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根大通:中美之争正处于戏剧性的转折点

俄罗斯莫斯科喀秋莎农场 DongDong

编辑上传 水星

japantimes.co.jp

摩根大通首席执行官杰米·戴蒙(Jamie Dimon)对这场有望载入史册的 21 世纪大国间全面竞争进行了长篇分析。他认为,只要美国勇于直面失败,从反省中深思长计,则可趋利避害,成功狙击中共国觊觎全球领导权的企图。

在周三(4月 7 日)发表的致股东的年度信中,戴蒙全方位剖析了中共国的优势和劣势,同时扪心自问了美国自身的优势和劣势,他认为中美之争正处于戏剧性的转折点。

这位华尔街高管写道,“中共国迈向世界经济霸主之路注定蜿蜒崎岖”。同样,“尽管我笃信美利坚合众国具备百折不挠的品质,但上帝并未赐予我们成功的神权。”

戴蒙在信中说,中共国领导人眼中的美国日渐式微,我们在科学技术、基础设施和高等教育方面节节败退,美国的政治氛围和平等精神历经着撕裂的阵痛,结果是两党无法调和的矛盾导致政府施政纲领左右摇摆难以实现宏伟的国家目标。

中共一党独裁专政的体制确保其国家政策能数十年如一日延承不变,不会朝令夕改。若要与中共国正面对决,戴蒙认为,美国政府也需要贯彻实施稳定的长期预算、规划和报告,以实现广泛深远的公共政策为两党己任。

戴蒙还呼应了美国总统乔·拜登(Joe Biden)对美国“后疫情时期”经济复苏的愿景,他表示,某些领域仅凭自由市场经济尚无法推动发展,因此华府需要的是灵活多变的产业政策,无论是对基础设施建设的投资,还是为推动关键技术的研发提供资金,都应有的放矢。

美国还必须解决其社会中的不平等问题,这也是美国社会割裂和政治干预手段失灵的症结所在。

这位投行家的信中说,“断层线(Fault Lines)是不平等的”。

断层线是一个金融术语,目前一般翻译成“金融断层线”或“断层线”,源于印度经济学家拉詹(Raghuram Govinda Rajan)的一本书,指的是能够引发金融危机的重大风险。

它借用了地质学中术语“断层线”,即当地壳岩石承受的压力超过其本身的强度之后,就会发生断裂,出现断层。地质学家发现,地震往往是沿着断层线发生的。例如,第一条可引发金融危机的“断层线”就是社会各阶层收入差距不断扩大,以及政治团体之间的激烈冲突。收入差距不断扩大属于经济不平等,政治团体之间的激烈冲突涉及种族歧视、法西斯主义等。

戴蒙认为北京当局也不是一个不可战胜的对手。戴蒙笃定中共国在未来 40 年将无法回避一些十分棘手的问题:从日趋恶劣的自然环境到国有企业的效率低下,从屡创新高的债务规模到漏洞百出的金融市场,从指日可待的人口老龄化到日益扩大的贫富差距,从来自西方政府日益增长的政治压力到与亚洲邻国间频繁爆发的小规模冲突等,不一而足。

最近,中共国所谓“主动出击”带来的成功令其领导层对自己的独裁统治手段雄心万丈,“与日俱增的中产阶级几乎都渴求政治权力,这有助于解释为什么专制体制内的领导层毫无意外会在体量庞大、错综复杂的经济体中左右摇摆,寻找靠山。” 他认为,政体的不透明度和法治的不健全对该国的金融体系或人民币的国际化都不是好兆头。

戴蒙最后说,“寻根究底,我们无需畏惧中共国的成功,我们唯应对自己的失败心怀敬意,因为唯有失败的恐惧会令我们裹足不前。” 美国只需要 “面对我们曾犯下的错误,能做到撸起衣袖、用我们超凡的领导力补过拾遗”。

最后的言论让人想起了桥水公司联合主席雷·达利欧(Ray Dalio)的类似观点,他在 9 月表示,美国 “最大的战争是与我们自己的战争”。

展望近期,戴蒙主张两国之间应建立“健康的战略和经济关系”。

摩根大通在同样于周三发布的 2020 年度报告中表示,中共国 “是我们客户和公司最大的机会之一”。

截至去年年底,该机构在中共国的涉及贷款、交易和投资的总风险敞口为 212 亿美元,是其在美国以外的第四大风险敞口。

去年,摩根大通在获得一家本地合资企业的多数股权后,成为首家在华外资资产管理公司,预计今年将拥有该企业的全部所有权。某些中共国大型公司大规模在美首次公开募股,该投资银行也是其主承销商。

参考链接:

[1] Wall Street CEO talks of great power competition with US in annual letter – NIKKEI ASIAN – 2021/04/08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