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GTN凭空编造出法国记者为种族灭绝辩护

新闻来源:《布赖特巴特新闻网》| 作者:约翰·海沃德 (John Hayward) | 发布时间:2021年4月5日

翻译/简评:叶知秋(文义) | 校对/审核:万人往 | Page:Daoiii

来源RFA

简评:

如果排除“计中计”这一阴谋论的话,“强大”的中共政权沦落到如今这个地步,连个像样的演员都找不到了,也着实让人感到可怜。

不禁回想起中共国中央电视台制作的“贯军、刘成杰和孙瑶”的假视频,不知道当时假视频里面的主人公如今还在不在了……

真假记者暂且放下,看看这名所谓的“法国记者”笔下的新疆:“……我能感觉到这里的人们发自内心的快乐。各族人民经营着他们的小生意,穆斯林群众有宗教信仰自由,按照他们自己的喜好穿衣打扮。对我这个异乡人,他们充满热情地欢迎……”

这么美好的新疆,中共又有什么可怕的呢?有人质疑,就邀请那些质疑的人到“美好的新疆”来,跟这位记者一样,实地去看一看,还有什么做法比眼见为实更有效果呢?何必在这里天天打嘴架?

中共国造假的新疆再教育营妇女“载歌载舞”视频

依然记得2015年黑龙江农民徐纯合在庆安火车站被警员击毙一事,那时候,新浪微博还可以看到一些真实的信息,有专业人士通过网友发在网上的现场视频跟央视播放的官方画面比对,分析出央视利用抽帧技术,修改了现场录像,为警员的不当行为洗白。

中共的假是骨子里带出来的,新冠病毒真相被掩盖一年多,才允许世卫组织安排“中共专家小组”去武汉调查。现如今,各方面证据都指向实验室泄露,中共承认了么?没有!

国际社会对付中共这个邪恶政权,真正有效的方式是行动,仅仅停留在口头上,再互骂几十年也不会有效果。中共如今就是挟持着14亿中国人做肉票,不论你说什么,就是死不承认,又能怎么样?

建设南海岛礁,进行军事部署;越过宫古海峡,挑衅美日,威胁台湾;建立新疆集中营,对新疆人进行种族灭绝;加固网络防火墙,控制国民防止真相外露;掩盖病毒真相,继续用病毒和疫苗危害全世界人;与伊朗签署为期25年的用基础设施的投资换取伊朗石油的协议,加快中共的去美元化进程……

中共的做法很现实,嘴上跟你斗,行动上马不停蹄为自己的全球扩张加紧布局。而国际社会虽然有所行动,力度依然不够。特别是美国、日本及欧洲各国,是时候仔细审视一下自己的问题了,绥靖政策当适可而止。

原文翻译:

法国媒体:中共国编造了假法国记者来为他们的维吾尔族种族灭绝行为辩护

法国的《世界报》(Le Monde)上周怀疑,名叫罗莱娜·博蒙(Laurene Beaumond)的“自由记者”是否确实存在。这位记者在中共国国家电视台《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似乎写了一篇报道。

博蒙表面上批评西方媒体对中共国对待新疆地区维吾尔族穆斯林的报道是不准确的。《世界报》没有在CGTN声称的博蒙就读的大学找到她的任何记录,并且也不存在使用她名字的获得认可的法国记者,但随后中共国官员坚持说博蒙是个真实人物。

在CGTN网站上以博蒙名字发表的一篇文章声称,指控中共国对维吾尔族人使用集中营、绝育和强迫劳动是从未去过新疆的人写的“假新闻”。博蒙说,她是“法国人,在中共国生活了近7年”,2014年至2019年间曾去过新疆。

《世界报》和其他法国机构进行了调查,未发现负责颁发此类证书的法国委员会(法国职业记者证委员会)发给博蒙的身份证明。此外,也没有记录显示,在索邦大学(Sorbonne),有一个以她名字命名的毕业生的专业被CGTN认为是她的,在她应该为之工作的法国报纸上也没有罗莱娜·博蒙(Laurene Beaumond)的署名文章。

博蒙的推特账户是一个月前才创建的,除了3月31日在另一家中共国官方媒体机构网站上的一篇帖子外,谷歌搜索没有发现她以前写过的文章。

《世界报》写道:“问题是,罗莱娜·博蒙并不像中共国官方媒体想要展示的那样存在。”

另一家法国报纸《费加罗报》(Le Figaro)随后声称“罗莱娜·博蒙”是一个笔名,但作者是一个真实的人,或者至少有人回应《费加罗报》记者,自称(罗莱娜·博蒙)是她。

此人说,她现年40岁,曾任北京一家新闻节目的翻译和主持人,这似乎与CGTN为她写的传记完全不同。她说,她开始使用笔名是因为她“担心自己的安全”。

她告诉《费加罗报》:“我对那些攻击我签名的卑鄙行为感到震惊,居然能说我不存在。”

CGTN夸张地解释说:“使用别名通常可以使表达更加自由,不受限制,不仅在新闻领域,而且在历史框架中也是如此,例如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的抵抗运动。” 似乎没有人有兴趣解释一下,为什么一个居住在中国的女性,在撰写了一篇捍卫中国共产党的社论后,会担心自己的安全。

《世界报》仍然持怀疑态度,认为CGTN及其匿名作家仍未透露足够的有关她真实身份细节,以确认她具有声称的背景和证书。

中共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周四愤怒地坚称使用“罗莱娜·博蒙”这个名字的人是“法国国民”,她“在中国生活了很多年,多次去过新疆。”并且她为对中共强迫劳动和种族灭绝的指控辩解的文章“记录了她在新疆的所见所闻以及当地的真实情况,非常客观和公正。

谁去没去过中国,中共“外交部”拥有最终解释权

“如果一个外国记者报道中国的方式不同于许多西方媒体,他或她就不能是一个西方记者,甚至可能是中国虚假宣传的一部分。这种想法非常不健康。”华春莹冷笑道。

“未经严格证实,《世界报》就声称这个人‘不存在’,说是由法国CGTN频道‘捏造’的。我想知道到底是谁在制造假新闻?正如我刚才所说的,这个问题本身就反映了一些国家和媒体的不健康的思想,他们认为任何不符合他们的想象以及他们所谓的价值观和意识形态的东西就都一定是错误的。这是毫无根据的指责和贴标签,没有任何好处。”这位外交部发言人说。

根据华春莹的指责,GGTN撰写了一篇愤怒的社论,声称《世界报》通过指责中共国制造假新闻的方式来制造假新闻,并抱怨“反华”社交媒体助长了《世界报》的“误导性内容”,“来自西方的声音一直不断努力,让所有质疑维吾尔少数民族传统智慧的人失去合法性和信用。”

紧随其后的是一篇冗长的抨击,指责西方认为自己“垄断了可以被称为‘政治真理’的东西”,而这些东西源自于其可恶的“基督教遗产”和西方对绝对道德的信仰。

“世界必须意识到一个事实,关于新疆的报告不是出于善意做出的。他们完全将注意力集中在虚假的叙述上,并协调一致对中国发动混合战争。”社论怒斥道。

CGTN抨击的“反华”声音之一、研究员阿德里安·曾茲(Adrian Zenz)周四指出,中共国外交部并没有试图为CGTN声称“罗莱娜·博蒙”是一个在法国工作、如今住在新疆地区的新闻记者的主张辩护,它只是声称,一个“经常去新疆旅行”的活人以博蒙的署名写了这篇文章。

🔗原文链接

编辑:【英国伦敦喜庄园编辑部】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倫敦英喜莊園 Himalaya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4月 0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