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满谎言的红歌】——《浏阳河》系民间小调还是原创歌曲?

作者:Vera

一首歌能把一条河唱红全国,《浏阳河》算是了。在1992年之前许多人都以为这近似小调的《浏阳河》是首地道民歌,实为不然。

歌曲的创作要追溯到1950年湖南土改,离长沙市不远处的黎托乡被选为试点,当时19岁的湘江文工团的徐叔华基于土改运动创作了花鼓戏《推土车》,《浏阳河》便出自第三段。

1951年,武汉中南文化局的唐壁光又在湖南花鼓戏的基础上把这第三段的曲调做了修改。朱立奇、齐芝田进行了乐队编排,并于当年送到了中南海汇演,并成为周末舞会的固定开场曲目。(中南海舞会是五十年代中共高层政权的娱乐活动,毛泽东、朱德、刘少奇主要在春藕斋跳,周恩来主要是在紫光阁和北京饭店跳。因为国务院领导、各部委办负责人及部分在京的军队领导人,主要都是在这两个地方跳,所以陪舞的女性主要来自部队。那时阶级斗争还激烈,政治审查严,部队的人可靠。除了部队文艺团体的女性,还包括一些著名演员。——摘自人民日报出版社出版、权延赤编写的《走进周恩来》)

那么这样一首拥有完整词、曲、编曲作者的《浏阳河》又是如何被埋没为失去署名的民间小调的呢?

原来五十年代反右运动初期,词作者徐叔华便被划为“中右”,被开除公职,强迫劳动。曲作者唐壁光1957年也被打成右派,第二年3月判刑七年,从此开始了他们各自的不幸命运。因为作者都是“右派”,没有著作权,署名便改为“湖南民歌”。就这样,《浏阳河》真正的词曲作者就渐渐被人们遗忘了。

1964年3月,唐壁光饱受铁窗之苦刑满释放,被安置在洞庭湖一个农场就业;1970年,他被清理回原籍东安县,两手空空,只带着身有残疾13岁的儿子回到老家。为了生计,他来到县采石场,捶石碴,挑土方,风餐露宿,披星戴月,双手打起血泡,淤积层层厚茧,两肩磨破皮肉,凝结块块血痂,这样的日子整整过了8年………就是这样一个可称之为优秀作曲家的人生却充满了艰辛和坎坷,长期以来甚至连一个正当的名份都没有!

1976年10月,“文化大革命”结束后,《浏阳河》的词曲作者都恢复了名誉,也恢复了署名权。于是他们向湖南省文化厅报告,提出了《浏阳河》的著作权问题。1992年11月,湖南省文化厅向国家文化部政策法规司提交报告:确认《浏阳河》应以下列方式署名,作词徐叔华,原曲唐壁光,朱立奇、齐芝田等集体编配。从1951年的创作到1992年的正式署名,整整过去了41年!

上世纪五十年代中南海的周六舞会上,只要毛泽东当天晚上到场,乐队奏响的第一首开场曲目必是他喜爱的乡音《浏阳河》。然而同时,二位词曲作者却身陷囹圄,他们想象不到,让自己蒙受不白之冤、遭受牢狱之灾的人,此刻正在舞池中翩翩起舞,响彻中南海上空的音乐就是自己创作的《浏阳河》!

参考链接:🔗著名歌曲《浏阳河》作曲是东安人,你知道吗?


审核/校对:Ting Guo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跟GNEWS平台无关。)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意大利罗马达芬奇农场

欢迎战友加入喜马拉雅意大利罗马达芬奇农场,请使用官方DISCORD链接 : https://discord.gg/77fCxw5mFv 官方联络邮箱: [email protected] 4月 0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