剥夺选举权后欲再夺“投白票”权 无耻港府“全球首创”

【日本东京方舟农场】撰稿:青衣 素材采编:武汉老温  校对:文小律

3月30日,中共修订了香港基本法附件,颠覆了香港的选举制度,以此加强对香港的控制。4月3日,港府又表示为防止市民以“投白票”来表达不满,令当局尴尬,正考虑现行条例是否足以禁止市民“投白票”,否则便修例来限制。

“投白票”,意思是投弃权票(Abstention vote),为逆反票的一种。通常代表选民认为候选人没有一位值得选择,或表达另类示威。有政治学者指出,白票不会影响选举结果,只会算作废票,看不到如何违反新选举制度。而禁止投白票在全球史无前例,倘若连市民表达不满的权利也要剥夺,只能反映政权太虚弱。

中共早前强加于香港的新选举制度,引起港人极度不满。不少市民在社交媒体上讨论,是否抵制年底举行的立法会选举,以此反对新选举制度,令投票失去意义;或者“投白票”令选举出现大量废票,以凸显选举制度的荒谬。

鉴于此,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局长曾国卫3日在电台节目中表示,经中(共)国人大常委会修订,有关特首和立法会选举的《基本法》附件一和附件二中提到,香港“应当采取措施,依法规管操纵、破坏选举的行为”。当局正据此检视本地的选举法例,部门正考虑现行法例是否足够处理“投白票”的行为。而在本地修例时,若有需要会适当地做出调整。当被问到是否担心投票率不如往届选举踊跃,他只回答称,会努力争取投票率,呼吁市民积极投票。

此外,香港律政司司长郑若骅昨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投票属公民责任。至于“投白票”是否涉及操纵选举行为,郑若骅称如果此举令一个选举不能正常进行,那就是不应该的。

对于港府有意对“投白票”设限,中文大学政治与行政学系高级讲师蔡子强向《明报》指出,“投白票”是表达对现况的不满,未听闻世上有地方不容许“投白票”,也看不出鼓吹“投白票”如何危害国家安全。他形容,港府已剥夺了市民的选举,若再限制“投白票”,便是剥夺了市民表达不满的权利。一个连白票都承受不了的政权,实是极为虚弱。

“投白票”曾于2016年立法会选举前在社会上引起热烈讨论。中(共)国人大常委会之下的基本法委员会港方委员陈弘毅坚持认为,选民有投票自由,包括是否投票和投废票,无须法例规管。他当时更曾与一群学者倡议,在特首选举中,参照一些有白票或 NOTA (None of the above,不投任何一人)票制度的国家或地区的做法,在选票中加上“我不投票给以上任何一位候选人”的选项,若NOTA 票的选民人数占投票选民的过半数,则选举无效,需要安排重选。

香港立法会议员谢伟俊则表示,选民投白票只会影响投票率,不会影响选举结果,认为政府现阶段不需规管“投白票”的问题,除非将来情况有变,比如证实涉及外国势力或资金干预,那则另作别论。

谢伟俊在接受电台访问时表示,香港并无法律要求市民一定要投票,而投票只是公民责任,不受法例规管,正如打疫苗都是公民责任,市民有权选择。不过他提醒,在《国安法》及《刑事罪行条例》下,任何人如果发表一些煽动性文字或论述;有组织地鼓吹煽动市民“投白票”,从而抵制政府,挑起分化;又或者颠覆政权,破坏政府运作,是有可能犯法。他说虽然有关法例过去很少执行,但不等于市民不须留意。

民主党主席罗健熙在同一节目中表示,无法理解政府的说法,认为如果白票都要规管,是脱离了文明。他又反问是否支持政府是香港人的唯一选择。他表示,“投白票”可以是选民表达不满的方式,也可能反映对所有候选人都不喜欢,此做法过去一直都没问题,为何现在就会成问题?政府的想法实在不可理喻。

中共近年来严重侵蚀香港自治权,不久前又再次违反《 中英联合声明 》,改变香港选举制度 ,进一步破坏香港的民主自由。如今港共政府又史无前例地想通过法例,禁止人民“投白票”,简直荒诞至极。试问,既然中共和港共政府一直利用官媒宣扬香港抗议运动只是“一小撮”乱港分子所为,香港绝大多数市民是支持政府的。那么由此推论,即便有“投白票”,那也是“极少数人”。既然如此又何须惧怕“极少数人”投白票?甚至还要动用法例来禁止。在打脸自己的同时,也的确反映出港共政府是何等心虚和脆弱。香港几百万人的民意再清楚不过,岂是靠修例就能强制改变民意,最终暴露出的只会是港共政府的丑陋和可耻。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

参考链接:

1、https://twitter.com/RFI_Cn/status/1379000245338533888

2、https://news.rthk.hk/rthk/ch/component/k2/1584242-20210405.htm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