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路德时评2021.4.7晚:拜登尚未与习谈论病毒起源问题意味着什么

文字整理:茅屎坑 青桐 kimkim(文沙) 墨墨十七
编辑: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

原标题

 4/7/2021路德时评(博冠胡谈):拜登新闻会上表示他尚未和习近平谈过意味着什么?习近平和默克尔为了挽回双方合作最后再努力一把意味着什么?

视频



文字

博博士:各位观众大家好,今天是四月7日星期三,现在是美国东部时间晚上8:30。今天还是路德先生休息,由我来给大家带来、跟我一起的还有冠博士和胡博士。我们今天有几个话题跟大家讨论和分享,首先,就是拜登今天在记者会上说尚未和习近平谈过这个病毒起源问题,这个有意思啊,所以我们来好好掰扯掰扯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啊?拜登为什么说他还没有跟习近平谈过这个病毒起源问题啊,这是一。第二,就是今天还有一个消息,就是习近平和默克尔通话,说为了挽回这个双方的合作要再努力一把啊,然后习近平还表示了对于中欧关系的这种挑战之际呢,对于欧盟的各种这个希望和期许啊。所以我们看他的这个希望能不能成为现实,跟我们嘉宾来讨论一下啊,好,那再正式进入今天的讨论话题之前呢,冠博士你能不能、有什么新闻要跟大家分享的。

冠博士:好,大家好,今天几条新闻分享,第1条是这个帕劳总统最近在接受采访的时候,他说帕劳不会在任何人的霸凌下选择盟友,尤其是不会被中共胁迫。那他之前透露说中共为了阻止他和这个台湾来往,那么曾给他的手机狂打电话,后来他再也不接了,这是在去年大选的时候中共官员多次直接打他手机,是很狂妄啊中国官员,大概打了16次,然后帕劳总统说选举后就没有再接听他们的电话了,因为中共官员直接告诉他说要断绝跟台湾的非法交往,但是帕劳总统说呢最后只剩我们和台湾站在一起,我们也不会改变立场,因为台湾一开始也是这样支持帕劳。这个话这个表态其实意思就很明显了,因为最近这个美国驻帕劳大使跟着帕劳总统一起去访问台湾嘛,那这里面的政治含义就不言而喻了,那这个帕劳的总统他在这个时候敢说出这样的话,做出这样的事情,那也就表明说他作为这个小国家现在看到这样的这种国际形式,去做一个坚决的站队,那也就是说背后是有美国这样的强力支持,所以他才在这时候去做这样的一边倒的事情,所以这里面也可以看到全球的这个灭共大事。那第2个说的是今天澳洲总理莫里森说虽然澳洲政府希望能维持一个积极的对华关系,但绝不会因此牺牲澳洲的价值观,因为澳洲之前为新疆人权的问题,香港的问题屡次公开发声,那中共当然是屡次的指责,所以在今天这个发布会上有记者就像莫里森这么问,所以莫里森他的意思就是说,虽然希望能维持积极的这样对华的关系,但这种积极的关系要符合澳洲的价值观和民族性,绝不会为了恢复两国关系在这方面妥协。所以他这话翻译过来就是说澳大利亚他们这些所谓的价值观,也就是说他和美国、西方国家,包括日本等等这些国家的同盟他们和中共之间的冲突是价值观这样的冲突,如果说中共想要恢复和西方国家特别是澳大利亚这些国家的关系的话,那么他一定是从这个价值观上,就从内部上要做出一个彻底的改变。所以现在国际形势上这些联盟,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对于中共压迫的大事,对于中共这样的一个灭共的形势已经形成,就是如果你不改变的话,如果你体制不改变的话,那么这样的压迫,这样的制裁就一直会继续下去。第3个事情呢,想跟几位讨论一下,我觉得也挺有意思的,因为这个是华盛顿时报周一的报道,说当前的非法移民危机中,美国国土安全部部长正在考虑扩大现有的边境墙,特别是可能要重启川普总统倡导并开始的边境墙建设。那川普总统在这news max接受电话采访时表示,说如果是真的话这将是一个积极的信号,那本来说那堵墙呢我们基本上就已经完成了,但因为法律诉讼被耽误了两年半,但是拜登1月20号上来不是签署了一项行政命令,结束了这个边境墙建设嘛,但是现在因为非法移民问题越来越多,这个拜登政府可能要在边境的问题上也要重新继承川普总统的政策,我觉得这个又是一个重要的信号。那同时呢,川普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还向拜登表达了一些良好的祝愿,他说我希望他很好,希望拜登身体和精神上一切都好。从这件事我们就会看到美国、中共不是认为美国这两党政治是你死我活嘛,但是现在1月20号的事情之后呢,这个川普总统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表达出来的态度是只要拜登做正确的事情,做对美国有利的事情,那么他就是认可的,他就表达出积极的态度。那我想问博博士您怎么看川普总统对拜登和边境墙政策的表态?

博博士:这个边境墙政策的新闻我也看了,就是说,怎么说呢?这个某些州还是羞羞答答的,还是要继续建这个边境墙,为什么?因为这个拜登政府上上台了以后,因为大家都说所有的这个非法移民嘛,就是墨西哥边境以南的这些非法移民都在等待着拜登上台,然后大举进入美国,因为他们都希望在拜登的这个执政时期能得到大赦,能拿到美国的身份,所以这个时候就造成各个边境州的压力也非常非常大,为什么呢?就是虽然说这些非法移民过了边境以后有的被收容啊,有的被这个遣返,这些都是钱呢对吧?都要花费当地政府大额的资金,所以说到最后还是发现建墙最为实际,建墙最为有效的这个办法。所以在这个时候大家可以看到,虽然说这是当时川普政府一个非常有争议的一个动作,但是的确是一个从实际操作上来看,的确是一个非常行之有效的办法,这也就是为什么有一些边境州啊又回到这个建墙的动作上面,就是一。第二,就是说可见啊为了美国的这个国家利益,以及为了美国人民的福祉,在川普时代作出的决定和在拜登时代做出的决定,它的这个是一脉相承的啊,就是说美国这种政策的延续性,就是说它的确是经过了调研和一些这个啊分析以后才得出了建墙这样的结论,并不是拍脑袋的决定,所以可见这个政策延续性就可以看出来,真正的美国的总统不管是左的还是右的,他都是为了美国人民的利益而做出了这样的一些政策上的决定。而且从这时候可以看出来,政治正确这个东西真的是一件很害人的事情,当时为了政治正确,把这个什么墙啊停下来,只要是川普的咱就不要对吧?宁要什么这个拜登的草也不要川普的苗是吧?但是到后来直接被现实打脸啊,所以这个时候可以看出来,真正的在拜登时期他必须要执行川普时代留下来的一些行之有效的政策,这是不可避免的事情,因为这是为了美国的未来,的确是没有办法绕过去的一个坎啊,这是一。第二就是说川普总统他对于拜登这个行为,他当然肯定是有点揶揄的意思,但是这里面的确有一点是说只要拜登做的事情是为了美国民众着想,为了这个美国的未来和为了美国的发展而考虑的话,他也会支持他的。所以说这里面就可以看出来真正的这个一个热爱自己的国家,热爱自己的人民的这个领导人,他所处的这个状态是什么样的,而不像有些独裁国家这个领导人一换,整个的这个体制全部换掉,整个的所有的前面的决定全部推翻啊,所以这一点上面来说的话,这就是美国为什么能够发展200多年依然保持比较旺盛的发展势头的原因啊,这我的想法。

冠博士:是的,这个边境墙的事情我们就可以看到,一个是美国内政,那另外一方面呢,实际上它和中共的这样对美国渗透也是分不开的,因为这个边境的问题,南美移民或拉美移民,在这里面中共很大程度上利用这些问题去对美国输入这个芬太尼毒品、非法移民,那包括后面这个病毒以及这个输入共产主义。所以说川普总统的政策,他当时一方面是作为一个内政来考虑,那另一方面实际上也是有防堵中共渗透的考虑在这里面。虽然就像刚才博士说拜登在1月20日的时候是为了政治正确去结束了边境墙的建设,但是现在随着这个灭共的大势往下进行,随着解决美国问题往下进行,这个边境墙的问题和美国的内政包括外面的事情是一个分不开的事情,它是绕不开的一个问题,所以说在这里面要真正解决美国的问题,他还是会按照这个川普总统或者说是按照对美国政策有利的这样的一个方向去做的。那这个就是美国政治的根本,虽然说它是两党政治,那1月20号之前或者说11月3号之前吵的非常凶,看起来好像你死我活,但是1月20号之后只要这个背后达成了协议,只要背后达成了妥协,那就真的是接下来该做什么还是会做什么。所以说中共在这里面自以为好像是利用了美国两党政治,好像说拜登上来他就能控制美国,但是实际上现在不到三个月的时间,这是事实证明美国的它的政治的稳定性可以使得这个国家方向不以这个总统的变更为转移。好的博士我就先分享到这儿。

博博士:好的,谢谢官博士,那我们请胡博士分享一下,谢谢。

胡博士:今天给大家分享一个,第1个就是之前提到的英国毒株B1.17,现在已经被证明有更高的致死率,有更快的传播率,这么一个毒株呢现在已经在美国、现在已经是一个最主流的毒株了,大概是在25%~30%的新发的病例吧,然后大家一定要特别注意这段时间。然后第2个就是这个CDC的刚出炉的、就是终于现在说到呼吸道传播是一个主要传播方式,这个接触传播他们现在把它调级调为low,就是很低,接触之间的传播可能性是比较低的。然后第3点呢就是关于到这个、就是所谓的这个巴西毒株,这个巴西毒株现在初步证据也是基本上确定它的这个传播率和它的死亡率都会更高,但是现在还没有非常肯定的这个数据出来,还是发表在这个、所以我们可能还要持续观察。然后另外一个我觉得是跟闫博士第3篇报告有关的,就是关于这个神经的这个症状,这个神经的症状现在、今天有一篇这个路透社也报道了,谈到了有将近1/3的人,我说的不是说重症啊你到医院进了ICU,我说的就是普通的感染者将近有1/3的人感染了以后,都会有神经或者精神的症状,包括什么这个抑郁啊或者是甚至比较严重的有这个中风啊,这些都会有可能,它是中风的比较低1%,小于1%,0.5%左右,但是还有脑炎这些症状都可能会出现。所以说实际上这个像1/3还是一个蛮大的数字,所以再加上这个之前、现在认识到还有B1.17在美国现在成为主流毒株,相信在世界上肯定很快就会成为主流毒株,希望大家在无论在全世界任何一个角落的战友都一定不要掉以轻心,就这样,谢谢。

博博士:好的,谢谢胡博士啊,那我也来跟大家分享一、两条,然后有讨论的跟大家啊。首先第一条,就是说今天给大家分享两条这个航天方面的消息,第1条就是这个space x今天发射了第23批次的这个组网卫星啊,今天中午的时候美国东部时间12点多的时候发射的,所有的发射、然后呢就是第1级的这个返回以及这个、就是卫星的这个入轨和释放这些东西都是一点问题都没有啊一气呵成,所以说这个space x的成熟的技术我们又一次的看见了,是非常非常成熟的这样的一个卫星发射技术。所以说它很快就可以、就是说已经进入了这个实用阶段了,很多的这个试用都已经得到了很好的效果,我们拭目以待美国这个6g它的这个啊发展的速度真的是非常非常的快,很快就可以实现覆盖了啊,这是一。第二条是这个火星探测的消息啊,这个NASA的这个毅力号探测器,就是它在这个火星上面呢释放了一个小型的无人机,就是它把这个、它是搭载这个火星车底下,肚皮底下的啊,然后把它给放下来,让它腿先弹出来然后把它放下来,放下来以后这个火星车离开,然后呢这个飞行器在做好这个地面的一切测试以后,就可以、就是说它是两个螺旋桨嘛,就是说共轴双旋翼的,然后它就可以起飞,然后就是说在人类、将会是人类首次在另外一个星球啊,就是说飞上另外一个星球的天空啊,所以说这是一个人类历史上的又一个创举啊,虽然是这种无人的远程的这个技术,但是这次的这个实验将是人类历史上又一个里程碑啊。大家要知道火星它的这个空气的组成,它的这个空气的这个密度什么都跟地球不一样,而它的这个表面的沙土土质这些东西也跟地球不一样啊,所以说为了能够让这个无人机在火星表面能够顺利的起飞啊降落,进行各种各样的操作以及拍摄这些动作的话,就是里面所含的这个科技含量是非常非常高的,所以我们拭目以待,看他们的这个实验是否能成功啊,已经正在进行准备了,所以全球的航天迷都会、都在就是说热切的关注这个问题。好,然后下面有一条也不是新闻,是昨天的跟大家讨论一下,就是一个很搞笑的一个东西,就是说今天就看到一个消息,这个推里面我还是从这个早报、联合早报在上面看到的,其实是两天以前的一个新闻了啊,它说中国将推动1亿脱贫人口进入中等收入群体,这个就是说是中国国家乡村振兴局的一个副局长夏根生,这大家要知道中国国家乡村振兴局就是以前的扶贫办啊,就连所有的机构啊就是机构啊人员啊,什么党组全部都一样啊,就是把这个国务院扶贫办牌子摘了,换上一块国家乡村振兴局,就等于咱们就脱贫了。然后今天这个副局长名字也很有意思啊,叫夏更生啊,自力更生啊,所以这个啊,看来这个扶贫也自力更生啊,咱们开个玩笑。好,接着新闻是这样,他说推动1亿多新的脱贫人口进入中等收入群体,这句话没毛病啊,然后今年已经确定了脱贫人口的就业规模不少于3000万的目标,然后官员说目前进展相当顺利。这个就有意思了,就是说这1亿多新的脱贫人口,在今年要达到有3000万人就业,那就是说明这1亿多、言下之意就是说这1亿多的新的脱贫人口都是没有工作做的,都是没有进入就业状态的,所以在这个时候我就有一个问题,就是说如果没有进入这个就业的话,是怎么脱贫的呢?因为没有就业的话就没有收入,没有收入的话它这个贫困是怎么脱掉的呢?所以说这个里面就完全有一个逻辑不自洽的问题在里面啊,所以说这里面可以看到中共这个搞法真的是很有意思,它这个逻辑很多地方都有说不通的地方,就是说它的这个脱贫到底怎么样的一个标准是脱贫?然后,居然现在发现啊这个1亿多的脱贫人口都是没有工作,就是说没有进入就业市场的他也能脱贫,所以说这个也比较有意思啊,我来问一下这个冠博士,你觉得这个、你听了这个新闻以后你是什么反应?你是什么想法?

冠博士:这件事情确实是因为没办法,那总加速师他要连任,连任的话他要有政绩,政绩,你去哪儿找政绩?和美国搞成这样和欧洲搞成这样,你内部的这个压力也上来了,外部的这个所有的脱钩,所有的经济制裁,贸易制裁,科技制裁全部都在进行,那你怎么办呢?那你就只能从内部想办法去找政绩,所以说这个脱贫呢是为了这个所谓的建党百年,也是为了这个总加速师连任的一个重要政绩。所以说不管你脱不脱贫,不管你有没有工作,那我既然总加速师或者说是中共现在我有这个需要让你脱贫的话那你就得脱贫,那脱不脱贫那是我中共说了算的,是我这个现在中共政府说了算,所以这个脱贫办首先要改成国家乡、这个扶贫办要改成国家乡村振兴局,那这个就是脱贫中的非常重要的一步,因为这个贫字已经被脱了,你要脱贫,那这个所谓的1亿人口没有工作的那这也好办,我把这个线稍微往下划一点,或者是说我找个其他的理由,那就说他们已经脱离贫困了,反正贫不贫困是我定的。那接下来他说这个什么所谓的3000万人的就业目标,你看中共现在这个经济,之前主要靠的这些外贸已经是完完全全的受到了严重的打击,包括加上中共之前的这些所谓的龙头科技,像华为这些也是都继续往下走,所以他拿什么去这个创造就业,拿什么解决所谓的这个3000万人的就业的目标。所以中共接下来的搞法,只能是像这个当年希特勒一样去弄钱投资基建和军工,去把这个所谓的经济继续拉起来,所谓的让这个3000万人也好,还是更多的人也好去就业,所以说中共的这样的一个、现在你去看它的宣传逻辑不自洽,而且所有的事情都是为了自身的内部政治斗争服务的,所以说搞到最后就到了现在这个不伦不类的宣传和这样的完全看起来非常荒唐的说法。

博博士:我是非常同意冠博士的观点啊,胡博士有没有什么要评论的?

胡博士:我觉得这个,首先就像咱们说这个脱贫,脱贫肯定只是一个数字脱贫啊,就是在统计数字上给它全部每个人的收入乘个十就脱贫了嘛。但是这个是数字上的脱了贫,事情还是得做,因为这些人他没有就业,他在贫困人口,他仍然还有一个吃饭的问题,他吃不了饭又没有工作,自己游荡在街头,对治安甚至对维稳都是有很大的问题,所以事还得做,这就有点像是老板到了年底年关啊,一定你必须脱贫,好,那在数字上先把Excel表改一下应付老板。好,先脱了贫,脱贫以后第2年该干嘛还是干嘛,该怎么计划还是怎么计划,所以感觉就是这么一个事情,就是我看法。

博博士:这个我是很同意胡博士、冠博士的观点啊,尤其中共它的这个脱贫完全就是一个数字游戏,就是说名称游戏,比方说把那个什么国务院扶贫办换成国家乡村振兴局啊,就好像啊跟这个贫字没关系啦,咱就是脱贫了啊这是没有问题的。第二就是说,这个到底人民的收入是怎么样,我们李克强总理的这个话已经把中共的底裤给扒了,咱就不去重复了,大家都知道怎么回事啊。这个贫困人口依然是在那个地方,因为你没有一个完完全全的这个经济的复苏,整个经济的整体向上的这个趋势的话,你底层人口是没有办法脱离贫困的,靠他自己是不可能的啊。第三就是说这个里面,因为中共它所有东西啊,大家一定要知道中共的所有动作都是政治需要,为什么呢?脱贫这个东西是习总的一个主要政绩,明年能够顺利登基的啊这样的一个主要政绩啊,所以说一定要做成,不管怎么样一定都要做成。好,既然这样的话呢,那先把这个贫困这两个字给去掉,把这个所有的贫困的帽子给摘了,然后这些人他还是穷嘛,他还没有钱嘛,他还是没有办法生活,或者是没有办法、就是说自己能够自力更生对吧?所以这个时候还是推动他们的这个就业啊,就还是跟以前扶贫是一样的,当时扶贫工作是什么?就比方说某一个县有什么要增加投资啊兴办企业啊,兴办养殖啊这些东西对吧?来让群众脱贫嘛,现在做的事情其实是一模一样的啊,就等于是跟当年的这个扶贫办做的事情是一模一样的,只不过是换了一个帽子换了一个幌子,说起来好听一点,叫脱贫人口的推动其就业规模的上升啊。所以可见中共这个虚伪啊,虚伪到什么程度,就是说完全把一模一样的事情在做的时候,给它换一个帽子,就好像是很高大上,很冠冕堂皇,这样领导人脸上就有光了啊,这完全就等于是自欺欺人,掩耳盗铃的这样的一种做法,所以可见中共的这种逻辑,它的这种政治逻辑就会诞生像这种怪胎式的这个政策出来啊,让全世界人民笑掉大牙。好,那我们今天这个分享环节就结束,咱们进入今天进入正题。首先第一条新闻,是一个挺有意思的一个新闻啊,就是拜登今天在这个记者会上面啊,有个记者问他,就是好像是福克斯的记者,福克斯记者问他就说很多家庭都想知道这个事是怎么发生的对吧?以及它如何传播到这种程度的,然后他又问关键的问题,你是否已经与习近平谈起过病毒起源?然后拜登说我还没有和习近平谈起过这个病毒起源的问题。这个就比较有意思了,结合我们这段时间给大家分析这个情况综合来看,大家听我们的这个节目啊,就是有一定的这个门槛,就是说一定要前前后后要连续起来听,才能够听懂他的分析是怎么样的,综合最近这段时间对于病毒追责的推动,以及对于病毒起源探究的整个推动来看的话,这这句话其实这个意义、背后的意义非常非常的深啊,我们先问问冠博士你是怎么想的?

冠博士:这个拜登说的是,不,我还没有与习主席对话。这里面信息量很大,首先,我们说拜登他在1月20号上来之后,他和这个中共的关系,他和习近平的关系,一开始确实是有一个试探的过程的。比如说他上来最开始就把中共定成战略竞争对手,然后上来呢又和习近平打了这双规电话,打完电话后来又说这个新疆是什么文化常态。那自从那两次挨骂之后呢后面就不说了,这个可能骂的也是比较猛烈,所以他就说我干脆就不说了,不跟你习近平谈了。所以后面的事情他试探完毕,也伴随着这个拜登政府的政策的全面的定位和定向,也就是继承川普这一桌菜去灭共,去往灭共的方向去走,当美国正式走向这个方向的时候,拜登他就主动和习近平和中共拉开距离,就避嫌,虽然拜登他不说,但是他下面这些人我们可以看到这个布林肯,还有这个国家安全顾问等等这些人他们一直都在推动这件事情。那么今天他问到了和习近平谈病毒起源的问题,拜登之回答说我还没有与习主席对话,所以第1个呢他就是说我和习近平之间的这个关系现在是非常寒冷的,我和中共的关系非常冷的,我就不和他对话。这个是和他之前一贯的动作是延续的,但第2个更重要的是,他在被问到病毒起源的这个事情,他是接着这个话往下说的,他并没有说病毒起源有什么好谈的?那我觉得我们更应该这个聚焦在疫情合作的这件事情上。假如说拜登他要在这里面说一个政治正确的话,那就该说我不知道病毒怎么回事,但我觉得我们现在更应该聚焦在疫情合作,他完全可以把这个话题扯开,或者说把这个话题引导到一些为中共挡子弹的一些方向,他并没有,他直接就着这话题回答,那就是说病毒起源是一个重要的事情,那病毒起源我现在虽然不和习近平谈,但是病毒起源是在我的这个计划里面的,是在我的这个本子上的。我们说自从阿拉斯加会谈之后,虽然说会谈本身当时好像是病毒的事情没有被放到重点来说,但是后面两周的时间,CNN报道CDC这个前主任,就说病毒是来自这个武汉的实验室,那当时CNN的主持人还把这件事情又渲染了一番,说你看他不是代表自己,他是代表一群人,所以这里面就是CNN或者左派代表民主党的这个媒体在做一个主动的推动,那在这样的一个推动过程中,包括拜登身边的那位梅兹先生,之前是拜登在参议院的这个委员会下面当时就和拜登一起工作了,也出来说这个病毒是来自实验室的事情。那后面就直到前两天我们说到的布林肯先生的表态,那直接说这个生物威胁,直接说为了下一代人美国现在要站起来要直面挑战,直面威胁。所以当这个病毒的事情,虽然阿拉斯加的事看似没提,但是这个两三周的时间已经是一直在往上升,一直在往上推进,所以这个很明显是一个美国现在政府的这样的一个动作。那拜登这句话他最后一个意思就是说,如果说他和习近平去谈病毒起源的问题,那就是最后要和中共摊牌了,因为病毒起源的这个问题,既然它是个问题就肯定不是来自自然的嘛,来自自然你有什么好说的?如果谈到就一定是来自实验室或者是更进一步说到它本质超限生化武器,那到了那一步的话,只要两个国家元首,两个国家领导人谈到这一步的话,那就是最后的摊牌,所以说拜登现在呢嘴上不说他让底下人去做,那如果说这个火候到的话,他自己谈到这个问题,那就是最后一击的这样的时刻了,博博士。

博博士:好,那个请胡博士,嗯,你有什么看法?

胡博士:首先我觉得这个他,这个记者提出这个问题就很有意思啊,因为(胡博士:对,这个这个挺坏的啊)如果是,对,你想嘛,2003年的时候当这个SARS一代出来的时候也没有人会去问,你有没有跟江泽民主席去谈这个病毒疫情的源头问题,对吧?因为两个国家元首怎么怎么可能解释的清楚病毒源头如果这是自然来源的话,他们又不写论文,是不是这个道理,所以他们不可能两位国家元首不会谈这个事情,但是这次的话你看记者这么问也就认为,嗯,他这个问题,我相信他能从那儿得到答案,所以我问你你有没有去问这个问题,对吧?嗯,那那如果他一开始他如果他觉得这个事情他是个纯自然的问题,他就会说,哦,那这是个自然问题,你问我也没用啊,我问习近平也没有用啊,这个东西你得去问科学家啊,但他也没这么说,也就是说在他心里也默认为这个事情的答案就在习近平那里,我就要问他,他就能告诉我,这是,这就是你想想他们每个人的回答里都有一个隐藏的意思在里面,是不是这么简单,所以他就,如果如果他真的是认为这个东西绝对是从自然而来的,他根本就不会这么回答,他会讲这件事情你不应该问我你应该问福奇,我不我问习近平也不可能问出来所以然,我们都不懂这个东西,我们又不是科学家,但中共外交部还会说一下这个事情交给科学家我不回答,但是你看其实拜登就已经给出来,从他的回答就已经知道,他的潜意识里,他是大概知道这个事情的问题应该从哪儿得到真正的答案,但是这个答案他是说现在我们还没谈,不谈是为什么呢?不谈有很多原因,有可能这个问题太棘手了,现在就像咱们这个问题反正绝对不可能谈出答案来,你的你的底你的底线我也知道,我的底线我也知道,咱不可能现在达成一致所以就干脆不谈,但是等到要谈的时候,那就是大家要说清楚是是东是西是左是右的问题啊,所以说我觉得这就是这个事情的本质,为什么他们现在不谈这个事情,就是他不谈反而更说明问题,就说明这个问题里面有大问题,如果是一个普通,你就想新疆问题都能谈,就新疆问题这个事情都已经算头部贴上问题了,都能谈。为什么病毒问题不能谈?那说明病毒问题要远超过新疆问题,(博博士:对)连谈都不能谈,就指着这个问题谁碰都不能碰,所以说我们现在先放下来,看后面怎么样,但实际上就是随着新疆的问题,随着现在一波又一波的这些科学家不断的表态,不断的施压,这个问题就会变得越来越复杂,那等到这个东西你能美国双方的民意已经解释清楚了,拜登自己也说,他说这个习近平要理解我,我毕竟是美国总统,我无论如何我得顺从美国的民意,我必须说美国人想要这个,让他们要代表他们的声音,那最后就是说如果当这个民意慢慢走向的这个真实的病毒真相的时候,他就不得不这么说,他实际上他的话已经简单的,就是在那次这个新疆的这个大家说文化常规的时候,其实大家不往后听,他还说了一句话,习近平要理解我,我必须得顺着美国的民意说,我我毕竟是美国总统是吧,也就是说他其实说我已经把话跟你说到这儿了,哪天美国民意到了位置的时候,推了我我该怎么办,我就得怎么办,你不能,那就怪不得我,我那时候就什么都记不起来,该干嘛,我就能记着昨天,该干嘛我就得干嘛了。我觉得是这样,谢谢。

博博士:对,其实这里面真的是,中共把这个拜登给弄上去就是花了很大功夫挺拜登啊,真的是现在是等于哭晕在厕所,所以说在这里面大家可以看到,这句话其实里面就是问题其实很大哦,问题其实很大,为什么?就是说首先这个问题福克斯的记者彼得.杜西问出这个问题来就很有意思,因为大家要知道在这种场合在这个白宫记者会上的这这种问题,他虽然他不像中共那样是事先安排好的,但是这些问题他都是要有一个框在里面,比方说有一些比方说涉及个人的问题你就不能提啊或者是这些对吧,就是说因为美国这些他他这大嘴习惯了以后他是他什么都问是吧,所以说在这些里面有一些问题它是被建议就是说不要问的,比方说涉及个人的隐私的问题啊,比方说那个白宫的狗咬谁了或者是,知道吧,像这样的问题对吧,他们就不适合问,或者说啊你家那谁最近啊是不是嗯那个有什么新的这个情况在哪啊是吧,这些问题都不好问的啊,大家要知道的啊,但是呢,今天这个这个这个啊病毒起源的问题,很多家庭知道想他怎么发声的,以及你是否与习近平谈过病毒起源,这个问题问出来的话就非常有意思了,就是说结合我们近一段时间以来的这个啊节目里面跟大家分享的,左派媒体啊现在都开始就是采访以前的····员就是说对于这个,呃,武毒所的这些的整个这个加深的这种这个调查加深的这种这种追责这个声音是越来越越想啊,就像我们的华大妈说的对吧,啊,什么开口啊··开口什么?开口人权、闭口追责对吧,所以说这个是两大主题是之一,所以这说的真的没错,还有一个问题这个在里面就是说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说,我觉得今天拜登说的这个话的意思啊,其实非常的决绝啊,就是说他说,没,我还没跟我还没有跟习主席习主席讲这个话,他这个话说的其实啊,他就像冠博士刚才说,他完全有有这个能力完全有这个场合可以帮助中共圆一下,就比方说啊,这个病毒起源我们就交给科学家去讨论或者说这个病毒起源我们先不谈,这个病毒起源怎么样怎么样是吧,他可以把它给转圜一下,但是他一个字都没有讲,就说,没有,我还没跟习总书记讲过这个话。这里面有两层意思,就是说第一,就是说这个事情现在还··他还不能跟··还没有跟习提,就说还不能跟习提,因为一旦提了的话,按照现在美国所掌握的情报所掌握的信息的话,这个提的话那就是摊牌啊,这是一;第二,就是说还有一个就是说我觉得在这里面还有一个比较深层的意思,就是说美国已经跟对跟中共继续玩这种这个游戏啊已经兴趣不大了啊,其实这点对于中共来说的话其实更加的危险,为什么?我们上一次在节目里面说过,上次WHO到中国去、到武汉去,然后搞成那样一个政治秀,然后到最后出了一篇屎一样的报告啊,这个东西就是其实当时是国际社会以美国为主的西方自由力量给中共最后一次机会啊,就是说如果在这次的这个里面你能够啊,起码认个错,起码能够把这个自己的责任稍微的揽到自己身上一点,能够做出一个负责任的大国的样子啊,这件事情咱们还好说,那这一次以后完完全全中共还是啊继续各种各样的撒泼放赖,各种各样的把这个这个脏水往外泼、脏水往美国人身上泼,所有东西都往往外把自己的责任推得一干二净啊,这样的话就造成了西方的这种态度,就是说我们最近可以看到,那昨天那个赛林博士的这个推里面都是美国和西方的这个正义力量、美国和西方的这个所有的这个情报机构都在独立自主的来分析这个整个整个病毒的来源的这样的一个情报的追踪、情报的分析以及从这个各个方面对于这个这个病毒来源作出美国自己的判断,这些都是跟中共的配合没有关系的啊,就是说现在我觉得啊,美国和西方它已经有了一种这个这个啊,就是一种,怎么说呢,让人有一种感觉,就是说他已经在病毒追责、病毒来源方面它已经丧失了跟中共继续玩这种口炮游戏,就继续玩这种兜圈子的这种游戏的这个兴趣了啊,就是从这上面来看的话,拜登今天一句话就回答说,我没有,我还没跟他说过话,意思是什么?他也许他也许有这几种意思,就是说第一,我还没有说,我想说我还没有说,对吧,我觉得这种情况可能比较··;第二,就是说美国现在根本没有这个兴趣跟中共去继续玩这种无聊的游戏,被牵··被中共这种各种各样的假骗偷,牵着鼻子到处去兜啊,就是东兜西兜,一会兜到三文鱼对吧,一会兜到什么什么啊什么什么什么冷链对吧,一会兜到这一会到那,然后在武汉周围测了几千上万种的这个动物是吧,所有这些东西都是跟真正的病毒追责是没有关系的,所以说所以说所有的这个美国的这个研究、美国的情报都是病毒指向一个地方就是武毒所啊,所以说在这个里面大家可以可以看到,我是觉得啊,拜登这句话的意思里面有刚才冠博士和胡博士分享的意思,但是我觉得还有一层意思就是说,美国现在已经对于这个跟中共继续玩这种文字游戏和口炮游戏没有多大兴趣了,脱钩又往前进了一步啊,这个冠博士你是你你你你有什么想法,这个上面?

冠博士:是,这个如果我们从当时阿拉斯加会谈去看的话,阿拉斯加会谈为什么没谈病毒的问题?第1个当然桌子底下有勾兑,中共呃··,美国用这个问题一一上一下,一拉一扯再把中共的利益扯出来,但是第2个那更重要的是美国他当时已经是在就着病毒的这个事情来去布局了,因为如果说美国要把这个病毒的这个事情定了,哪怕是定成实验室泄漏,哪怕是定成追责,那么这个中共内部也会必然会产生巨大的这样的反应包括他这狗急跳墙,那中共狗急跳墙,在现在这个办法,呃··在现在这个情况下它基本上就一条路,就是去弄台湾,然后去弄亚洲,然后去弄他数字货币,所以说呢,在这个时候美国是先把中共的后路堵死,我去和这个日本韩国2+2的会谈,我去把这朝鲜的牌打掉,那我去和这个美日印澳组成这个联盟,我去和北约组成这个完完全全的,再次的像当年对待苏联那样的紧密的,以价值观为核心,以价值观为纽带的联盟,当这个联盟已经做好了之后,当这个联盟内部对于中共病毒的事情对于对中共的认识已经达成统一,包括灭共之后利益分配达成统一的时候,那就是彻底的把你去走台湾的这条路线都封死了,因为如果这些盟国达成统一了,那他们在这个军事上的部署,包括这个北约和这个美国现在正在组建的这个亚洲版的新北约的这样的一个军事的联动,这都是冲着中共的后路去了,那我现在把你后路堵死了,阿拉斯加这个会议过去两三周之后,现在这病毒的事情飞速的去往前进展,那这事情呢一方面是美国内部的原因,另一方面是中共的WHO报告,把这个全世界的视野重新拉回(博博士:对)病毒的战场。你如果说这报告不出的话,那也许美国和西方还能在,可以在这个时候再跟你玩一段时间,但你先把这报告推出来,报告里面测了那么多样品,上万个样品,没有,这个动物没有一个是阳性,然后最后你说呢这东西是来自动物的,来自中间宿主,不是来自实验室就是这种欺骗全世界人民智商的这种行为,那逼迫的美国在这个时候必须做出回应,因为美国的这里面核心两党政治就是我们之前已经说过很多次了,共和党这边川普总统、纳瓦罗先生、班农先生,那么纳瓦罗先生和班农先生对于这个病毒真相的推动,对于这个真相不断的在这些共和党或者保守派的媒体上的推动是完完全全基于闫博士爆料内容,完完全全基于闫博士的三篇论文来去做的,所以说因为这里面是扎扎实实的真相,所以他们的这样的推动,对于美国民意的这个推动又是一波巨大的这个上扬的这样的一个过程,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你作为一个左派的民主党政府,当你美国内部的这个保守派右派一半的人民已经有这民意的时候,你必须去顺着这个民意去做;那第2个问题,就是美国内部的它的经济的问题,之前不是印了1.9万亿吗,当时那个钱印出去的时候,那我们就觉得说这美国应该是对于这个,把中共定死已经有了一个计划了,因为他敢印这些钱就说明了那最后一战就是内部出问题,泡沫破的话他知道找谁去把这个钱要回来,那这两天的这个参议院这样有21位议员正在推这美国要发第4轮的这个这个纾困方案,那当然这个事还是在这个推动的阶段,那既然他们敢这么推那还是背后就对于这个病毒的事情,对于中共追责的事情是有把握的,因为这么玩下去,它迟早有一天这个内部经济会出问题,一旦出问题,所有的问题,所有的这些责任,他要把这个罪魁祸首中共去让他去负责,所以说之前呢我们说WHO这个报告出来的时候,如果说中共还想和西方世界继续玩这个游戏的话,还想再扯皮的话,那你起码要大概往这个泄漏的方向稍微靠一靠,但是没想到中共他泄漏的这个事情,因为它内部的内斗的原因,他不可能去承担这个泄漏的这个内斗的风险,所以说他在这里(博博士:对,这个责任事故啊,这是)对,这个方面他也守得非常死。所以这就造成了这个美国也在加速,中共也在加速,双方都是在这个加速以病毒真相推动、灭共的这个方向去走,所以说就回到刚才博博士说的这个问题,拜登他这个表态就说非常斩钉截铁或者是非常冷漠的这个不,那就是说这个美美国和西方在这件事情上配合他们的行动,已经是这个和中共基本上过了这个玩拿病毒真相一上一下套钱的这个游戏,虽然玩了一段时间可能是有一些利益,但是呢,对比这个自己的安全的问题,对比中共接下来像文贵先生说的要用这个病毒还要把这些黄金都弄走,要彻底把美元打死,还要踩死这样的一个事情,那美国的这个时间西方的时间也真的不多了,所以这就是为什么这最近的推动的速度如此之快,博博士。

博博士:对,其实这里面我们来对比一下这个国与国的关系和人与人的关系啊,那么大家都知道人与人关系里面最差的是哪种?它不···,当然最好的是我很爱你,我一天到晚想着你,对吧,其实第二差的是我很恨你的,我一天到晚记着你我恨你,第3种其实最差的是我根本懒得想起你了,是不是,这个里面这个才是,现在这个我觉得这个拜登现在就有这个意思,他根本就懒得去跟习近平去废这个话啊,这个意思在这个里面,所以说这个里面可以看到这个真的是这个中美关系已经到了这种跌到这种最低的低点了,这是一;第二就是说这个拜登还有一个意思就是,大家可以去看今天的这个这个记者会的实况啊,他其实有···他当时他有很多种办法去回答这个问题,但他就是这么简简单单斩钉截铁的这么说了这一句啊,所以从这里面我们这个节目一直是通过这个表面的这个现象来给大家分析是什么情况,为什么呢?因为最近从病毒的这个推动,病毒的这个来源的这个推动,追责的这个推动以及像那个赛林博士他们的这些军情和这些人就是比较···走的比较深,看的比较远,走的比较深的这个人士来看的话,已经把这个超限生物武器已经全部纳入纳入议事议程了啊,大家一定要知道这个事件的推动是怎么推动的啊?比方说新疆的这个种族灭绝和反人类罪对吧,几年以前我们就开始听到有这样的声音,当时很多人觉得是,啊,这是什么什么Conspiracy theory阴谋论是吧,所以说都不置可否,但是随着人的这个民意的推动,随着这个不断这个消息越来越多,把这个事情做实了以后,现在怎么样?现在新疆的这个种族灭绝和反人类罪已经成为自由世界美国和欧洲所有国家的共识了,这个根本就是中共就没有什么好辩驳的这些东西对吧,所以说病毒的来源、病毒追责也是一样,那现在经过就是说自从闫博士站出来,然后从那个路德节目把这个119就是的这个节目里···就是爆料革命和这个路德社节目把这个病毒的这个真相公布给世界了以后,这个整个的这个推动它是一步一步的来的啊,他不是说一蹴而就的,就是说真正的现在,很少有人民众会相信这个病毒是完全来自天然的了,这个已经是基本上跟这个这个种族灭绝、反人类罪一样啊,基本上是属于不需要再去研究的这个问题了啊,后面就是说这个里面,中共如果想洗白的话,现在可能性越来越小,现在拜登不和习去谈这个问题,不和习去谈这个问题里面深层次的原因,就是说这个病毒的来源将会是以后和中共摊牌时候的一个重要的一个筹码、重要的一张牌,为什么我要对你这个样子?因为你的病毒来源的问题上面,你的隐瞒、你所做的这些事情,你所做的这些,给你很多次机会,你依然是执迷不悟是吧,那时候到那时候就怨不得我了啊,所以说这个里面可以知道为什么拜登跟习近平也不谈话也不交流,也根本就不提这个病毒起源的问题,这个后面有这个深层次的这个原因在里面的啊,如果因为什么东西只要能拿出来谈就有就有转圜的希望,就有这个操作的空间,最怕的就是说根本就不跟你谈这个问题,这个才是真正要命的地方啊,胡博士你你认为呢?

胡博士:我是换个角度讲这个问题啊,其实这个大家想一想,我们把这个路德社节目其实是个连续剧嘛,刚才博博士也讲的很清楚,我们把前几期的节目想想,其实还有很多东西跟它是相关的,因为前两期节目还大家还记不记得,布林肯刚才说的生物威胁,美国的未来绝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再出这样,我们要做怎么样的预防,不能让生物威胁再成为美国最大的威胁,成为明天我们要面对自己的尺寸,然后今天然后拜登就遇到这个问题,明显可以看出这个记者是希望他渴望能得到一些答案的,而且他已经有民意在给了一定的压力,你看到没有,他说他每一个美国的家庭都想知道这件事,都受到了这个东西的牵连,所以他现在用民意的压力,希望能得到一··听到一些东西,但是拜登总统怎么直接说,不行,没有,没谈,为什么呢?我觉得在这里面的话,他刚刚布林肯昨天说的那些话,如果他不想让布林肯继续做这件事,你还记不记得路德节目之前说过就包括在川普的这个内阁里面也是这样,如果老板(博博士:对)不想让底下人继续这么干,他只要说一句他说,嗯,我觉得这个问题这不是我们政府应该去过度干涉,就(博博士:对,)就像刚才冠博士讲的,(博博士:就可能)只要提出一个表明他一个力度马上布林肯可能两三天以后他不谈这事了,对不对,这是很明显很直接,但是他选择不吭声,不吭声是一种非常明确的表达,一般来讲,当你遇到这种复杂的问题,老板不吭声,一般就是这个问题很复杂,我还没有堵,他还不想过多涉入到这里面,那你底下的人赶紧去办,你把这事办成了,我自然就自然出来说,唉,你看我领导的团队把这事办的漂漂亮亮的,对不对?我早都去,我一早都已经参与到这里面,对不对?是不是?是不是就是这样。第2个的话,大家还是想一想,昨天还想着什么?SIXTA,他为什么现在不吭声?他在等什么,我觉得难道大家不觉得他有可能就是在等着这些SIXTA这些情报业务,最后把最终的白皮书这些东西拿出来,因为我现在跟你谈,我跟他谈谈什么?一棒子打下去打不死,两个人在这里你捶我一拳,我推你一圈,这从来不是美国办事的风格,他办事风格就是所有东西全部准备好,所有的盟友全部团结好,全部都包围住了,没有···还要反复再测试个两三回,确定你突不出来了,好,我跟你谈,一谈就把问题谈死,为什么这件事现在不能谈?因为现在还在包围圈,还在梳理包围圈,还在白皮书SIXTA还在工作中,等哪一天你看到Sellin博士涉所SIXTA大功告成的时候可能就是该谈了,但那个时候谈的越晚结果可能越让CCP恐惧,这是我讲的;在第二第3个大家想想,其实你可以侧面的从他们的泄漏说那帮人的反应,这泄漏说最近写了一个他的open statement,大概就是他们对WHO非常不满意,希望赶紧开展第3次,但谭德赛说,哦,我们要开展,但是他们底下又回应说,你什么时候开展?明天后天大后天你得赶紧啊,你不能够拖啊,不能够··,现在谁也不愿在这个问题上,谁都等不及了,那你现在马上去开展,当然他们的想法就是说,你赶紧去添加一些这个生物泄漏检查员,去把这个东西泄漏查清楚,另一方面在这里面,他们说了一句话,被这个路德社报导出来,他说以后的调查,要么有动物,要不没有中共参与,不一定要我不一定要等你,你中共不参与,我也要继续调查它,但是大家想一想,你们见过去调查中共的顶级病毒研究所没有中共参与?你们脑海中能想象那样的情景吗?这种情景不可能存在,只有一种可能,就中共管不了事儿,(博博士:对)否则的话怎么可能说他不管中共,所以他说这句话,我敢说这就是背后的这些泄漏的人这一派,说,你们别给脸不要脸,你们再弄我们就等不及了,我们等不及我们去*那后面的话那帮人,人家可就直接把问题的实质就说出来了,但是他现在连这种威胁性的话都说出来,有中共没中共我都要查了,你们愿你们参不参与,没···有你没你我都要查,但这种这么敏感的问题,他们要么就不了解中共,要么就是太了解中共,以至于说出这样的话,直接就是告诉你,如果再,如果你们再拿不出的人抵保再把这个事情解不解释不清楚,那我们给的这条路再走不下去的话,那对不起,马上这帮人转过头,就问题就是马上就变性,这就是我觉得实际上所有现在的问题就是在等,这个等才是这个问题现在的核心,他在等什么?等SIXTA、等中共对这件事情的赖皮拖,如果拖到最后SIXTA那边出来了结果,这边还在拖着还在赖皮,那一步就到位了,所以我觉得这个········

博博士:对,喂,对,然后这个里面我我再讲两句啊,就是说这个里面的啊,其实有一个比较比较重要的一个问题,就是说我今天也看到了这个啊世卫就说有这个有24名专家呼吁重新调查这个病毒起源,重新调查病毒起源,说,北京是否参与也无所谓,这个里面就是说,说到以前闫博士提到过的一个,因为要想去到武毒所去真正的完完全全不受任何干扰的去调查这个问题的话,只有一个可能了,只有一个可能啊,就是说等中共灭了以后才能够做,才能够做到这样的一个一个一个效果啊,所以说可见这个里面的话,这些所有的这个还在在为这个病毒的这个来源这个追责的事情在积极的工作的这些科学家的话,真正他们其实是非常了解这个情况的,一旦中共完完全全把所有的能够转圜的地方能够能够就是说对病毒追责推动有一点做有一点正面意义的东西全部给堵死的话,那就对不起,那也没办法,就是说就得完完全全脱离中共来得出这个西方的这个情报和科学界的这个这个独立的这个判断了啊,到那个时候中共你是想,你愿意去配合也好,你不愿意配合也好,只要西方的这个证据确凿的话,那西方的国家按照西方的这个所得到的情报和所得到的这个啊这个结果来进行下一步的动作的话,那中共也没有什么话好说。所以说从这个里面可以看出来啊,今天拜登的这一个简简单单的这个这个拒绝啊,所以说可见这个背后其实还是有着非常多的这个深层次的这个啊这个意味在里面的啊。好,那我们今天进入下面一个话题啊。下面话题今天也是一个挺有意思的一个事情啊,今天啊这个国家主席啊习近平啊我们的总加速师啊,总加速师与这个默克尔通电话,然后呢今天这个美国之音的这个标题很有意思啊,为了挽回双方合作再努力一把,这个标题真是意味深长啊,然后他说今天这个里面,他说习近平表示啊在中欧关系面临各种挑战之际,那什么挑战?大家都知道啊,然后希望欧盟能够独立的做出正确判断,什么叫独立?就是说啊,不要跟美国参在一块对吧,美国真是个大哥、是个坏人是吧,而做出正确判断,就是说你现在跟美国在一起做判断都是错误的,只有跟中共站在一起,你的判断才是正确的啊。所以说在这个里面,习近平和默克尔的这个电话的这个沟通啊,其实意味非常深长,大家也都知道,欧洲的这个国家里面坚定的已经开始就是说反共的国家里面,其实德国还是一个比较啊就是说扭扭捏捏、犹犹豫豫的这样的一个国家啊,所以说在这个里面其实中共想抓住这个德国的这个啊这个目的和这个意味啊就非常非常的明显啊,在这个里面啊,冠博士你是怎么想的看,到这样的这个这个新闻以后?

冠博士:是,首先呢,我觉得习近平他在这里做这个和默克尔去打电话的这动作,他是还是要展现他的统治力和这个影响力,那首先最重要的,当然了,他是想和这个欧盟恢复关系,那更重要的是他要还是要在党内展现自己对于这个欧盟还是有控制力的,虽然说现在这美国要欧盟站队,但是呢,他还是想告诉内部人说,我们还是可以通过这些蓝金黄外交通过着默克尔可能后面还有这马克龙也许啊这些人去把这些欧洲拉过来去把这个欧盟分化,其实之前在这个去年12月底的时候,当时这个习近平不就和默克尔和马克龙去做这视频会议吗?是中欧投资协议的事情,那个时候实际上也是在表达出来一个自己非常强势的对国际形势有这控制力不论是对内和对外,但是现在呢,美国这拜登政府,它在打造一个全球的反共灭共的联盟,那其中当然了,这个以北约为基础的这个欧盟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一部分,那么德国就像这个刚才几位说的,确实是现在是扭扭捏捏的这样的一个动作,因为那毕竟它的元首是默克尔呢是和中共有各种各样的这种紧密的联系的,当然另一方面呢,如果我们去看德国最近的这一系列的动作,3月23日的时候德国和日本签订了一项协议说促进两国之间机密信息交流、加强防务合作,那这个是,这德国驻日大使和日本的这外交大臣在这个在东京签订的这个情报保护的协定,那么在周一的时候,这周周一的时候呢,就是日本和德国社决定在4月中旬要以视频会议的方式举行外交国防2+2部长级会谈,实际上就是把美国的这个会谈呢把它这个复制粘贴到德国和日本的时候,那么最重要的这个两次的动作都是要保证自由开放的印太地区,并遏制中共强化及霸权的行为,所以说这个就是表明说德国它已经在做一个这个很明显的站队的动作,他站队到了这个,现在都不是,不是美国这边而是西方的这北约包括新的这个亚洲的北约的这一块呢去全面的和这些盟友去围堵中共,但是呢,这个是德国的一个整个国家的一个行为,所以说看起来呢好像和习近平他现在跟默克尔这谈话呢不是那么一致,因为这个默克尔对于中共的态度一直是比较软的,那包括习近平在这里面还说到,我们要这个中德要合作,我们是最大贸易伙伴啊,好像是我们还要继续的进行经贸的关系,不要脱钩,我们还要在这个疫苗的方面去进行合作,他不是说反对将疫苗政治化或搞疫苗民族主义吗?那这个就是中共最这个最想做的事情就是用疫苗去这个占领欧洲的这些地方,用疫苗去发展它的数字货币,去这个施加他在欧盟的影响力,那这个默克尔呢,虽然也说了一些软的话,说什么我们要沟通啊,在什么抗疫呀,气候变化等等方面的交流合作等等保持沟通,她虽然这么说,但是我们可以看到她和这个德国明显的这个站队是不符合的,那一方面呢,这就是她自己这个在中共的这个蓝金黄外交面前的可能是什么东西比较多,她做这个表态她必须这么说,那另一方面她这么说对于德国的政治还有多少影响力,默克尔今年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是9月份的德国选举的时候,她已经这个宣布不再参选,也就是说她在9月份,今年的就会卸任,那在这个时候全球反共灭共大势的这个时候,默克尔在面临马上卸任的情况下,她还出来给习近平站这个台,那对于德国内部有多大影响力呢,我觉得就很难了,那这个只能是帮助总加速师来忽悠党内这些人说,你看我还是对这些西方欧洲的政客有影响力,当然了,这个另外一点呢就可以看出现在就不管是哪个国家在欧洲也好,在其他国家也好,你这些之前蓝金黄的领导人,只要你和中共还是这个说不清楚还是勾兑没法站队的话,那你最后必定会在这民主政治面前下台或者被选下去,因为现在只有是顺着这个大潮的这样的领导人才能上来,那么我在这儿再多说一句啊,刚才这个实际上几位都说到了这个24个专家呼吁重新查病毒起源这个问题,那这个问题实际上是这个美国和澳大利亚日本等等24位科学家一封公开信,那公开信是直接回击世卫调查报告,那里面呢起草这封信的是,就我刚才说的那个大西洋理事会的这个梅茨也是他之前在拜登手下工作,所以说从这个角度上来说,他很大程度上可以代表拜登政府,或者说这左派政府的意思,那这里面呢,他当然是直接回击了这个WHO报告,比如说就指出里面很荒谬的部分,说你们查那么多样品都是阴性的,结果你还说是来自动物,来自中间宿主,你一共就写了440个字,就说这个排除实验室泄漏,但是有很多证据没有提到等等,但是他在里面呼吁的时候,最重要的一点是他呼吁的这些事情都是中共做不到的,比如说他嗯,最明显的一点呢,如果你去看他原文,他就提到了说要这个国际建立一个通道,那要让这个叫做安全的爆料系统,让这个中共国境内的科学家和其他相关人员,有一个这个安全的渠道,不会被报复的渠道去把他们知道的信息去分享出来,他竟然在这个信里面去写这个,那这些和包括之前的透明调查,都是中共不可能做的事情,那既然不可能还要往下写。所以说这就是这美国的拜登民主党政府接下来会要用一些这里面的东西去做为抓手,因为之前班农先生不是说72小时吗,如果给你72小时,你不全面开放,那我就美元和港币脱钩,那么我就对你进行全面的制裁,打崩你的金融体系,所以说看起来呢,这个报告呢,拜登政府在接下来做的这一系列动作呢,也是有可能会继承班农先生的这样的一个这样的一个想法的,那么现在今天文贵先生不是说中共内部已经在开始商量,这个病毒到底是让习近平负责还是习近平再加上几个人负责吗?所以说这个也可以看到现在的这个火候已经差不多了,那西方他现在是用这一系列的强硬的表态和强硬的动作去压迫中共内部,那在中共内部呢,它也不是铁板一块,几个这大家族,最后他们为了自己的利益,一定也是要在这样的一个危机面前,避免和这所有的中共的现任政权的这些人一起沉船的话,那他们最后也是会想去把现在政府的几个人推出来去这个做这个把病毒这个事情跟西方去谈,做一个这个背锅追责或者背责这样的一个动作,所以说现在这个火候已经越来越近了,那习近平不是和这拜登之前关系好吗?1月20号之前使了那么大力气,但是现在看来呢,虽然说他和这个拜登之前有24小时吃饭的这个一日情,但是现在呢,看起来拜登不知道是因为喝了忘情水,还是因为这老年痴呆问题已经不记得这一日情了,所以说现在的这样的一种情况下,美国它完成了一个这样的一个态度呢,再加上它和西方盟友的这些关系,那你欧盟肯定要站队,亚洲亚太及日本这些国家韩国肯定最后都要站队,那到现在这个时候,你习近平你把这些默克尔这些人拉出来打电话,那最多也就只能做一下表演,他没有任何这个实质的和欧盟之间重新挂钩的这样的作用。博博士。

博博士:对,哦,我同意这个冠博士的这个说法哦,而且我们先回到这个习近平与默克尔的这个通话里面,其实今天这个VOA的这个标题啊特有意思,大家有没有仔细琢磨一下有一种什么味道啊,比如说呢,习近平与默克尔通话,为了挽回双方合作再努力一把,大家有没有说想过什么啊?是吧,比方说啊,这谁和谁要离婚,为了挽回感情,双方家长建议啊,再努力一把是不是有是不是有这个意思在里面是不是?所以说在这个里面大家可以看到啊,这个真的是这个友谊的小船啊,已经基本上翻了,已经漏水就船底下都是洞了,已经基本上要沉了,所以说为了完全挽回为了挽回在做最后一次努力,像这样的感觉,我觉得这个VOA的这个主题啊起的是特别的这个有这个啊意思啊,这是一。第二,就是说你看今天这个里面他还讲到,说习近平说中国的发展对于欧盟是机遇,希望欧盟独立作出正确判断,真正实现战略自主,这是啥意思?是明明白白的就是说要拆这个拆散这个欧盟和这个美国的关系嘛,对吧,言下之意就是说那希望你欧盟不要老跟着美国混,希望你独立作出正确判断,就是说啊,你跟着美国混,你做出来的那个判断都是错误的,所以说你要独立了才能做出正确判断,独立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说跟着中共混就是独立嘛,是吧?然后呢还要真正实现战略自主,你现在的战略自主都是假的对吧,你在美国的这个跟这个美国合作的时候,你的战略自由都是假的,只有你跟我中共在一起,你的战略自主才是真的对吧,所以说从这个里面可以看出来中共,它完完全全是以为用这样的这种这个话术就能够完完全全欺骗这个欧洲的这个国家的领导人啊,所以我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想的。这个里面你以为别人都是傻子是吧,就是说你只要这么讲两句话,别人就能够这个啊回心转意,别人就能够真正就相信你说的话,这个里面真的是实在太一厢情愿了啊,而且在这个里面可以看出来最近发生了什么事情,欧盟和英国加拿大对吧,联手宣布啊,就是对于这个嗯,迫害这个新疆维吾尔人的这个官员实施制裁,这可是非常非常大的一个事情,在欧盟和这个英国发生制裁,然后当时北京立刻回懟对吧,在这个节目里面跟大家分享的对吧,然后同时像这个北京的在这个叫什么法国那个什么卢沙野啊什么的那些大使也都是一副战狼的样子,各种战狼出击啊,他说因为他没有办法,他到那个时候跟这个中共它只有两种做法,要么就是说你看韬光养晦对吧,这个藏着掖着,然后什么然后假骗偷,然后一天到晚在积蓄力量,然后呢,等到积蓄力量积蓄差不多了,立刻战狼出击啊,就这两种模式啊,中共是它是它有一个问题就是它不会啊,和这个其它世界其它国家共处,因为为什么?就是说中共它的所有的这个这个习不是说要不忘初心嘛,对吧?他的这个初心就是共产主义那一套,而共产主义那套是什么?就是说要把红旗插遍全球解放全世界劳苦大众,对吧,所有的这些资本家这些东西全部都是要杀光的是吧?全部都要干掉的,都是要把他们专政的是吧,就是从这里面看出来就说中共国它是没有一个想和世界其他的这个国家,其他的这个民族,其他的这种政治体制和政治制度共存的这样的一种希望啊,他根本就没有抱这种希望,所以说在这个时候病毒的这件事情,他所做的这些操作以及后面这种什么,否则什么什么穷则这个啊韬光养晦,达则战狼出击啊,他们这种有这种说法的话,有这种这个心理这个因素的话,这可以看得非常非常的明显啊,在这个里面可以看出来,现在就是属于战狼出击的这个时候,所以说从这个时候可以看出来,像这个中共国的这些领导人,包括就像我们的习总加速师他在他的这个怎么说?他觉得这是历史所赋予他的这个责任啊,所以说从这个时候真的是只能加速到底,真的是没有什么可以挽回的这样的一个余地了啊,所以说从这点上面来看出来真的是啊,步子真的是越来越快啊,那我们请这个胡博士给大家分享一下。

胡博士:我帮大家看这个新闻的时候最大的吃惊点在哪里啊?对我来讲的话,嗯,我们都知道这个习近平和默克尔他们可以说是在欧洲欧盟里面关系是最好的,也就是说就好像是我们看到一直常年非常和睦的夫妻,每天都一起手拉手散步,突然有一天,丈母娘来了以后突然说你们俩千万别离婚啊,诶,你们俩什么时候闹离婚?大家就是一脸懵逼啊,我最早看的就是这种感觉,都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都已经快要闹离婚了,这事已经闹得要分手了,才说挽回就刚才博博士讲的实在太生动了,那么这个我认为其实这就是说明,新疆还有病毒这些事情加在一起后早已经改变了最后背后的深水,在表面上看到我们看到湖面是平静的,底下早已掀起了滔天大浪,我们都没看到,已经闹到分手的边缘了,这时候竟然还要挽回,这就是第1个给大家传递的一个信息,我觉得非常明显,然后大家你可以知道这个咱先不说病毒的事,光说这个新疆种族,你知道在VOA里面,不是别的新闻,是VOA里面讲到新疆种族灭绝是被比作纳粹,也就是说现在已经公开就把这个说了,现在就是纳粹,你知道美国把这个东西比作纳粹,那德国对这件事情有多么敏感,也就默克尔你无论如何你都不敢跟纳粹合作,是不是这个道理?所以说,而且他那里面就讲我们像今天早上,路德刚刚讲到那个教育厅长就是为了在教材里面多写一些文化多样性的问题,宣扬自己民族美好的一些品质、民族文化特点,来让维吾尔族人更加爱自己的民族这件事情就被枪杀了,就被枪毙,就要判死刑,你知道把这件事你翻译成这件事情就好像噢这个啊在这旧金山的教育局局长,希望能够让这个本地的黑人美国人能够能多了解他们民族的优秀的这个特点,能够多了解他们这个民族的独特性有多少啊善于体育的明星、有多少善于Rap.的这个高级的歌手,然后这个教育厅长就被枪杀、就被判处了死刑,这种比喻会让美国人或者是让直接BLM听到这种比喻,直接拿着大刀转过头就劈过来了,是不是这个道理,你想想他们这种事情,他办这种事情就是说不想跟他们再谈了,但与此同时他现在这边还在打电话,只能说这个东西要么就是那个新闻实在是出来的不是时候。你想默克尔,我们先说这个谈话,咱们先预测一下这次谈话能成功吗?我们先看他手上,他准备他拿什么东西换,就这篇文章里面他已经提到了疫苗,我可能我给你疫苗,但是德国需要吗,德国会有英国的support的多余的疫苗,有美国多余的疫苗,以前,如果还是川普时代的话,他必须先解决美国,但是现在是拜登时期,这问题不是问题,肯定多余疫苗肯定能就能分享给德国,英国也能分享给德国,那么这疫苗可能我觉得不会对德国是个很大的问题,而且德国本身的这个生物科技非常的发达,第2个,那么在你这个你的第2个就是大的一个东西,就是欧洲投资协议,欧洲投资协议它已经讲到了,你像我们在想想澳大利亚的表态,英联邦国家澳大利亚的表态就很明显,我们绝对不会因为我们想要贸易就放弃我们的价值观,这边澳大利亚表完态后默克尔能顶得住哦,那我就我行,我愿意钱我就去跟纳粹合作,这些都是在互相给他们压力,对不对?那这个时候默克尔能顶的说,你那边是纳粹是反人类,是一个宣扬自己民族文化就要被枪毙的一个国家,然后我跟你合作,然后不要我的不要我们的民族价值观,你要知道默克尔是个什么样的人,这个正是打到她的痛点,她可是当年让难民都涌进欧盟的人。她是多么在意这个问题,人设就立在那里了,你现在要把她人设搬倒,这我觉得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情啊,何况你刚刚做了一件基本是超级打脸她人设的事情,将一个那样子的一个宣扬自己民族文化的人,就以宣扬自己民族文化为罪行,将他枪杀了,那么默克尔怎么可能跟你合作,这是我觉得一个。第2个呢,就是它里面讲到他做出的攻击是攻击什么?攻击的就是说希望你独立作出判断,他要拆你联盟,这个东西我觉得如果是碰上了,之前川普的话可能不care,他说拆就拆吧,反正我们各管各自,但是对拜登来讲,对现在的这个民主党执政的美国来讲,联盟是他们的number one,几乎是他们的最重要的议题之一,你这时候你说我要拆你的盟,我要把你这个东西离间开,我要是像这个连横从横给你把你这个联盟全部破坏掉,这实际上就是对美国实际上构成了它最根本的威胁,所以他这一个动作,实际上是既攻击了德国的基本价值观又攻击了美国在这个联盟上的根本的利益,所以说我觉得这个成功的可能性是比较小,这是我个人的看法。

博博士:好的啊,谢谢胡博士,分析的非常精彩啊,这里面我觉得非常,哦我很同意的一点就是说,嗯,怎么说呢,这个默克尔她是今年是反正她的这个任期也快到头了,这是一。第二她在她任期里面犯不着继续给这个中共,就是说啊,就是嗯,搞得太怎么说呢,太这个面子上过不去对吧,因为他跟中共一直是关系是不错的啊,也就是一个亲中的这样一个形象啊,这是一。这就是说我觉得她是为什么要来还接习近平电话的这个原因啊。真是不想这个撕破这个脸皮,但是这个问题大家一定要知道,现在中共的问题在欧洲啊,在欧洲,其实大家要知道在世界各地的这个中共的这个问题其实不一样的,在欧洲其实这个新疆的问题其实和香港问题,可能这个重要性更比在美国更大啊,就是因为欧洲他以前是尤其是德国,他是有过像纳粹的这个对于这个犹太人的种族灭绝和反人类罪,这个种族屠杀这样的情况发生过的事情,所以他们对于这种种族灭绝和反人类罪的这个事情是非常非常敏感的,你看今天习近平和这个默克尔在这个谈话里面根本就没有提到关于新疆的事情,因为这个东西默克尔根本就不敢提啊,这在国内属于政治自杀这个事,这样的一个情况啊,而且欧洲他对于中共的这个种族灭绝和反人类罪已经形成共识,这不是德国一个国家他能够说了算的,就算是德国想跟中共搞在一起的话,他也是没有办法的,因为德国毕竟是欧盟的一个组织者,他是德国他一直有这种这个大欧洲的这样的这种这个想法,就是说就跟这个,嗯,怎么说呢,德国在历史上大家可以看一看欧洲的中世纪和文艺复兴以后的历史,德国他一直是有一个从有一个大欧洲的这样的一个统一的欧洲这样的一个梦想的啊,就是说嗯,这个是他的一个民族情结在这里,所以说他自诩为这个欧洲的领导的话,和欧盟的领导人的话,领导国的话,它对于这个中共这样做出明显违反这个欧盟的价值观的这个事情的话,他是绝对不可能在这上面退让的啊,这是一个铁定的事情。这是说到哪里可能这个事情上面都是绕不过去的一个坎啊,然后还有香港的问题,香港问题,英国在香港问题上面已经被中共已经可以说英国是一般来说它的这个整个国家形象和他的这个整个的这个民族性都是比较绅士的啊,所以说在这个时候在香港事情上面已经把英国搞的是灰头土脸,这个事情上面肯定没完啊,所以说欧洲想和中共把这个关系重新修好的话,几乎已经不可能了,因为欧盟并不是说只有像德国,法国这样的国家,法国就不说了,这个卢沙野大使已经把这个关系给搅得差不多黄了啊,然后你看还有像捷克像这样的国家,对于中共的这个嗯本性有着非常非常清楚的认识的这种国家,你以为他们他们像就会允许像中共的这样这种族灭绝和反人类罪被批评为纳粹的被形容为纳粹的这样一种行为,能够就这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绝对不可能啊,所以说像,只要有像这个叫什么?嗯,像捷克这样的国家以及像英国这样的国家在的话,就算德国想跟中共勾兑的话,可能性都是可以说几乎为0,更不要说像以前的以前后面加入欧盟,以前前身是这个共产主义国家,就是说在苏联时代是华约的这个共产主义国家的这样的一些国家啊,这样的话对于中共的这个邪恶的本质有着非常非常清醒的认识,所以说要让这些国家想跟中共在一起,欧盟的话是绝对不可能,所以说德国如果他想脱开欧盟,单独跟中共去媾和的话,那可以说他的大欧洲的这个梦想就可以说完蛋了啊,所以我觉得默克尔跟这个习近平的通话礼节性的这个意义,要大于它真正的这个实际的意义,所以说他这个话里面讲的也都是一些比较冠冕堂皇的这样的一些话题,所以说在这个里面可以看出来欧洲的这样的这个灭共的这个形式也是已经形成,而且正在快速的这个推动之中啊。好,那冠博士给我们最后总结分享一下,谢谢。

冠博士:好的,这个我们今天主要说两个问题,第1个是拜登,他在这个接受采访的时候被问到这病毒起源的问题之后,那他就直接说有没有病毒起源的问题,有没有和习近平谈的,他就直接说,不,我还没有与习主席对话,所以说他这话呢,就是很明确的去表态了,因为他当他问到病毒起源这个问题,他这么直接回答了,就代表病毒起源是个问题,他已经承认了,那既然它是个问题,它就不是来自自然的,它不是来自自然的,就是来自实验室到这个生化武器和超限生化武器,所以说拜登他这表面上说不的这个表态,实际上它里面是有一个承认这件事情的内涵在里面的,那包括美国他现在我们可以看到左派政府,他这CCN他这个采访了之前的CDC的这样的一个主席主任,那么包括今天的这24位科学家,其中牵头的就是之前拜登这个委员会手下的这个梅茨先生,那他作为这个牵头去出了一篇报告,那直接回应中共的WHO来自自然的这个报告,所以这几件事情联系起来,看的话再加上布林肯先生前两天说的非常非常明确的理念,要这个防止生物威胁的,并且美国要站起来要直面这个问题,这样的话,所以就可以看到美国的左派政府,它已经是把这个病毒的问题在全面的推进,那拜登今天表面上说不,实际上是在承认这个问题本身,所以说美国接下来这动手是越来越近了,因为这里面一方面是中共主动把战场拉回到病毒,出了一个这个笑死全世界人的WHO的报告,那你逼着美国政府表态,美国政府你要表态的话,那你必须参考这美国一半的力量的保守派,这个共和党的像纳瓦罗先生,班农先生,他们一直在用闫博士的这个报告真相,闫博士爆料的真相去推病毒的事情,因为是唯真不破,因为是真的,所以这个推进的速度,在这个美国一半的群众里人民里面是非常非常快的,所以说在这个压力下,那左派他也必须去推进这个病毒的真相,另外一个方面美国的它的这个印了这么多钱经济的问题,如果这个泡沫破的话,他一定要去找中共算账,所以说这就是我们说到的现在的这样的一个灭共的形式,那今天包括文贵先生也已经说过了,中共内部不是在讨论让习近平出来担责,还是让习近平再加几个人出来担责吗?所以这个事情的火候,美国表现出的决心和这个动作已经让中共内部意识到说,如果说他们在美国动手前不采取行动的话,那最后一定是这个病毒的事情所有人都得完,所以说中共内部现在也是蠢蠢欲动,那第2个我们说到这个习近平和默克尔打电话这事情啊,这个实际上就是一个完完全全的政治表演,那就是把这个中共的蓝金黄外交的默克尔拿出来给习近平做一个站台,给习近平在内部添加这信心,好像让这个所有的人都觉得习近平对于这欧盟的还是有控制,中共对于欧盟还是可以离间欧盟,你不是和美国站队吗?但是中共对欧盟还是有影响力,但是我们在这里面可以看到默克尔,首先她作为一个这个今年即将卸任的这个领袖,他的政治影响力是非常是这个非常有限的,第2个她在和习近平通话的时候,她完完全全说的,都是一些这个场面的套话,因为政治上我们说你像在这种全球灭共的大趋势下,她说亲共的话那是绝对是表演,那如果说她要真正想帮中共的话,她必须要小骂大帮忙,她必须要提人权问题,必须要提醒新疆问题,然后提了半天说,即使我们在这些问题有分歧,我们还是有合作的部分,合作部分我们是不是在贸易在其他方面要进行合作,那默克尔并没有这么说,她完完全全是这个和习近平一样的口气,所以说这个就代表这个是就是一场纯粹的作秀,那最后呢,我想说你中共这共产党新闻网,你习近平和默克尔打电话你就不说是这个表演,那你不是要求人家欧盟求这个德国和你好吗?他在这个报道里面把习近平说的话分成了4段,那习近平强调两点指出两点,那最后默克尔说的一小段呢还是表示,那它在这个时候就是这种战狼外交的这种狂妄,他这种对内部的需求已经把他的这个位置和这个德国领袖的位置完完全全这个放到了一个不平等的位置,所以说从这个角度上来说这个东西,它只能是一场作秀,好的,博博士。

博博士:好的啊,今天的节目咱们就到此结束,谢谢冠博士,谢谢胡博士,请大家点赞分享,大家一定要点赞,一定要分享,那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发布:文顾

更多路德文字版请看:GwinsGnews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是喜马拉雅联盟总部正式认可的农场。如申请加入这个团队,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联系 (Join Himalaya Washionton DC): 1. Discord 私信: 阿丙#8752 2. Discord: https://discord.gg/yGRdNdYU 3. E-mail: [email protected] 4月 0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