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聊农村】我所了解的农村黑社会(六)

五月花写作组 | 作者:跟随战神 | 编辑、美工、发布:灭共小宇宙

往期链接:

【周末聊农村】我所了解的农村黑社会(一)

【周末聊农村】我所了解的农村黑社会(二)

【周末聊农村】我所了解的农村黑社会(三)

【周末聊农村】我所了解的农村黑社会(四)

【周末聊农村】我所了解的农村黑社会(五)


(接上文)

大山生活在社会的底层,但是不甘于被压迫和欺负,不甘于赤贫的生活,出于“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于是踏上了“致富”之路。靠着暴力起家,靠着暴力维系。最终,与当地公安、政府官员一拍即合,建立自己的利益链条,形成官黑一体的社会黑结构。

黑社会生存的基础是暴力,但是,纯粹靠暴力生存的黑社会几乎不存在,尤其到黑社会发展到一定的规模。黑社会的最终目的是获取利益,而依靠暴力获取的利益有时成本太高,过头的暴力甚至会招致灭顶之灾。所以黑社会的长期发展,必须有一定的产业支撑,这也是黑社会发展到一定程度的必然。就像病毒一样,谋求的是与宿主的共生,黑社会谋求的是与中共官员的共生。

黑社会组织一般从事一些低端产业,比如歌厅、舞厅、宾馆、建筑业等。这些都属于劳动密集型,从业人员众多,有社会各个层面的参与。这样,黑社会具有相当大的施展空间,并有具备一定的优势。同时,宾馆、娱乐场所往往是黄赌毒的聚集地,一般商人不愿意冒风险,往往和地方黑势力合作,或合股,或寻求一定的保护。再比如,各地方政府为了政绩的需要,大搞各种工业园区、高科技开发区,这里暂且不论因园区审批产生的贪腐。单说这些园区占用了大量的土地,其中涉及的征地拆迁工作量巨大、难度巨大。这时候往往有黑社会介入并参与,黑社会牟利的同时为地方政府解决了难题。东北最大的黑社会头子乔四就是靠暴力拆迁起家。

农村黑社会又有其特殊性。因为经济不像城市那么发达,没有大量的流动人口,所以宾馆、娱乐场所相对较少。但是,农村的最大优势就是大量的土地。土地是中共经济的基础和支柱。中共实行的房地产经济本质是土地经济,从每次土地招拍挂的时候地王频出就可证实这一点。房地产的最主要也是最大的成本来自于土地,而土地的收入都进了政府的腰包。

大山看清这一点,于是走上了靠土地挣钱的道路,从农村里承包了大量土地。说是承包,实则和白拿相差无几。每亩每年几十元的价格,租期二三十年。然后,大山左手进右手出,既有仓储的库房,又有种植蔬菜的大棚,还有二手车交易市场。一转手,几十倍的利润装进兜里。当然,有的土地根本不是大山的,虽然在他的名下。有村长的,还有镇里领导的。因为领导必须保持“廉洁”,所以大山出面代持。既保住了领导的名声,有保住了领导的利益,可谓一箭双雕。从代持一事可以看出,大山已经和镇里某些领导勾结在一起。下面的一件事更加证明了官府和黑社会沆瀣一气的事实。

由于最近几年的美丽乡村建设,当地政府对环境和市容市貌的要求几近疯狂,虽然镇和村并不能和市里相比。这不,大山和镇政府签了一纸合同。全镇的镇容镇貌由大山外包,据说一年几百万的承包费。这样,小商小贩、摆摊卖菜、路边烧烤、理发美容、街头小广告统统归大山管理。按照中共国的现状,这些东西属于城镇管理的范畴,应该归城管部门管理。但是,当地政府硬生生的放着城管不用,宁愿多花几百万外包给大山,其中的蹊跷之处值得深思。

城管是中共国特有的组织,成立于九十年代。城管的前身,称作城市管理监察大队。城管大队成立之初,主要责任就是驱赶路边摊贩,即使有证经营的摊贩和人力三轮车,也在扫荡之列,为的就是领导眼中的城市形象。中共国的城管臭名昭著,其背负的血债无数,其双手沾满了百姓的鲜血。城管动用暴力是其解决矛盾的重要手段,执法也有黑社会化的趋向。现在好了,直接使用黑社会取代黑社会化的城管,中共政府在以黑治国的道路上又跨了一大步,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北方的农村都存在着集市,就是每逢一六或二七或三八或四九的日子,当然是指农历。十里八村甚至邻镇的村民都会赶来,在指定的地方聚在一起,卖菜的、卖肉的、卖鱼的、卖衣服的、卖各种用品的不计其数。而来买东西的人更是超过做买卖的。这在北方称之为“赶集”。集市上人头攒动、热闹非凡。但是集市散后或多或少留下一些垃圾。以往的做法是清洁人员负责清理,但是大山改变了做法。要求每个摊主预缴清洁费,符合卫生要求的退还,没做到的扣掉清洁费。

这下炸了锅,引起大家的强烈反对。其中有个卖衣服的商贩,由于拒绝交费,被打致的半残。摊主的理由也很充分,卖衣服没有垃圾。摊主有个儿子,二十多岁,瘦瘦的身体,弱不禁风,无业游民、游手好闲。他找到了大山,要求经济赔偿。大山的兄弟们不由分说,一通暴揍,打得满嘴是血,大山扬长而去。第二天,摊主的儿子一瘸一拐的又来了,得到是大山一顿掌掴,就这样连续三天。摊主的儿子说:“要么打死我,要么赔钱”。

大山人生中第一次赔了钱,10万元给了摊主的儿子。因为大山知道,如果发生命案,影响到政府官员的政绩,就可能断了自己今后赚钱的路子。大也山知道,摊主的儿子和当初的他自己一样,已经穷到没什么好失去的了,这样的人不怕死。

这就是中国农村黑社会的一个缩影,底层老百姓在中共无形黑手的操控下,成了瓮中的蛐蛐,虽然很多时候不情愿,但总是无意识的斗个你死我活。中共利用底层管理底层,利用弱者奴役弱者,对老百姓的控制手段可谓空前邪恶。

唯有推翻共产党的体制,老百姓才能摆脱奴隶的枷锁。

(全文完)


更多文章欢迎浏览波士顿五月花GNEWS官方号

更多直播欢迎关注GTV官方号五月花之声五月花讲堂

欢迎加入波士顿五月花农场,订阅我们的官方推特账号官方油管账号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