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谴责中共病毒源于美国军方是虚假宣传

俄罗斯莫斯科喀秋莎农场 DongDong

编辑上传 水星

BBC

川普和拜登两届政府的行政官员均表示,一年多来中共国政府想法设法阻挠对中共病毒起源的独立调查。当前,中共病毒已导致全球 285 万人死亡,两届政府均对上周中共联合世卫组织发布的病毒起源研究报告表示不信任。与此同时,中共国官员、外交官和官媒企图多次将病毒来源的责任推给美国军方[1]。

“美国谴责中共国虚假的、毫无根据和不科学的(关于病毒起源的)宣传,这些宣传对秉着独立公正精神调查(病毒)起源百害而无一利。” 国务院发言人对《华盛顿观察家》表达了自己的观点,“我们仍然关注中共国提出的关于病毒起源的‘误导性替代理论’。中共国必须对其采取的(阻碍独立调查的)行动作出全面说明,还必须要完全公开中共病毒( COVID-19 )疫情爆发初期的所有数据。在此之前,我们对病毒的起源及其传播情况无法做出定论。”

一年多来,中共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一直在宣传另一种假设,即中共病毒也有可能是从马里兰州德特里克堡(Ft. Detrick)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US Army Medical Research Institute for Infectious Diseases)泄露的,但这种假设是毫无根据的。上周一,在中共国联合世卫组织的关于 中共病毒(COVID-19 )报告公开之际,他又再次重新提出了这种 “病毒起源” 的假设。

赵立坚曾转推了一个指向一个已知的阴谋论网站的链接。该网站声称,中共病毒(新型冠状病毒)可能起源于位于马里兰州迪特里克堡的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由于生物安全事故,该机构于去年 8 月份被关停。该网站由此推测病毒可能是从迪特里克堡开始传开的,最终到了武汉。但是,迄今为止没有任何证据表明那些病原体曾经离开过马里兰州迪特里克堡的实验室,也没有任何支持其它说法的证据[2]。

“我不禁要问,在疫情和病毒溯源问题上,美国何时才能像中共国一样公开透明?” 赵立坚在例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说,“什么时候能邀请世卫组织的专家到美国本土进行‘原产地追踪访问’?什么时候开放德特里克堡供国际专家参观、调查、研究?”

中共国将针对武汉病毒实验室的“病毒起源假说”当做“阴谋论”来宣传,同时企图以美军生物基地为目标,通过掺沙子和转移视线的方法,掩盖病毒来源真相。

随后,中共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第二天也提及了“美军生物基地泄露假说”,她提到赵立坚的说法,随后,她又亲自推送了这些毫无根据“阴谋论”的说法。

“自中共病毒爆发以来,美国和欧洲的某些政客、领导人和立法者说了多少针对中共国的谎言和谣言,包括那些关于中共国实验室泄露和制造病毒的谎言?不知道这些谎言你查了多少?另外,德特里克堡的实验室还有一个很大的问号。” 华春莹说到。

“实验室泄密的问题始终是个问号。专家组在武汉有深入的研究,我们也知道世界上很多地方都有很多早期爆发的各种报告。除了德特里克堡,某国(暗指美国)在全球有 200 多个生物基地。”  华春莹说,“大家都知道,他们(世界卫生组织的专家团)查看了武汉病毒学研究所,做了一些调查研究。那么,美国在德特里克堡的生物基地问题上还有一个大大的问号,什么时候能允许国际专家进入参观呢?”

白宫发言人告诉《华盛顿观察家报》,“如果有合理的、科学上可信的理由必须采取的(调查)步骤,我们当然会支持(国际专家进入),但事实上没有。” 该发言人补充说,“如果未来的大流行病起源于这里或其他任何地方,我们同样会坚持进行迅速而透明的科学评估。”

五角大楼发言人向《华盛顿观察家报》指出,他们声明称 “访问中共国的美国军人是中共病毒爆发的源头 ”是一个 “神话”。国防部说,事实是“国防部与美国政府高级官员一起,多次谴责中共国政府在早期刻意淡化(中共病毒)严重性的责任,以及在中共病毒疫情爆发初期缺乏透明度的做法,这是对当今世界所面临的疫情的(一种完全)不负责任的(做法)。”

中共联合世卫组织的报告称,中共国流行病学组提供了 2019 年 10 月在武汉举行的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的资料,发现 “在对这些活动的评估调查中,没有发现需要住院治疗的群体性发热事件或严重呼吸道疾病的明显信号。”

时任国防部长马克·埃斯佩尔(Mark Esper)早在 2020 年 3 月就批评中共国,称中共国的说法 “完全荒谬”和 “不负责任”。

2020 年 3 月,在白宫请愿网站上(现已过投票期),有一份网上请愿书请求支持“中共病毒源自美国生物基地的主张”。虽然,该请愿书未得到多少支持签名,但却被中共广泛引用。例如,中共官媒《人民日报》在 5 月份通过引用白宫请愿书,转载推送了“德特里克堡阴谋论”。

2020 年 3 月,赵立坚在推特上分享了以传播阴谋论著称的环球时报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对我们每一个人都非常重要, 请大家阅读并转发。”试图进一步嫁祸中共病毒起源于美国。

时任助理国务卿大卫·史迪威(David Stilwell)召见中共国大使崔天凯后,赵还将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主任罗伯特·雷德菲尔德(Robert Redfield)的评论扭曲为支持阴谋论的证据。

赵立坚在微博上叫嚣:“疾控中心被现场抓包!美国的零号病人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又有多少人被感染?医院的名字是什么?很可能是美军把疫情带到了武汉!必须透明!公开你们的数据!美国欠我们一个解释!”

在时任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与中共外事办公室主任杨洁篪的通话中,华府加大了谴责的力度。

“蓬佩奥国务卿转达了美国强烈反对中共试图将 中国病毒(COVID-19 )的责任推给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摩根·奥塔格斯(Morgan Ortagus)在 2020 年 3 月说,“国务卿强调,现在不是散布虚假信息和无脑谣言的时候,而应是所有国家共同对抗中共病毒这共同的威胁。”

大西洋理事会数字取证研究实验室的报告说,赵的推文 “至少被 54 种语言引用”,“被至少 30 个不同的中共国外交账户和官媒账户放大传播”。该报告说,赵的说法 “在中共国内社交媒体平台微博上产生了巨大影响,引用赵的微博的热门标签被微博用户浏览超过 3 亿次”,他的微博被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人民日报、环球时报等中共国官媒报道。

美联社历时 9 个月的调查 “显示了美国制造了中共病毒的谣言是如何被中共国政府武器化的”。大西洋理事会的报告还说,俄罗斯和伊朗在推动美国毫无根据的军事主张方面也发挥了关键作用。

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赛上周二表示,中共国政府应该提供更为完整的疫情早期阶段的相关数据,并称世卫组织和中共国团队未充分调查 中共病毒 “起源于武汉实验室意外泄漏”的可能性,尽管被世卫组织和中共国团队称这种假设为 “极不可能”,但谭德赛坚持认为这一假说仍需进一步调研。

川普政府在 1 月中旬解密的一份关于武汉病毒学研究所的情况说明书评估说,在 2019 年更大范围的武汉疫情爆发前,实验室工作人员曾因类似 COVID-19 的症状而生病,武汉实验室曾与中共国军方合作进行秘密实验和“功能增强型”研究。拜登政府拒绝公开评价这份备忘录内容,不过《华盛顿邮报》报道称,一位未匿名的拜登政府官员表示,这份备忘录内容详实准确。

美国国务院和一些美国盟友周二发表联合声明,批评中共联合世卫组织发布的“COVID-19 起源”报告,并发表联合声明称 “我们共同对世卫组织最近在中共国进行的(病毒起源的)研究表示深度关切”。

美国务院发言人告诉《华盛顿观察家报》,“我们的专家继续评估世卫组织关于 中共病毒起源的报告” 经过数百个小时的集体审核评估, “到目前为止,有一点是毋庸置疑的,该(病毒起源)报告缺乏关键性的数据和信息,只能描绘出残缺的画面,(无法还原病毒真相)。”

该发言人还表示,“我们看到中共国政府左右了这份报告的定稿和调查结果。在其他世卫组织成员国收到定稿报告之前,他们就已经提前收到了定稿报告。”

川普的前国家安全副顾问博明(Matt Pottinger) 2 月份认为,“就当前间接得到的证据来说,人为错误导致病毒泄露假说,远比自然传染假说有信服力!”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主任罗伯特·雷德菲尔德(Robert Redfield)在 3 月份向媒体表示,中共病毒很可能是武汉病毒所意外逃逸的产物。

中共国已将病毒来源甩锅给“冷链运输”、“自然起源”、以及数个其他国家,就差甩锅给外星人。现在,美国政府表示尽管进行您的表演,美军生物基地一定不会为此背锅。美拜登政府“病毒起源”报告正式发表那一刻,就是全世界向中共共同追责之时。

参考链接:

[1] US condemns China for ’false, baseless, and unscientific claims’ about COVID-19 – Washington Examiner – 2021/04/05

[2] 中共系统性“抹黑美国”的五大谎言 – 大纪元 – 2021/03/18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