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国大有可为的拉普兰项目为何衰败了?

编译: 老领导

审核: pv0, 莫黎

图片: YLE

中(共)国希望从凯米亚维(Kemijärvi)获得空军基地,这只是中(共)国对芬兰北部感兴趣的一个例子。

近年来,中(共)国各部门在芬兰北部拉普兰发起了各种收购项目,但到目前为止,许多项目都以失败告终失败或尚未实施。例如一些项目显示,中(共)国渴望生产更多的能源,但最新曝光的信息还显示,他们对北极的兴趣也与日俱增。

芬兰电视台Yle曾在一个月前透露,中共欲收购凯米亚维机场。在这篇报道中,凯米亚维市的市长阿特·兰塔宁(Atte Rantanen)证实了Yle记者听到的传言,三年前一个权威代表团曾到访该市。

两家中共国北极研究机构的代表以及中共国驻赫尔辛基大使馆的一名武官曾提出租用或收购机场,用于去北极的极地研究飞行。

据兰塔宁说,研究飞行将使用重型喷气式飞机,为此就需要相当程度地延长跑道。在采访中,兰塔宁并没有提到后来被公开的机场用于旅游用途的情况。在Yle的新闻发布一周后,另外两名凯米亚维的重要人物对中共国的意图做出了不同的描述。

凯米亚维Suomutunturi旅游中心的业主卡里·蒂尔科宁(Kari Tirkkonen)和凯米亚维的前市长阿托·奥亚拉(Arto Ojala)在接受拉普兰省报(Lapin Kansa)采访时告知他们是中共国机场项目的发起人。

自上世纪90年代末以来,蒂尔科宁经营着一家旅行社,向芬兰和欧洲其他地区输送中国游客。据蒂尔科宁介绍,他与中国的良好关系得益于他的商业伙伴和妻子杨倩·蒂尔科宁。”这个想法完全来自于我们,也就是说,我们的目标是把游客带到东拉普兰,这将会促进旅游业,而且从我们自己的角度来看,这会加快Suomutunturi旅游中心的发展。蒂尔科宁告诉Yle,这个倡议来自于我们。”

蒂尔科宁认为,中国人正是因为旅游业才想要凯米亚维的机场,而跑道需要延长,正是因为承载游客的客机降落需要。

从另一位当地有影响力的人士那里可以找到对这个交易不同的观点。凯米亚维市议会主席韦科·涅梅拉(Veikko Niemelä)与现任市长兰塔宁(Rantanen)一样,他告诉Yle,中(共)国的目标是一个用于研究的基地。

“他们表示他们对北极的气候研究感兴趣,并正在北极地区寻找一个空军基地,在那里他们可以在北冰洋及其周边地区操作科研飞机”。涅梅拉说,他们不知从什么地方听说,我们凯米亚维这里有一个闲置的机场,可能适合改建为用于开展大规模的行动。

涅梅拉说,中共国代表团到达凯米亚维是“毫无征兆”的,但是我们以欣喜的心情欢迎了他们”。据涅梅拉介绍,中(共)国客人实际上并没有把旅游作为机场项目的动机,但是Suomu滑雪场旅游企业家蒂尔科宁和凯米亚维市都强烈地提到了旅游。涅梅拉说,三年前,当拉普兰的国际旅游业飞速发展时,关于机场的愿望就已经浮出水面。

中(共)国公司被赶出凯米亚维纸浆厂项目

在凯米亚维中心的机场并不是中共在该地区关注的唯一项目。五年前,一家中国公司引人注目地加入了凯米亚维的纸浆厂项目。

当时,由凯米亚维市领导和前公务员成立的Boreal Bioref公司正在与中共国有公司中工国际谈判建厂事宜,中方计划投资8亿欧元。该纸浆厂被称为生物精炼厂,它将以中工国际在白俄罗斯的纸厂的技术知识作为榜样。在谈判中,重要的是中方能够在价格上与俄罗斯和加拿大的低成本生产的纸浆竞争。副总经理王玉航在2016年11月于凯米亚维的新闻发布会上告诉Yle,”我们需要降低成本,使其至少具有与俄罗斯和加拿大产品同等的竞争力”。

中工国际之后成为凯米亚维的Boreal Bioref的大股东。后来还发现,该公司在白俄罗斯的模范工厂出现了技术问题,生产无法按计划开始。芬中双方的合作也陷入了僵局。2019年开始,中工国际被该项目凯米亚维的和其他芬兰的投资者排挤。然后便开始了从欧洲而不是中(共)国寻找主要融资方,工厂用地的租赁协议也被终止,芬兰公司Vataset Teollisuus Oy成为新的租户。据该项目现任经理哈里·瓦塔宁(Harri Vatanen)称,去年,由于其他投资者拒绝同意中方投资者要求的工厂公司的多数股份,中方的参与最终我有所。瓦塔宁不想向Yle评论其他可能的原因。

中(共)国的凯迪计划在凯米建立的生物燃料厂因中共国的经济困难而停滞不前

中共国在芬兰拉普兰的第三个项目在最初令人瞩目的启动后也停滞不前。中(共)国企业凯迪公司开始推动在凯米建立生物燃料工厂,并于2016年聘请国会议员和前国防部长卡尔·哈格隆德(Carl Haglund)领导该项目。哈格伦德从议会辞职,加入凯迪。

哈格隆德领导了几年该项目,并于2018年离开,当时该公司获得了位于凯米的阿约斯(Ajos)港口附近的生物燃料工厂的环境许可证。据现任首席执行官称,由于中方母公司的财务困难,工厂的建设被推迟,但项目并未被扼杀。

凯迪芬兰子公司凯迪芬兰总经理Pekka Viljakainen说,凯迪生态作为凯迪的母公司部分持股的上市公司,长期以来在中国有财务困难。这也造成了凯米项目的延误。

维拉卡宁(Viljakainen)表示,除此之外,中(共)国收紧了金融市场,对外国投资的公司债务和贷款条件也收紧了。

林业集团Metsä集团旗下的Metsä Fibre公司(森林工业集团Metsä Group的一部分)对巨大的凯米纸浆厂进行升级和扩建,这给在凯米亚维和凯米的芬中项目的盈利能力蒙上了一层阴影。

有些人认为,这个规模相当于三家普通纸浆厂的项目,是芬兰森林业阻止外国企业进入其领土的一种手段。而事实上,Metsä Fibre的所有者之一是一家日本企业集团。

中方专家和研究人员指出商业环境的差异

了解中方行事方式的专家表示,中方的林业项目停滞的原因是多种多样的,项目也不尽相同。例如,中共国和芬兰的商务谈判方式大不相同。

中方的承诺超出了他们所能实现的。事实上,中国人之间也以相似的方式做生意。拉普兰大学教授Matti Nojonen说,首先他们会说出一个大的数字 (画个大饼),然后像剥洋葱一样一层层剥落。

Nojonen认为位于Rovajärvi军区旁边的凯米亚维中共国机场项目令人怀疑。Nojonen指出,此案令人怀疑是否存在双重用途,这意味着该机场也可用于中共国情报侦察。

Nojonen教授指出,为什么中共国中央政府下属的两个研究所和一名武官来研究这项投资,这是非常可疑的。尤其是当你知道这个机场离欧洲最大的武器实弹射击区非常近时。

中方代表不想澄清其推动该机场项目的动机

两个星期前中共国驻芬兰大使陈立在拉普兰省报中对凯米亚维机场项目发表了评论。他在文中指出,最近芬兰媒体上“出现了奇怪的、有意思的报道”。

陈立在拉普兰省报上写道,不了解真实情况的读者可能会认为该文章描述了一个“神秘的”故事,背后似乎藏着隐密的动机。据他介绍,该项目的主要目标是旅游。

Yle向大使提出关于机场项目进行采访。陈立未接受采访。相反,他在电子邮件中强调,芬兰和中(共)国已在联合声明中同意在极地研究,旅游业以及信息和通信技术等领域加强合作。

这位大使的言论正值中(共)国在芬兰被描绘成负面形象的时候。去年年底对芬兰议会的网络攻击背后是一个被公开报道为与中共有关联的实体。在本月初芬兰安全警察报告了有关黑客事件的调查情况。

过去一周来(注:本文发于2021年4月3日),中(共)国和欧盟之间的制裁谈判也在升级,芬兰人也是中共国报复性制裁的对象。

对中方投资的态度愈发变得批判性

土尔库大学政治学教授Mikael Mattlin(马特林)目前正在研究中共国在芬兰的商业投资。据马特林说,在芬兰,关于中方投资和中(共)国可能的动机的公开批评讨论几乎没有,但过去三四年来,气氛发生了变化。

马特林说:“在许多地方,人们意识到中(共)国的收购和基础设施项目可能有战略考虑。”

这种态度的转变体现在立法等方面。10月份欧盟关于监督外国投资的条例生效,与此同时,芬兰的法律也进行了更新。据马特林说,法律此前对不威胁国家利益的收购给予的干预范围十分有限,而这项法律在十月进行修订。去年年初,也有两部法律生效,赋予国防部干预土地交易的新手段。

显然,在实践中,法律变更的影响也可以从对凯米亚维机场的初步收购的态度中看出,马特林说。

芬兰甚至超越了东欧的丝绸之路项目

也许有些出人意料的是,近年来芬兰已跃升为中(共)国在欧洲投资的首选目的地之一。中方的大部分投资都是收购,这也反映在芬兰的排名中。芬兰所占的份额主要由两次重大收购来解释。2016年,中共国的腾讯以75亿欧元的价格收购了游戏公司Supercell,而在2019年,运动器材集团Amer Sports又以46亿欧元的价格转让给了中方。

中(共)国在欧洲的投资“热潮”始于2014年左右。马特林说,主要针对英国和德国等大国。但是芬兰以有趣的方式在统计中脱颖而出。芬兰是人均获得了最多的来自中(共)国投资的国家,于投资到法国的钱相当,并超过了东欧国家的总和。

关于中(共)国在东欧和中欧投资的讨论很多。中(共)国打算在所谓的“丝绸之路”重大项目中改善基础设施等,但有很多项目被取消或没有按预期实现。

马特林说,匈牙利和希​​腊等国家有些项目已经完成,但总体而言,东欧和中欧的广大地区获得的投资要少于芬兰。重大的新基础设施项目存在很多不确定性,它们从商业角度看也不总是可行的。马特林出,由此也令人怀疑其背后是否还有非商业动机。

“我相信,未来我们将看到更多来自中共国的更具针对性或更具战略意义的并购,目标将侧重于关键的技术知识和基础设施。正是由于这些原因,欧洲现在正在觉醒。”

芬兰与中(共)国的良好关系助长了投资

芬兰和中(共)国之间传统的友好关系可以看作是良好经贸关系的至少一部分的原因。中(共)国对芬兰的投资一直居高不下,正由于芬兰对中(共)国的批评和其他北欧国家相比很少。

总理桑纳·马林(Sanna Marin)一反传统路线,于2月份在推特上评论了中共侵犯人权和对维吾尔族压迫的行为。对中共的公开批评并不是芬兰领导人的习惯,而态度的变化在其他地方也可以看出来。在芬兰新的外交与安全政策报告中,数十次提及人权和中(共)国。

新制裁将收紧欧盟国家与中共国之间的关系

中(共)国和欧盟近几周互相实施的制裁是罕见的。欧盟上一次对中(共)国实施制裁是在1989年天安门屠杀之后,当时实施的武器禁运目前仍然有效。

芬兰外交部一位官员说:制裁是在去年年底已经生效的欧盟人权制裁制度的基础上通过的,对中共实施制裁的原因是中共待维吾尔族少数民族的方式。

外交部美洲和亚洲事务部负责人皮里塔·阿松玛(Piritta Asunmaa)表示,欧盟在新疆问题上的立场对中共来说并不意外,但这种处理确属例外。

中共宣布对包括芬兰环境保护部海蒂·豪塔拉(Heidi Hautala)在内的八名欧洲政客实施了制裁。此外,还有两个研究所和两个欧盟机构也是制裁对象。

玛特林指出,中共国对欧盟实施如此正式的反制裁,这是新鲜的。据外交部阿松玛称,与欧盟对中共国实施的制裁相比,中共的反制裁非常广泛且不相称。尽管中共的不满并非主要针对芬兰,但一些芬兰人也间接成为中共国的反制裁对象。马特林说,可以说芬兰也面临着新形势,存在进一部外交摩擦的可能性。

外交部的阿松玛表示,目前仍难以评估制裁争端对芬中关系的影响。制裁主要是对欧盟与中(共)国的关系造成压力。无论是芬兰与中(共)国的关系,还是欧盟与中(共)国的关系,即使有分歧,也要能够继续合作。无论在官方层面还是在政治层面都必须保持对话。制裁争端可能会对已经达成的中欧投资协议的生效产生影响。该协议旨在促进欧洲公司进入中国市场。

实际上,中共的报复性制裁主要针对欧洲议会,而该协议必须由欧洲议会批准。玛特林预计,该协议有可能因此得不到批准。

新闻来源:

Miksi Kiinan lupaavat Lapin-hankkeet ovat hiipuneet? Samaan aikaan Kiinan yritysostot Suomesta ovat olleet Euroopan huippuluokkaa


发布: 法国巴黎七星编辑组

+6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PEDDINGTON
8 天 之前

不害人的事兒CCP 不幹!!!!

0

喜马拉雅巴黎七星农场

欢迎战友加入我們: Discord 群: discord.gg/mM4pXyJJAx 電報群: t.me/parissevenstars t.me/himalayaparis 4月 0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