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友解读电影《霸王别姬》

作者:书记已嗝屁 正义的小新

《霸王别姬》是改编自香港作家李碧华同名小说、该片由陈凯歌执导,张国荣、巩俐、张丰毅主演的一部由两岸三地的人共同完成的一部作品,该片一上引就在国际了斩获的了无数的奖像和殊荣。时隔20多年的今天,《霸王别姬》依然是华语电影的一部巅峰之作。故事围绕两个京剧伶人半个世纪的悲欢离合,深刻地剖析了大时代背景下的人性,文化,以及历史的问题。

1924年的北平,当时的中国还处在北洋政府统治时期,一位母亲带着9岁的儿子来到关家科班,恳求收留他学京戏。戏帮师父关大爷拉着他的手说 “这小孩子天生不是吃戏饭的人, 你看他六个指头,这一抬手,不是把底下的人都吓跑了吗?”于是母亲二话不说,拉着儿子直奔前门抢过小贩的菜刀,用衣服包住他的脸,把他的手按在凳子上。一狠心,手起刀落,硬生生把他的第六指砍了下来。

就这样小豆子被他的母亲强行按着头,拜了祖师爷,用布满鲜血的手染红了卖身契。母亲最后一次为儿子拨上凤衣,儿子最后一次叫了声亲娘,从此之后母子天涯各两方。中国传统社会,一直以来都信奉“棒槌底下出孝子”“严师出高徒“ ,“要想人前显贵,人后必然受罪”。关老爷棒槌不离手,练功不勤快者,逃跑者,发现就是一身毒打。

初来乍到的小豆子,自然免不了一身打以及其他师兄弟们的的嘲笑。这时,他生命中出现了一个重要的人–小石头。每次受到师兄弟欺负的时候,小石头都是仗义的给他出头。小石头甚至在训练中给小豆子解围,而遭到师父的严历处罚。小豆子知道小石头大师兄是为了帮他而受到师父的处罚。久而久之,大师兄就成了他生命中精神依靠

时光飞逝,日月如梭,转眼小豆子已长成了俊美少年。由于长相清秀,身段婀娜多姿,小豆子被师父拉去了唱《思凡》。生为男儿郎的他,一句“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 总是唱错,经常给师父打的皮开肉绽。一旁的小石头再三嘱咐“过二天就给祖师爷上香了,你就当你自己是个女的,你可不能再错了!”

戏帮里有个叫小赖子的,一天天不好好学戏,净想着些歪门邪道当角儿。小赖子由于受不了戏帮上的长期毒打,在小石头的帮助下,小豆子和小赖子选择了逃跑。和戏帮生活相比,外面的世界是如此的多姿多彩。这天刚好有个名角儿,在舞台上他风光无限,唱着“帝王将相,唱不尽!”才子佳人,只听的台下的小豆子泪流如柱,如痴如醉。小赖子流着泪说“他们怎么成的角儿啊,这得受多少的打啊!”

被舞台上角儿风光所吸引,小豆子拉着小赖子重新回到了戏帮。戏帮一直以来奉行的就是 一人逃跑,全帮受罪。关师父看到他俩还敢回来,拿起家伙就把小豆子往死里打。小石头见状不断哀求师父手下留情,而倔强的小豆子就是不肯开口求饶。 小石头情急之下,拿起家伙就要和师父拼命。而此时的小赖子早已吓得面如死灰,不断的往嘴里塞他心爱的糖葫芦,最后吊死在了戏帮的练功房上。

师父常说,人得自个儿成全自个儿。有一天戏园老板那坤受张公公之托来戏帮挑人。 那坤一眼就相中了小豆子,于是就要求他唱一段 《思凡》。 小豆子一开口就是“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那坤听后大失所忘,拔脚就走。 师父在后连忙赔礼道歉。小石头见状马上把小豆子拉到一旁的太师椅上,把他按在上面,用一把烟斗不停的往他嘴里捣, 流着眼泪说道“错!错! 我叫你错!”此时的小石头 心里想的是“你犯了这样大的错,师父非把你打死不可!”只见小豆子满嘴鲜血直流,缓缓起身唱道“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 这一改口就成了定局,从此就错乱了性别,错乱了人生。

从此之后一个京剧名角冉冉升起。小豆子琢渐达到了人戏合一,雌雄不辩的化镜。他日在张公公的堂会上,二人和唱的一出《霸王别姬》悦艳四座。在张公公府上小石头看中了他府上的一把宝剑,对他爱不释手。小石头拔剑说道,楚霸王要是有这把宝剑早就把刘邦的头给砍了。小豆子许诺说,将来他一定会把这把宝剑送给师哥。

在张公公府上回戏帮的路上,小石头和小豆子发现了一名弃婴。看到这名弃婴,小豆子想起了小时候自己被母亲抛弃的命运,于是不顾师父的反对,执意要收养了他。然而可悲的是,他的好意收养,在不久的将来会亲手葬送掉他们的一切。

时光飞逝,此时的北洋政府已覆灭,国民政府当政。经过多年舞台的磨合,小豆子和小石头凭借着深厚的功力,精湛的技艺成为当时炙手可热的名角儿。此时的他们也有了自己的艺名–小豆子取名程蝶衣 小石头取名段小楼。

台上一出《霸王别姬》可谓是风化绝代,仿佛虞姬转生在世。台下的戏痴袁四卿听得如痴如醉。袁四卿来到后台就送给蝶衣一个闪闪发光的凤冠,并称赞蝶衣的技艺已入纯青之境,可谓是虞姬转生在世。袁四卿想邀请他俩去他府上登台献唱,却被小楼拒绝了。

舞台之上的霸王可是威风八面,不可一世。可在这舞台之下,他也就是芸芸众生这下的一个凡人罢了。他日,小楼在妓院唱花酒,见一伙地痞流氓在欺负菊仙。他从地痞流氓手中救下了菊仙。小楼对这位妓院头牌终情已久。菊仙也被他英雄般的行为所感动,于是倾尽其所有,为自己赎了身。当日他们就喝下了定亲酒。

然而小楼不知道的事,此时的蝶衣对他早已产生了非常微渺的感情。蝶衣听闻小楼和菊仙的事后,对小楼说道“你忘了师父怎么教过我们的!要从一而终啊!差一年, 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算一辈子!”小楼答道“蝶衣你可真是不疯魔不成活啊!唱戏得疯魔不假,可是活着也疯魔!你在这凡人堆里可怎么活啊!”

小楼还要求蝶衣给他当订亲见证人。蝶衣却说“黄天霸和妓女的戏我可不会演”。小楼生气地回道“你可是真虞姬,我可是假霸王!”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二人矛盾的种子从此被深深埋下。

失去精神寄托的蝶衣,去了袁四卿府上。此时的袁四爷成了最懂蝶衣的人。在那里蝶衣见到了张公公府上的那把剑。袁四爷把剑送给了他。当晚,蝶衣带着那把剑去了订亲宴上。扔下剑,便抛下一句话“小楼,从今往后,你唱你的,我唱我的!” 此时的蝶衣内心早已崩溃。

时值抗日战争的爆发。当时的北平已经被日本人所占领。一天,日本将军青木正在戏园看戏时,后台的小楼打伤了一名汉奸。于是日本人拿小楼的性命作要挟,让蝶衣为他们登台献唱。蝶衣为救小楼,只好前往日本军营,为日本人献唱 《牡丹亭》。台下的日本人听得如痴如醉,心悦诚服。于是当晚小楼就被释放。

被释放的小楼非但不感谢蝶衣的救命之情,反而大骂蝶衣是汉奸,为日本人唱戏。从此以后,二人便分道扬镳。大师兄段小楼从此便弃了戏。无戏可唱的大师兄每天面对的是柴米油盐酱醋茶,比起台上的楚霸王威风八面,心中感到非常的不满。而脱离了大师兄段小楼的蝶衣在台上依旧风光无限,却在精神层面上失去了自我,甚至染上了毒瘾。

他们二人不合的事,传到了师父的耳朵里,于是他们被请回了戏帮。而此时的关师父早已经白发苍苍,日落西山。师父按着他们的头对他们说“当初是你小石头成全了小豆子,如今你小豆子也要拉你大师哥一把!”于是在师父的要求,他们重新合好。

当日师父在教一曲《夜奔》时,不幸离世。随着师父的离世,关家戏帮,就地解散。而此时却有个小孩子跪在地上不愿起来。原来他就是当年蝶衣救的小孩。此时的小孩已取名叫小四。蝶衣看他一个人孤苦无依,于是就收了他为徒。

师父出髌那天刚好是日本人投降的日子。随着日本人的投降,国民党重新进入北平城。一日,小楼蝶衣在为国民党唱戏,可台下一群无组织无纪律的国民党士兵却在台下不停的挑事。小楼出来说“想当年日本人在的时候,也没这样!”这下可好,小楼明白着骂国民党连日本人都不如!于是小楼和一群国民党士兵起了冲突。在动乱中菊仙不幸受了伤,导致其流产。

在台上的蝶衣由于当年为日本人唱过戏,国民党以汉奸罪当场就把他带走。小楼只好去求袁四爷帮忙。袁四爷和小楼有过节,不愿帮这个忙。最后菊仙出马,袁四爷才答应帮忙。当菊仙交代庭审的相关事议时,她却收到一张小楼立下的字据,说救下蝶衣后,菊仙和小楼须断绝来往。

在法庭上,法官之刃蝶衣,卖国求荣为日本人唱堂会。而法座上袁四卿为蝶衣作证说“当年是日本人拿着枪给逼他过去唱的。而此时的蝶衣早已生无可恋,他回答说“我也恨日本人,可他们并没有拿枪逼我。”关键时刻,一名国民党军官出于对蝶衣技艺的欣赏而出手救了他。蝶衣被当庭释放。

随着国共内战的爆发 国民党退守台湾。这一年解放军进了城,于是他们又开始为解放军唱戏。多年吸食鸦片的蝶衣,声音早已沙哑。这次蝶衣是真的唱吡了,而小楼却连忙作辑赔礼道歉。此时台下却响起了宽容的掌声,这对台上两位百感交集的人来说,算是今生未见的光景吧。

好时代真的要来了吗?为了唱好戏,蝶衣打算戒掉大烟。在小楼和菊仙的帮助下,蝶衣痛苦的戒掉了大烟。而此时的袁四爷则被当成了反动戏霸,给逮了枪毙了。看到当年威风凛凛不可一世的袁四爷就这样没了,小楼不知所措。

如今的小四早已长大成人。而此时的小四早已被当时社会运动影响,开口闭口不是“劳动人民”就是“阶级斗争”。小四更是在一次讲戏中顶撞蝶衣。面对蝶衣严历的教导,小四心生不满,在一次训练中和蝶衣彻底决裂。在一次会演中,小四抢了蝶衣的虞姬,气的小楼当场罢演。小四却说“如今这台下坐的可都是劳动人民!你唱不唱?可要掂量掂量!” 小楼无奈,只好上台。

运动的浪潮一浪高过一浪。此时的小楼却被人举报。举报他的人正是戏园经理那坤。那坤举报小楼曾经卖西瓜的时候说过反动的话。审问小楼的人正是小四,因为此时的小四早已成了威风八面的革命小将。在审问中,小四要小楼用砖头砸自己的脑袋。在一次次的审问中,小楼的心理防线彻底崩。小四还要求小楼举报揭发蝶衣。

小四成功批斗了小楼和蝶衣,他偷偷欣赏着蝶衣的珍珠凤冠,得意忘形的唱起了戏。然而可悲的是,他的这一举动被红卫兵发现,让小四自己也成了别人眼中批斗的对象。面对批斗,多年的戏海生涯成了他们的罪状。面对红卫兵的批斗,昔日的霸王也低下了他高傲的头颅,抛下了他那宁死不降的气魄,不顾人情的开始揭发蝶衣的过去。

面对背叛,蝶衣痛心不已。他也开始了歇斯底里揭发小楼。他骂小楼卑鄙无耻。他检举菊仙是妓女。面对红卫兵的逼问,小楼承认了菊仙是妓女,并否认了曾经爱过菊仙,彻底和她划清界线。面对小楼的背叛,菊仙伤心欲绝。当小楼回到家的时,菊仙已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

十一年后,年华已逝。小楼蝶衣重逢舞台。世间即已无霸王,虞姬独活又何意。

关于影片,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解读和看法。有人看到的是人性和命运,有人看到的是历史 和背叛,有人看到的是动荡和战。在大时代背景之下,小人物的命运多舛。

有人说蝶衣和小楼的感情是同性恋,而我却不这样认为。当蝶衣唱出“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就已经开始人戏不分,雌雄不辩了。当蝶衣和小楼合唱霸王别姬时,蝶衣就已完全融入了虞姬的角色。

虞姬和霸王的爱情故事,生生世世、永不分离,让无数后人为之动容。这可是戏,戏演完了,始终要回归现实。蝶衣已明白他自始自终都只是师哥眼中的小豆子。他和大师哥永远都是师兄弟的情义。可人戏不分的蝶衣始终不愿意面对现实,于是选择了自刎,让自己永远活在戏里,活在梦里。而小楼从来都分得很清楚:戏里他是霸王,戏外他就是个俗人。

关于文革那一场戏,有人指责小楼,说他背信弃义,不顾人情,批斗和接发他最爱的人。但那是一个特殊的年代,小时候小楼为了小豆子可以仗义而出,他也有勇斗流氓,怒打汉奸的英雄气概。但在那个人性扭曲的年代,很多人面对险境,也会像小楼这样自保。也许这就是人,有血、有肉、有灵魂的真实的人。师父说过“人要自个儿成全自个儿”。于是蝶衣成全了虞姬,菊仙成全了小楼的爱,而小楼却成全了他自己。

《霸王别姬》从北洋到文革,跨越了近半部中国近代史。那是一段中国人的苦难史。从满清的倒台,军阀割据,国民党的北伐,日本人的侵华到国共之间的内战……中国人的苦难在中共建国后被推上极致……

《霸王别姬》中有一段讨论“汉奸”和“卖国”,法庭上法官指认蝶衣“卖国求荣”。当一个国家,打着爱国主义的旗号,打着国家利益高于一切的旗号,要求自己人民去别的国家和地区,进行土地资源和财富的掠夺。这种形为算不是算是爱国?当自己的人民反对这种“爱国主义”,这是否算是不爱国?

人性中的善恶、是非和对错是否可以超越国家、超越种族?国家也是由人所组成的。没有人,哪来的国家?是人,就会有人性。国家的建立、法律和制度的制定也是服务和制约人的人性。

而在中共盗国贼眼里,人民就是他们手里利用的工具。他们享受着的人民创造的巨大财富, 享受着一个国家的全部资源。他们控制着媒体,编造无数的谎言,对人民进行肆意洗脑。人民在他们的眼里是随意玩弄的。他们打着“一切为人民”的口号,对人民创造的财富进行无情的收割;他们为了保住手中的权力,可以对人民进行疯狂的屠杀。当有灾难的时候,他们又把人民推到前面当炮灰。他们为了自己的野心,可以绑架他们眼里所谓的人民去对抗全世界。

《霸王别姬》这部电影发人深思。蝶衣、小楼、菊仙等等都是中共阶级斗争、人斗人的受害者。作为红卫兵的小四,也是被中共红毒洗脑后的一觉不醒的受害者。直到他自己深受批斗之害,才意识到自己不过也只是中共的一个不起眼的棋子,最终面临的还是一死。“跟着共产党,走进火葬场”。自从中共建政,人民非但没有站起来,反而是从此被打断腿,挖掉膝盖,再也站不起来。

长跪不起中国人还要经历多少中共的毒害才可以醒过来?《霸王别姬》的惨剧还要发生多少回,人们才能意识到中共是所有一切的始作俑者?醒醒吧,可怜的中国人!

更多资讯,欢迎订阅美东香草山农场官方推特账号

更多文稿,欢迎浏览美东香草山GNEWS官方链接

更多香草山节目资讯,欢迎登陆G|TV — MOS Talk香草山访谈 & 香草山之声

+5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