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新闻收集【4/7】

西班牙巴塞罗那喜悦农场 wenwu

中共政府是跨国犯罪组织。据2021年4月7日娜塔莉·温特斯的推特中共的抖音主持广告就如何避免驱逐向非法外国人(包括被定罪的罪犯)提供建议。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那么接下来美国是要合法制裁抖音还是中共内斗把江卖给拜登政府,我们不得而知。目前,在习神越来越强大的背景下,德州边境所隐藏非法移民病毒感染者的安全隐患让人担忧。

在美国资本主义社会里也发生了一件奇葩的广告事情。据2021年4月7日纽约邮报的推文百威啤酒,其他品牌敦促人们接种新冠病毒疫苗,附新闻链接

在《纽约邮报》的报道中,西北大学凯洛格管理学院营销教授蒂姆·卡尔金告诉CNBC:“目前,公司和品牌非常关注一个比赚钱更大的目标的想法。”即是,让美国人的注射疫苗率上升,让美国恢复正常。由于视打疫苗为不科学,至少十年内都是拿人类做白老鼠实验。可谓是美国隐形政府开始学中共对老百姓进行“苗苗苗苗苗”央视型洗脑。那么是否会“乱拳打死老师傅”也令人期待。

动物传代实验serial passage:
1 原始毒株感染第一代动物,让病毒适应动物身体环境 2 从第一代动物体内提取病毒,将其传给第二代动物,继续适应 3 重复2,至第n代,直到出现需要的病毒毒株 注意,这里的动物是“人源化”的老鼠,所以动物传代是有方向的,以感染人为目的。这是筛选病毒的关键步骤

经过多代人源化动物筛选的病毒,就像是程序的迭代,寻找最优解,结果一定是极其优化的,与人体结合极好的。这可能是闫博士在119站出来预测人传人,全球大爆发的重要原因,因为她看到了一个极优化的病毒,专门为人体设计!

据2021年4月5日爆料革命战友“火来”的推特(如上)。中共病毒疫苗所针对的是来自武汉实验室的生化武器,它的目的是为人类的生命进行威胁和恐吓。另外,闫报告中更提到了该病毒的使用:超限生化武器——无论是战争还是和平时期,可随机向平民投放病毒,对国家的实力进行破坏,从而赢得全人类第三次世界战争的胜利。

值得一提的是,2021年4月6日史蒂文·莫舍尔的推特闫博士称该病毒为“超限生物武器”,称这是解放军人工分离的蝙蝠冠状病毒,已使用“功能增强”研究进行重新设计,使其更具传染性和致命性。她是对的。我们处于一场第三次世界生物战中。新闻链接

原文翻译

中共国专家史蒂文·莫舍认为,新冠病毒是一种生物武器

新闻来源:《生活网站》|作者:史蒂文·莫舍尔|发布时间:2021年4月6日
看看中共国的生物战意图和能力

2021 年 4 月 6 日(LifeSiteNews)——去年 1 月下旬,随着永远改变我们生活的冠状病毒开始在世界各地传播,人们开始对其起源提出疑问。是自然的还是人造的?

中国共产党科学家和他们在世界卫生组织的盟友坚持认为,这种病毒来自一种外来哺乳动物——蝙蝠,也许,或穿山甲——出于某种原因,这种哺乳动物正在武汉的一个海鲜市场出售。在领导美国病毒学家安东尼·福奇博士和其他人赞同这样一种观点时,即新冠病毒感染起源于一种作为食物而食用的动物,这是“结案,停止调查”。

从那以后,美国媒体一直在推销这个故事。2020年1月,国家公共广播电台(NPR)已经报道道:“武汉的一个海鲜市场正在受到指责,这是当前席卷全球的冠状病毒爆发的可能来源。”《国家地理》也插嘴说:“海鲜市场发起了冠状病毒。”

实际上没有人去过武汉调查——中共国政府在一整年不准让外国人靠近这座城市——但不知何故,他们都确切地知道病毒来自哪里。

少数人不同意。其中包括弗朗西斯·博伊尔博士,生物战专家。他建议“我们在这里应对的冠状病毒是一种进攻性生物战武器。”在谈到位于疫情中心的武汉病毒研究所时,他补充说,“以前有报道称该实验室存在问题,以及从中泄漏了东西。”

去年四月逃离中国的闫丽梦博士表示同意。她称该病毒为“超限生物武器”,称这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人工隔离的蝙蝠冠状病毒,已通过“功能增强”研究进行重新设计,使其更具传染性和致命性。

博伊尔和闫说得对,中共国必须心怀“意图”和“能力”来开发这种生物武器,不是吗!

众所周知,尽管中国共产党政权是《生物武器公约》的签署国,但认为发展生物武器是实现军事统治的关键部分。自2007年以来,中共国政府研究人员一直在公开撰写关于使用有争议的“功能增强”研究来开发生物武器的文章,以使病毒更具杀伤力。中国军事医学科学院副院长贺福初在2015年表示,生物材料是新的战争“战略制高点”。

然后在2017年,中国顶级国家电视台评论员透露,使用病毒进行生物战是习近平国家安全政策下的新优先事项。

同年,解放军将领张士波在《战争的新高地》一书中更进一步,声称“现代生物技术的发展正在逐渐表现出进攻能力的强烈迹象”,包括“特定种族基因攻击”的潜力。

说得很清楚,张将军说的是杀死其他种族的生物武器,但长得像他的人有天生或后天免疫。这种武器会选择性地针对非洲人或高加索人、日本人或朝鲜人,但不会伤害自己的人口。

那些可能反驳说一个野眼将军不一定代表共产党领导层的人应该记住,张是中国共产党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2012-17年)的正式成员,当时是中国国防大学的校长。

因此,毫无疑问,多年来,中国共产党一直致力于开发进攻性生物战武器。但他们能吗?我们对中国的能力了解多少?

我们知道,中国已经掌握了逆向遗传学——创造生物超级武器所需的基因拼接技术——因为我们教了他们的顶尖科学家怎么做。事实上,情况甚至更糟:美国可能实际上一直在向制造中国病毒的中国科学家支付钱,这种病毒现在正在对世界造成严重破坏。

在武汉疫情爆发前不久,一个名为生态健康联盟的组织负责人接受了武汉病毒研究所的采访,他称之为“世界一流的最高标准的实验室”。这个人彼得·达扎克解释说,他一直在武汉病毒研究所资助研究15年。这项工作涉及从自然界收集冠状病毒,并使用一种被称为“功能增强”的技术,使其更具传染性和致命性。

达扎克热衷于冠状病毒,非常适合这项工作:“你可以在实验室里操纵它们。这是一种突刺蛋白。钉蛋白驱动着冠状病毒的许多变化,即[对人类]人畜共患病的风险。因此,您可以获得序列,构建蛋白质。我们与北卡罗来纳大学的拉尔夫·巴里克合作完成此工作。我们将序列插入另一种病毒的主干中,然后在实验室做一些工作。”

达扎克声称,他与武汉实验室一起进行的研究对于制造疫苗以防止下一次全球大流行是必要的。然而,鉴于自那以后发生的事情,他的2019年12月9日采访几乎读起来就像忏悔。显然,这个人不知道中国共产党除了研究疫苗外,对危险冠状病毒可能还有其他用途。

底线是,部分由于从美国获得的培训和资金,中国拥有制造致命生物武器所需的一切:设施、技术和原始生物材料。

就达扎克本人而言,一旦疫情开始,他最不想谈论的就是他在武汉实验室的工作。他很快赞同中国的说法,即它来自潮湿的市场,并攻击任何以精神错乱的阴谋论者的说法。

在 4 月接受《 DemocracyNow》 采访时,他坚持说:“这种病毒从实验室逃脱的想法纯粹是胡说八道。这根本不是真的。我在那个实验室工作了15年。他们是世界上最好的科学家之一。”

然而,中国有悠久的实验室事故历史。例如,2004年,SARS病毒两次从北京实验室泄漏(!)并导致疾病爆发。武汉设施可能是最先进的,但总的来说,中国的安全标准明显松懈。如果中国科学家匆忙接受研究和开发生物武器的命令,几乎肯定会被削减。

然后是这样的:如果第一批冠状病毒感染只是像声称的那样,是意外的动物人际传播的结果,这种情况可能发生在中国任何地方。多么奇怪的是,疫情的震中恰好位于离中国唯一的四级实验室只有几英里的地方。机会?我想不是。

就连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前主任罗伯特·雷德菲尔德现在也认为冠状病毒可能来自武汉的实验室。

然而,从一开始,《华盛顿邮报》和其他主流媒体就试图说服我们,致命的冠状病毒是自然的产物,而不是邪恶的产物。例如,作为对雷德菲尔德采访的回应,《纽约时报》立即发表了一篇热门文章,题为“前疾控中心主任支持揭穿新冠病毒起源理论”。

世界卫生组织也在努力否认冠状病毒来自实验室。它最近只派彼得·达扎克前往武汉,帮助对冠状病毒的起源进行“调查”。毫不奇怪,这份长达120页的报告只用了几页纸给武汉实验室,并得出结论,病毒“极不可能”来自武汉实验室。为什么我不感到惊讶?

曾担任奥巴马政府国家安全官员的杰米·梅茨尔上周告诉哥伦比亚广播公司,他根本不会称世卫组织的努力为“调查”。梅茨尔说:“这本质上是一次高度赞扬、精心策划的考察旅行。”“这群专家组只看到了中国政府希望他们看到的东西……首先同意中国对谁甚至要参加这次任务拥有否决权……世卫组织同意……想象一下,如果我们[已经]要求苏联对切尔诺贝利进行共同调查。这真的没有意义。”

国务院调查新冠病毒起源特别工作组前负责人大卫·阿什对这个问题进行了最好的研究。阿什不仅认为病毒从武汉病毒研究所逃脱,而且认为这是生物武器研究的结果。

大卫·阿什:“武汉病毒研究所不是国家卫生研究院。”“它正在运营一个秘密的机密项目。在我看来,我只是一个人,我的观点是这是一个生物武器计划。”

最后一项证据表明,作为中国人,我支持冠状病毒是中国逃脱的生物武器的理论。

中国互联网上流传着美国故意向中国人口释放美国生物武器。很可言的是,当局没有审查这些荒谬的说法,而准确报道疫情是。事实上,中国推迟、颠覆和偏离了世卫组织对武汉实验室的“调查”,现在要求世卫组织调查位于马里兰州德特里克堡的美国反生物战中心。

中共领导人将自己犯下的罪行归咎于他们的主要地缘政治对手,这非常具有特点。

中共撒谎和逃避,只是试图掩盖其在控制疫情方面的无能吗?还是其领导人也试图隐藏更严重的东西:他们在疫情起源中的犯罪共谋?即使考虑到中共党规有保密癖好,过去几个月共产党官员,包括最高层官员,参与的多重欺骗行为也是不寻常的。

我们可能永远不知道新型冠状病毒是否打算用作生物武器。但我们知道,西方主要的报纸、广播和社交媒体都在尽最大努力将这种可能性视为妄想症。

但是——就像老笑话所说——如果他们真的来抓你,那不是妄想症。在这一点上,证据是明确的。我们知道,因为解放军将军们告诉我们,他们的研究人员正在尽快开发致命的生物武器,因为他们窃取西方技术和被盗的病毒样本。假设,由于这种开发致命生物武器的推动,武汉病毒研究所忽视了安全标准,致命的冠状病毒设法逃离了实验室,这是一个非常合理的假设。

归根结底,新型冠状病毒在到达武汉街头之前是否已经被修补,这(几乎)是次要的。因为中共领导人显然正在努力开发这种武器,作为他们取代美国成为地球上主导力量的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

换句话说,有人认为中共当局一旦完善了一种自己拥有自然或诱导免疫力的生物武器,就会犹豫不决地向西方发动致命的流行病,以实现他们统治世界的“中国梦”?那些怀疑中共领导人会使用这种“杀手锏”的人需要确切地告诉我们,中共有什么理由不对全人类宣战。因为我想不出中共不向全人类宣战的理由。

史蒂文·W.莫舍尔是人口研究所所长,也是《亚洲霸凌:为什么中国梦是世界秩序的新威胁》一书的作者。作为一名前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研究员,他在斯坦福大学著名遗传学家路易吉·卡瓦利-斯福尔扎的指导下学习人类生物学。他拥有生物海洋学、东亚研究和文化人类学的高级学位。作为美国领先的中国观察家之一,他于1979年被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选为第一位在中国进行实地研究的美国社会科学家。

+4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wenwu

4月 0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