溯源Covid-19 揭示科学界的关系网

翻译:康州盘古农场 – Raul
校对:康州盘古农场 – Ara
编辑:康州盘古农场 – Ara

劳伦斯·塞林(Lawrence Sellin)博士嘉宾访谈

2020年12月的《印度国防评论》上必读的这篇文章中,Sharad S Chauhan博士给出了清晰的“机会生物恐怖主义”定义:

预知某种行为会损害或杀死人类及动植物,通过故意或不作为行为隐瞒生物制剂,病原体或疾病的突发事件,以此恐吓或胁迫政府或平民,意图达到进一步政治或社会目标,或利用这种局面来获得权力或优势。

“机会”就是COVID-19,这是中国共产党(CCP)采取的政策和行动的产物。

首先每个人都必须了解到的,至关重要的一点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军事研究中心和民用研究中心之间没有区别。中共“十三五”规划(2016-2020年)第78章描述了军事和民用研究的融合,包括“合成生物学”领域。甚至在该计划公布之前,中共就将军事研究中心的名称改为更平民化的名称,而中共国科学家掩饰其军事联系是惯例。中共军民融合项目的第二个组成部分是将在国外工作的中共国科学家整合为网络的一部分,甚至是已经成为美国公民的中共国科学家,他们仍是中共项目的活跃成员。这样,外国机构和资金实际上成为了中共研究计划的合作伙伴,中共国的军事和经济的贡献者。

中共军民研究计划中最有用的美国白痴参与者中,最耀眼但远非唯一的是安东尼·福奇博士。他的过敏与传染病国家研究院(NIAID),通过CCP的长期研究合作伙伴Peter Daszak(EcoHealth Alliance的负责人),资助了武汉毒研究所对冠状病毒的研究。军民病毒研究的CCP合体是由军事医学科学院领导的,人民解放军(PLA)少将兼病毒学家陈薇博士是生物工程研究所所长,据推测是中共国生物战计划的负责人。

2020年1月,中共派遣陈薇少将前往武汉,负责应对这种大流行病。她还负责中国的COVID-19疫苗开发。也是陈薇少将自己的经验和研究联系为COVID-19的起源提供了背景。

一些代表中共国军民研究计划融合的更广泛,更深入的内部和国际网络的快照。

在2004年至2005年,陈薇少将在军事医学科学院微生物与流行病研究所工作,她利用“RNA干扰沉默病毒的基因表达”的基因技术,研究首例SARS冠状病毒的刺突蛋白,以及分析SARS患者的免疫疗法。根据她的发表记录,2008年至2013年间,陈薇少将在重庆第三军医大学微生物学系进行了登革热病毒实验。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吹哨人闫丽梦博士声称,COVID-19病毒的骨架,蝙蝠冠状病毒ZC45和/或ZXC2,是在重庆第三军医大学的监督下进行了特征化和基因工程。

2014年左右,陈薇少将回到军事医学科学院担任生物工程研究所所长,期间主管在非洲进行的基因工程病毒载体埃博拉疫苗的人体测试。

周育森博士是中国军事科学家之一,他协助陈微少将应对了COVID-19的爆发2004年在军事医学科学院微生物与流行病学研究所,他在与陈薇少将的相同研究中心工作,他接受过军事医学博士的培训,并研究了首例SARS冠状病毒的刺突蛋白。2004年周育森的科学文章“重症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SARS)冠状病毒的刺突蛋白上的免疫缺陷位点的鉴定:对SARS诊断和疫苗开发的意义”的共同作者是Shibo Jiang。

Shibo Jiang也是军事医科大学的毕业生,在纽约血液中心的林兹利·金博尔研究所工作了近二十年,获得了超过1700万美元的美国研究经费,其中绝大部分来自福奇的NIAID。在此期间,Shibo Jiang与美国其他病毒研究实验室建立了广泛的合作研究网络,并成为将中共国的军民研究计划与美国的研究计划联系起来的纽带。

同时,Shibo Jiang与周育森和解放军的几个实验室保持了研究互动(在进行了详细介绍),同时邀请其他中共国科学家进入他在美国的实验室。

其中一位是杜兰英博士,据称是周育森的妻子,她仍然是纽约林德斯利·金博尔研究所的雇员,最近还从福奇的NIAID那里获得了一笔为期5年的资助,总计410万美元。Shibo Jiang的美国网络由进行尖端冠状病毒研究的实验室组成,其中包括有争议的“功能获得”实验:

Ralph Baric博士,北卡罗来纳大学 Chapel Hill分校 

李芳博士,明尼苏达大学医学院,Minneapolis

Linfa Wang,新加坡杜克大学-国大医学院新发传染病研究项目主任

Chien-Te K. Tseng,德克萨斯大学医学分校加尔维斯顿分校,国防部资助的生物防御和紧急传染病中心和高病毒BL-4收容设施的所在地。

以上所有这些都是通过周育森或“蝙蝠女”武汉病毒学研究所的石正丽博士,与中共军民研究计划相关的。与中国军队和美国最高研究计划有联系的另一位中共科学家是高福博士,他是病毒学家和免疫学家,又名乔治·F·高,曾任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CCDC)。在2019年,他当选为美国国家科学院和美国国家科医学院外籍院士。高福是 中共国军方的长期研究合作伙伴,他发表的论文(链接)20022005200620072008a2008b2010201120132014A2014B201820192020

高福在中共国疾控中心的同事Wenjie Tan博士不仅Shibo Jiang 格和周育森有联系,而且还是在武汉的人民解放军中央战区司令部总医院胡振宏博士的亲密合作者。

胡振宏在第三军医大学进行了研究,据称COVID-19病毒的蝙蝠骨架起源于此。

第三军医大学也是陈薇少将的就职地点,为期五年。

根据患者数据,爆发的震中最早发生在解放军中央战区司令部总医院(地图坐标30.53148、114.34356),也许并非偶然。该位置距离武汉病毒学研究所,湖北省病毒病工程技术研究中心的P-3级实验室不到一英里(地图坐标30.53941、114.35085)。

该信息还与武汉武昌区卫生局公布的数据相符,该数据表明,疫情爆发初期感染最集中的地方是距医院约一英里的居民区。这些观察结果在时间和位置上都符合从新浪微博平台获得的社交媒体数据,该平台旨在作为可疑的COVID-19患者寻求帮助的渠道。

有趣的是,在2020年5月期间,美国国家科学院发起了中美科学家之间的一系列电话会议,以交流有关正在进行的COVID-19大流行的信息。打电话的三名中国参与者是高福,Wenjie  Tan和武汉病毒学研究所的“蝙蝠女”石正丽。这些电话也可以说是中国军队的情况通报。

关于COVID-19的起源,我们仍然知之甚少,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中共领导的掩盖行动,以及西方科学界一些成员,一些美国政府官员和合规媒体的协助。

综上所述,可以说他们都是“机会生物恐怖主义”的同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原文链接:https://www.thegatewaypundit.com/2021/04/yes-covid-19-biological-attack-chinese-communist-party-lawrence-sellin-ph-d/

康州盘古农场欢迎您加入:(或点击上方图片)

https://discord.gg/2vuvRm7z6U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