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TV真人真事之专访老班长(上)

俄罗斯莫斯科喀秋莎农场  文雪

编辑上传    银河

抛砖引玉,妙语连珠,欢歌笑谈,真情流露尽在GTV真人真事。在这里您会产生感同身受的共鸣,体会胜似兄弟的关爱,回忆携手同行的时光,受到继续前行的激励。

4月3日GTV真人真事邀请到喜马拉雅农场联盟委员会的主席老班长,通过节目专访带您认识一个歌声动人,真诚睿智,爱憎分明,而又不失可爱和幽默的老班长。

在灭共通往喜马拉雅的路上,与老班长同行,他保护战友,默默付出,言语中传递着坦荡和真诚。老班长分享的教育理念、他的行事方式以及对G系列的解读,相信会激发战友们深度的思考,带给战友们新的认知和视角。感恩爆料革命和新中国联邦带给我们的一切,让战友们一路相伴,一路成长。

问题1:为什当初起名叫老班长,是过去的经历有什么特别的吗,或是在部队经历过吗?还是说老班长的背景比较不简单?

老班长:大道至简,我的背景太简单就是不简单。到今年我50年的人生中最大的官就是班长,随着年龄的增长由小班长变成老班长。成为班长和战友们在一起就像和过去的同学在一起,这是我最快乐的。

玛莎:听说老班长以前家里是大地主,是否和名字有关系?

老班长:是大地主。我在2008年才第一次回到大地主的老家,还找到曾经的老长工的儿子,他在我爷爷家长大。我去看了他,老瘫了躺在床上,生活很差,他说生活还不如曾经在我爷爷家做长工的时候。共产党统治70多年,他们的生活越来越差,从那开始我每年都会给他寄点东西,这就是地主的后代和长工的后代的关系。

在当地,曾经每个地方都是我们家的,山、水、地,包括政府办公地。很感慨的是如果我们眷恋那片土地,第二代、第三代就走不出故土,是好事还是坏事也不一定。曾经的房子和建筑都被夷为平地,物是人非,现在和我家一点关系都没有了。作为地主的子孙,我是一点好处也没收到。如果新中国联邦灭掉共产党以后,可能我们还能依法追回我们的土地。

问题2:自从爆料革命和新中国联邦成立以来,出现了很多勇敢的战友,也出现了很多伪类和败类,特别恶劣的就是九指妖和侯小宝等等很多人,这一串事都是联盟委员会老班长和长岛在处理和调节的,请问您在处理台湾侯小宝,VOG及凤凰农场事件的过程中,有什么想和战友分享的并有哪些感受?

老班长:自从有了联盟委员会以后,我很荣幸与所有委员在一起工作。感谢有长岛这样的搭档,舒服、顺畅,三观一致,判断问题的方向往往不谋而合。对九指妖的判断,就是达到这样的默契,她做过的事情对爆料革命的损害超过所有伪类加在一起的十倍甚至百倍。

Sara曾经发公告写Gnews文章有补贴,她后来又给删除了。有战友问她,她就说不知道。我看到了战友发给我的那个公告截屏,她太可耻了,张口就是谎话。人都会犯错误,承认错误没有任何问题。后来很多事情都证实了,Sara惯口就是“我不知道啊,是吗,天呐”,特别令人反感和恶心。

她派出了侯小宝到联盟委员会也做了一个委员,侯小宝由于有Sara的撑腰对联盟委员会极大的不敬,三番五次质疑联盟委员会。侯小宝作为台湾农场的负责人连本农场有多少战友和怎样认证都不知道。当让他报给联盟委员会认证程序和组织框架结构时,他说我没有,就算有我也不报,完全不配合联盟委员的工作,连基本的尊重都没有。这之后就把侯小宝踢出联盟委员会的群组,我同时也说躲在侯小宝背后的人不要再装神弄鬼,有本事站出来单挑。Sara跳出来和联盟委员会死磕,当郭先生严厉批评她的时候,刚说一句,她马上就能认怂承认错误。

Sara烂到家了,任何词都无法形容,她几乎没有真话,就是谎话连篇的垃圾。那个时候我就认为迟早有一天我们会和她有现在这样一个过程,没想到来得那么快、直接和突然,而又恰到好处,一切都是上天最好的安排。九指妖不爆,爆料革命就不会经历这么大的洗礼,对广大战友来说也就不会经历这么一次考验。这件事对我们影响深刻,但是意义重大,最终是积极的。

长岛:从VOG和凤凰农场事件出来,九指妖暴露之后,当时我看到一个很智慧的战友在留言说“本来老班长和长岛哥去查侯小宝家的水表,结果挖出一个制毒厂”。这个比喻太形象了。当时是想先整顿台湾农场,没想到通过台湾农场,把九指妖的的事情给带出来了。这也是联盟委员会第一次接受这么大挑战,在极短的时间内处理涉及面这么广的事件。除了文贵先生的支持,老班长也是非常辛苦,没日没夜,一直到现在还在处理后续问题,老班长现在基本是24小时无时差,随叫随到。

问题3:自从参加爆料革命,尤其加入联盟之后,对家庭有什么影响?家里人有什么支持或者意见?

老班长:我曾经也像长岛想过的“过过退休生活”,新西兰就是我选择的养老的地方。我的一切生活因为爆料革命发生了根本性变化。因为七哥的一个电话,“新西兰要建一个农场,你出来做负责人是否愿意?”虽然之前没有设想过,但是我毫不犹豫,舍我其谁,我就要等这个位置,感到非常光荣。爆料革命让我半个世纪的生活觉得像梦幻一般,过去的所有经历(都不算什么),就像曾经和海东还有钊颖的谈话,他们人生的巅峰、运动员的职业生涯的高光时刻已经过去,但是正是因为爆料革命,他们人生的巅峰才刚刚开始,现在正是参与了前所未有的改变人类命运的运动中,由一个伟大的运动员变成了一个伟大的人。

玛莎:说得太好了,确实是这样的,每个人都是,我自己也是和老班长一样。七哥给我去做的事情,我都会去想办法去做好一切。我们跟着爆料革命来,就是跟随七哥灭共,就像老班长说的“舍我其谁”,老班长有很多名言。

长岛哥:我和老班长差不多。我们参加爆料革命短短几年时间远远超过过去几十年的经历,三观有彻底的改变,这是彻底反洗脑的过程。经过这几年都不容易,冲在最前线的战友,都面临很大的挑战,尤其是来自中共。虽然老班长不说,但是我们都明白。

问题4:我们老班长在家里是万花丛中一点绿,在家里周围都是女性,一般这种情况男人的地位都是两极化,要么像皇帝一样,要么地位比狗还低,请问老班长在家里是怎样的地位?

老班长:我们家的地位是这样的,狗、孩子、女人、我。我在家里没有发言权,没有地位,比如拍照片,比如家里的双胞胎想要买一样东西不敢说,就用英文说悄悄话“不怕,这是Daddy”,就是爸爸是不用担心的,基本孩子不怕我。

家里孩子和太太及妈妈都很支持我,我非常开心,没有感到一丝压力。为什么特务看到我们会跑,会恐惧而喊救命,是因为他们心虚。香港运动的时候,香港的学生在奥克兰举办一些声援活动,那些小粉红和老粉红们破口大骂,唱红色歌曲甚至穿中共军装踢正步,简直就是疯狂。正反的对比,邪恶占了上风。但是新西兰农场出现之后,态势和形势立刻发生逆转,粉红们见了我们就像老鼠见了猫。

我们在新西兰绝对堂堂正正,我们每周都有车游,或线下活动,或聚会,派发传单,每周不停。战友经常聚会,很快乐,我们在这里展现我们农场的风貌和爆料革命人的素质,可以说我们在新西兰占领了舆论和道德的高地。很快CCP就会成为过街老鼠,我们有信心。

玛莎:自从加入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有了G系列之后在家里地位直线上升。

问题5:关于老班长的爱好,老班长的双胞胎女儿唱歌动听,人也坦诚。有这样的孩子,就会有音乐天赋的父亲或母亲,请老班长唱一曲。

老班长:先讲一下什么叫逆增缘,在她们小的时候,我开车的时候有一个游戏,我唱歌,她们听到我跑调的时候就叫停,她们训练多了,耳朵就很好。可能是在纠偏(我跑调)的过程中,训练了她们的音乐天赋。我没有准备,就唱一首大家都不会的歌,听不出来我跑调。

笔者感受:老班长唱了一首《雾锁南洋》,声音厚重且高亢,感情充沛,令人心潮澎湃,能看出这首歌引起了老班长的共鸣,唱出了他的心声,也唱出了我们的理想,同时也唱出了爆料革命和新中国联邦带给我们的希望。

“用希望换取希望,用理想创造新理想,充满信心向前望,不必迷茫,黑暗到了尽头,就会出现曙光”。灭掉CCP是我们的理想,CCP即将灭亡,新中国联邦正带领我们建设一个新的家乡,一个民主、法治、自由并且有信仰的新中国。

问题6:双胞胎也是咱们战友,也支持爆料革命和老班长的工作。请问如果和双胞胎在家发生争执时,她们会不会用我也是战友,以“不能这么对待我”的口气和你谈过?

老班长:是的,会的。我有时候在车上和长岛谈论一些问题,就是送双胞胎的路上。我记得有一次谈论九指妖,她们就问“Sara怎么了”,我就回答“你怎么懂这么多,问这个干嘛”,双胞胎说“我也是战友”。

她们的学校里面也有很多中国留学生,第一,我从来没认为她们受到过什么压力;第二,有一个洋人学生电脑屏幕就是新中国联邦国旗。在当地年轻一代中,就有很多人知道了新中国联邦,新中国联邦的影响力比我们想象的深和广。

在成长过程中,每个人都有不同特长,只是怎么样能够发现这个特长。关于天赋,在大陆是没有机会发现和发挥特长,中国的教育就是拔苗助长,一个模式的教育,摧残人的最邪恶的教育就是中共的教育体系,洗脑教育。

我认为天赋没什么值得炫耀的,只是在CCP的模式下,这些天赋全部被扼杀了,这是CCP最重大的罪状。到国外之后,经过思考和觉醒后知道,CCP的邪恶是360度全面的侵蚀整个民族、国家和个体。如果中国人不能觉醒,如果不推翻CCP,中国人没有前途,全世界没前途,乃至全人类都面对巨大的生存危机。参加了爆料革命以后,最大的收获就是知道了CCP是何其的邪恶,让我们意识到我们能够、可以并且我们在做的是消灭CCP,相信这一天很快会来临。

未完待续,请见GTV真人真事之专访老班长(下)。

+7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