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灭共头条】唯闫不破:伪数据分析掩人耳目 真科学报告正本清源

作者:卡拉马佐夫姐姐【㊙️翻Gnews原创组】
责编:萌萌的朋克、Shifter

图片来源:The Brazilian Report

2021年3月30日世界卫生组织发布姗姗来迟的病毒溯源报告坚持自然来源说,称非常可能是蝙蝠通过某种未发现的中间动物宿主传给人类。同日美国等13国抨击该报告是中共干预的产物。3月31日闫丽梦博士发表第三篇科研报告《两个不请自来的“同行评议 ”的失败,进一步证明中共病毒武汉实验室起源和闫氏报告的正确》,与世卫组织的伪科学溯源报告形成鲜明对比。与世卫组织的伪科学报告遥相呼应,各国政府的官方疾控中心、病毒研究机构、公共媒体平台非常热衷于发布各种眼花缭乱的中共病毒数据与分析预测。这些玩弄花哨版本和概念术语的数据统计,看似科学而专业实则是隔靴挠痒的无力、无效而无果。只有回到闫丽梦博士关于中共病毒真相的三个科研报告,才能对中共病毒的本质、来源、特点、危害、预防和治疗有正本清源的真实性认识。

盯着各样病毒数据和图表成为自欺欺人的习惯

2019年底,CCP病毒于武汉爆发,并很快肆虐全球,全人类的生活方式因此改变。除了戴上令人窒息头疼的口罩,不得不减少聚集活动等等之外,笔者发现,许多人养成了一个新习惯:经常盯着各种各样的感染数据、重症数据、死亡数据、康复数据、7天平均值数据、R值、未来预测数据……  等等各种眼花缭乱的关于CCP病毒的数据可视化信息图,仿佛投机股民天天紧盯股票走势一般。

可是大数据时代,最不缺的就是这些数据和图表。每时每刻,各种媒体平台、政府网站、科研机构、非盈利组织等等都在生产各种各样花里胡哨的CCP病毒图表,仿佛不搞几个高大上点的图、算几个高深的指标就不够档次似的。

笔者认为,这些大数据时代应运而生的交互式图表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但是对战胜CCP病毒这个目标而言作用有限,甚至占用了公众太多的注意力,况且对CCP病毒未来感染趋势的预测基本都是错的。而这恰恰凸显了闫丽梦博士关于CCP病毒三篇报告的极端重要性,因为这次全球大流行的重点根本不在这些浮于表面的传染病学数据,而在于CCP病毒的病毒学人工构造机理,这才是纷繁复杂的数据波动背后的根本原因,而这一点目前只有闫丽梦博士在她的报告中写清楚了。

多数CCP病毒传染数据分析浮于表面,作用有限甚至在帮倒忙

CCP病毒传染病数据交互图感觉制作越来越精美、细致、复杂,各类指标数据应有尽有。以下是几个具有代表性的CCP病毒图表的例子:

  1. 全球感染数据

第一个例子是大名鼎鼎的约翰·霍普金斯(John Hopkins)大学冠状病毒中心COVID-19交互式地图:

图片来源:https://coronavirus.jhu.edu/map.html

从这个制作非常精美的交互式信息图中人们可以轻易查到每个国家和地区当天以及随时间变化的感染人数、死亡人数、测试比例、死亡人数、死亡率等等,看上去信息量极大。

  • 美国郡县感染数据

第二个例子是洛杉矶县每日更新的CCP病毒感染数据图表,如下图:

图片来源:http://publichealth.lacounty.gov/media/coronavirus/data/index.htm#

由上图可见,到了美国郡一级,CCP病毒相关传染数据更加翔实,住院数、阳性率、甚至死亡率都按种族,甚至贫困级别分门别类算出来了。而如此翔实的交互式图表在美国许多郡的政府网站上都能见到。

  • 进一步传染病学分析——以R值为例

第三个例子来自BBC对CCP病毒R值(R number)的一篇科普报道。该报道向读者科普了传染病学范畴中R值的定义:R值在此处是估测CCP病毒传播能力的一项指标,R值大于1表示一个病人平均会传给不止一个人,因此病毒会继续传播下去,越传越多;而R值小于1则表示一个病人平均只会把病毒传给小于一个人,因此病毒会逐渐停止传播。此外,该报道还详细画出了英国R值逐渐变化的时间序列:

图片来源:https://www.bbc.com/news/health-52473523

这些五颜六色的图表在过去的一年多里,每天更新,还附带算了各种数据,用了各种花里胡哨的模型,看上去提供了非常多的信息。设计图表的人也非常用心,从传染病学的角度来说的确是有用的,人们也可以通过这些详尽的数据了解周边疫情的走向。可是话说回来,这些数据作用又有多大呢?一年多了,CCP病毒不仅还在肆虐,而且一个又一个的变种越来越猖狂,每分每秒还是有人因病毒而死。就像一个病人,纵使把病人身上的各种症状描述得再详细不过,要是找不到病灶,症状描述顶多也只能起到辅助作用。

更严重的是,这些图表分散了公众很大一部分注意力,而这些注意力本可以集中到CCP病毒来源追责上,因为这才是解决CCP病毒的唯一可能途径。比如,一位来自德国世界报主管经济与财经板块的名叫奥拉夫·格瑟曼(Olaf Gersemann)的记者,每天持之以恒、勤勤恳恳的在推特上更新各种各样的CCP病毒传染数据图表,包括确诊数、七日平均确诊数、与上周的比较、R值时间序列等等,最近又开始跟踪德国疫苗注射情况,以下是来自他的推特的几个代表数据分析图:

图片来源:https://twitter.com/OlafGersemann

想必格瑟曼先生每天制作这些图表的时候心情也会随着这些数据的波动而波动吧,天天眼巴巴的盼着R值什么时候能小于1或是什么时候新增确诊数能显现出向下的苗头,可能还会一边分析感染数据一边想着这全球大流行到底什么时候是个头,正如他的读者们一样。笔者非常能体会这样的心情,感同身受。

笔者承认,在CCP病毒爆发最开始的几周,自己也曾盯着这些感染数据,并且天天盼着这些数据什么时候能降下来(显然一次次的失望了)。后来随着闫博士通过路德社向大家科普CCP病毒的本质——人工制造的超限生物武器以后,才逐渐明白这才是这次全球大流行的根本原因。每天起起伏伏的数据之是“症状”,而不是“病灶”。

更有许多政策制定者们天天盯着这些感染数据,看着数字稍微降下来一点,赶紧迫不及待的放开,眼看着数字回升,又赶紧开始封锁,甚至还没完没了地讨论是否应该戴口罩,学校该不该开学,餐馆该不该恢复堂食等等,决策基本完全基于这些浮于表面的感染数据,既浪费了许多公众资源,又折腾了民众,甚至可能适得其反。要是决策者们早一点认识到闫博士爆料的重要性,是否会更多的依赖于对病毒本质的认识而不是过山车似的感染数据来作决策呢?

经济学家到明天才会知道为什么昨天预言的事情在今天没有发生”

这是讽刺经济学家的一个笑话,侧面反映所有经济学家对未来的预测基本都是错的,顶多只能当事后诸葛亮。不仅是经济学预测,这个笑话套到以流行病学历史数据为基础预测未来相关感染数据的行为,似乎也同样适用。比如,美国比较权威的CCP病毒预测机构之一叫做华盛顿大学医学院卫生计量与评估研究所(Institute for Health Metrics and Evaluation,简称IHME),该机构在过去的一年多中运用大量复杂的模型预测各种CCP病毒感染指标,笔者回溯了一些它们过去的预测,在与现实情况比较,很可惜,这些预测准确性堪忧。下图展示了IHME在2020年4月对于美国CCP病毒感染死亡数的预测(实线为实际死亡数,虚线为预测死亡数,红色阴影为预测死亡数范围):

图片来源:https://ktla.com/news/nationworld/influential-ihme-model-projects-coronavirus-deaths-will-stop-after-june-21-but-experts-are-skeptical/

后来美国CCP病毒死亡数有多惨烈大家也知道了,显然该模型过于乐观,而且完全没有考虑到第二波疫情的可能性,红色阴影部分(预测死亡数范围)哪怕与实际死亡数有交集,也因为范围太大而没什么实际参考价值。

类似的错误预测还有很多。这些模型哪怕做的再复杂,也不可避免的混杂着人性的弱点(比如说过度乐观和侥幸心理),原始数据质量缺陷(比如说假阴性和假阳性),以及模型本身的局限——只能基于历史数据预测未来,模型没有考虑到的变数却没有办法计算在内,而后者对于预测此次CCP病毒大流行来说恰恰是最重要的。

拿IHME版本的预测举例,这些模型都没有考虑到最根本的重点——CCP病毒是中共制造的超限生物武器,与别的病毒大流行有根本性的不同,变异随机且越变越毒,疫苗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强变异、抗体增强效应(ADE)等)可能作用有限甚至适得其反。这些错误叠加在一起,预测得如此不准也就见怪不怪了,哪怕再复杂、精致的模型,最终基本也是白搭。让人不禁想到墙内几十年如一日炒股的股民,许多把“技术分析”,“MACD线”,“市盈率”等等术语说的头头是道,到头来基本还是被割韭菜,因为中共不想让他们知道墙内的股市大盘数据根本就是用电脑控制的“假擀面杖”。

到现在为止,IHME还在努力的用各种各样的复杂模型来预测各种指标,至于准确性如何就不得而知了。不知道IHME会不会花点时间读一下闫博士的病毒报告,而不是陷入数字游戏的幻境中无法自拔,因为前者才是数据背后的根本原因,才是对CCP病毒预测最有帮助的信息。

走出CCP病毒“西西弗斯困境”的唯一途径闫博士三篇中共病毒科学报告

西西弗斯是希腊神话中一位被惩罚的人,他每天的受罚方式是从山脚把一块巨石推到山顶,而推到山顶后巨石又会滚下来,于是他只能不停地推着石头,徒劳无功,但永无止境。这个著名的隐喻像极了天天盯着CCP病毒传染数据和因病毒而日复一日挣扎的人们,不知道如此痛苦的意义在哪里,也不知道除了努力挣扎还有什么别的办法,更不知道何时才是个头。盯着上下起伏的感染数据,不了解数据背后的本质而盲目预测注定是徒劳,预测者和读者甚至会因不断的预测错误失去信心而渐渐陷入绝望。而目前唯有闫博士的病毒报告才能解释CCP病毒大流行的根本原因,唯有消灭中共才有可能拿到正确数据、病毒骨架样本,才可能有真正的希望的曙光。只有了解了CCP病毒中共军方实验室制造、强变异的本质之后才能预测出第二波、第三波、第四波等等几乎必然发生,考虑到根本原因之后,这些统计数据与预测,以及相关的决策才会可能有意义,反之,没有根本原因作为支撑的统计模型只能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人类怕是只能陷入西西弗斯的诅咒中。

参考链接:

1 The Wuhan Laboratory Origin of SARS-CoV-2 and the Validity of the Yan Reports Are Further Proved by the Failure of Two Uninvited “Peer Reviews”
2 新冠疫情:世卫溯源报告引来的赞赏,争议和质疑
3【灭共头条】闫博士团队第三篇科学报告戳穿两篇所谓“同行评议”论文的谎言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5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bGPoyFx3XQt2mkmY8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4月 0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