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卫报告未平息中共病毒起源质疑 谭书记也开始反水

翻译:喝咖啡的小蚂蚁 | 责编:人间四月

图片来源:RFI

华盛顿时报近期又发表比尔.戈茨的文章,称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 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批评中共当局限制调查人员的调查,质疑世界卫生组织团队对于实验室起源理论的否定。

“我认为这次评估不够深入…”,谭德塞表示,“尽管该团队已经下结论说实验室泄漏是最不可能成立的假设,这仍需要进一步调查,我已经准备好派遣有可能需要执行额外任务的专家。”

有些报告内容在本周早些时候已经泄漏出来,世界卫生组织团队领导人确认仍有很多问题无法解释。

关于中共病毒是否是从武汉实验室泄漏的质疑—该报告作者认为“极度不可能”并且不值得去做进一步调查—从而操控新闻发布会,尽管世卫组织与中共联合报告已将该理论定调为已知的4种假设中最不可信的理论假设。

与此同时,拜登政府及其12个同盟国家政府共同发布了一份联合声明,就中共不支持开放性调查以及进一步研究中共病毒起源表示关切。

该声明表示:“就中共病毒大流行的起源,我们共同支持透明独立的分析和评估,反对干扰和施加恶意影响”。

该世界卫生组织报告是迁延日久的,联合国卫生健康组织追查中共病毒大流行起源的一部分,这场大流行已经让全世界大约2,800,000人失去生命。

“中共病毒的起源仍然是未知之数”,该报告写到,“尽管该病毒最初被认定为是一些武汉肺炎病例的起因,但是目前首个病例的来源仍然无法确定”。

中共在控制病毒大爆发上犯了严重错误,去年过年期间,在病毒已经开始传播之后,中共隐瞒疫情数据,并且不限制上百万的中国人出行。

中共当局先是阻止世界卫生组织团队前往中国,而当世界卫生组织团队入境中国后,团队成员被强制隔离2个星期。世界卫生组织团队的活动同样受到限制。他们的报告结论是该病毒最有可能起源于某动物感染了蝙蝠相关的病原体,尽管至今仍没找到任何一种动物宿主,确定是2019年11月第一个被感染武汉居民的病毒源头。

该报告按照优先顺序罗列了4种疫情大爆发可能的来源,一种可能是病毒直接从蝙蝠传染到人的”从动物传染源流出“被标注为“有可能”,一种可能是病毒从蝙蝠到动物宿主,再传染到人体被标注为“非常有可能”,还有种可能是病毒通过冷冻食品包装传播,这也是中共官方的重要表述,专家标注为“可能”,而中共病毒大爆发来源于实验室事故则被标注为“极不可能”,则与中共政府极力强调的遥相呼应。

该报告呼吁在中国那些为市场和科研提供野生动物养殖比如蝙蝠和穿山甲的农场做进一步研究,这些动物都携带跟SARS-CoV-2类似的导致中共病毒的病毒。

实验室泄漏病毒并未能被排除在外,但是世界卫生组织和中共的联合团队却表示,他们调查的焦点并非是在其中一个武汉的实验室里,是否发生中共研究人员病毒操作失误导致病毒大爆发,或者是病毒由于意外事故而被泄漏。中共坚决否认病毒是其唯一高安全等级的武汉病毒研究所泄漏出去的。

对实验室的质疑

世界卫生组织团队成员,澳大利亚悉尼公立医院的多米尼克.德怀尔博士(Dr. Dominic Dwyer)认为,调查人员无法在武汉实验室开展全面的调查。该冠状病毒的研究不需要在高安全的实验室,在低安全等级的实验室里就可以研究。

该团队访问了武汉病毒研究所,并与该研究所的官员讨论了生物安全的一些规定。他说根据从中方哪里获取到的信息,“我们非常满意,那里没有明显的证据证实存在问题”。然而本·安巴雷克博士说实验室官员没有提供任何文件。

过去的2年里,中共政府的官方媒体以及国际科学期刊杂志记载了,武汉病毒研究所和武汉疾病控制中心开展了广泛的研究,包括“功能增强性“试验,为了寻找疫苗而操控蝙蝠病毒使其在人体具有更强的传染性。

需要用更加彻底的司法调查来裁定病毒是否是被泄漏的,德怀尔博士认为,“对实验室发起真正意义上的司法调查是一个更加复杂的过程,那就不是我们在那边做的那些事情那么简单了。

该报告说实验室事故是可能的。在低安全级别或者是管理不善的实验室工作,有可能导致人体在病毒环境中或者是动物接种过程中被感染。2019年11月2日,武汉疾控中心实验室搬迁到离可疑的华南海鲜市场很近的地方,该报告提到,“这种搬迁对任何实验室的运行来说都是具有破坏性的”

根据中共官方媒体报道,武汉疾控中心的研究人员分离出超过2000种新病毒,包括蝙蝠冠状病毒。那里的工作是由田俊华领导的,他因自己的研究而被戏称为“武汉蝙蝠侠”。然而,该报告同样记录了武汉有3家看起来安全的实验室在做蝙蝠病毒的分离和疫苗开发工作。

该报告提到,“所有高级别生物安全 (生物安全3级 或 4级)设施都管理的很好,都有员工健康监控程序,在2019年11月之前的都没有COVID-19相关的呼吸道感染病例报告。”本·安巴雷克博士认为与会的中共政府官员们给国际调查团队施压,并试图对最终的报告施加影响。“没有人希望自己的后院有一场瘟疫的起源”,他说。

报告说病毒可能是通过某感染病毒的野生动物出现在武汉华南海鲜市场传染给人的。但报告记录当时该海鲜市场里的动物产品样本检测却没一个病毒检测呈现阳性的。

该病毒可能的动物宿主源包括蝙蝠和貂。然而,该报告发现,“整个2020年里,中国就没有早期 [SARS-CoV-2] 毒株从可能的动物起源传染到人体重复出现的证据。”

关于病毒是从冷冻食品包装上传播的理论,报告则表示在2020年1月份,初始判断是病毒源头的华南海鲜市场被关闭之前,根本就没有冷冻食品做过检测。

该报告说,“没有明确的证据显示病毒是经食物传染的,病毒来自水容器经冷冻链传染的可能性是非常低的”。

很多早期的类肺炎病例都与华南海鲜市场有关,但是该报告表示,“有很多病例都跟任何市场没有关系”。该团队对市场各摊点进行了广泛的拭子采样,但是无法精确的找出到底是那种具体的动物可能携带了病毒。

推卸责任的说辞

中共政府从最初声称病毒起源于武汉的动物市场,在改变说辞以后,又声称病毒来自中国之外。本·安巴雷克博士驳斥了这种理论,认为是不太可能的,并表示感染病例有可能在2019年10-11月份之前,就已经在武汉周围传播开了。他认为是病毒是起源于武汉的。

周一,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呼吁世界卫生组织专家去美国查访,包括美国军方实验室,作为追踪病毒起源的一部分。中共声称是美国军队把病毒带到武汉的。美国政府否认了该项指控。
病毒起源于中共实验室的说法受到越来越多的国际关注,曾一度被一些专家嘲笑说是阴谋论,正在越来越广泛的获得认同。

上周,罗伯特·雷德菲尔德(Robert Redfield),前美国疾病预防与控制的主任,否定了很多科学专家的说法,他认为病毒非常有可能是从中共的实验室泄漏出去的。“就我个人来说,我仍然认为武汉病原体的来源是实验室泄漏。其他人不这么认为,这不要紧。科学最终会弄明白的”,他在CNN上说到。

美国国务院在今年的1月份发布一份关于武汉病毒研究所的情况说明,即有证据表明病毒来源于实验室。

该情况说明证实,早在2019年秋季就有实验室的工作人员患病,并出现中共病毒类似症状,那里研究的蝙蝠病毒与SARS-CoV-2有96%对相似度,是由中国人民解放军在那里秘密开展研究的。根据美国国务院去年发布的报告,怀疑中共正在开展秘密生物武器项目。

美国及其盟友在声明中表示,最近在中共国的世界卫生组织研究团队“明显被拖延着,而且无法获得完整的原始数据和样本”。声明表示“像那样的科学任务,应该在具备独立和客观的环境中开展他们的调查工作”。

关于中共病毒起源的进一步研究是很有必要的,并应要求给予独立的调查专家获取与大爆发有关的,相关人员,动物,环境数据以及研究的全部权限。而对于世界卫生组织团队的批评已经集中到一位美国专家身上,纽约生态健康联盟的彼得·达萨克( Peter Daszak),他曾在武汉病毒研究所开展过广泛的研究。彼得·达萨克已经在社交媒体上发声反对中共病毒是从实验室泄漏的理论,他与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石正丽过从甚密,石正丽因其在蝙蝠冠状病毒方面的研究,包括在实验室操控各种病毒,而被冠名为“武汉蝙蝠女侠”。

原文链接:WHO report fails to quell questions over COVID-19 origins, possible lab leak

+6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bGPoyFx3XQt2mkmY8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4月 0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