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中共制裁的奥布莱恩议员呼吁美国对中共采取行动

新闻来源:《保守党之家(conservativehome)》| 作者:尼尔·奥布莱恩(Neil O Brien)| 发布时间:2021年4月5日

翻译/简评:随波逐流 | 校对/审核:万人往 | Page:Daoiii

简评:

近日,包括“中共国研究小组”创始人,美国保守党议员尼尔·奥布莱恩在内的西方国家的9名人员因呼吁针对中共在香港和新疆等地实施的侵犯人权行为和“种族灭绝”罪行,对中共国及相关官员采取强硬行动,而遭到中共制裁。尼尔·奥布莱恩说,我们的制裁是为了抗议侵犯人权行为,中共的制裁是通过恐吓我们来镇压这样的抗议活动。他认为自成立“中共国研究小组”一年以来,全球对中共国侵犯人权行为的意识日益增强,尤其是针对维吾尔族人民的侵犯人权行为。除此之外,世界也逐渐意识到中共为了在经济、军事、政治上达到全球领导地位的过程中,所采取的各种不正当的竞争手段,以及给世界各国带来的巨大威胁。全世界至少已经开始思考如何应对具有侵略性的中共国,美国、日本、欧盟各国正在计划对此采取行动。

中共对内疯狂镇压,在新疆、香港、西藏等地施行大规模侵犯人权的行为,主要是以此来打压持不同政见者,巩固自己的统治。对外的愿景是增强在全球生产链中的优势,加强国际生产链对中共国的依赖。他们成立“军民融合”企业,伪装成普通公司进入其他国家上市,同时利用派出的大量间谍到世界各国窃取知识产权,以期在全球技术竞争中获得优势,取代美国的超级大国地位,最终成就其称霸全球的野心。目前看来,上世纪90年代人们头脑中虚幻的乌托邦式的无国界、无竞争、和谐共进的未来新型世界关系,残酷地被现实打醒。世界各国仍然处在不断的竞争中,而且这些竞争往往伴随着侵略、偷窃、杀戮、欺骗以及种种肮脏卑鄙的手段。而中共国集所有这些恶行于一身,它的所作所为造成了今天全世界的人都无法安稳度日的后果。每个自由国家都担心,如果它独自抵抗中共国,可能会输掉。好在我们终于看到,美国和西方民主国家正在积极协调,并寻找机会共同对抗中共。相信在不久的将来,更多的全球联合行动会不断发生,中共必将为自己的恶行付出惨烈代价,直至灭亡。

原文翻译:

尼尔·奥布莱恩:中共国对我的制裁我可以一笑了之但我们不能对它构成的威胁置之不理

尼尔·奥布莱恩(O’Brien)是保守党政策委员会联席主席,也是哈伯勒市(Harborough)议员

很典型的,不是吗?你正试图让孩子们去上学和托儿所,因为你四处寻找儿子的长颈鹿而迟到了。你已经计划好了忙碌的一天,会见当地报社和还有一个被威胁驱逐的咖啡店店主。

接下来你知道了,一个共产主义超级大国亲自向你宣战。

我是受到中共国制裁的九个人之一。很想一笑置之。毕竟,没收我在中共国的资产不会让共产党变得更富有。而且在他们绑架了两名杰出的加拿大人之后,无论如何我也不打算去那里了。

第二天早上,中共国大使馆仍然向我们的议员们发送定期的宣传电子邮件,邮件开始是:“亲爱的朋友们……”看来联合政府是不可能的——即使在独裁统治下。

但这不是开玩笑的事。真正的目的并不是要恐吓我或其他国会议员,而是商业人士、学者和其他人。为了制造不确定性、恐惧和自我审查 ——令人想起了的被称为“吊灯中的蟒蛇”战术。

越来越多的企业不得不努力解决这一问题:中共国政府目前威胁要摧毁在中共国的耐克和H&M,因为它引起了人们对奴役劳工问题的担忧。

自我们成立“中共国研究小组”以来,现在已经一年了。在过去的12个月中,事情已发生了很多变化。

首先,全球对中共国侵犯人权行为的意识日益增强:尤其是针对维吾尔族人民的侵犯人权行为,也包括内蒙古、西藏乃至整个中国。人权观察组织说,这是自天安门事件以来最糟糕的人权时期。

对香港的残酷镇压以及中共国撕毁《中英联合声明》并结束“一国两制”的决定表明,中共国为维持绝对控制权而做出多大的牺牲。在那里,所有主要的民主运动人士现在都处于流放、监禁或审判中。

至少世界已经开始注意到并采取行动。实际上,我们成为中共国的目标,是为了回应30个民主国家最近对新疆侵犯人权者采取的协调制裁。

欧洲各地的议员和欧洲议会所有主要政治团体的议员都与我们一道受到制裁,美国的一些政治人物去年已经受到了制裁。

因此,我们大家都在一起,并得到首相的支持——再通过他获得美国总统——以及来自欧洲各地朋友的大力支持,真是太好了。

当然,制裁不是“同等的”。像我这样的议员仅仅因为写这样的文章而受到制裁。相比之下,民主国家正在制裁新疆官员,是因为他们代表一个政权,以工业化的规模强制维吾尔族妇女绝育;用强奸作为武器,在其庞大的拘留营网络中打压持不同政见者;推出由人工智能驱动的监控状态,以识别和控制少数族群;并从地球上彻底抹去维吾尔族的文化和宗教信仰。

我们的制裁是为了抗议侵犯人权行为。他们的制裁是要镇压这样的抗议活动。

中共国的所作所为至少与种族隔离的南非一样糟糕。但是相比之下,到目前为止,国际上对中共国的反应比较冷淡。部分原因是中共国使记者很难获得采访机会。但也是因为中共国比南非强大。

几十年来,国际社会对南非的压力越来越大,已成为一场巨大的文化运动。它隐约大部分出现在我的80年代童年时期的流行音乐中:“自由纳尔逊·曼德拉”、“内心如此强大”、“银与金”、“吉米期望乔安娜”都是热门歌曲。

现今,好莱坞电影制片厂想要确保他们的电影让中共国接受:他们认为这个市场太大,不能冒着失去的风险。

我写过有关中共国日益增长的全球审查​​制度的文章。尽管如此,真相正在流出,而且全球的批评之声越来越大。

这表明一年来的第二个积极变化:在拜登时代,民主国家进行协调合作的新机会。

协作是必不可少的:中共国的经济和政治战略依靠分而治之。每个自由国家都担心,如果它独自挑战中共国,将会输掉。

共产主义政权挑选了几个挑战它的国家,例如澳大利亚、瑞典和加拿大。像所有欺凌者一样,他们确实在尝试教其他国家低头。

不过,虽然川普曾经与其他领导人的关系还算凑合,但拜登的当选使合作更加容易。

我们不仅需要让团队重新团结起来,并使G7发挥作用(尽管这一点很重要),而且还应将包括印度、韩国、澳大利亚和南非在内的更广泛的民主国家聚集在一起。首相推崇的“ D11”概念是正确的。

第三个大变化是改变了西方对有关中共国经济政策的态度。

最近关于综合审查最好的一点是,清楚地了解到国家之间目前正在进行技术优势的竞争。

在1990年代阳光灿烂的乌托邦主义中的虚构理论是,世界将变得平坦、无国界,竞争发生在公司之间,而不是国家之间。技术很酷,但不是一个国家的问题:英国可以只专注于专业服务。令人惊叹的新全球供应链意味着您无需担心您的供应品来自哪里,无论是是疫苗、呼吸机、个人防护设备、芯片或电信设备。

中共国有一个截然不同的愿景,而它的崛起意味着我们必须转变我们的思路。中共国促进了“军民融合”,而随着进口替代政策的发展,其进口已大幅放缓。

习近平说,他“正在建设一个优于资本主义的社会主义,并为我们赢得主动并占据主导地位的未来奠定基础。”他解释说,中共国必须“增强我们在整个生产链中的优势……我们必须加强国际生产链对中国的依赖。”

美国已经意识到这一点,而且在美国和中共国之间已经有一个共识,即这两个超级大国正在争夺未来技术的主导地位。乔·拜登谈到“赢得未来”。

日本、韩国和台湾长期以来一直将技术竞争视为一项共同的国家努力,并制定了与之相匹配的政策。难怪:通过“中共国研究小组”与来自这些国家的政治人物会面,我开始理解了他们必须承受的持续威胁的程度。

我们也必须适应这个更加国家化的世界。

首先,我们需要建立一个强大的创新体系。在1960年代和1970年代时期,美国和英国在研发方面投入了类似的资金。但是里根在我们让资金投入枯竭的时候,逐渐加大了联邦的支持,此后我们一直在不同的层面上开展工作。关于如何让政府资金为我们的经济做更多的事情,我之前有过很多讨论。

其次,我们需要保护我们自己以免让中共国拿到技术。为企业提供更多帮助,以抵抗来自中共国家网络力量的网络攻击。如果你在中共国开展业务,可以在某处寻求有关不失去知识产权的建议。

除了非常受欢迎的《国家安全和投资法案》,我们还需要确保新的投资安全部门拥有与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在美国享有的安全服务相同的资源和投入——而且我们需要准备使用新的权力。

同样,乔·约翰逊(Jo Johnson)的最新报告也强调了由于对我们的大学和中共国的伙伴关系考虑不周所带来的风险。奇维塔斯(Civitas)和《每日电讯报》的调查显示,英国大学实际上正在帮助中共国开发新的武器技术。我们必须牢牢掌握所有这些伙伴关系以及大学资金的来源。

在过去的一年中,我们学到了很多东西。英国和整个西方国家的政府已经开始采取行动。但是,我们仍然只是开始思考如何应对更具侵略性的中共国。

🔗原文链接

编辑:【英国伦敦喜庄园编辑部】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倫敦英喜莊園 Himalaya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4月 0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