色9/23/2020 Valuetainment专访闫丽梦零对冲第一时间深度报道了闫博士的重磅报告http://www.whiov.cas.cn/xwdt_160278/xsdt2019/201911/t20191103_5419750.htmlhttps://www.360zhyx.com/home-research-index-rid-53906.shtml奎伊博士论证SARS-CoV-2来自实验室制造

+9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wenwu
2 天 之前

大能。👀着头晕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