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爆料串珠(220-2/2)冠状病毒人类第一把手Malik Peiris是极端共产主义者

简述:大老板叫马里奥(即:Malik),这个也是斯里兰卡人,他先生也是斯里兰卡人。这个斯里兰卡人,这个王八蛋!这是人类上最坏的东西。这个是传染病冠状病毒人类第一把手,就是最早跟那个WHO、那个谭德赛王八蛋站出来说,“这个病毒不传人,可控可防。”你看,就这孙子。香港P3实验室,绝对的极端共产主义者。——郭文贵2020年7月12日
闫丽梦指出的两个老板(潘烈文Leo Poon和马利克·佩里斯Malik Peiris)隐瞒知晓武汉疫情。港大非常心虚,潘烈文Leo Poon也不敢站出来回应,马利克最狡猾,先退休跑了。——2020年7月12日路德访谈2
比如SARS1,因为美国没有这方面数据。世界上第一个研究SARS的是Malik。易博士把闫博士报告转给科学家同事,所有人一致得出此病毒是生化武器的结论,他们让转达对闫博士和路德节目的敬意。易博士揭露闫博士名字被Malik去掉的一篇重要文章里信息也被科学家证实。病毒量和症状不成线性关系也是此病毒为生化武器的证据。Malik研究过怎样让病毒逃过人体免疫,这会影响抗体研究。——2020年10月2日路德时评2

图文:这个斯里兰卡人,这个王八蛋!这是人类(历史)上最坏的东西。

00:32:14 – 路德: 1,2020年1月22日,管轶发文,2003年港大实验室如何锁定SARS源头,里面提到了马利克、袁国勇、陈冯富珍、钟南山。管轶(2003年是博士后)在其中也起到了重要作用。2,这次管轶发了文章,发在自然杂志,说穿山甲身上发现的S蛋白和新冠病毒100%相同。这是CCP军方做的,管轶署名的。3,冠状病毒从SARS开始(主要在香港 北京爆发),之后是MERS。在冠状病毒领域,他们深深影响学术界,一句话决定谁能上。在闫博士之前,您是否意识到了这一点?

00:34:48 – 林博士: 病毒学界在配合政府隐瞒疫情,军方和管轶一起做说明,穿山甲测序为何要拿到广州做?他们一直想找动物宿主,一开始甩给蝙蝠,包括RaTG13也是造假(2012年,当地工人在废弃铜矿中清理蝙蝠粪便后感染,三人死亡。当时病毒代号是4991)石正丽2013年文章中,没提到人被感染,这是类sars症状,却完全不提?石正丽6年后,谎言一个接一个。钟南山去武汉之前就知道人传人。国际上一些科学家也知道CCP在做什么,但心照不宣不提了。
00:38:31 – 路德: 1,4991是部分病毒序列,没有分离。有证据:云南矿工事件是假的,带风向的!回头揭露!边做节目边发来情报。2,从WHO到论文,到科学界的全面控制,闫博士是科学界第一个站出来的,后面会有顶级实验室站出来。如果闫博士不爆料,那对新冠病毒的认知,就像当年SARS一样,被CCP牵着鼻子走,全世界医疗系统被病毒击溃,CCP放毒还成了英雄。3,FOX采访对英文世界的影响力?
00:41:31 – 林博士: 加强美国人对CCP病毒追逃的诉求!很多人指责川普为了竞选,但闫博士的爆料引发全美关注。下周还有两个电台节目(其中有一家节目有500家电台转播)一定会在全美引发更大效应,并要求对CCP更加强硬。迭加港版国安法,香港又有勇敢科学家爆料。当年蒋彦永(揭露SARS)也是对西方爆料。
00:43:17 – 路德: 1,不上路德节目,因为最重要的是英文媒体,两党不要内斗了,才能灭共。这不是政治问题。2,闫博士说不要指望疫苗和群体免疫,因为对病毒不了解。怎么看待?
00:44:33 – 林博士: 1,很多国家的公共卫生人员都低估了病毒,下一波疫情可能更严重。病毒传染性和对免疫系统的躲避能力很强,有人说这是“完美病毒”。这个病毒加入了furin切割点,太可怕!2,很多疫苗公司都不敢公布一期二期数据,中国开发疫苗问题很多都是强迫人去用。病毒界和免疫学界应该追逐不同病毒的血清型,但现在却不受重视,挑战了疫苗开发前景。3,应该想想为什么发生这么大的疫情,思考教训。
00:48:07 – 路德: 1,冠状病毒的ADE(病毒在特异性抗体协助下复制或感染能力显着增强,在感染过程中会引发更严重病理损伤)也是马利克发现的。2,闫博士说:不要指望疫苗,因为只研究了综合抗体,其他抗体还没研究。病毒有变成慢性病的趋势。
00:49:05 – 林博士: 1,(慢性病)被认为长期与人类共存,这其实是偷换、溷淆概念。像登革热也长期与某地区的人共存,时不时回来,但每次回来都很严重。2,登革热的四个血清型,科学界想研究一个疫苗,同时适用于这四个血清型,但一直不成功。登革热只有四个血清型,疫苗研究了几十年都没突破,新冠怎么可能这么快?
00:51:09 – 安红: 1,一时半会可能真的没有疫苗。2,登革热有四种血清,新冠病毒仅仅在美国就有19种毒株。3,如何唤醒世界?在最短时间内,向全世界更多人传播真相。
00:52:08 – 墨博士: 1,新加坡登革热已经有2万人患病,10多人死亡。新加坡唯一方式就是:灭蚊。只能抑制不能根除。2,全世界很多地方封城两个月后,解封后大量爆发,为何中gong国不太受影响?
00:53:25 – 林博士: 1,中gong国的数据本来不太值得相信。虚假检测,隐瞒疫情等。2,流感病毒为何到一定季节就走了。有可能下一波病毒海啸到来,人们都不知道。00:56:11 – 路德: 1,班农于福克斯访谈中表示,在闫博士勇敢爆料后,将有更多“中gong生物武器室验室”知情者相继站出发声,这些知情者有些已成功逃至欧洲。其中有一些爆料人已经抵达欧洲、英国和其他地方。班农强调,川普总统应该对中gong砸下重锤,包括脱钩港币、制裁中gong银行、制裁王岐山甚至习近平,“行动,行动,再行动!”是美国接下来的核心。2,闫

博士在FOX的节目都会严格审核,不能随便说“犯罪行为”。所以FOX要给视频中提到的相关人士发函。3,还有人说班农先生被调查,其实都是伪类造谣。

01:01:16 – 林博士: 1,对中国政府是大规模阵地战,调度要纷纷到位。昨天开始警告在中国大陆的美国人,撤侨前奏。无论军事还是金融界都要做好准备。爆料和制裁是很好的配合,在国际社会上会有更多同盟。2,全球看美国,美国将带动全球对CCP追责。

01:03:53 – 安红: 灭共集结号,班农先生都挑明了。练好心脏等好消息。

01:04:17 – 墨博士: 1,班农先生在闫博士出来两天后,以民间身份为川普政府接下来的行动做铺垫。嘴上宣传要与实际行动相结合。信息+政策的方式效果更好。2,美国的领导地位,需要拿出证据和行动。

01:05:59 – 路德: 1,文贵先生爆料革命说,班农先生说,上FOX后,纳瓦罗肯定要出来说,然后白宫很快就要行动。2,和习的彻底脱钩后,就意味着要铲平CCP。3,爆料革命英雄科学家能在FOX出来,就代表美国达成了灭共共识。4,闫博士跨越党派,有香港背景,英文很好。而武汉实验室的人不一定能说英语、或者能站出来。

01:09:14 – 林博士: 1,陆续报到是很好的策略。保证持续热度。期待不断保持压力,让国际社会对CCP的制裁能一波一波。2,第一次听班农先生说“推翻CCP”,以前只对马杜罗政府这么说过。好奇蓬佩奥、彭斯会怎么说。

01:11:42 – 路德: 不用找了,中间宿主就是CCP。CCP跨物种传播给了人类。

2020年7月15日

我从来不觉得我伟大、也不觉得我了不起,是上天安排我的。你觉得是正常人能干的事吗?啊?对不对啊?所以说亲爱的兄弟姐妹们,咱就别浪费自己的时间。世界正在走向一个巨大的、改变的时刻,战友们不要因一时一事、短暂的意识、短暂的一个看法、无知,毁掉自己。我们中国人现在是全世界上对世界的认知和对世界的整个的认识,和在世界上道德和法律水平,可能是全人类最低的。我们这个国家、这个民族到了真的是要么就是将永远没有机会回头了——走向了人类的灾难,在全世界上成为最烦的一个民族;要么就成为一个新的开始——成为世界上最尊重的民族和国家。这是我们现在真的面对的一个事实啊!

你们知道,在美国内部现在已经产生裂变和这种矛盾,还有美国人现在将要面临的问题,你们千万不要忘了冠状病毒,我们Doctor Yan博士这几天掀起的这个,全世界都在研究共产党的问题!冠状病毒它已经决定了共产党必死无疑!闫博士就是来最后第三道大门来灭共的!而且把美国和欧洲、文明世界连在一起,就是冠状病毒!就是我们闫博士!多大的事啊?见过一个中国人长的这样子——那种形象、那种谈论、那个英文、那个历史,在FOX受到这样的关注、点击率。

昨天在欧洲的哥们告诉我说,他说:“我作为一个男人真的不如这个闫博士,闫博士太了不起了!但是她可能也不知道在香港P3实验室的两三个人”,他说:“亚裔里面有5、6、个人吧,两三个人全是解放军背景。”呦呵!把我吓坏了!我说你咋还有解放军背景啊?赶快我找闫博士。我说闫博士咋回事?闫博士说:“是啊!有一个女的——现在回到解放军科学院研究病毒去了”。你看看,你看看!香港的P3实验室、几个亚裔人当中,竟然有到解放军的病毒研究所的人!这是什么概念?我说你和你老公要研究研究是不是能做出来?她(闫博士)说:“是的,我和我老公我们几个做任何病毒都能做出来。”就像到厨房完全具备了——做肉的、做菜的、还有大厨、副厨、完全可以做出任何菜来。你说这吓不吓人啊?欧洲这个哥们跟我说:“闫博士和她老公、Mario他们合作在一起任何病毒都做的出来,可以用任何方式放到世界任何地方去!”我说你是不是夸张了这个?他说“是”。昨天晚上都半夜了都12点了快,闫博士说“是的”。你说吓人不吓人?吓人不吓人?

我现在这几天就是给人——闫博士她给的文件、英文版的,每个国家领导人看完以后,他说:“ Miles ,任何这一个字、这一行要是验证了,我们就得跟中共要战争了。”你说啥时候这信息回来,我都兴奋的我都想跳,我这两天就天天跳舞,老放着音乐。班农说你太开心了,他羡慕的不得了。我就跳,楼上楼下的跳、海里跳、岸上跳,我就是喜欢、高兴的我不行。这多大的事啊?连亚洲他最相信的国家,他说Miles这个事只有是真的,他说:“我会倾其一生,我会跟共产党打下去。”

我说这就是闫博士呀,闫博士的手机呀,闫博士所参与的事情啊。闫博士是唯一一个WHO官方合法的与大陆的医学界沟通的人士,她老公是这个领域最牛叉人之一,他老公的老板马里奥就是跟她老公最好。他三人在一起几乎能作出全世界病毒,而且这个病毒的事务所的人,现在有人回到了解放军——叫做防化生物学院,已经去当病毒研究院所科学家去了;另外的二个人是MIT什么背景,也跟中共说不清、讲不明白。你相信这病毒是从树上长出来的?来自果子狸?来自三文鱼?来自舟山蝙蝠?我说你们谁相信是你们的事,就这么简单。

我的律师接触过闫博士,那天来了见了我以后跟我拥抱半天,咔把口罩给撸下来了,把我吓一大跳,吓的我赶紧抓口罩去啊。他说我必须告诉你,他说这个闫博士实在让我太佩服了,他说这个闫博士真的在拯救世界。

2020年7月19日
现在美国所有政治家、经济学家贪婪之极,自私。这个世界不能相信什么什么家,全人类没有人敢面对共产党说,孙子,告诉我们病毒咋回事。很简单,把石正丽、郭德银、malik、闫博士老公都给弄过来,这不就解决了吗。这么大的国家和全世界,没人敢问问共产党,这可怕不?全人类都在人间炼狱,中国又要面临水灾。

2020年9月1日路德访谈2
01:02:57 – 艾丽: 8月份以来,蓬佩奥宣布的重点政策:①清网计划。对中共的防火墙都会形成冲击。②金融方面、中资企业。对抖音、微信等企业从美国股市中踢出。③病毒方面,最后的杀手锏要拿出来了,尤其是故意放毒的情报,为何病毒就在美国爆发,故意制毒,如何放毒等。包括对malik的工作,可能发出针对病毒的72小时通牒。
01:05:34 – 路德: 1,猜测方向:①说不定是对台湾的重要举动,可能川普突然去台湾,那就是中美联合公报作废。②对中共追责。③南海相关事情,已经对南海相应企业全面制裁,相当于断水断电,中共已经准备好了岛礁重建。④先搂住。
01:07:54 – BO博士: 开脑洞:对国家主权债券的索偿立法。川普手上的牌太多了,中共铁了心要搞美国大选,这是美国的立国之本,而且距离大选没几天了,可以出牌了。
01:09:34 – 艾丽: 1,要用最少的代价打击中共,空军一号降落台湾,没有太大损伤,效果还很好。2,金融方面,卡尔·巴斯离开GTV后,好奇他在牵头金融方面的打击。3,闫博士出来证明了香港P3在冠状病毒方面的权威,国防部和斯里兰卡总统通话,可能会有与malik相关的。各种都有可能。
01:11:19 – 路德: 1,可能有脱钩,但觉得比脱钩大。2,欺民贼西诺的儿子被国土安全部带走调查了几次,让他解释大额转账。曾宏、韦石、西诺、黄河边,都被盯上了。3,中共疫苗在全球使用的时候,死了不少人。内蒙古有学校被要求打疫苗,很多人生病之后,被封在学校里不许出来,又在抓人。ADE疫苗毒效应,羟氯喹、119全都被验证了,这才是最重要的。4,蓬佩奥说了,对中共是先不信,再去验证。中共的邪恶超过了FBI的想象。
01:15:16 – BO博士: 1,司法部文件,DAVIS的认罪将背后大佬钓鱼,连深圳密会的资料都能拿到,可见无面人战友的力量。2,每个两三天就有针对中共的重锤砸下来。3,伪类没有眼界,大陆和香港不通关,不到特殊位置是想象不到的,伪类的想象力非常贫乏。4,不扫灭中共,中国人真的没有出头之日。

01:18:21 – 路德: 2018年就说过了深圳的这件事儿,malik也去了深圳见了常委。闫博士的先生,如果看到这个,立刻站出来做污点证人吧,因为跑不掉。

2020年9月7日路德社
路德: 1,川普总统为什么提到了猪流感?搂住会议上,最牛的专家告诉了川普总统,这也是生物武器。 2,全球研究流感病毒最牛的:还是malik所在的港大P3实验室。国内是:曹务春现任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研究员。曾在英国剑桥(Cambridge)大学、瑞典卡罗琳斯卡(Karolinska)研究院、泰国马希敦(Mahidol)大学进行客座研究。所有履历和Malik基本吻合,先搞流感,然后是SARS,现在是新冠。是新冠背后重要的一股力量。 3,已经铁证如山。美国必须承受对方的攻击,核心是有能力还击。川普现在才出来说因为要做到①军事部署②对中共内部的反渗透③通过司法部文件,对美国内部渗透的清理,已经抓了几十人。 4,除了流感病毒,还有其他病毒,只是有的没有成功。

2020年9月22日路德访谈2
路德:这个高福啊,他他、大家都知道他是中国疾控中心的主任,cdc的主任,那还是什么呢?这个2019年当选美国科学院的外籍院士啊,比马利克晚一年。然后然后呢,他是、还是2015年美国微生物学会的所谓的这个院士啊。然后呢这个微生物学院啊,学会啊,其实这个是高福专门啊,到香港港大啊,向马利克去,表面上是公开演讲,实际上就是啊,向马利克去致谢的。因为他进入到美国的这个科学院啊,这是马利克介绍啊、给他投了一个很重要的一票啊。是一个这样的情况,所以他这个圈子、我们放这个照片,首先啊、是告诉你这个圈子很小,就相当于啊博博士你们搞你们这个圈子很小,加起来可能也就几十个人,上百个人顶尖的,低头不见抬头见、明白吧、就这个意思。

博博士:每个行业几乎都是这个样子

路德:对

博博士:搞到顶尖的话就那么一点人

路德:对、你你这个顶尖的这个行业里头的东西,打两个电话你就知道,基本上就知道真相了。是不是博博士?比如说你们要投个标什么的

博博士:是的

路德:比如哪里要招个标,你可能打两个电话行业的噢,这个标什么什么谁负责,什么多少个项目、嗯怎么怎么未来你可能都知道,根本不需要,还什么什么去啊,去派人去现场,基本几个电话你就得到了真相,是不是这意思吗?

博博士:是的,这也就是我为什么我觉得闫博士说的非常靠谱的原因,因为到了这个程度的话,你很多东西都是因为每一个、因为人的这个啊经验和学识和各方面的这个术业专攻的话,你对东西的看法会不一样的,就好像闫博士到这个程度以后,她会有很多东西对于我们来看、都是天方夜谭一样的一样东西、在她来看就很自然。所以说这个呢大家一定要知道啊,这个是有差别的啊

路德:对,就说你想想这个就是圈子很小,就是所以我刚才说终南山,他本来是3月份、是这个无症状感染者是要合作的,所以为什么说咱们为什么对中共的这个、无论高福、钟南山,还包括有个叫李兰英的,他为什么?包括中共的人都很了解很熟,很熟,就像闫、这个咱

们冠博士啊、你你这个行业、估计你是不是也是、打几个电话,你大概就知道咋回事了,真相你基本上就判断出、差不多了,冠博士你说是不是啊

冠博士:嗯,对是的,就是说、你一个行业、尤其是像这种,比如说病毒的行业、病毒相当于是、还是稍微比较小的一个行业的人,顶尖的人就那么几个人、确实是这样的。就是那几个人你来回沟通、你就知道怎么回事,向我、比如说我自己的经验也是一样的。就是你这一个一个行业内就那么几个人,他是掌握着你这个行业的风向标,如果有什么新的东西、你就直接去问他们就、就都知道了,你甚至就是说、你把那几个人都问一遍,你就知道这个行业的所有的事情、都可以、都可以就是了解到了。所以说、这张照片绝对是这样,就说明闫博士看和这个马利克,这个当然这个都很、由于闫博士的老公和马利的关系是非常非常近的,那包括这个闫博士和钟南山又有这种是合作、合作的这种关系,然后又和高福这种关系,那就相当于闫博士,就完完全全是一个内部人和中共的几个最高的,这个从这个马利克制毒的、到这个高福这种cdc的管传播的,疾控的、都知道都认识,所以说、这件事情就真的、就是说明闫博士绝对是这个内部的人,绝对是掌握非常非常多的内部资料,可能很多都没有向这个我们透露。好的、路德

路德:所以我就告诉大家;这里头啊、任何人啊、就是为什么说闫博士在这个世界上是、她是独一无二的。你看这个高福、他都要到港大去拜码头,到马利克那里拜码头,那你、他是cdc的主人,那你就知道港大在这个江湖中的地位是什么样子。是不是啊,学术界一打电话、问一下都知道啊,这是第一啊。第二、那你要知道啊,据我了解啊、包括高福那里的人、都有啊、都有港大毕业过去的。包括军事科学院、都有港大毕业过去的。冠博士知道的啊,港大毕业的、在军事科学院、专门生物,就是生物微生物系啊,专门做主任的、就专门研究生物,生物武器的。前段时间突然死了的一个人,他老婆就是港大毕业过去的。港大博士后,07年还是08年?冠博士知道的,是不是?这个人是军事科学研究院,直接是、就是曹务春手下的,这是有人给我爆料的啊。给我发个重要的信息,这个人就专门研究生物武器的,生物这块的,5月份还在发论文、前两天还在发表论文,突然间就死了,并且这个人、冠博士、哎你可以说一下啊、你这还、还有点渊源啊,是不是?

冠博士:好,对、他是我记得,他是他是叫什么来着?

路德:周

冠博士:是、对曹务春的手下。然后,然后他老婆是在

路德:杜

冠博士:是在美国好像是是在美国。然后之前是在这个港大

路德:对

冠博士:之前是在港大、然后做的博士还是博士后,我忘了。然后、她老公是5月份的时候,我记得他们是投了那个文章,投了那个文章之后,投了那个文章,反正是5月2号的时候,我记得当时还有一篇新闻是报道他,说他是这个,说他是什么科研人员,然后之后、突然那个文章出来的时候,他就已经、就写这已经是过世了。也就是说在5月份之后去世的,也就是说这件事情它是在这个、闫博士到美国之后,他突然的这个去世和死亡的,所以这个是比较不正常的,而且他在这一段时间还是一直在。一直在做研究,一直在这个活跃的工作,所以,所以这件事情是有些蹊跷的。好的、路德

路德:我告诉大家;这个人叫周育森。育;生育的育啊,森;森林的森。他老婆叫杜兰英,港大博士后。周育森啊、是军事科学院微生物系的一个主任。他的其中,他底下还有几个人也是港大过去的。他们之前是在哪里?是在纽约血液中心,血液中心大家知道是干什么的?就是收集这些血液细胞。啊、闫博士跟我说了、他们就是经常要做细胞实验的时候,你就必须得有别人的血液细胞啊,是不是,就是、这个杜兰英就是港大博士啊,港大博士07年,所以他这个周来就突然间就死了,他老婆沉默的很奇怪。并且死因不明、死因不明。他老婆就是这个袁国勇和马利克他们带的啊。你知道他们之前、是在纽约血液中心啊。他他们夫妻俩都在纽约血液中心啊,工作,这里头啊,你看看,这里头牵扯的面就太多了。这个纽约血液中心,就是在那个,就是在曼哈顿,那个叫什么?一一那个很著名的一个地方啊,里面那叫什么?待会我我记起来跟大家说一下啊,那里叫…所以,大家知道这里头啊,这个圈子特别小,特别小,小到基本上啊,这个可以说啊,几个电话就可以把很多事情啊、真相了解得差不多了,最后再去验证就行了,艾丽女士你怎么看? 

艾丽:嗯,这个真的是家族式的啊,做这个病毒到这个、小的这个圈子里,基本上我看很对都是、嗯两口子啊,因为可能做血液的,就说做这种研究的,到一定程度也没有什么共同语言,大家就是做、再加孰知你看都是夫妻夫妻的这样的啊,这是一个我、我从外行的一个角度来看,另外呢你看、刚才讲到的非常关键,就是在5月前后,在闫博士从香港到达美国之后,这个事情对中共的、在做军事病毒研究的这些人里边,起到了多么大的这种山呼海啸的震动。大家应该能看出来,就是说、可能因为很多、首先、先说是港大吧、港大它是很重要的位置,然后很多人都培养,培养了很多,然后军事科学院、之前我们也讲过,有一次路德也讲过,就是说、其实很多是委培的啊。就是提这些技术学院代培的

路德:对、定向的

艾丽:到这来做项目的。就是通过这种方式,然后又不拿你的名额,又不出现在任何公共场所的

路德:对

艾丽:那么、他们这些都是非常隐秘的来这里学习。就是来学技术的啊,说白了、就是因为它的技术水平非常高,所以在这里边其实替中共培养了很多。所以我们说、从97年香港回归以后,中共利用香港这个位置和世界各国的联通,特别是科技技术、人才这上面的培养、是完全是利用香港港大、还有理工大啊,什么这些,所有的这些学院,向西方盗取技术、来培养中共的人才。那么中国培养人才干什么?都没干好事。所以就是说、整个因为方向、他们作为被培养的人,他们可能不清楚,但是上边的中共的核心领导人,他们是非常清楚的,我要干什么,所以在这一点上呢,也就看到这是一连串的动作啊,这个是一个。另外呢、我们也看到闫博士和高福的这张照片可以看出来,就是cdc的头都要来港大拜马拜码头,真的是这个词啊。而闫博士是什么样的角色?是马利克的家里人、应该这样说,她是这样的一个角色。她是必须不可以忽视的重要人士、她是如此的关键啊,可以这样讲,而且她本身学术水平又这么高,所以啊我觉得这个真是啊,真的是天赐闫博士这样的一个、这个绝妙的啊,这个天使应该这样讲。那么另外在看到这个整个的、这一这一盘关系刚才讲到;纽约的血液中心、还要放到纽约去培养,那么这后边还有什么,这真是不得而知。好、路德

路德:大家看呐、这个、就是周育森啊周育森。你看他是安徽淮北人。博士研究生导师、中国军事医学科学院、微生物流行病生物学研究室主任、病源微生物生物安全国家重点实验室,病原生物学专业实验室负责人。郑州大学,天呐、美国匹兹堡大学客座教授。

然后在这里啊,这个什么极度缅怀,你看7月31号去世没多久的,7月31号。中国军事科学研究所尊师会周育森情谊深厚,他才53岁啊,在线发表这个论文的前几天啊。这个小鼠模型啊,去世前几天还在商讨这个就是这个论文,他的。有人啊,在他们的微信群里头啊,在杜兰英的微信群里头,咱们这里都有人啊,咱们都有战友,说这个杜兰英没说什么话,一点这个,没有任何啊,悲伤啊,这种感觉啊,这是别人跟我说的啊。这个冠博士你可以分享一下,你觉得这,你觉得这种事情正常吗?这种

2020年10月2日路德时评2
CCP病毒的“精心”设计
中共病毒设计煞费苦心。如果是自然病毒,设计抗体将会很简单,不会考虑福林酶切位点、细胞因子风暴、ADE,因为自然界没有任何一款病毒是这样同时拥有这三大问题的。易博士说只有ADE一个问题的病毒就用了20多年才研制出疫苗。细胞因子风暴的问题就更没有人研究过,比如SARS1,因为美国没有这方面数据。世界上第一个研究SARS的是Malik。易博士把闫博士报告转给科学家同事,所有人一致得出此病毒是生化武器的结论,他们让转达对闫博士和路德节目的敬意。易博士揭露闫博士名字被Malik去掉的一篇重要文章里信息也被科学家证实。病毒量和症状不成线性关系也是此病毒为生化武器的证据。Malik研究过怎样让病毒逃过人体免疫,这会影响抗体研究。
中共还有多种变异株,是否会是抗体失效
这是很有可能的。针对一种毒株研制的疫苗对其它毒株很可能没效,否则就像中彩票。如果新毒株序列非常不同,就必须重新设计抗体。同意闫博士的观点:如果不干掉制造制造病毒的CCP,一直跟在它们后面跑,研究抗体,是毫无意义的。
川普总统已经出现呼吸急促症状,此药会否出色完成任务
说明已经有中度症状。数据显示病毒转阴需要3-7天。希望川普总统3天就会转阴。
药物价格如何
虽然此药只需一剂,但抗体药物一般价格不菲。有可能政府把药物全部购买给民众使用。

2020年12月31日
LeoPoon2019年12月31日中午找到闫博士,让其进行秘密调查,是代表了WHO和港府的意见。选择闫博士有两个原因:一是世界顶级学术能力。港大病毒研究核心圈中同时具有医生博士背景和病毒学博士背景,仅闫博士、管轶和Malik三人。而来自内地的闫博士名声最小、最不起眼,是最合适的调查人选。

2021年3月2日
共产党曾经伤过我的肩部,一动都疼啊,兄弟姐妹!每天我都要让共产党记住曾经对我的伤害!我说“以毒灭共”的时候,没有几个人——包括我们的“路波切”,我们的科学家(闫丽梦),不明白我的意思。Malik回香港啥感觉?我刚才跟“路波切”、科学家说,Malik回香港,啥也不是,就是(共产党)想把他圈在香港,不让他出去,别到美国、西方这儿来,或者(把他)做掉,或者(防止他)把所有的秘密提供给西方!这是根本,这是一个根本的根本!(它)还要控制新病毒整个在全世界的蔓延和发展,包括疫苗!
这就是共产党的疯狂!它永远把奴役中国人的侥幸成功,真的认为自己(有掌控)天下的能力,天下无所不能的超自然能力。它以为它每次以假、以黑、以贪、以警治国的这些招儿在全世界(都)管用。这就是上天:给了一些坏人一些特别能力的时候,他们(真的)就以为自己与众不同了;(而)最终这些东西会导致它的灭亡!(这是)毋庸置疑的,包括现在大家看到的,整个全世界没有多少人敢再跟中国做生意的!现在佛罗里达保守党大会,德州——就连加州议员都有人提出来:跟共产党的来往,必须按照美国法律,限定你什么时间来上报你跟它来往的细节——中间联络人包括所收的礼物、吃饭和住的地方、联络方式,就是怕被(共产党)“蓝金黄”!

郭爆料串珠系列文章标题和链接汇总220 – 1

郭爆料串珠(220-1/2)冠状病毒人类第一把手Malik Peiris是极端共产主义者

整理:德国感恩农场文迅等
发稿:如风
郭爆料串珠系列文章,都是从800多篇郭文贵先生直播听写文字版、盖特精选而成,具有文献价值。由德国感恩农场文迅等按时间、主题整理。感谢战友听写!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