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议我经历自主研发的历史

作者:帕丁顿

笔者第一次接触中共国的研发现场是1980年代中期,在四川成都电焊机研究所实习。一个徐姓师傅带著我们,学了半个月。第一次进他的工作间,最醒目的物件是一个拆了外壳的日本机器,记得名字是“日立溶接机”。

图片来源:网络图片

该机採用的是双反星型可控硅整流技术。成都电焊机研究所不晓得花了多少钱买进一台原装日本机器。然后把机器大卸八块,照葫芦画瓢,测量机器外壳每块钢板尺寸、内部印刷线路板大小、每个电子元器件名称、数量、型号(这个难搞,因为有很多国内买不到,不晓得参数,也找不到替代品,只好自己凑)把机器组装出来了,编个难看的名字,先申报科技进步奖,申请报告一定写上“填补了国家该领域空白”。 再把图纸定价卖给行业的下属单位,计划经济时代,不存在销售,直接发文件收钱。当时卖价是人民币八万块(当时长沙到北京的硬座快车票价RMB23.50)。

图片来源:网络图片

笔者在后来工作的工厂,参与了1980年代后期的新产品开发,依旧看到的是那个老套路。工厂先开个厂长办公室联席会,讨论研究所的建议,同意买一台原装日本机器(如图)。如出一辙,还是拆卸,测绘……但这个过程有一个难点是:其变压器的初级线圈和次级线圈,硅钢片是整体被浇筑在环氧树脂中。从中找出线圈的材料种类,线材尺寸是可行的,但是搞清楚焊接变压器的每匝线圈之间距离,这是办不到的。所以最后弄出来的样机,比原装机大了不少,细节都很粗糙。尽管这样,照样填补国内行业空白,省科技进步一等奖,再开个隆重的订货会,好吃好喝的招待。(在1980年代后期是很有诱惑力的,那个时候的饭局基本上没有剩菜。)

笔者再说说大名鼎鼎的红旗轿车。

因为头两天笔者朋友所在公司举行隆重仪式,为集团主要单位负责人,技术工程师配了红旗轿车HS5。

图片来源:笔者朋友的微信

老毛在得知赫鲁晓夫的秘密报告后,赶紧寻思自己的处境,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觉得要从打家劫舍转向自己创造,生产,期间《论十大关係》成文。会议中发话说:“什么时候能够坐上自己国家生产的小轿车来开会就好了”。

图片来源:网络图片

第二年,1957年4月,45岁的机械工业部长黄敬参观一汽,正式要求试制国产小汽车,制造的起步方针,“仿制作为主,自主研发”。第一代红旗共有 4657 种零部件,其中共国自制的就有 3488 种。依照基本逻辑,一汽仿制的原型车奔驰190,法国西姆卡VEDETTE,1169个零部件是人家愿意卖的,剩下3488种是不愿意卖的。我经历过的小机器仿制都那么费劲,效果极差。更何况这么复杂的汽车?

所以笑话不要太多:

  1. 1966年,陈毅第一次坐,在北京城晃了两圈,好开心,回来要下车,门死活打不开,最后敲开挡风玻璃爬出来的;
  2. 1970年,带着齐奥塞斯库游长城,回程制动失灵,最后司机把车撞向路边的石灰堆才停下。司机都快吓疯,因为现代人们无法体会“阶级斗争为纲”的威力,两个同事可以一分钟内变成举报和被举报者,后者可以被立刻逮捕。后来是一汽的人出面做证说汽车制动系统有问题才放过了司机。
  3. 1958年,黄敬就死了,有传闻是挨了毛泽东骂以后吓死的。

中共自个儿认得老祖宗马克思说:“在科学上没有平坦的大道,只有不畏劳苦、沿着陡峭山路攀登的人,才有希望达到光辉的顶点”。共匪最擅长自己打脸,弯道超车是典型的说法。他们所有的自主研发注定最终变成套在自己脖子上的绞索。


 审核/校对:Ting Guo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跟GNEWS平台无关。)

+6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意大利罗马达芬奇农场

欢迎战友加入喜马拉雅意大利罗马达芬奇农场,请使用官方DISCORD链接 : https://discord.gg/77fCxw5mFv 官方联络邮箱: [email protected] 4月 0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