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望疫苗“群体免疫”解决CCP病毒问题是不可能的任务

加拿大温哥华战友团 桑梓⽂医(⽂醫)

CCP病毒肆虐全球已经⼀年多,⼈类社会,经济和⽣活⽅式习惯发⽣了巨⼤改变,已近崩溃边缘。

图片来源:humaevents.com

在此如⽂贵先⽣所说:“全世界⼈民的安全,经济,政治,勇⽓和正义就像当年的泰坦尼克号⼀样,不可逆转的撞上共产党这个流氓冰⼭……” 的危机时刻,世界上最疯狂的事情却是全世界⽆论政府,国际组织,主流媒体甚⾄主流科学医学界不仅不追问病毒来源,反⽽⼀⽅⾯不遗余⼒地打击抹⿊既安全又便宜的羟氯喹的预防和早期治疗作⽤,打压闫丽梦博⼠和爆料⾰命传播真相和正义的声⾳,另⼀⽅⾯误导甚⾄不惜出台⼀些荒唐的法令法规迫使公众接种疫苗,让全世界将⼀切希望寄托在极不安全的疫苗上,幻想通过疫苗产⽣所谓的群体免疫。

例如今年2⽉4⽇,Tom Randall[1]在Bloomberg撰⽂,企望着全美只要75%⼈⼜完成两剂疫苗接种就可以达到群体免疫⽔平⽽使社会恢复正常。

图片来源:Bloomberg.com

但现实很残酷,越来越多的数据和研究显⽰:没有搞清楚CCPVirus真相之前,⼈类必须放弃任何祈望通过所谓疫苗群体免疫回到过去的幻想!邪恶的CCPVirus让⼈类很难产⽣针对它的群体免疫,也验证了闫博⼠和爆料⾰命⼀年前提醒世界的忠⾔:留给⼈类的时间不多了!

早在今年1⽉,Devi Sridhar[2]根据巴西Manaus数据发表在《Science》的论⽂指出,当地76%⼈⼜⾎清阳性率下,依然⽆法阻挡CCPVirus在当地的爆发,发⽣了更为严重的第⼆次⾼峰,令世界感到震惊。

3⽉18⽇,Christie Aschwanden[3]在《Nature》杂志发表⽂章,本文根据她和近期其他研究结果,从以下⼏个⽅⾯阐述了⼈类为什么⽆法产⽣针对CCPVirus的群体免疫。

图片来源:nature.com

一. 尚不清楚接种疫苗后是否就能阻⽌新冠病毒传播

群体免疫的关键是,如果群体⼤部分⼈因感染或接种疫苗获得免疫⼒,当病毒来袭,该病毒⽆法在⼈群中传播,获得免疫⼒的易感个体也不容易被感染。就是说群体免疫只与具有阻断传播的疫苗相关。

Christie Aschwanden认为⽬前WHO注册的所有疫苗都缺乏可以保护⼈群免受感染(包括⽆症状感染)或阻⽌将病毒传播给他⼈的数据。 ⾃2020年12⽉起,世界各国家正式紧急授权民众⼤规模接种疫苗已近4个⽉,但CCPVirus肆虐的步伐似乎并没有停⽌。

以⾊列接种⽐例全世界最⾼,截⾄4⽉5⽇【4】【5】,以⾊列每100⼈接种疫苗剂数已达117.14,⾄少50%以上完成2剂疫苗接种,但仍然⽆法完全阻断病毒的传播,每天依然平均有全国⼈口的0.3~0.5/万新增病例。

图片来源:ourworldindata.org

二. 疫苗接种的比例不均

理论上,如果全球完美协调统⼀⾏动,同⼀时间段都接种疫苗,或许有可能阻断病毒传播。但是这个只是理论,不可能成为事实。以⾊列与辉瑞达成数据共享协议,并由此获得了辉瑞⾜够的疫苗供应,⽬前接种⽐例最⾼。但是其他国家,尤其是第三世界贫穷国家,只能继续等待国际组织捐赠疫苗,期望全民疫苗接种更是遥遥⽆期。

与此同时各国基本按照危险度分层接种疫苗,⽼年⼈优先获得了接种,⽽且⽬前尚⽆⼉童疫苗。美国预计2021年秋天,⾼中⽣可以获得接种,⽽⼩学⽣可能需要2022年春天才能获得接种。美国有24%的⼈未满18岁。这意味着,即使成年⼈全部接种疫苗,并且接种都获得完全的保护⼒,才能达到理想的76%。但有巴西Manaus的前车之鉴[2],即使达到这样的接种⽐例,真的能使美国回归常态吗?

三. 传播性更强致病力更高的变异株不断涌现,极⼤地降低了免疫效果

英国变异株传染性更强,也更致死。南⾮变异株则使得⽬前疫苗的保护⼒⼤幅降低,如阿斯利康疫苗的保护⼒降低到10%的⽔平,接近⽆效。最明显的是巴西Manaus市在76%⾎清阳性率下,依然发⽣了更为严重的变异株P.1 爆发。康复者⾎浆对P.1的中和活性减少了6倍。这⼀结果解释了,为什么Manaus市在76%感染过新冠病毒的情况下再次爆发更为严重的感染,因为康复者⾎清中抗体对突变毒株⽆⾜够的中和活性[2]。近期也有数篇论⽂分别发表在《Cell》[6]和《Nature》[7]
杂志上,证明变异株可以逃逸包括⾃然感染和接种疫苗所诱导的免疫保护。

四. CCPVirus及其疫苗诱导⼈体产生的免疫保护作⽤到底能持续多久

群体免疫⼒来源计算要包括疫苗和⾃然感染。但是CCPVirus刺激⼈体产⽣的免疫⼒会持续多久,这个问题不仅被Christie Aschwanden[3]提出,越来越多的研究者也困扰于同样的问题。这个邪恶的病毒肆虐全球⼀年多,随着再感染病例以及疫苗监测数据的涌现,⽬前的研究结果都显⽰⼈体针对这个狡猾的病毒的免疫保护⼒持续的时间很短[8]

五. 人类社交活动

⼈类的社交活动是对于模型预测群体免疫最⼤的挑战。因为没有⼀个社区是孤岛,社区间的免疫环境互相影响。随着疫苗接种⽐例增⾼,社会将重新开放,其结果是⼈与⼈之间接触的⼏率较前极⼤增加。也意味着以低社交为基础的模型⾯临挑战。

六. 人类行为模式的改变

CCPVirus的流⾏,使⼈类⽣活在前所未有的时代,并且以前所未有的⽅式⾏事,因此对⼈类⽽⾔最⼤挑战除了⽣物因素,还包括⼈类社会学因素。到⽬前为⽌,在所有期待疫苗产⽣群体免疫的模式中将⼈类社会⾏为的因素排除在外,因此不能忽视⾮药物⼲预将继续在控制病例⽅⾯发挥关键作⽤,阻断传播途径,限制社会接触和持续的保护⾏为(如掩盖⾯具)有助于减少疫苗推出时新变种的传播。

因此归根结底,最最关键的是⼀定要找到新冠病毒的来源,否则就意味着这个隐蔽的来源还会源源不断地向⼈类输出新的冠状病毒或其他病毒。欣慰的是西⽅⼈民已经开始觉醒,消灭共产主义这个⼈类历史上最⼤的毒源已经指⽇可待!

参考⽂献:
【1】When Will Life Return to Normal? In 7 Years at Today’s Vaccine Rates
【2】Herd immunity by infection is not an option
【3】Five reasons why COVID herd immunity is probably impossible
【4】COVID-19 vaccine doses administered per 100 people
【5】COVID-19 CORONAVIRUS PANDEMIC
【6】Evidence of escape of SARS-CoV-2 variant B.1.351 from natural and vaccine-induced sera
【7】Fast-spreading COVID variant can elude immune responses
【8】A case of COVID-19 reinfection in the UK


编辑 发稿 云起时

+9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