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的伤要用多久才能抚平

撰稿:童媚

图片来自网络

“大义灭亲”这四个字,对中共国的百姓来说,是一片挥之不去的阴影和心霾。曾几何时,在中共最黑暗的十年,我们无法相信我们的亲人和朋友明天是否会成为葬送我前途的告密人,原因可能只是因为一句话、一本书或一个眼神。

在那个摇摇欲坠的年代,我们人与人之间的信任被摧毁地体无完肤,如果细想这个问题:为何中国人在国际社会上普遍没有契约精神,那么这个毒瘤的根源就是从那时埋下的祸根。

谁知,几十年后的今天,在同样的土地上,同样的人的后代之间,再次上演了这种世间最残酷的斗争。

今天,中共国的一条新闻,看似无意,但却意义深远。一个外甥实名举报自己的舅舅,这位被举报人是长沙市的政协干部,巨额财产来源不明。这条公开举报信息,很快就被微博和谐了。

据媒体透露,举报的原因是这个外甥对一处不动产的权益主张,而其家庭的复杂关系,让他对财产的分配有自己的想法,于是借着“破罐子破摔”的态度,打起了“就算我分不到,你也别想好过”的主意。

我们姑且不论这样的解释是否真实合理,如果真实,那么一切祸起于利益,这与中共国弥漫的“拜金主义”、“金钱至上”的价值观如出一辙,甚至为了一点利益,能葬送亲情。

但更不容忽视的是,这样的“大义灭亲”会否成为又一轮政治运动的有效抓手。这则消息一出,纪检委就十分配合地高效地开始调查。我们都知道,在中共国,纪检委这个组织的存在本身就有诸多非议和另有目的。如果国家本身是一个法治的国家,那么传统的公检法系统就能为所有人去伸张正义,寻求法律的保护。但纪检委的架设是完全独立于原来的司法体系,并且无法可依,这个部门的存在名义上打着”反腐监督”的名义,实际沦为政治构陷和清理门户的合理原由。

仅2020年,全国纪检监察机关就处分60.4万人,其中包括27名省部级干部。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在中共国“假骗偷”的治国体系下,哪一个国家工作人员能做到他们要求的完全清廉?因为他们没有统一的标准,更会按照要求随时改变。比如医院的红包问题,大家都知道不能拿,但谁又不拿?

作为中共,最邪恶的就是对这种没有明文规定的情况睁一眼闭一眼,因为医生的基本收入不算高,而红包的利益能让医生获得金钱上的满足,从而便于中共控制。一旦某个医生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那么这些红包的黑历史立刻变为让他身陷囹圄的实锤证据。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

中共国正是利用这些法律上的灰色地带,让人不知不觉走在了钢丝上,钢丝的下面是万丈深渊,但钢丝的另一头是巨大的金山银山,你的身后却是断崖峭壁。你有选择吗?在你面前,可能安全到达彼岸,拥抱金山银山是唯一美好的结局,你只能小心翼翼地走着走着,但钢丝何时脆断?这个决定权根本不掌握在你的手里。

更让人绝望与不安的是,可能这只剪断钢丝的手,是你的枕边人,是你的腹中子,这种摧毁人伦底线的吃人制度,不仅仅葬送了你的前程,更击碎了你的心。

谁愿意无心地活着?而又有几个人能看透这一切背后的黑手?谁能跳出对金钱的欲望,对权利的迷恋?谁又能接受被至亲背叛的绝望?

“文革”又开始了,那片斑驳的记忆,让人心伤痕累累,而我们又要用几个十年去抚平呢?

(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

新闻来源:

2020年全国纪检监察机关处分60.4万人-中国法院网 (chinacourt.org)

外甥举报干部舅舅财产来源不明!纪委已调查_媒体_澎湃新闻-The Paper

【澳喜文章1】

【澳喜文章2】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