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疫苗狂人”比尔·盖茨

路仁

比尔·盖茨,一个曾经的世界首富,一个在计算机信息领域为人类做出突出贡献的科学家,近些年来,去热衷于为全世界尤其时第三世界的人民的健康福祉而奋斗,作为世界首富,回报社会,为富且仁,这也无可厚非。然而,比尔·盖茨的野心远不止于此。

比尔·盖茨作为一个计算机IT专家,却常常以“医药专家”、“疫苗专家”、“病毒专家”自居。更为可怕的时,当这些“专家”名头和巨大的资本结合,其出发点和初心就变得不那么单纯了。而巨大的资本后盾,和更加巨大的资本预期,使得比尔·盖茨的人类救星的野心愈加膨胀。最近有媒体爆出,2008年,由比尔·盖茨基金会捐赠10万美元,资助日本自治医科大学(JICHI MEDICAL UNIVERSITY)的研究院松岗弘之(Hiroyuki Matsuoka)教授,研发进行基因改造过的蚊子

根据设想,这种设计的蚊子,当叮咬人类皮肤时,将释放一种疟疾疫苗蛋白。如同将传统的传播病毒的蚊子,进行基因改造成为一个“飞行的注射针”-而注射疟疾疫苗。同时期望这种释放保护性疫苗蛋白的方法也能运用于其他传染性疾病的防治。

听起来是不错的设想和初衷。比尔·盖茨甚至在2009年的一次TED大会上,还当场释放了一瓶蚊子(没有感染性的蚊子),他还开玩笑说:“没有理由只有穷人才有被蚊子叮的体验”。

然而,正如人民经常说的那样:武器和凶器往往是同一种东西,不同的是拿在谁的手上。当这种基因改造的蚊子释放疫苗,看似在造福人类。但如果用它们来释放病毒呢?

而比尔·盖茨在面对人类尤其是第三世界贫穷落后,医疗条件差,死亡率高的客观现实,似乎只想到了疫苗。比尔·盖茨对疫苗几乎到了痴迷的程度。在他看来,疫苗似乎成了解决一切的林丹妙药。1999年比尔·盖茨出资搭建了“疫苗与免疫联盟(Gavi)”,而由Gavi和世界卫生组织(WHO)在非洲国家推广的TDB(白喉-破伤风-百日咳混合疫苗)疫苗接种项目,据一份2017年的研究(作者为摩根森等人)指出,这种疫苗害死的非洲儿童比死于疾病的还要多。接种过该疫苗的少女死亡率是未接种儿童的十倍。世卫拒绝召回这种夺命疫苗,它每年要强迫数以千万计的非洲儿童接种。并以经济援助要挟这些国家按进度完成接种。由罗伯特.肯尼迪主编的《儿童健康守护》(Children’s Health Defence)刊文对此事进行了揭露。

难怪有人评论说:“疫苗对于比尔·盖茨是一个战略性慈善项目,养活了他许多与疫苗有关的生意,助长了微软控制全球接种ID事业的野心,并赋予他控制全球卫生政策的独裁权力。”

最新一期(2018-2019)年世界卫生组织WHO捐赠者名单里面,比尔·盖茨以10.82%的份额,仅次于美国的15.15%,远超其他国家的捐赠份额。在中共病毒大流行之际,WHO不但没有担负起守护世界人民卫生健康的责任,反而伙同中共犯罪集团,集体掩盖病毒真相,替中共犯罪团伙放哨洗地。在川普总统因此将美国撤出WHO之际,比尔·盖茨与WHO选择和中共犯罪团伙站在了一起,对川普总统的决定大肆批评。 在病毒爆发之初比尔·盖茨在一次CNN的采访中面对记者提出对中共隐瞒疫情的问责时称: “我不认为那是迫切的,因为这并不影响我们今天做什么。你知道,在最初,中共国做的很多事情都是对的,像许多国家一样,当一个病毒开始出现时。他们(中共)能够往回看,并且说他们失去了一些事情。”

时至今日,在中共病毒已经肆虐整一年过去,世界为此付出惨痛代价,仍未见比尔·盖茨就病毒的起因和来源给出明确的看法。倒是在2015年的一次TED会议上,比尔·盖茨演讲的题目就是:《下一次大爆发,我们还没准备!》,在这个演讲中,比尔·盖茨倒是精准的预测到了人类即将面临的一次“细菌流行病”的大爆发!

作为一个IT领域的科学家,和举世瞩目的首富,比尔·盖茨的慈善之举,当为世人所称道。但比尔·盖茨的“疫苗狂人”的野心,和其背后暗藏的或许不可告人的目的,才是值得我们时刻警惕的。


校对、发稿 文锦

+6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Rocky
8 天 之前

嗯,这个家伙(比尔.盖茨)疯了,他在PC操作系统领域为人类做出了贡献,但是他被贪和执迷惑了双眼。作为一个严谨的理性思维者,你不可能认为一个人是IT专家,就同时也会是其它方面的专家尤其是生物领域跨度这么大,绝对不可能。那么诱使其大量资源投入生物领域的原因绝对跟学术不沾边,跟生物科技也不沾边,那就只剩利益了!!!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