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杠杆下的债务泡沫何时破裂 且看中共央行政策走向

新闻来源:《零对冲 (Zero Hedge)》| 作者:TYLER DURDEN | 发布时间:2021年3月31日
翻译/简评:城堡 | 校对/ 审核:万人往 | Page:Daoiii

简评:

中共病毒给人类带来的苦难是巨大的,而由于中共病毒,全球央行为维持经济及就业数据,在2020年不约而同选择了货币放水。而由此放水导致的一系列金融市场波动,以及进而引发未来的金融变革,必将在人类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但新秩序建立的过程,必然伴随着旧秩序的崩塌,中共国本来就已经危如累卵的重资产行业高杠杆、高负债发展模式,则有可能成为压垮骆驼的那最后一根稻草。

拜登上台后,火速批准了1.9万亿美元的刺激计划,而就在参议院批准该刺激计划后,拜登政府又立即宣布了2.3万亿美元的新基建刺激措施。须知,2020财年美国政府的全部财政收入也就只有3.42万亿美元,而病毒的爆发使财政支出暴涨至6.55万亿美元,导致出现了超过3万亿美元的财政赤字(远超2019年赤字9844亿美元的3倍还多)。如此情形之下,货币超发成为了唯一的选项。

而超发的货币,总会在第一时间流入金融市场,推高各种指数。标普指数从2000点涨至3000点花了5年,而从3000点到2021年4月初正式站上4000点,却只花了21个月。但股市上的一波繁荣过后,释放的海量流动性通过几个经济运转周期,将迅速渗透至经济体系的每一个角落——推高我们所熟知的每种大宗商品的价格。而在中共病毒导致的经济停滞的基础上,为防止进一步的通货膨胀演变成为恶性滞涨,各国央行未来几年大概率会采取加息的手段来在一段时间内收紧市面上的流动性。

但对于中共国,加息则可能不是一个好主意——加息会导致一系列的债务爆雷,进而引发后续一系列不可控的连锁反应。而究竟为何会发生这一切,我们需要回到过去:2017年,由于意识到了企业债务过高,存在巨大的金融风险隐患,中共首先提出经济要“去杠杆”。而突如其来的贸易战,打断了这一痛苦却必要的“去杠杆”进程。无奈之下,中共的宣传在2018年从“去杠杆”变成了“稳杠杆”,直到2019年官方彻底不谈杠杆的问题,只在2020年初回顾2019的年度宏观杠杆率报告中对杠杆率的继续升高一笔带过,同时还要顺带一句“6个百分点的增幅并不算高,体现了政策当局的定力”云云,言下之意的潜台词就是“我知道杠杆不能继续增加,但因为贸易战,继续刮骨疗毒可能连命都没了,只能先采取缓兵之计,拖住,将潜在的隐患留待未来国际政治环境缓和之后再慢慢解决”。但客观存在的高杠杆带来的经济风险不仅没有消失,反而还在与日俱增,如鲠在喉。想象中所谓的“未来国际政治环境缓和之后”,在习总加速师油门猛踩的情况下则可能永远不会出现。疫情真相的调查、南中国海军事对峙、台海上空的阴云、新疆种族大屠杀的认定、中共的战狼外交,所有的热点似乎掩饰住了实体经济本身存在的巨大危机,所有的强硬好像粉饰了中共国债务脆断的风险。

鲁迅说:“天下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就成了路。”而共产党却是“放着有康庄大道不走,非要下河摸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最终让自己无路可走”。央行货币政策的两难,就是其中一个典型例子。包括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在内的官员多次提到“利率水平适中”,机构也认为“2021年不会出现大幅度的货币政策操作,降准降息或加准加息都不会出现”,为何?非不想也,实不能也。中共长期以来的种种恶行,正成为绞紧自身的一根根绳索。

原文翻译:

创纪录的高杠杆率,意味着中共国央行政策再无回头之路

似乎美国总统乔·拜登对其经济计划的构想里,现在还将包含一项2.3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绿色投资及研究的开支议案。当然,国会最终能批准的实际数额尚存疑问,且该项支出将被分配到8个年度内,也就意味着对经济的直接冲击不会像媒体标题上写的那样夸张。这也许能够解释为何周三的国债收益率仅小幅温和上涨。股市屡创新高的事实表明,盈利的增长,很可能会超过任何资本利得率的上升或潜在的税率提高。

而说到中共国,经济面的好消息则一如既往地会被看作金融市场的坏消息。尽管有着坚实的PMI(采购经理人指数),沪深300依然在下跌,使其成为了彭博WEI全球股票指数排名页面上,唯一一个被收录为年度亏损的主要基准指数。其中一部分担忧,来自于认为政策制定者可能会收紧利率以控制金融杠杆。根据花旗的数据,中共病毒大流行期间,在企业及省级政府借贷行为的推动下,中共国去年的债务总规模扩大了29%,达到GDP(国家生产总值)的315%。

(译者注:中共国国家统计局公布的3月份PMI为51.9%,环比增长1.3个百分点,但基于其路人皆知的数据造假,金融市场投资者早已不将统计局数字计价,作为投资参考。)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债务的堆积对于紧缩的货币政策同样是一种制约。这些杠杆率很高的公司,在上升的利率环境以及银根收紧的状态中显得非常脆弱。

(译者注:债务偿还率,即偿债率。是指对公司或国家而言,为借债所付出的成本在当期收入中所占的比例。偿债率升高,说明债务成本对企业日常经营造成的负担加重。)

花旗的经济学家发现,大约有600家中共国的上市公司,拥有着比其相同行业平均水平高20个百分点的杠杆率。而这些公司的总市值合计高达11万亿元人民币(约合1.7万亿美元),占整个股市的17%。以刘利刚为首的经济学家们在一份报告中写道,假设他们的债务主要是由银行融资的,那么在贷款利率上每提高1个百分点,他们的利息支出就将增加1520亿元,相当于其利润的30%。

(译者注:刘利刚,花旗银行中国的首席经济学家,曾任澳新银行大中华区经济研究总监,长期对中国宏观经济发表观点文章。)

而对于房地产开发商,由于其债务水平高居不下,以及监管机构旨在限制负债累累的公司继续借债的“三条红线”政策存在不确定性,则显得尤其脆弱。对开发商而言,加息一个百分点将导致他们的利息成本增加490亿元,即利润的42%。

(译者注:“三条红线”政策指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人民银行给房企融资设置四档管理和三条红线。三条红线分别是剔除预收款后的资产负债率大于70%、净负债率大于100%、现金短债比小于1.0倍。)

“尽管杠杆率的上升引人担忧,但同样的原因也应提醒人们谨慎行事,尤其是当中国人民银行开始逐步退出其支持性的货币政策的时候,”刘利刚和他的同事们写道,“如果处理不得当,我们不仅会在金融市场上看到中国版的‘量化紧缩恐慌症’,还有可能会目睹那些负债累累的企业面临高企的债务违约风险。”

(译者注:taper tantrum,英文谐音temper tantrum,直译为“对数量减少而闹脾气”,金融市场上援引为对美联储等央行的主动量化紧缩之类的收紧流动性的货币政策的恐慌性连锁反应,导致的金融市场暴跌。由于美联储削减量化宽松的意图,美国金融市场在2013年6月发生了第一次“量化紧缩恐慌症”。)

这听起来就像是,中国人民银行从现在开始走钢丝一样。

🔗原文链接

编辑:【英国伦敦喜庄园编辑部】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倫敦英喜莊園 Himalaya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4月 0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