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鸦片战争后的中国人

作者:Tito

封面来源:搜狐网站

中国人总是在梦中呼唤着自己的王朝,总是幻想中期待着中华名族的伟大复兴。好似没有一个伟大王朝的传承,国人就无法正常的生活。

我记得我曾经和一位战友辩论过。他的论点很简单,就是美国有三次觉醒的机会,但是都错过了。其中一次就是本次的美国大选,另外一次就是尼克松访华,被他称为“媚华政策”,再有一个我就记不得了,我真的已经不想听了。我的回复也是简单粗暴,我更关心中国人什么时候觉醒。任何一个国家,对外建交的时候都是基于当时的国家利益。尼克松访华是美苏冷战时的破局外交,站在美国立场上,这没有什么可质疑的。可是如果用中国人今天的悲哀,去责怪美国当时的外交政策,就很莫名其妙。

所以,更多时候,我对国人是更苛责的,因为更多时候,国人还是在睡梦中,不断的寻找爱自己的那个圣人。因此,我总是针对国人的麻木来述说。

第二次鸦片战争之后,鸦片进口合法化了,数量进一步增加,到1880年达到顶峰6500吨,是1839年的2.5倍。此后受价格低廉的本土鸦片竞争,进口量开始迅速减少。 1907年中英签署《中英禁烟条约》,到了民国以后洋药已经很少了。

本土的罂粟种植在太平天国运动之后开始迅速扩大,1870土药(本土鸦片)产量已与洋药(进口鸦片)持平,在1906年土药产量达到3.5万吨,是进口鸦片最高峰的5倍,是第一次鸦片战争前进口量的12倍。 1880年代后期吸食人数估计为人口的10%,烟瘾很大者估计3%-5%

鸦片有害,人人皆知,可是销路依然不断。当我读到“虎门销烟”这一块儿时,好奇为什么禁烟还用销烟?谁都能看见鸦片的危害,谁还能去买鸦片呢?可是事实,事以愿违,吸食者,不断增加。等到1906年的时候,本土鸦片,已经是进口鸦片的五倍了。也就是说,国人的瘾君子在不断的扩大。或许每个人都认为如火如荼的禁烟运动失败了,但事实是,历史总有另一番真相。

道光二十七年(1847年),时任陕西巡抚的林则徐在写给他的学生、江西抚州「署知府」文海的信中,再度提出1833年的意见,认为内地可以种植鸦片:“鄙意亦以内地栽种罂粟于事无妨。所恨者内地之嗜洋烟而不嗜土烟,若内地果有一种芙蓉(指鸦片),胜于洋贩,则孰不愿买贱而食?无如知此味者,无不舍近图远,不能使如绍兴之美醍,湖广之锭烟,内地自相流通,如人一身血脉贯注,何碍之有?”他所担心的,是消费者是否能接受土货:“第恐此种食烟之人未必回心向内耳!”

我该如何去形容这一段历史呢?骇人听闻?瞠目结舌?毁掉三观是肯定的了。林则徐早在1833年便认为可以种植鸦片贩卖,问题的重点是谁来卖?谁得利?我不得不重新勾画出一个时空,以人性的恶去看待那个时代,然后一句感叹,“难怪你大清最后灭亡了。”

中国人总在寻找一个对他们好的圣人,指引他们,爱护他们,帮助他们。可是事实中,一个当官的人,优先考虑的是为皇帝做事。古有名语,“食君之禄,担君之忧。”如何为皇帝找钱才是为官正道,不肯定皇帝,怎么会有这么多当官的。对百姓,更多时候是不饿死就行,饿死了也就饿死了。所以,在我的想法里,鸦片为什么受那么多中国人欢迎?皇帝想捞钱,当官的也想捞钱,不会否定种植鸦片。老百姓每天盼着有一位明主来爱戴他们,如果没有这种明主,就郁郁寡欢,惶惶不可终日。生活无着落,就喜食烟片,在幻想中醉生梦死,所以百姓也不会反对鸦片。我忽然想到了《盗梦空间》这部电影,想到了那句经典对白,“他们为什么都在梦里?”“对他们来说,梦里才是现实。”

我更认为,这才是发生在鸦片战争前后的事情。这是一个社会的怪现状,大清上下真实麻木不仁的体现。我有点儿想不明白,大清百姓是如何适应这种社会的?

直到最近,我看到,一群需要鸦片不断刺激自己内心空虚的民族,无时无刻的等待着皇帝的热爱。后来,皇帝来了,高喊着“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来。吃饱饭没几天的中国人就集体高潮了。我在想,中国人即将面对的惨痛,或许可以用鸦片来缓解吧。

这是2021年,可是让我感觉,今年就是1860年,第二次鸦片战争结束那一年。

参考文献链接:

  1. 🔗第二次烟片战争后的影响
  2. 🔗林则徐给学生信件

审核/校对:Ting Guo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跟GNEWS平台无关。)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意大利罗马达芬奇农场

欢迎战友加入喜马拉雅意大利罗马达芬奇农场,请使用官方DISCORD链接 : https://discord.gg/77fCxw5mFv 官方联络邮箱: [email protected] 4月 0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