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云长天时评48期】中共是“完美犯罪”学理论践行者——案例十九:(1)中共阉割中国人的完美犯罪心理

作者:喜马拉雅东京樱花团 / 捆绑CCP一千年

人们在深入了解中共《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时候,事实上,你已经随着历史的穿越回到了1930年代的中国,这个时期的中国应该说是三股思潮的汇流与碰撞,即封建帝制残余和三民主义带来的“德先生”和“赛先生”的思考造成了与共产主义交锋的两种结果。我们从整个华夏文明看,这两种结果却以大小不同的疆域存在下来,即中国台湾和大陆。遗憾的是,共产主义阵营却占据了中华文明的大半江山。这是人们都知道的历史事实,即中国共产主义成为主导思潮,后来人们称其为“红毒”或新纳粹。

中共第一次大屠杀是在江西赣西南

共产党的做大和毛泽东的杀人成性是分不开的,笔者在前文《中共欺骗灵魂的完美犯罪》中提到“习近平更是明确提出‘要坚持和运用好毛泽东思想活的灵魂’。”“事实上,毛泽东是中共历史上厉行肃反的始作俑者。”这就是习近平为什么要求以毛“活的灵魂”来为自己撑腰壮胆,因为习找到了毛杀人集权的真谛,并自淫为毛的灵魂附体一样。习知道,只有像毛那样不断杀掉反对他的人,剩下的也就归顺了,正如陈毅在中共中央的表现那样,也不得不臣服于毛。

根据《红太阳是怎样升起》一书描述,毛是直接参与领导了1930—1931年镇压“AB团”的行动。而中文维基百科资料记载,“AB团(Anti-Bolshevik League)是中国国民党中反共者于1926年12月在江西成立的一个团体。”这实际上是国共第一次合作期间,中共渗透在国民党内部的“共谍”成员。

历史回到1929年7月前后,当时赣西南地方红军和党组织的内部一些知识分子党员和农民身份的党员之间因对共产主义认识和对毛的战斗路线不同看法而产生激烈而尖锐的分歧,在这种情况下才发生了毛泽东对“AB 团”的大清洗。 这场事变的直接原因是,“毛在江西苏区的权威遭到以李文林为首的赣西南地方红军和党组织的挑战,毛不能容忍在他鼻子底下有任何违抗自己权威与意志的有组织的反对力量,而不管这种反对力量来自红军内部或是地方党组织。为了维护自己在根据地的权威,毛一举挣脱党道德和党伦理的约束,不惜采用极端手段镇压被他怀疑为异己力量的党内同志。”(见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毛的这种大屠杀目的是为了在党内树立列宁式的领袖形象。可以说,毛自登上领导权力开始就有想要取代苏维埃政权在中国的地位,甚至暴露出领导整个国际共产主义阵营的政治野心。

正因为野心的膨胀,毛泽东不顾众怒,执意肃反AB团成员实则是中共党内第一次内部权力格斗的血洗,血洗到何种程度呢?根据阿波罗网报道,“《搜狐视频》中共党史专家披露:‘后来肃反到什么程度,站队以后用镜子照,如果你脸红,就说明你心虚,你就是肃反对象,就拉出去杀掉。’所有在酷刑下招供者,都被立刻处决。为了节省子弹,处决方式主要是梭镖刺杀,棍棒打杀,大刀砍杀。‘那个血,把(杀人者)的手和大刀的手柄黏在一块,拿不下来。’”在当时的时代,没有摄像头,没有互联网,谁能知道?一场完美犯罪行为!只要高举党国为重的党内大义灭亲,一切变得那么的正义。

毛在这一次血洗中吸足了“同志们的血”。根据江西红安县七里坪镇村民回忆:“整个山,人从上面往下倒,把整个山沟都填满了。”(见《阿波罗》)这让笔者想到了《圣经》中的杀戮谷,古以色列人不拜上帝拜假神,“在欣嫩子谷建筑陀斐特的邱坛,好在火中焚烧自己的儿女。”(以婴儿献祭方式)耶和华神说:“因此日子将到,这地方不再称为陀斐特和欣嫩子谷,反倒称为杀戮谷,因为要在陀斐特葬埋尸首,甚至无处可葬。”(《圣经》耶利米书7:31—32)可见,整一座大山的峡谷,堆满了婴孩的尸体。这直接导致以色列灾难不断的原因。中共如今将近百年,他的杀戮行为已经恶贯满盈了,该到上帝拔除他的时候了。

众所周知,托洛茨基主义即“布尔什维克列宁主义”才是正统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既然如此,为何毛泽东要反对他呢?中共岂不都一致认为毛泽东是一个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吗? 持这种观点的人是对中共不了解的结果,毛泽东才是按需理解马列主义的机会主义者,却一棍棒打到陈独秀,根基史料记载,1929年10月1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作出了《关于反对党内机会主义与托洛茨基主义反对派》的决议,系统地批判了托洛茨基反对派的理论。而该会议就是批判陈独秀的大会。大会(决议)严肃地批判了陈独秀的托洛茨基主义观点和反党分裂活动,指出陈独秀必须服从中央的决议,停止一切反党宣传与活动。笔者认为,当时的陈独秀已经是中共中央的第一任书记,岂有自己反自己的道理?“停止一切反党宣传”似乎在文革时期批判刘少奇一样的滑稽可笑,作为时任中共国主席的刘少奇竟然也成了“反动分子”。

无论中共党史如何撰写、修改,总之,它都无法掩盖血洗同胞的犯罪事实。无论中共如何绑架舆论,他们的犯罪都和最高领袖有绝对关系,对所信奉的共产主义这一套理论就是一种完美犯罪心理学理论的实践,其实践的关键障碍是你如何跨过人性的障碍。至于如何以所谓理论掩饰犯罪行为,完全是根据伟大领袖的按需理解共产主义而决定的。中共就这样把一群执迷于共产主义又在苏联得到真传的领军人物如陈独秀等称为按图索骥的玩意儿。认为只有毛的思想才是共产主义在中国的实际,这在后来文革中林彪鼓吹毛泽东为世界领袖的讲话可以得到印证。林彪说,“毛主席比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高得多。现在世界上没有哪一个人比得上毛主席的水平。”(见 《毛选的悲剧》)但中共血洗异己者不分你是否夸奖过他、是否与他共枕眠,问题是他要你的心完全忠于他。林彪被打成反革命叛国者即是一个精心策划的完美犯罪的结果。

图片来源

反王明路线与延安整风运动

毛泽东反对王明的路线主要出于嫉妒和专制欲使然,在毛泽东眼里没有任何国家利益的概念,而只是为了一个剪去辫子的王位奋斗而已。如笔者前面所述,毛泽东的嫉妒心理暴露了他的野心。而王明就是试图挑战毛泽东权力的人。

王明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呢?根据笔者研究所得,王明是一个痴迷而又纯粹且无人性的典型的苏维埃共产主义者。1904年王明出生于安徽金寨,当时他是一个贫苦农民家庭的孩子,早年他在武昌领导过对日本产品和北洋政府腐败选举的抵抗运动。1920年进入固始县志城小学,随后他进入革命人士朱云山创办的安徽省第三农业学校学习。学校为学生介绍了许多所谓进步杂志和书籍,例如《新青年》和《共产主义ABC》。在这个学校里,王明认识了陈独秀的共产主义思想。在学校期间,王积极参与政治运动。于1924年毕业后,就读于武昌商学院,并在那里学习了一年。他在那里发表了几篇有关革命和共产主义的文章。同年,他参加了5月30日运动,该运动在武昌北伐战争中进行了反对帝国主义的罢工和抗议活动。1924年夏,王加入中国共产党。(见 《王明》)这和他后来留学苏联,进一步追求共产主义打下了一个坚实的基础。

为何共产主义迅速崛起?虽然和民国政府一些公认的腐败问题有关,但笔者以为,这不应该成为你攻击蒋介石失败的理由,或否认民主的借口。当时有影响政治走向的中国人都是前清过来的人,包括蔡元培等人,你不可能指望他们真了解民主,但他们放弃武斗,转而在选举上的斗争本身也是一种进步,即议会斗争。对于一群刚刚脱离清政府封建帝制的国民来说,又要面临赶走袁世凯、徐世昌帝国主义的尾巴的危机,才于1922年呼吁黎元洪执掌大任,黎元洪的复出也就成了众望所归,他担任大总统后迅速宣布民国政府在北京恢复国会议会制,而议会斗争随即展开,如段祺瑞之流,裹辖着大清封建余毒进入现代意义上的议会选举即今天的民主选举,不可能不去玩弄政治于股掌。谁说不是呢?如2020年美国大选,虽然被中共外力颠覆,但美国毕竟按照民主与宪法走完所有程序。美国民主自我修复机制注定他绝不是几次腐败选举就会被彻底击溃的国家。不要笑话这些愚蠢的行为,新中国联邦即将走上历史舞台,当它行使权力的时候,“选战”又会如何?如果爆料革命人仍然天真地认为“民主了就一劳永逸地解决了中国所有问题”那就不是合格的爆料革命人。如果那样想,岂不也要造成“民国政府在权力与民主斗争之间错误平衡中失去权力”一样的结果?谁敢说,在新中国联邦接管权力之前,不会出现袁世凯、徐世昌、段祺瑞之流呢?因此,中国的命运走向也就在此一举,如郭先生所言,开启民智,杜绝共产主义死灰复燃,或潜伏在新政府领导班子里面。按照爆料革命的智慧,只有把中共钉上人类耻辱柱,让人们引以为戒,才能真正翻转中国。

要知道,1930年代的民主斗争这一形式,既不被当时很多中国人看懂和看好,也令人对民国民主运作方式产生怀疑,如上所述,实质上是一群流氓政客通过手段拉选票、贿赂选票的犯罪行为已经渗透在民国资本主义民主小苗中,似乎这颗民主的小苗一破土就风雨飘摇,危在旦夕。正被一群主张共产主义的人抢走了舆论的焦点,而王明之流在抨击民国政府腐败中赢得了中国未来希望的话语权。——许诺给中国人一个天国般的民主世界,这在参与民主斗争的精英们看来,似乎王明、毛泽东等人的民主观更加灿烂和美好。但历史实践证明,他们追求的共产主义不仅仅是乌托邦那么简单,而实质上就是一个与德国纳粹同等的反人性的集团。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爆发以及后来对苏联冷战的目标都是为了清除国际共产主义,而中共的共产主义显然成为二战历史遗留问题。

当时的国民政府从黎元洪到孙中山,以及后来的蒋介石,还是美国以及西方阵营,他们似乎都忽视了毛泽东这个人将成为中国民主进程的主要威胁。这导致毛泽东在赣西南肃清AB团时显得尤为大胆,将王明的锐气杀下来后,中共和共产国际产生严重分歧。1937调任王明回延安任中共中央统战部长是降级处分。王明作为苏维埃共产国际特派员,高级长官,权力高过毛泽东。要知道,毛泽东的性质本身就是一个匪气、杀气十足地变态狂。共产主义斗争哲学本质上就是杀戮,王明也不例外,“王明曾经在访华途经新疆时,下令臭名昭著的中共安全负责人邓发逮捕中共余秀松,黄李特等几名中共高级领导人。其中五人在被指控为托洛茨基主义者在监狱中遭受酷刑和处决。”这可以说是中共在新疆的第一起屠杀案。王明自以为为党立下大功。“当王明向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张国焘夸耀自己的肮脏工作时,被视为持不同政见者的张大为恼火,因为他对这些老共产党员非常了解,并担心自己会受到迫害。事发后,张某鄙视王某,永远不会支持他。”(见《王明》)综上所述,足以得出一个结论,张国焘等一些共产党高级官员并不主张杀戮,但这引起了毛泽东的注意。

人们可以试着想一想,一个出生在安徽农村,追求进步思想的青年,在他厌倦了封建王朝那一套后,有一种新的愿景在你眼前展开时,在你还懵懵懂懂的情况下,你能说,你会拒绝共产主义?共产主义在当时可谓一场头脑风暴般席卷整个中国,蔡元培培养了这些精英骨干。在这思想变革时期,王明显然认为自己抓住了历史转折的契机,他留学苏联学习马列主义,那已经是他个人极大的成功。何以后来被毛泽东打下来了呢?

“1935年8月,中国共产党共产国际代表团发表了8月1日宣言,呼吁中国人民团结起来对抗日本。”王在后来一次会上指出,“中国的敌人是日本,而不是蒋介石,中国革命者有可能与蒋介石结盟。”王明天真地认为,共产党可以作为国民政府未来一个政党,共同治理国家,明确指出,国难当头,敌人是日本军国主义,而不是蒋介石。俗话说,是外人,而不是自己人。这一表态确实有历史战略眼光,试想,当初共产党如果真的以国家大义为重,真诚地协助国民党抵御外敌,日后国共两党以选举的方式参与政治,也不失为一条出路,即便像俄罗斯共产党名义上的存在一样,也毕竟是人民选择的结果。这一倡议首先受到毛泽东极大反对,但王明似乎认识到自己在中国实现政治抱负将得以终结。

毛在延安整风运动中确定极权领导地位

王明回到延安即等于权力处于下风。如前所述,是毛泽东肃反AB团的结果。显然,王明在延安如入毛泽东的虎穴,因为那是他建立的大本营。“在延安整风中被毛派批判犯左倾、右倾错误。1949年负责法治工作,1956年复出至1974年病逝,和夫人孟庆树(1911-1983)均葬于莫斯科新圣母公墓。”(见《澳洲新闻》)显然,毛泽东毫无原则和逻辑地将“左倾”和“右倾”的帽子同时扣在王明的头上,因为人正常的逻辑就是要么左,要么右或者中立,但不可能同时犯有“左倾”和“右倾”错误,即极左和极右错误。这是人格分裂的典型做法,显然王明没有疯掉。但王明并非一个值得同情的人,他首先是一个留学苏联的共产主义学派的学者,亲自接受过苏联共产主义的洗脑教育,按照时下说法,王明等留苏学者作为国际共产主义使者,可谓共产主义专家,而毛泽东只不过是一个追随者,对于共产主义充其量是一个业余者水准,对于共产主义如何开展毫无兴趣,只不过是玩弄概念与政治的业余水平。因此,笔者称中国共产党皆出于毛,非苏联也。因为毛泽东完全是按自己权力欲和喜好按需解读共产主义,从毛对王明可笑的批判即可得知。

延安整风运动是在共产党长征结束后在陕西北部偏远山区延安的共产党基地举行,可以说是由“毛泽东发起的第一次群众思想运动,这尽管是在第二次中日战争期间即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中共党卫军开始脱离国民军领导,退回到山区不抗日,却躲在窑洞集中精力处理内部异见人士,主要批斗对象是王明一派系。由于毛泽东在延安确定的核心领导地位,成为中共后来精神激励的摇篮,可以说,也是共产党完美欺骗犯罪心理的一次转型。何以见得?

1,巩固了毛泽东在中共内部的最重要作用。

2,从1942年到1944年;通过中共党的宪法确认马克思列宁主义和毛泽东思想为指导思想。

3,此举正式确立了毛泽东与莫斯科苏维埃政党即国际共产主义分道扬镳。即所谓毛泽东的“使共产主义适应中国国情”这一重要概念的定性。

4,整风运动成功说服或强迫了中共其他领导人支持毛泽东。

5,延安整风经验成为中共肃清异己的主要范式。

毛泽东在延安清除王明共产国际影响后,认为大获全胜,并在后来反复使用一些已经成功的经验。“他觉得有必要垄断政治权力的战术。”这在很大程度上,延安整风运动成为“中国人思想的系统重塑”。也可以说是改变了中国的国运。(向下的国运)毛泽东强调,这场运动的目的是“纠正错误的思想”,而不是拥护错误思想的人。(见《整风》) 毛泽东认为“拥护错误思想的人”的那个“人”就是王明,而拥护者包括周恩来等,但该运动被中共党思想领域认为“中国消除了对苏联模式的盲目模仿”。其实中共至今对前苏联和现在的俄罗斯一直很依赖,尤其是苏联专家帮助期间,使中共原子弹的研发成功,以及后来许多重要军事领域的技术支持。

图片来源

结论:毛泽东的完美犯罪起于延安整风运动

毛泽东以勇武善战取得中共党中央信任后逐渐执掌大权,而延安似乎成为毛泽东政治摇篮或山洞王国,开始展露霸权心态,中央调任王明回到延安时,“由于他对马克思主义和列宁主义的博学和深刻见解而受到大多数中共党员的敬佩,是才华横溢的马克思主义者。一些中共高级领导人,包括周恩来和彭德怀,表现出对王的尊重,据报道,这使毛嫉妒和恼火。”(见《王明》)可以说是触犯“天子龙威”,此时的毛泽东当然一山不容二虎,必先除之而后快。

此时的王明政治嗅觉并不敏感,当然,王明只是一个执着的学者型布尔什维克型的共产主义者,他对毛泽东的残暴性情并不了解,于是“王开始就毛泽东在统一战线上的重大问题开始不同意毛泽东。王认为,中国共产党的一切工作应在统一战线的框架内进行。毛泽东坚持说中国共产党应该保持其独立于统一战线的地位。”也就是说,毛泽东认为是时候脱离政府军的控制,而王明的见解很明确,就是中国应该继续在国共合作基础上共同抵御外敌。但指挥权在毛泽东手上。王明“为了执行他的政策犯了一个错误,即离开了中共中央书记处的日常工作,转而担任中共扬子部总书记处理统一战线的问题。”这实际上脱离毛泽东的视线后,毛反过来却像抓住天赐良机一样,要将王明在统一战线问题上做成支持蒋介石,毛认为共产国际的王明既然主动离开延安,就等同于放弃对中共的权力控制,毕竟王明有周恩来等人的支持。

毛泽东处理王明还是有一些心理障碍,主要障碍来自共产国际领袖,保加利亚人格奥尔基·迪米特洛夫的一封电报,毛泽东才停止了对王明的迫害。而中共扬子总部“随着武汉国民党的到来,这意味着王已经离开了延安的权力中心,而毛泽东现在可以在不受到任何干涉的情况下,使用一切手段来加强他的权力控制。”(见《王明》)

在整风运动的后期第7次全国代表大会上,毛泽东将王明安置在中共中央委员一职上,表面看上去仍是党的高级领导。最终,随着毛对王持续敌对后,导致“王的信誉和影响力减弱,莫斯科领导人开始承认毛的领导。”在延安整风运动中为了彻底整垮王明集团,周恩来等高级领导均在毛泽东的逼迫下,中共第一代领导人均在延安做了批评和自我批评运动。这是毛泽东完美犯罪心理学的独创,所谓“批评”和“自我批评”。批评一词意在“批评别人”时要直击要害,多数针对对象即你的同事和上级,如果你真这样做就意味着你开始要被消失了;而“自我批评”则要求触及灵魂深处。问题是,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只有流氓才会自信自己是完全人。往往在认真地展开自我批评后,自己的意志力和自信心彻底被奴化,而共产党的奴化教育就是在阉割中国人的人性特点,使其整个民族毫无创新力可言,尤其在思想领域和文化界,人们手中的笔变成了歌颂党和伟大领袖的助推器,而非针砭时弊、批评政府的工具,更谈不上思想家。笔者曾看过一些中共的名家演讲,其中就有易中天,最后都在2019香港反送中问题和中共超限生物武器问题上保持沉默,甚至攻击正义人士。

毛泽东通过发动舆论攻势剥夺了王明的权力后,又阻止王发表自己的政治演讲和文章。随着1943年共产国际的解散,王明失去了挽救自己政治生活的所有希望。在延安整风运动中。“王成为毛泽东主义的主要对象,周恩来成为经验主义的代表备受批评。尽管王明遭受了极大的屈辱,但幸运地摆脱了类似秘密警察头子康生对中共其他成员所施加的酷刑。”(见《王明》)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中国共产党所奉行的马列主义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虚假体系。说到底,完全是“毛泽东纳粹主义”,仅就AB团赣西南整风运动中杀害至少7万人,在延安整风期间,全体党员被杀害人数多达1万人,毛泽东的部队却残忍地存活了下来。而这才是中国人灾难的开始,也就是说,毛泽东建国前,就靠着“肃反运动”大开杀戒一路巩固了权力。其实,这里存在一个普遍的迷惑性问题,周恩来、朱德等人完全有能力起来反抗毛泽东这位新暴君,当时谁最有可能站出来呢?究竟是朱德的枪杆子硬?还是周恩来的嘴皮子硬?笔者就此电话采访了一位邓小平的亲家贺彪的秘书,他说,“最后可能反毛的人不是朱德,而是周,但周为什么没有这么做呢?也不是所谓对政治路线认识不足的问题,周是有认识的,没起来反毛主要是人性的问题。也不是软弱这么简单,个人人性问题很复杂。”

笔者基本同意老先生的讲话。正如笔者在《(2)中共举“马列”扬“显学”意在造人》一文中说得那样,当习政整人这一套用上高科技基因武器改造人的能力后,对人性阉割的能力就大大增强了,而这一套整人的灵感可以追索到毛泽东最早在赣西南打AB团的残忍猎杀、集体奸杀的手段。“其目的是进一步造人,将正常的人进行人为地‘非人化’异化”。无论谁,处于这种非人化异化的过程中,出于人性的本能,必然要选择自保,自保的方法不是沉默那么简单,因为你沉默本身就是罪,人在自保的过程中若不能沉默,必然出口就会伤害人,在伤害人的过程中,你的人性基本上被异化掉了,这也许是周恩来之流的宿命吧。

或许我们说,当我们在历史大转折期间,跟错队伍后,你将一错再错,就像习总加速师一样,他不得不加速,意思是在站错队伍后感到生命危急时,人性往往引导你的是自保,而自保的结果就是慢慢地异化掉你自己。甚至最后,你连你自己都讨厌自己,为什么?一个异化了的人,他的灵魂深处总还有一点儿人性光点,当这个光点在闪光时,它就在谴责你自己的良心,迫使你良心不安,只是你的亮光点太微弱、太微不足道,以至于你无法战胜自己。然而,恶要存在很长一段历史时期后才被世界所认知。这就是为什么说历史会重演,如今,我们就处于这个爆料革命大变革、大灭共时期。为此,笔者有幸参与并对中共一些本质的东西做一些的研究,希望起到抛砖引玉作用,在继续对中共反人性的本质进行更多的探讨同时有更多人参与讨论,在讨论中得到自我境界的升华,因为笔者所做的就像一位病毒学家一样研究“中共病毒”,目的在于遏制此类病毒不会在未来重演,而不是释放病毒。

2021年3月31日15:30分写于东亚

引用资料:

维基百科(运动)
阿波罗(肃AB团) 
读读书(AB团) 
GNEWS(毛选的悲剧) 
维基百科(王明) 
澳洲新闻 
维基百科(整风)

免责申明:本文只代表作者观点,与GNews网站无关。

校对:喜马拉雅东京樱花团 /東洋武士
责任编辑:喜马拉雅东京樱花团 /文小白
发布:喜马拉雅东京樱花团 /煙火1095

0401C001a

+1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