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三科技巨头齐聚新加坡欲瓜分东南亚市场

俄罗斯莫斯科喀秋莎农场 DongDong

编辑上传 水星

dealstreetasia.com

中共国一些科技巨头在国内正面临监管部门的限制,在国内和国际一些重要市场也遇到越来越大的压力[1]。

在国内,中共监管机构对高科技行业展开持续不断的突击检查,对几家科技巨头公司处以重罚。2020 年 10 月 24 日,在蚂蚁集团首次公开募股(IPO)前夕,马云演说的政府报告惹怒了习和其他高层官员。习近平下令监管单位开启调查,并且交代各部门“用尽一切手段,唯独避免直接叫停蚂蚁集团 IPO”。这个命令带动后续一连串效应,最后造成蚂蚁集团原定 11 月 3 日首次公开募股的计划被喊停。

蚂蚁金服旗下的蚂蚁金融已经深入到国人生活的方方面面,深入到了金融圈,动了权贵利益集团的“奶酪”。中共利益集团猛然发觉,大型科技公司由于体量和影响力巨大,有可能反过来制衡他们的权力和争夺他们的利益,因此,必须要对大型科技公司进行分割。

于是,以“反垄断”之名,2020 年 12 月份中共党魁遂决定对科技巨头进行敲打和分拆。

2021 年 3 月中旬,全国两会刚闭幕,市场监管总局便对互联网领域 10 起 “违法实施经营者集中” 案作出行政处罚决定,定格罚款 50 万元,其中涉及阿里、腾讯、京东、字节跳动、美团等多家头部企业。此次被处罚的 10 起案件违反了《反垄断法》第 21 条,构成违法实施经营者集中。50 万元对科技巨头是九牛一毛,但敲打科技公司的意味颇浓。

在国外,川普政府2020 年对字节跳动、阿里巴巴和腾讯的微信进行强力打压。2021 年 2 月份,字节跳动同意支付 9,200 万美元以和解抖音美国隐私相关诉讼。自从中印边境之间发生冲突以来,两国之间摩擦不断。截止今日,印度宣布永久下架抖音、百度等 59 款中共国 APP。

内外交困下,这些网络巨商目前正在新加坡扩展业务,新加坡成为权贵和科技巨头躲避中共党内政治斗争的避风港。

美澳印等市场基本剔除了中共国科技巨头的业务。今年二季度财报发布时,腾讯高管曾表示来自美国的游戏和广告收入占整体比均不足 1%。禁用微信影响不大,但在吸金利器游戏业务上,腾讯有超过 20%的收入来自海外市场,考虑到美国、澳洲及印度等市场的敌意,以及国内游戏增长逐渐达到饱和状态,东南亚已是腾讯为数不多的可开拓海外市场。

在被美国封禁前,字节旗下的抖音( Tik Tok )被视为中国互联网公司最成功的出海案例,Sensor Tower 数据显示,2020 年 8 月抖音及海外版在全球 App Store 和 Google Play 吸金超过 8810 万美元,是去年 8 月的 6.3 倍,再次蝉联全球移动应用(非游戏)收入榜冠军。阿里最新财报显示,在其 9.60 亿的活跃用户中,有 1.80 亿消费者来自海外。

新加坡投资管理协会负责人卡门·维对《金融时报》表示,新加坡有能力以自身为窗口,让企业接触到东南亚超 6.5 亿人口的市场,“鉴于新加坡在东南亚地区的战略地位,越来越多的中共国资产管理公司对于来这里建立分支机构感兴趣”。

字节跳动最近搬进了新加坡金融区的更大办公室,并启动了大规模海外招聘活动。2020 年 5 月,阿里一举斥资 12 亿美元收购新加坡中央商务区一座写字楼 50%的股权,这也是迄今为止阿里在海外最大的一笔房地产交易。

2020 年 9 月宣布新加坡扩张计划的字节跳动和腾讯表示,他们主要关注的是在东南亚这个拥有 6.5 亿人口的繁荣地区发展业务和扩张。中共国的三大科技巨头齐聚狮城后,给这个人口只有 570 万的城市扩张带来的一个主要挑战是招募不到符合要求的工程师。

新加坡也正在努力吸引海外人才,尽管这可能会在这个已经对大量外来人口感到担忧的国家引起不安。新加坡的学校在开设新的课程,以让青年人为未来的科技工作做好准备。

此外,有市场分析认为,在中美摩擦加剧,澳洲、欧洲及印度市场对中企不友好的背景下,新加坡一直维持中立,避免被卷入任何一方,投资风险性较低,这也是中共国科技巨头在海外扩张遇挫之后,选择将国际业务增长点放置在该地的原因之一。

参考链接:

[1] Facing pressure at home, Chinese tech giants expand in Singapore – TAIPEI TIMES – 2021/04/06

[2] 内外交困下 中国科技巨头转往新加坡扩展业务 – 光传媒 – 2021/04/05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