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假《病毒报告》 — 《闫博士第三篇报告》 vs 《WHO报告》

撰稿: 舒平风

审核: pv0, 莫黎

图片: 艾伦

在新冠(中共)病毒疫情爆发后,有超过100个国家要求对疫情源头进行独立调查。在经历多次拖延后,今年1月,世卫组织牵头的国际专家团队前往武汉调查病毒的起源。他们由经过中共审查认可的12至15名科学家组成,包括作为国际专家组组长的丹麦的彼得·安巴雷克 (Peter Embarek)、美国的彼得·达扎克(Peter Daszak)、荷兰的马里恩·库普曼斯(Marion Koopmans)等。当WHO于2020年8月17日征召专家加入新冠病毒溯源国际考察团,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通过国务院向WHO提供了三名候选人的名单,但都没有获得中共的认同而落选。入选的来自美国的达扎克曾与中(共)国的研究人员合作过16年,还在过去几年曾向武汉病毒研究所提供资金,作为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U.S. 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拨款的一部分。达扎克曾公开否定新冠病毒可能来自实验室的可能性。

世界卫生组织新冠溯源小组另一名成员、澳大利亚传染病学家德怀尔(Dominic Dwyer)2月中旬曾表示,专家组曾向中方索取新冠肺炎(中共病毒)2019年12月在武汉爆发初期的174例原始病患数据,但遭到拒绝。这些数据本来可能帮助他们确定新冠病毒最初在中(共)国开始传播的方式和时间。德怀尔说,174个早期病例中有半数人曾经与最早爆发疫情的华南海鲜市场有接触,因此这些原始数据尤为重要, “所以我们坚持索取数据。为何对方不愿提供,我不能置评。是基于政治原因、时间因素或存在困难性……是否有其他不能取得数据的理由,我不知道。我们只能猜测。”中方表示,1000多名中(共)国专家自去年7月以来查阅了武汉200多家医疗机构的7.6万名患者的病历,选定了2019年10月、11月和12月初的92名住院患者,这些人的症状表明他们可能感染了新冠病毒。然而,没有一个人的抗体检测呈阳性。WHO专家组则指出,92例这个数字似乎太小了,在一个人口近6,000万的省份,本应检测更多的病例。专家组成员想知道选定这92例病例的标准是什么以及为什么中(共)国当局在考察小组到达几周前才给这些前患者检测抗体。专家组还要求立即获得关于这7.6万名患者的经过匿名化处理的原始数据,认为可以用别的方式过滤相关数据,以便寻找1,000个潜在早期病例的蛛丝马迹。但是,专家组成员说,中方没有答应这一要求。许多事实可揭示该专家组进行彻底、公正调查的权力有多微小,并让人对其调查结果似乎提供的明确答案产生疑问。更令人可笑的是,尽管中方一直强调,疫情溯源工作是一个科学议题,不应被政治化,但是在武汉时的世卫调查组依然被安排参观了旨在突出中共领导作用的“武汉抗疫成就展”。

2021年2月9日,中(共)国-世卫组织新冠病毒溯源研究联合专家组在武汉召开了新闻发布会。会上,国际专家组组长彼得·安巴雷克表示,新冠病毒由实验室泄漏引发的可能性很低。他表示,他的团队没有发现武汉的任何实验室与此次疫情有关的证据。但他透露,早在2019年11月或10月,新冠病毒“非常有可能”已经在武汉周边传播,这可能意味着病毒传播到海外的时间比目前记录的更早。荷兰病毒学家的马里恩·库普曼斯谈到了《WHO病毒报告》中的核心说法:新冠病毒可能是经由两种动物传播给人类的。她表示,从蝙蝠经由另一动物传至人类是一条 “最可能的路线;相反,该病毒来自实验室的可能性很小。”库普曼斯还驳回关于科学家们无法在中(共)国自由工作的说法。她称,她和整个团队均无此经历。她强调, “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调查”,涉及到很多领域的很多人,不能期许很快得到所有数据,“不是这样的。”显然,彼得·安巴雷克和马里恩·库普曼斯都已上了中共的贼船。

3月30日公布的《WHO病毒报告》没有改变2月9日新闻发布会的说法。该报告指出,新冠病毒传播的四种情况,按照其可能性大小排序,排在首位的是通过第三方动物传播,这最有可能发生。他们评价了从蝙蝠直接传播给人类的可能性,并表示通过 “冷冻食品链 ”传播是可能的,但可能性很小。如今发现的最接近新冠病毒(SARS-CoV-2)的种属为蝙蝠携带的冠状病毒。然而,报告称,“这些蝙蝠病毒与新冠病毒之间的进化距离估计为几十年,这表明中间还有一个环节。” 他们称,研究者在袋鼠身上发现了高度相似的病毒。报告还说,水貂和猫对冠状病毒很敏感,这表明它们也可能是携带者。在这份备受争议的报告发布的同一天,来自美国的彼得·达扎克接受了中共环球电视网的采访。在采访中,他承认自己与中共许多研究机构保持长期 “合作”关系,特别是“多年来与武汉病毒学研究所保持有很强的合作关系”。作为周二发表报告的重要参与人,达扎克坚持病毒的“自然起源假说”,并坚称由于缺乏相关确凿证据,所以“实验室泄露假说”是不成立的。正是他亲自说服了世界卫生组织的调查人员,使他们相信武汉病毒所最近删除的重要的关于病毒起源数据无关紧要。早在 2020 年 10 月,达扎克在他的武汉“调查”开始之前就曾发表公开声明,宣称病毒来自武汉“实验室泄露假说”是由一小部分人蓄意挑起针对中共国的有计划的“阴谋论”。他暗示,由史蒂夫·班农领衔的一小部分美国保守势力阵营是这个“阴谋论”的幕后推手。

《WHO病毒报告》发布后,立即引发了外界质疑,甚至连该组织的领导人也意外地公开表达了担忧。世卫总干事谭德塞在3月30日承认调查团队在获取原始数据时遇到困难,希望未来进行“更及时、更全面的数据共享”。他还称,对于新冠(中共)病毒是否来自于实验室的说法需要进一步调查。他的发言被解读为发出了和书面报告不同的声音。他说,“需要进一步调查”实验室泄露论。 “让我说得明确一点,就世卫组织而言,所有的假设都有待商榷,”谭德塞补充说。谭德塞还意外地在总结讲话时委婉批评中共,承认专家团队在中(共)国获得数据时遇到困难。“在我与团队的讨论中,他们表达了在获取原始数据时遇到的困难。我希望未来的合作研究包括更及时和全面的数据共享”谭德塞说。恩巴雷克在同一天说,“他的团队感到了政治压力,包括来自中(共)国以外的压力。”但他表示,自己从未被要求从团队的最终报告中删除任何内容。谭德塞、彼得·安巴雷克、彼得·达扎克等这些中共走狗,必将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即使现在想弃中共大船,也太晚了。他们与中共狼狈为奸所造成的人类史上的最大灾难至今已有1亿3千万多人感染,近3百万人死亡,还远远看不到尽头……

美国等14个国家在同日发布联合声明,对该报告的延迟发布和完整数据的缺失表示担忧。克林顿时期的国家安全委员会成员、世卫组织基因工程咨询委员会成员杰米·梅兹尔(Jamie Metzl)在《WHO病毒报告》公布的当天表示,WHO和中共的报告将COVID-19(中共病毒)大流行的起源归咎于动物对人的传播是有缺陷的,这项调查必须重新开始。梅兹尔和二十几位病毒专家在3月早些时候签署了一封公开信,呼吁国际社会返回中(共)国进行新的调查。专家们在信中说,“世卫组织团队在中(共)国没有获得允许独立,全面和不受限制的调查的权力,由于该调查团队主要专注于中共病毒始于动物自然产生而传播到人的假设而撰写报告,这让中共政府逃避了一切的责任。” 梅兹尔在3月30日说:“从第一天开始,他们(中共)就一直在销毁样本,隐藏记录,并监禁记者。他们对科学家进行禁言。这就是为什么任何依赖中共政府进行的调查,从一开始就有缺陷的原因。”

《WHO病毒报告》公布的第2天(3月31日),闫丽梦博士在Zenodo发表了第三篇关于COVID-19的重磅报告。报告标题为:The Wuhan Laboratory Origin of SARS-CoV-2 and the Validity of the Yan Reports Are Further Proved by the Failure of Two Uninvited “Peer Reviews”(《两篇不请自来的 “同行评议 ”论文的失实,进一步证明了SARS-CoV-2的武汉实验室起源和闫丽梦博士报告的有效性》)。该报告采用典型的辩论流程,由三个部分组成。即开场陈述、对麻省理工学院出版社和约翰•霍普金斯健康安全中心发表的所谓同行评议的“点对点”式的精准驳斥。

开场陈述总结了 “超限科学误导 ”的主要事件,包括与中共政权关系密切的个人所执行的各种掩盖行为,以及闫博士团队为揭露中共病毒真相所做的持续努力,展示了中共自证进行“超限生物战”的“著作”——《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种病毒基因武器》。其中还提到早在2020年1月19日的《路德社》直播节目,幕后的闫丽梦博士就向世界发出了关于COVID-19的5条重要信息:(1) The virus was created in a PLA laboratory using ZC45/ZXC21 as the template. (军方拥有的舟山蝙蝠病毒ZC45/ZXC21为骨架); (2) The CCP government is actively covering up the true information of the disease.  (中共隐瞒疫情真相); (3) There is human-to-human transmission. (已有人传人); (4) There are no wild animal intermediate hosts, and the Huanan seafood market is not the origin of the virus. (没有动物中间宿主,华南海鲜市场不是病毒源头); (5) If not controlled immediately, the virus may lead to a pandemic and, as a result, many mutants will emerge inevitably and rapidly. (如果不立即控制,该病毒将导致世界大爆发,许多变种病毒肯定会迅速出现)。

2020年9月14日,闫丽梦博士在Zenodo发表了第一篇报告“Unusual Features of the SARS-CoV-2 Genome Suggesting Sophisticated Laboratory Modification Rather Than Natural Evolution and Delineation of Its Probable Synthetic Route”。该报告用大量的证据和逻辑分析表明了为什么SARS-CoV-2一定是实验室的产物,以及如何按照众所周知的概念和已有的技术来方便地制造它。10月8日,闫丽梦博士在Zenodo发表了第二篇报告“SARS-CoV-2 Is an Unrestricted Bioweapon: A Truth Revealed through Uncovering a Large-Scale, Organized Scientific Fraud”。该报告揭露了一个大规模的、有组织的科学骗局,通过这个骗局揭示了SARS-CoV-2作为一种超限生物武器的本质。

就在闫丽梦博士的第一份报告发表后两周内,就有两篇自称 “同行评议 ”的评论文章出来专门批评闫丽梦博士的报告。第一篇是由吉吉·格隆瓦尔博士(Dr. Gigi Gronvall)领头的约翰·霍普金斯健康安全中心(Johns Hopkins Center for Health Security)的四位科学家于9月21日发表的,题为:“In Response: Yan et al Preprint;Examinations of the Origin of SARS-CoV-2”。第二篇于9月25日发表在麻省理工学院出版社(MIT Press)上,由罗伯特•盖洛博士Dr. Robert Gallo领头的四位科学家编写,题为:“Reviews of ‘Unusual Features of the SARS-CoV-2 Genome Suggesting Sophisticated Laboratory Modification Rather Than Natural Evolution and Delineation of Its Probable Synthetic Route’”。

闫丽梦博士的第三篇关于COVID-19(中共病毒)的报告指出了以上两篇为中共站台的所谓“评议”存在的大量问题。具体为:不完整了解或忽视闫博士报告中关于中共病毒完整保留舟山蝙蝠ZC45/ZXC21基因组E蛋白骨架的描述、大量引用石正丽等捏造的RaTG13等虚假的蝙蝠病毒基因组作为依据、以受体结合位点的所谓穿山甲来源学说以假盖全、选择性忽视弗林酶切位点出现在β型冠状病毒B链上这一现象的非自然本质、盲目信任中共政权、歪曲生造闫博士报告内容、认为更时髦的CRISPR基因编辑技术一定更好 ……凡此种种,破绽百出。闫丽梦博士在第三篇报告里进行了“点对点”式的精准驳斥。不仅论证了这两篇为中共“自然起源说”站台的论文的欺骗与虚假,而且给所有论文评审人的评语一一进行了逻辑分析式的反驳。打了这两篇所谓同行评议论文的作者和评审者一个又一个的大耳光。解气、过瘾!

因为任何经过基因编辑的病毒都会留下痕迹,中共利用动物传代实验(实验室重组)来隐藏这些痕迹,闫博士报告就是将这些都一一揭露出来。闫博士真诚地希望第3篇报告能够帮助世界认识到正在进行的错误信息宣传,并认识到中共病毒是中共政权开发的一种超限生物武器。闫博士团队认为,认识到这一点对于战胜COVID-19大流行病和保护全球社会免受未来生物武器攻击至关重要。另外,闫博士在第二篇报告揭露出李放、王林发以及彼得·达扎克等多位为中共效力的冠状病毒科学家,军情部门随后对这些人进行了布控和调查。在第3篇报告里,引用了被军情部门有关人士曝光到网上的这些科学家来往的邮件。闫博士报告为美国调查部门办案提供了非常重要的线索。

自1995年9月至2003年3月担任中共军委副主席的迟浩田,在离任后的2005年曾发表《战争离我们不远,它是中华世纪的产婆》讲话。他暗示,邓小平于1989年的天安门大屠杀后,确定了“集中力量研发灭绝敌人人口的杀手锏的新的生物武器”这一战略,并且中共的新的生物武器于2005年之前已经有能力达到突然把美国“清场”的目的。迟浩田的讲话,充分地暴露了中共的极端邪恶。

2021年3月13日郭文贵先生在GTV直播中谈到了美国政府即将发表的《病毒白皮书》,他说:“《病毒白皮书》就相当于向共产党宣战!这不是拜登政府, 是一年前川普政府就开始了,这就是美国!这么乱大事没停。值得欣慰的是我们中国知识界科学界体制内都有参加, 这对未来我们中国人在国际上的正面形象很重要, 报告里都会写到。”

天使闫丽梦博士是华人科学家的最杰出代表,她拯救了世界!拯救了人类!拯救了全球华人!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参考信息:

WHO report into COVID pandemic origins zeroes in on animal markets, not labs

The Wuhan Laboratory Origin of SARS-CoV-2 and the Validity of the Yan Reports Are Further Proved by the Failure of Two Uninvited “Peer Reviews”


发布: 法国巴黎七星编辑组

+3
4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MKS
MKS
5 天 之前

有幾個問題想向作者請教:1. 缺乏早起數據,例如病例樣本等和病毒起源的關係是什麼?2. WHO報告中的兩種起源來如何辯駁? 感謝戰友的回答。🙏

WHO報告的問題到底出在哪裡?邏輯上不能自圓其說的幾個點又在哪裡?
有沒有戰友知道的,請留言回覆!感謝🙏

0
Dzhang
7 天 之前

两个链接挂了。。。

0
MKS
MKS
5 天 之前

還有就是我想問一下負責編輯的戰友,文中提到的澳大利亚传染病学家德怀尔(Dominic Dwyer)是 支持中共病毒自然起源理論的,但是文章中只引用了他對中共的質疑,這個是不是存在問題? 德懷爾接受ABC採訪的链接 https://www.abc.net.au/news/2021-03-31/who-inspector-dominic-dwyer-speaks-about-covid-19-report-finding/13283564

0

喜马拉雅巴黎七星农场

欢迎战友加入我們: Discord 群: discord.gg/mM4pXyJJAx 電報群: t.me/parissevenstars t.me/himalayaparis 4月 0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